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吻戏车震床戏 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第十章 Act.01 在恋爱这件事上我向来是有理性,没免疫的。
好比一个人知道晚上睡觉得盖被才不会着凉,偏偏还是感冒了,那就只能怪自己免疫系统有缺陷──简单说,我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
许是太瞧不起这样的自己,我才会转而练成暗恋高手。
偏偏暗恋久了,偶尔会因为情况坑人,必须化暗为明。
我现在就是明的情况。
自从小三那么惊天动地找我谈过后,好像全世界都知道我对孟长鸣有那么一点意思了,而他本人也在当天的第一时间知道,却没有任何表示,倒是很会趁机坑我。床戏吻戏车震床戏 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我不确定这事被本人知道还是被社会大众知道比较不好。
横竖都被知道了,我也就看开了。反正我没告白,他也不能拿我怎样……这种做法,完全是以夷伐夷。
现在我也只能拿他当榜样了。
约好了星期六看房。
我和他的生活圈差不多,看房子的地域範围也差不多,连看了八间房,问过租金后,我开始盘算也许孟长鸣搬走后,可以去租他的旧房,那里如此落魄,我想我是租得起的……
所以第八间之后,我把自己定位为陪看小姐。
「小姐,男朋友是传说中的三高啊。」带我们看房的房东特别和蔼可亲道。
我不相信他的话,刚才我下车时踩到口香糖,忙着弄掉,也听他对孟长鸣说女朋友很漂亮啊,我那时狼狈他都能看成漂亮,要我如何相信他的话?
孟长鸣又一次不解释、不反驳,站在窗边抹窗沟检查灰尘,我觉得他若不是没听见,就是懒得解释,所以我替他解释。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是一起看房,但各看各的。」
房东一个机伶,马上殷勤地介绍:「各看各的,我懂我懂,来这边给妳介绍个详细,这间本是设计来当书房的,所以钉了整排的书架子,小姐爱看书吗?或是先生喜欢?看你们谁喜欢就住这间,另外这一间呢,格局规划上是主卧,空间较大,还有独立衣帽间,小姐如果衣服多东西多就选这间,至于厨房和客厅就是公共空间,最后还剩一间小房间可当仓库使用,这样就各住各的啦。」
这房东……很懂室内设计嘛。
「这屋怎么租?」刚还在检查灰尘的孟长鸣晃过来问,显然是很满意。
总共三间房,随便都能腾一间给他作暗房,房子看起来又新,房东装潢的有那么点品味,他会中意也不是没道理。
房东说了个我听到后眼珠差点从眼眶弹出来的金额,孟长鸣又晃离开东摸摸西看看,显然价格方面不满意,房东眼看有机会,就问孟长鸣的底线在哪里,他说了个数字,实在低很多,低到我都不好意思想夺门而出了。
房东退缩了,一副没得谈的高姿态。
孟长鸣又彻底晃过一圈,我以为他要放弃走人,没想到他开口一个不二价问房东租否,我一听那价格以讨价还价来说,算是标準,只是对我来说还是很高,凭他之前的居住环境来看,怎么会愿意一下子超过那么多?
房东说打通电话问问太座的意思,挂了电话后眉开眼笑说成交。
接着他们豪爽签了契约,预付租金,孟长鸣随时都能搬进来了。
男人买东西就得这样,选定出手,多有气魄。
上了车后,我也不好意思继续麻烦他,就说:「恭喜你顺利找到新房子啊。」
希望他没听出我的语气有多酸,我还为要不要租他旧房烦恼呢。
孟长鸣俐落地转动方向盘,「主卧给妳吧,妳东西多,我的书比较多,所以书房给我。」
我的脑筋转不过来,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优雅地将方向盘打旋:「那租金两个人平摊也不算多,空间又大,大楼里还有停车位和其他公设可用,我打听过了甚至有温水游泳池,全年开放,虽然水电瓦斯不算在房租里,但仓库那间我想拿来做暗房,所以房租我可以多出一千,剩下的再平分,所以妳也搬过来,省得麻烦。」
「这样不好吧……」我很心动,同时又很犹豫。
总觉得这样就同居好像顺序又点错乱,我懂自持的。
他理直气壮:「孙福福,妳搞清楚,我和妳住是我比较倒楣,比较危险。」
呃……我想他这样说也有点道理。
他在停红绿灯时扭头望我:「横竖我自己一个人住也可以,房租对我而言不成问题,还多间房能用,干嘛为妳烦恼?我是不想妳以后喝醉又打电话要我接妳回家。」
「这种情况也才一次,你那么计较以后我不打给你就是……」我抿着嘴。
孟长鸣耸耸肩:「那就算了,妳去花同样的价格租顶楼加盖吧。」
一听顶楼加盖,我就蔫了,矜持算什么,顺序算什么,世俗眼光算什么,出来混没那么多理由的。
后来一路上我都在跟他讨价还价房租,也就是说,我决定搬进去了。

第十章 Act.02 孟长鸣做事讲求快狠準,签约后暗房的施工在三天内结束,一切就定位,我们便开始各自搬家了。
一旦要搬才知道东西有多多,这时候有车是好事,我几乎靠孟长鸣的车在搬家来着。由于我们两个的空闲时间老错开,搬家的速度前所未有的慢,一度他到外地去外拍了几天,我只能靠机车在上班前下班后载些小东西过去。
慢慢搬也给我搬得差不多,倒是他进度几乎暂停,当我正式住进去时,他人还在澳门外拍咧。
在他去澳门之前,我「说好」请他看电影。
又是老问题,我挑鬼片,他挑了一部科幻片,他说是我要请他,当然得依他的喜好为準,我觉得以后谁和他交往谁倒楣……一定很多人不在乎倒楣。
「看什么金刚片,要看回家看无敌铁金刚就好了,我还会唱主题曲咧……」我边唸边买票。
「小姐,一个人吗?」
我正要告诉售票小姐要看哪部片,她这么问,我倒愣住了。
仔细看这厮白白净净的一个好女孩呀,怎么跟我搭讪呢?问题是我不喝咖啡的,珍奶可以考虑一下……
「小姐?」
「不,我要两张票……」我颇羞涩的回答。
售票员看我的眼神突然跟看神经病一样,以更加公事公办的语气告知:「七夕情人节,情侣入场买一送一,如果接吻的话就送小份爆米花。」
她用笔敲敲张贴在旁边的公告。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害我误会……等等,今天是七夕情人节?
