床上108种姿势 辣文合集在线阅读

第十章 Act.03 「你怎么一直不接啊?」
电影开始前的预告时,我不知道第几次看他掏出手机按掉,于是问他。
「大概要谈工作上的事,回去再接。」
「工作上的电话你还不接,这样好吗?」像我虽然有工作时间,可是接到柜上电话,还是不能不接,如果有要紧事怎么办?
他很酷地说:「下班就不接工作上的电话是我的原则,尤其打扰我娱乐的,那只会逼使我把工作谈崩。」
「这么严重啊……」
他说进片头电影要开始了,要我闭嘴。
然而电影我们终究没看,他接了一通老母打来的电话,突然说要回老家,我看电影的微光下,他脸色难看到和腹膜炎没两样,二话不说陪他一起出去。
结果他丢下我和两百块,要我坐计程车回家就跑了。
我想是事态严重,大抵是奶奶快不行了,爸爸半夜倒茶摔断腿正送医院的那种事,我只能为他祈祷,同时庆幸仅浪费一个人的票价,我回家吃鸡排鹹酥鸡去。
配班替我大进货那天,我也正大血崩。
这时就觉得以前上学特好,经痛想请假非常简单,尤其遇上男老师更简单,长大出了社会哪有经痛请假这回事?老闆配班没请妳加班就不错了。
所以如果真的碰到柜姐摆臭脸,请体谅她搞不好也是血崩日,不得已的。
这也解释了我今天脸色生人勿近的缘由。
「妳们今天有调短货吗?」
我正忙着拆货时,我那最近换了孔雀般招摇髮型的前男友来签晨会本,顺口问了每天都会问的问题。
我心情特别不好,明明回答有或没有就好,却口气很冲:「哪来那么多短货可调?你没见我昨天没开吗?」
开或没开是个专柜用语,没开代表前一天业绩挂蛋。
他轻轻甩了下很潮的浏海,没来得及开口又被我呛:「浏海太长不会去剪掉啊?你又不是女人甩什么甩。」
他用笔管敲打晨会本,正经八百说:「孙福福,我或许是不能针对妳对我说话的态度太差开罚单,但是我可以三不五时就来钉妳,总会开到妳罚单,妳知道吧。」
你瞧,楼管多讨人厌。
我知道自己跟个找碴的一样,但这时候我偏拉不下脸跟他道歉,好在隔壁柜的贱人老兄有事把赵品农叫过去,替我解围,要不然我可能会惹到他不顾规定开我罚单。
我觉得他自己才应该反省,不能因为我们老相识,便老爱晃到我柜上来找我抬槓,我这人不兴和前男友做好朋友那一套的,看到他我只会压力很大……呼,说的我更火了。
我告诫邻近的柜哥柜姐今天不要找我聊天,我只会骂人,接着默默拆我的货。
我就是刘若英歌里的孤岛,没人对我微笑。
「福福,妳DM商品有叫货了吗?」没过多久,那个衰鬼又来找晦气。
我困在一堆箱子中,正想好好骂他几句,他站在我面前,拿着一叠DM影本塞给我。
「这要干嘛?」我问。
他稍稍翻开DM影本,里头夹了一块平板巧克力。
他压低声音:「吃完后快点丢掉,卖场不能带吃的,妳比我清楚。」
虽然说和前男友同个职场很尴尬,不可否认有些事前男友就是特别清楚,例如妳那个来时爱吃的巧克力牌子。
这挺窝心的,我低声说了谢谢,赶紧把巧克力塞进抽屉里。
「你们今天怎么进这么多货?新的?还是有卖得好的?」
我以为他拿完巧克力就要走,没想到他留下来盘查。
吃人嘴软,我就软了:「你问我配班啊,她在进货这件事情上有盲点,只要卖了一咖行李箱,就补两到三咖回去,不知道让我往哪儿屯。」
赵品农拉了我刚拆的那咖行李箱试推,「现在不是都主打轻量,这咖怎么这么重……六点八公斤?这有人买?」
「这床上108种姿势 辣文合集在线阅读可是我们柜上最高档的一咖,那天有个太太一买买了两咖,还加上次的DM特价品两咖,成为我们本月份的大户VIP。」我边说边準备把那咖重六点八公斤的行李箱高举过头,放在墙面的架子上。
人有时候会做些自不量力的事,我现在就是,于是悲剧发生──行李箱沉得往后倒,连带把我整个人往后压。
我吓得尖叫,想起自己最近在医疗方面贡献不少,真心觉得下个月不是该来买个保险,就是预留一份医疗基金。
幸好赵品农连人带箱把我顶住。

第十章 Act.04 虽然他是救了我,但这动作有多暧昧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抱着六点八公斤行李厢,一时间动弹不得,只能靠着他。
「小姐,可以看里面吗?」
正当我陷入尴尬的动弹不得状态时,有客人。
我从前男友的手臂旁探出脑袋,唉唷,是孟长鸣耶。
说来有一个星期没他消息了,游泳课也改由其他教练代课,本以为他家有人去世才花这么多时间,还是小三告诉我他去了澳门拍照,听说是替高中死党开的网拍公司外拍,除了对方包食宿,几乎是友情赞助,没收钱。
