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氏举双手投降,落败地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握着叉子叉起鸽子”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今晚我们一起作噩梦(e)

回到家后,系氏驾轻就熟地套上挂在厨房里的素色围裙,不过围裙的尺寸似乎是九号专属,偏大的围裙套在系氏身上,缩小了系氏的身形。

「呿,我还在发育期,将来肯定会长得比大树还要高!」他不甘心地嘀咕,边挂起全罩式的耳机,乐曲开得震耳欲聋,却很享受以重节拍阻隔宁静的喧闹。简而言之,就是个分秒静不下来的人。

系氏将吐司、火腿和奶油,以及从未被使用过的高级厨具、品味一等一漂亮的餐盘纷纷排在流理台上,鸽子见系氏在忙碌,也凑过去瞎搅和。

「小系、小系~你在干嘛?」

专注煎蛋的系氏丝毫没有注意到鸽子发问,而他耳边的音乐也是隔绝一切外界干扰的主因。就连九号按照平常的起床时间醒来,并来到厨房泡咖啡,系氏都完全没有发觉。

看到系氏站在厨房里的模样后,九号产生的第一个想法是:『怎么回事,他在梦游?』

他老早就领教过系氏奇差无比的睡相,不过睡到站在厨房瓦斯炉前面做菜,大概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首例了。

鸽子看见九号,一溜烟窜到餐厅里的椅子下,颤巍巍地缩着身体窥视他,防备与敌意大张。

九号没理鸽子,同样也没理会梦游到在做菜的系氏,他站在后方一公尺远的地方,就能听见系氏耳机里的吵杂音乐,可见现在就算天塌下来,系氏也听不见。

他逕自走向平常放置即溶咖啡包的柜子前,準备帮自己泡一杯例行的咖啡,边阅读电子晨报,但空蕩蕩的柜子却让他剎那间愕然。

他的咖啡包存货呢?

俊秀的眉一挑,他走到系氏身后,将他的耳机插头拔下,系氏被从魔音中解放,发现是站在他后方的九号所为,先是吓了一跳,不过一下便咧嘴笑着打招呼道:「嘿,早啊~我想早起的话,还是做得到的。」

但九号面对系氏的友好表现却毫不领情,直接逼问:「我的即溶包呢?」

「全都丢了。」系氏坦言回答。

不只是即溶包,就连九号冰箱里的存粮,也全都消失了。

「……」九号俊秀的容颜微愠,但隐忍着没发作,他接着问:「丢去哪?」

「好问题,我全权交给鸽子小厨娘处理,你可以问问她。」系氏手边煎蛋的动作未停,拨动几下锅铲,将九号的问题抛给无端受牵连的鸽子。

系氏凌晨出门买调味料,顺便交代鸽子把九号所有的速食食品扔了,回来果真清洁溜溜,就连系氏都不晓得那些食物到底到去了哪里?

九号一眼瞪向椅子底下的帮兇,鸽子先是惶恐地缩了下,但同时也弓起了背脊威吓抵制九号凌厉的眼神。

9036

「喂喂喂,别欺负她啊。」系氏拿着锅铲在九号面前挥了挥,接着又笑道:「把你那些速食包丢了又不是要害你,你看~从今以后厨房可都是我的天下,要吃什么料理还怕没有?」

「……」九号仍以降到冰点的眼神瞪着系氏。

「欸、我的意思是说,我会负责下厨喔!米●林三星级料理算什么,我会让你嚐嚐我北斗七星级的食神手艺。」

「……」

「是四星级的差距喔?」

「……」

「别不说话啊,你应该会吃吧?我早餐差不多做好了说。」

现在一时也找不到可以替代的食物,而不吃早餐对接下来几小时的工作效率将会有所影响。九号虽然不甘,但脑中依旧选择最理性、并最具效益的选项:「……三分钟内把东西端出来。」

「居然是命令口吻~不过算了,随便啦。」

「……」

见九号默不作声,系氏不免冷场,最后彻底投降,转身将煮好的黑咖啡和盛装成一整盘的丰盛早餐端到桌上。

「别说三分钟,我可是做好万全準备,三秒钟就给你端上来了,怎么样?没话说了吧。」系氏大功告成,颇得意地自夸道。

做料理给别人吃的确会让心情雀跃,花鸟也许就是这样的感觉吧?系氏心想着。

「鸽子,也有妳的喔。」系氏搬开椅子,将躲在椅子下的鸽子拎起来,放在餐桌前的高脚椅上。

鸽子面前的白色圆盘比系氏和九号的盘子都来得小,叉子也是使用系氏早上特别买的塑胶安全叉。

买安全叉给鸽子用,并不是因为把鸽子当小孩子,怕她拿铁叉会误伤自己,而是系氏怕她会拿铁叉在吃饭时用来叉他。

不晓得为什么,鸽子似乎很喜欢以死亡为前提捉弄系氏,有时她毫不手软的举动真的也让系氏差点命丧黄泉。

又看回九号,系氏坐上自己的座位,满心期待地等九号讚叹他的厨艺,并从此以后抛弃速食加入手作饮食的行列,但左等右等等不到九号的惊叹,因此催促道:「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九号什么话也没说。有一股黑色的情绪在翻腾,掀起波澜般的烦躁感让九号越来越沉不住气。