我猛回头,孟长鸣那个混蛋正在玩手机,我觉得他佔我便宜,没有为什么,因为日子是他选他指定的,不是我,所以他一定早就知道。
「小姐,妳一个人吗?」售票员的口吻比较像在问妳到底买不买。
我就指着孟长鸣说:「那边那个是我男……朋友,我们情侣入场的。」我把「男」和「朋」之间的「的」巧妙消音。
售票员小姐见了孟长鸣,眼睛一亮,转到我身上时就是浓浓的不信任,那种「凭妳」的眼神让我不爽。
「可以请他过来证明吗?」
我在心里骂了声S开头的髒话,「他忙着接电话,不方便,但他真的跟我一伙的。」
我说的好像我们要一起去抢银行。
「小姐,如果妳不能证明的话,就买两张票。」
我本来就要买两张啊,是她说可以买一送一的,又没有情侣证这种东西可申请,我怎么证明啊?这小姐大概是去死去死团的。
「孙福福,妳很慢,电影都要开始了。」孟长鸣适时出现。
我马上开心地勾住他的手,暗中使力要他别多说,然后一脸得意对售票员小姐笑,在她不以为然的眼神中接过买一送一的票,真爽。
孟长鸣问我怎么了,我当然不肯告诉他这票是我买一送一来着,就说走走,我请你吃爆米花,如此将来我也可以拗他不少。
「我不喜欢爆米花,吃鸡排。」他说着,一把牵起我手,带我穿越马路到对街去买鸡排。
唉呀,这人怎么说牵就牵,不顾我的感受也顾顾我的脸皮薄厚啊……
「妳要什么?」摊位前他牵着我的手问。
我内心瞎慌,掌心发烫冒汗,犹豫该不该甩开展现现代女性的摩登矜持,偏他就一脸催促,老闆和其他客人都在等我,我一急先把这事儿摆一边,点了盐酥鸡米肠七里香银丝卷加炼乳不要辣。
「妳真的有心要减肥?」他就我的菜单挖苦我。
我白眼他:「你这样破坏我的食慾就高兴了?」
他竟笑着点头,「还不错。」
姊成熟,不同你吵。
我们俩肩并肩站在小摊位前等餐,这时我又在意起他的手怎么没放开的意思,总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
甩开嘛,怕把气氛弄僵,也怕他笑我自作多情,不甩嘛,显得我很随便,随随便便人都能牵,实在两难,我想了好久,不懂为什么要独自烦恼,决定把问题丢给他。
「孟长鸣,你这什么意思?」我抬起两个人交握的手晃了晃。
「孙福福,妳刚才死攀着我又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是我买票的时候。
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他计较了,他高兴牵就牵,这么热天气,我就看他能牵多久。
他果然牵不久,不过不是太热,是手机铃响的缘故。他看了一眼,没有接,我猜大概是不明号码,他发现我在看他,收手机的速度简直把我当成路上强抢妇女皮包的江洋大盗。
我一时恼火就说:「我鄙视你们这些拿智慧型手机的。」
孟长鸣没有随我起舞的意思,掏出皮夹付帐,淡定地提醒我:「妳最好开震动,开演才不会忘记。」
吵架这回事,没两个巴掌怎么拍得响?我只好摸摸鼻子掏出手机,一看我也毛了。最近我特别常接到一组未登录的电话,平均一天大概打个四五通左右,我从来不接不认识的电话,可是对方拨打的频率太频繁,我终于接了一通,那时是半夜,我接通是为了诅咒对方生儿子没屁眼,没想到对方比我更高竿,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有呼吸声。
你说半夜接到这种电话怕不怕,我还为了这件事把YSL从梦中吵醒,后来和她硬挤一张床才勉强睡着。
总之无论他是人是鬼,我都决定不再接,反正设拒接即可,就是还是会显示来电讯息这点让我不爽。
「妳在看什么?」他用凭妳那支古董手机能看什么的语气问我。
我这时莫名其妙彆扭,我想我和你又不是什么特殊关係,跟你说这件事好像在要求你帮我解决,或是安慰我一切不会有事……这些都是男朋友在做的,所以我收起手机说我贪食蛇玩到第十关,正考虑要不要继续玩下去。
他笑我说现在大家都玩Candy Crush,我跟他频率不同没话说,反正离开演还有三十分钟,我去吃肉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5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