那时小三说得特别惋惜,满口孟长鸣多厉害又多厉害,我实在听得莫名其妙,他就一住在二级古蹟里头的游泳教练能厉害到哪儿?小三用我痛恨的智慧型手机Google给我看,我才知道某人说的业余兴趣竟如此了得,颇有名气。
总归,他到处出国工作才是常态,长时间留在游泳池当教练是因应暑假期间的这两个月。
所以要见到他没那么容易,要培养感情更难──以上是小三说的,不是我。
拜她之赐,我现在看到孟长鸣也有点鼻酸,并非他瘦了还是模样憔悴,他最多就是有点黑眼圈,精神看起来挺不错,仍是妖孽一枚,而我有点想念这个妖孽。
顾虑到赵品农还在,我没法先问候,只能官腔:「请等我一下喔。」
我再次使力想把行李箱放上去,赵品农在我身后帮了一把,同时问:「他不是上次妳和周芳丞喝醉时来接妳的那个?」
我忘了做服务业的认人的眼光都不错。
我装傻:「是吗?你认错了吧。」
赵品农:「工作守则里有写,上班时间柜上招待朋友的话是可以开罚单的。」
我:「他是我的客人。」
「小姐,可以请妳快点吗?」孟长鸣催促。
赵品农和我用眼神互相角力了一阵,他退开,走到一边但没离开,显然等着开我罚单,真是不念旧情。
「先生想看哪一咖呢?」
「咖」这个形容并非专业术语,只是台语,有时候说话带点台语客人觉得有趣会拉近和客人的距离,除非遇到外国人。
孟长鸣指了一个蓝色的行李箱,眼睛却盯着赵品农,我打开行李箱正要替他介绍时发现他俩在互看,如果加点情意绵绵在里头,都能成就一部BL大作了。
「先生?」我决定打断他们,毕竟就我所知,他们谁也无法将对方掰弯。
他分神瞟我,「最大的是哪个?」
「我们柜上最大是29吋,这个就是,如果你觉得和旁边这个黄色的比看起来比较小,是因为版型的缘故,或者你想看看黄色的?其实黄色比较亮,拖运的时候比较显眼好找。」我这一番充满热诚和专业的介绍,他们却还在互看。
「不如你来卖,你跟他买好了?」我受不了翻白眼。
老娘血崩了仍在这里做牛做马也没讨人喜欢,我存在有何意义?
赵品农晃回来,孟长鸣则往前站了一步,我被夹在中间,干嘛?我是霜花店里的皇后吗?所以他们哪个是赵寅成哪个是朱镇模?
「那天没机会打招呼,我是赵品农,福福的……」
我正在惊叹楼管这种生物所必须具备的完美客套笑容时,孟长鸣不赏脸的打断,吐出三个令我后颈寒毛直竖的三个字。
「前男友。」
他们俩又在互看,我放弃阻止,乾脆在心里给他们配上粉红色的爱心框框,等着看接下来会不会有激情Kiss的画面出现。
也不知道他们的眼神中交换了什么我没注意到的过节,赵品农笑笑说:「以前不懂得珍惜福福。」
为了我的鸡皮疙瘩着想,我闪一边避锋头去。
孟长鸣正经说:「现在也没机会了。」
我实在不懂这两个人的对抗意识从何而来,他们一个是我的前男友,一个是曾经单恋我的学弟,现在和我的关係都不深,没道理因我起争执……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不是在开我玩笑吧?
我招呼其他客人去。
等到那个纯看看的客人离开后,孟长鸣已经不知去向,赵品农则在别柜继续签晨会本。
我迫不及待拨通电话给孟长鸣,都怪刚才赵品农在,得把我心里的小雀跃都给压抑下来,
电话一通,我语气愉悦地问:「你去哪儿了?不是要看行李箱吗?」
他那头沙沙沙的杂讯干扰,说了什么也没听懂,隐约听到他说我在忙。
既然他有事,我也不好意思说你来给我冲个业绩……或是我很想见你,不如你再过来给我看几眼。
我只能无趣地问:「你何时回台湾的?」
「今……昨天晚上。」他慢条斯理说:「没事我要挂了。」
说完他就真的挂了,我体谅他大抵是累了,否则我已经一阵子没听他用这么冷的口气冷我。本来想告诉他我已经先搬进去了……
「男朋友生气了?」赵品农没有追究我上班打私人电话,倒是趁机打落水狗。
对他我就敢发脾气:「要你啰嗦?还有那不是男朋友,只是一个学弟。」
赵品农说:「他的口气倒很男朋友。」
我说:「你的口气则很令我倒胃口。」
赵品农笑嘻嘻:「妳这在生理期的坏脾气性格怎么还没改过来?」
我:「赵品农,你换了个髮型怎么连性格也换得这么痞?」
他竟然笑得很开心,好像我讚美他一样。
这年头连损人都被误会,真悲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5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