最令他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自以为是的同情,以及骗取信任的把戏。特别是在他眼前嘻皮笑脸的系氏,更让他觉得反胃。

对方到底怀了什么居心,再再令九号费解。看似是个愚蠢的人,实际上暗藏了什么心机,谁也无法预料。

纵使怀疑对方,但表面上,九号只是平静地端起咖啡啜饮,视线放在眼前的电子晨报上,彷彿系氏根本不存在,一切的动作一如往常,甚至多了几分过去没有的冷漠。

「你也差不多一点吧?我可是已经释出善意了,你还来无视这招?」系氏开始不高兴,他这么早起,为的就是以料理和他的搭档好好地建立友好气氛,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不领情,而且反还发出拒绝的信号。

客厅墙边的立钟时针跳往整点,九号瞥了一眼确认时间后,便将剩下的半杯咖啡和一整盘早餐原封不动地留在桌上,一句话也没说便起身离去,彷彿是故意要惹怒系氏,而他也百分之百地成功了──系氏当场从椅子上站起,愤怒地冲过去揪住九号的衣领低吼:

「喂,你这样也太恶劣了,没看到我现在可是在跟你示好吗?还是你是想找我吵架?」

九号漠然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愠色,他扳开系氏扭扯着自己衣领的手,瞬间反掐住系氏,将他猛地推向墙壁,手仍压制在他的领口上,低声道:「你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在丢人现眼。如果你真的想示好,就闭上嘴别和我说话。」

他放开系氏被捏皱的衣领,静静地离去。依照系氏的火爆性格,他早该挥拳开战了,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那须臾间,九号彷彿拒绝一切善意的话语,打退了系氏的怒气。

他与九号之间的气氛并不是针锋相对,而是九号单方面彻底与所有人切割开来,谁也无法踏进他的领域里。

「……搞什么啊?」这是和九号搭档后,气氛闹得最僵硬的一次,就连系氏都无力招架,想着若会演变成这样的话,还不如跟九号拳头对拳头互殴一顿比较爽快。

系氏一屁股蹬回高脚椅上,将九号的咖啡和早餐都移到自己面前,开始大口大口地自行回收。

「我果然还是搞不懂他啊,跟我吵架却又救我好几次,明明是一脸爱记恨的小心眼;而且之前受伤时,他不是还很仔细地帮我洗头髮,他对我这个搭档应算不错吧?那我对他示好为什么好像踩到他的地雷一样?」

他现在唯一的盟友就是坐在隔壁的小女孩,同时也是聒噪的系氏现在唯一解闷的对象,虽然埋首趴在盘子前忙碌的鸽子并不会给他任何正常的建言。

「啊!还是说,他在气我把他的速食包都丢掉了?他有这么喜欢吃那个吗?乾脆不要和微波炉结婚,改和全世界的微波速食结婚算了。」即使没有人回应系氏,他仍叽哩呱啦地自言自语,刚才的怒火也早就忘得一乾二净。

系氏自顾自地叉起金黄软嫩的奶油蛋捲塞进嘴里品味,忍不住讚叹自己:「明明很好吃啊,对吧鸽子?」

「唔嗯。」鸽子认同地应了一声,整颗头几乎埋进盘子中,看起来似乎是在吃东西,可是她手上没有拿着安全叉,而是双手搭在桌边,吃了这么久也不见她盘子里的食物减少。

系氏好奇地凑过去探个究竟,却看见鸽子竟以粉嫩的软舌像是小猫喝水般,不停轻舔白色餐盘的盘缘,彷彿这白盘子是砂糖雕製成的美味点心。

「喂!鸽子小朋友,妳这是在干嘛!料里就在盘子中间啊,为什么要舔盘子!」

系氏赶紧将鸽子舔到一半的盘子抢走、高高举起,鸽子露出了一脸失落的表情,就好像吃到一半的棒棒糖被抢走的可怜小孩。

见小女孩委屈的表情,自己好像变成了爱欺负人的孩子王,系氏的罪恶感不禁油然而生,立刻将盘子又放回鸽子的面前,鸽子马上趴回盘子边,继续满足地舔着盘子。

「我说鸽子,难道妳不觉得盘子里装的东西绝对比这个盘子好吃一千倍吗?」

鸽子卖力地舔盘子的边缘,边回答:「白白的这边跟兔子的颜色一样,虽然硬硬的,但一定比较好吃。」

……去妳的爱丽丝习性。

系氏举双手投降,落败地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握着叉子叉起鸽子盘中的美味培根,忿忿地塞进嘴里。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