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借我一个宝宝 解开衬衫揉捏酥胸

第二章 Act.05 输完血后,医生通知我可以回家等通知了。
这感觉很像考完联考回家等放榜,做完全身体检回去等结果,面试后回去等电话,递了情书回去等对方回应,被劈腿等着泼男友盐酸……都一样紧张。
因为我怕啊。
怕晚上睡着被鼻血给淹死,其实今天吐血的时候,我比那些泳池的工作人员还要心惊肉跳啊……
我走出急诊室大门,眼前的景象特别凄凉,总裁借我一个宝宝 解开衬衫揉捏酥胸平常驻守排班的计程车都没了,今晚似乎也特别风平浪静,没有什么酒驾闹事、火灾事故之类的,一切平安,所以急诊室门口冷冷清清,空蕩蕩的。
我想了下,这个时间除了计程车没其他的选择。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没什么可以通知接送的朋友,感觉特别悲凉啊。
沿着急诊室走到医院大门,一台车滑过我身旁停下,我没注意差点被擦撞,我立刻激动起来,上前理论是不敢的,就打算经过时拿出最凶狠的眼神瞪司机几眼──毕竟人家四颗轮子,我只有两条腿,会危险。
我边往驾驶座方向瞪,边加快脚步走过,表现出「老娘很生气,但不想惹麻烦」的气势。没想到才刚超过车头,车就响了两声喇叭,吓得我原地跳起,脚底抹油要暴冲。
「孙福福!妳跑什么?上车。」驾驶座探出一颗头。
唉呀,是他啊……
我回头气沖沖杀到驾驶座,骂:「孟长鸣,你有必要吗?想把我送回急诊室也不是这样的。」
他皱起浓浓的眉,「妳说什么?上车,我送妳回去。」
装傻啊?
我摸摸鼻子,思量片刻,终于跳上后后座,还是忿忿不平,所以故意把车门用力甩上:「你差点撞到我!」
他从后照镜里看我:「妳说完没?后座我刚擦过,到前座来。」
敢情这人还有洁癖?
我就故意用屁股抹过整个后座,由另一边下车,再咚咚咚咚跑到前座。
他这才开车,我决定继续瞪他,瞪到他反省。
孟长鸣:「妳有完没完?是妳走得太靠近车道,我可没开上人行道。」
「就是有你这种人马路才会如虎口。」
车子蓦然煞住,没繫安全带的我整个人往前倾,差点就撞到玻璃。我真想痛骂他一顿。
「你发什么神经啊?有人像你这样开车的吗?」
他啪地打开副驾驶座的抽屉,冷眼睨我,「把妳的鼻血拿去扔。」
我一看,他停在个便利超商前呢,真记恨,也不知道谁说不用的。于是我把卫生纸堆满双手,準备开车门。
他伸手替我打开,这时他又有话说了,「替我买盒喉糖。」
我看着眼前那张一百块,特别想要飞踢他。
「你看我哪里有第三只手?」
他耸耸肩,「张嘴。」
「什么?」
「让妳啣去买呢。」
他理所当然的小态度实在是让我……忍不住笑了。真是,哪根筋不对,被人这般不待见,我还笑得出来呢。
「口袋,放口袋里。」我把屁股往他顶,忽然又觉得这个动作非常不要脸,因为他的脸色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就不理他,直冲垃圾桶把卫生纸一股脑扔进去。
当下我就想,如果非得挑那么一个,一定就是他了──我这辈子都无法跟他好过的人。
扔完后我鬼使神差地跑进便利商店。我身上不是没带钱,给他买也是可以,但这种事怎么想都是女朋友那种任劳任怨的爱情奴隶在做的,我有没有那么奴颜婢膝?
「不管,你来接我,我还有十分钟下班,你马上来!」
不知道是时间晚了,还是店内没啥客人,外表平凡朴素的女店员说话声音特别大。
「你如果爱我就来,马上来,立刻来!」
我猜那个古锥的女店员是头隐藏版河东狮来着,就不知道那位勇士哪来的勇气拒绝,让她在公众场合对着电话叫嚣。唉,勇士,就当为了咱们这些平民老百姓,不如你就来接她吧,否则我找不到时机结帐啊。这是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女生总是需要个伴护嘛,这种夜晚有个男人……或一台车,真的很幸运呀。
有个人来接妳的话……切,我就给他买几盒喉糖致谢吧。
叮咚。
便利超商的门铃乱响一把,一个臭脸,摆着一张前无古人的臭脸进来。
如果要形容那张脸有多臭,看看惊慌失措收起手机,比见到店长还紧张的店员就知道。
我大老远就能闻到他的脸有多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知道他在针对我。
孟长鸣怒气沖沖朝我而来,我连忙抓了几盒挡在身前。
「唉呀,你去水里打滚啊?」他浑身溼答答,连浏海都滴水呢。
他用不客气的语气不客气地问:「妳还拖拉什么?」
「我这不就给你买几盒喉糖表心意的吗?」我摊开掌心任他瞧个够。
孟长鸣瞥了一眼,竟露出一个脑筋短路的表情。
真是得了,有这么惊天动地嘛,我这人其实挺知恩图报的啊。
我打算在他面前结帐给他看,以表我一片赤诚,他慢了我一步跟上来,又抢在我之前拿了把透明雨伞付帐。
「把东西拿回去放。」他的声音莫名压低,活似见不得人。
我有点恼了,「又不是买给你的,我自己吃。」就跟他赌气。
店员突然噗哧了声,他的脸简直可用眼歪嘴斜来形容了,一把抢了我的喉糖扔回架上。
「下次买什么看清楚!」他冲我吼,从另一个架上拿了什么过来结帐。
我一看,妈妈咪,不得了了,是喉糖啊,那我刚才拿的是什么?
我跑过去看,一见那似曾相似的四方盒包装和上头的品牌名,我就特别想挖个洞把自己活埋。
保险套和喉糖两个长相差那多都能误会,难怪他会生气,难怪店员会笑。
有一种过,叫无心之过,我的情况不适用,所以叫出糗。
我立马快步逃离现场,走出便利超商大门发现正下大雨呢,难怪他会淋湿……又一个难怪。
我在屋檐下,无聊地用手接着雨滴等他,当他出来我也不知哪根筋搭错,就问了句:「你特地进来买伞啊?可是你都淋溼啦。」
他回了我一句,「我就甘愿。」
于是我不敢再多说。
要是我不偷听店员的电话,要是我没有拿错东西,他应该会和颜悦色些。
既然我都做了,就别奢望。

第三章 Act.01 那天孟长鸣问了我回诊的时间后,从我家巷口加速呼啸而去,我想他是怕了我这尊麻烦精,才会跑得跟在飞一样。害我想告诉他不用麻烦都来不及。
不过最后陪我去医院的也不是他,是飞仙妹妹来着。
医生问了我还有无再流鼻血后,其他时间都是和飞仙在聊天,害我以为今天她才是来複诊的那个,我就一家属。
男人都喜新厌旧,我很心寒。
大约半小时后,医生闲聊似的宣布我没有伤及小动脉,应该只是伤口还没癒合,太激动又撕裂开才流鼻血,嘱咐我要小心点,又和飞仙聊了五分钟才依依不捨放行。
要是医院看诊也能像吃烧烤一样填问卷,我肯定狠狠参他一笔。
「那个医生真是风趣。」飞仙和我闲话家常。
我想没有哪个男人看到她以后会不风趣的……啊,有一个。
我想到孟长鸣那个臭脸王八蛋,但不好在表妹面前数落,就用笑来含混过去,这招屡试不爽的。
飞仙陪我等叫号领药膏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处处对我嘘寒问暖。
我这人也不是说性子冷漠,但是要和一个身上随时飘散着香奈儿5号香水香气,即使亲切都有种纡尊降贵态度的女子闲聊,实在是一大难题,简单点说,她不懂我,我不懂她,我们没话聊。
于是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傻笑,或是用上三字诀「嗯、啊,喔」。
还好人不多,没等太久。说实在我宁可面对孟长鸣那张阎王脸,也不喜欢跟飞仙坐在一起。
正当我高高兴兴坐上又一次有人付帐的计程车时,飞仙突然探头进来给了我张小纸片。
「孙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我默默收下,瞄了眼,头衔是艺术什么的,太艺术,我不懂。
「我表哥他有工作,在关怀孙小姐伤势这事情上,比较无法面面俱到,未免怕孙小姐不开心,名片上头有我的电话,以后有什么需要跟我联络就好。看医生什么的,我都会负责,用不着尽找表哥。」
飞仙的笑容没有矫情,可也没有真诚,好像就挂了张面具在笑。我怀疑自己刚才也是这样,她才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还真是想不到啊,那个臭脸妖孽想和我划清关係,也不用还特地出动表妹说项吧?说一声就是了。
「知道了。」我晃了晃名片。
「对了,还有这个。」飞仙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摺得平整的传单和信封,「这是我朋友开的游泳池,离孙小姐家应该更近一些,老师都是有执照的,比妳现在去的那家还要正规,我已经替孙小姐预先缴学费了,妳何时去都可以。另外这里是妳的学费,表哥让我全数退费给妳。」
哇咧,堵得面面俱到啊,我无话可说。
我不知道如何向她保证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见孟长鸣会使他们安心些,或者告诉她我绝对不会因为这屁点大的事告他会比较好?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当面告诉他,你把我想得太小人,我很恼啊。
实在不晓得,所以我就随口胡扯:「其实我也在想下次让我男朋友带我来,你们做得已经够多了,再对我好下去,好像我在敲竹槓一样,所以这张名片还是还妳吧。」
飞仙笑容略略尴尬,可我才不理,直接让计程车开走。
横竖人家也没留情面给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5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