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蝶肯定地回答,类崎却解读成半蝶正提醒自己使用兔耳能力来解决眼前的窘境。”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今晚我们一起作噩梦(b)

照这情况看来,要丢下半蝶是不可能的了,他也只能先接收这个麻烦,再去找到葛楚会合,直到平安解决噩梦再说。

「算了算了,你跟我走吧,自己跟好就是了。」类崎摆摆手,他不像系氏那样有能力揽下所有的麻烦,也不像九号一样冷酷得能够撇下任何麻烦,他最多能做的就是维持原状让跟蹤狂跟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葛楚?妳在哪里?听到的话回答一声吧。」类崎声音宏亮地朝天大喊,眼前除了密密麻麻转动的齿轮,就是找不到葛楚的影子。

一个人单薄的声音被吸收进无限延伸的空间里,因此类崎向半蝶要求道:「欸,虽然你大概没看过葛楚,不过也帮忙喊一下吧。就帮忙喊『葛楚』这样。」

半蝶点点头,将纤细双手置于嘴边当作大声公,吸饱了一大口气,蓄势待发地──喊出像是皮球洩气时发出的气音。

「葛ㄜㄜㄜ……楚ㄨㄨㄨ……」

「搞啥!」虽然知道少年一副弱鸡的模样,但类崎还是相当错愕他竟然连大吼都搞得中气不足?

倒是半蝶毫无自觉,仍奋力地继续喊:「葛ㄜㄜㄜ……」

「好了好了,我自己喊就好,我还真怕你待会喊一喊当场断气。」类崎完全放弃地摆摆手,打断半蝶继续呼喊。

「不会断气。」

「真的不用了。」照那种洩气抖音式的喊法,葛楚就算听见大概也听不出来那是在喊她。

类崎领头走在前方,正当他抬脚跨过两个下方悬空的齿轮之间时,立刻预感他后方的散漫跟蹤狂可能会出槌。一回头,果然就看见半蝶正要跳过来,齿轮却刚好「喀隆」地转动一格,原先半蝶预备要踩上的凸出齿,顿时变成了内凹齿,让他当场踏空,身体瞬间摔下齿轮之间的无底间隙中。

「小心!」类崎以滑垒般的夸张姿势扑过去,千钧一髮抱住了半蝶的上半身,急忙将他拖回齿盘平面上。

「吓、吓到我都快闪尿啦你!刚刚你差点就要掉下去,又要再死一遍啦!」类崎猛力摇晃半蝶纤细的肩膀,然而后者却还是那副天下太平的模样,不过这次总算是有感觉到一点危机,手背抹了下额头,表现一副完成艰鉅任务的模样:「呼、逃过一劫。」

「不要演得好像是你自己办到的,是我救了你才逃过一劫的好吗?要是没有我,你就已经死两次啦。」类崎顿时感到一阵脱力,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突然生出一只要命的跟蹤狂跟在他屁股后面惹事?

他半夜不睡非法踏入噩梦,为的只是求个上进,但上天搞什么要在他路途上设置重重险阻,就算真的要放置障碍当作考验,好歹也放点有挑战性的怪物之类,而不是塞一只迷糊跟蹤狂给他啊?

说是这么说,无奈他却做不到将人抛开的绝情。他将半蝶从地上拉起,认命地哀求道:「半蝶,你执意要跟着我,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拜託神经绷紧一点行不行啊,不要让我再转头就看到你不是被捲进齿轮里,就是差点摔下……」

「类崎,外套,又被夹住了。」

「啊啊啊,你这累赘跟蹤狂!」类崎发出歇斯底里吶喊。

踏过无数齿轮,时间不知已流逝到哪去,但半蝶的外套已经坑坑疤疤,到处都是割裂的破洞。

9026

时不时被捲入齿轮里,要不然就是踩空掉下去,再不然就是齿轮转得太快,一时跟不上类崎,被迴转到回头路,要不是类崎频频回头确认,还真不知道半蝶今晚到底死过几遍?要是再加把劲,说不定还可以集死亡点数兑换地狱旅游券。

「我真的觉得……我累了,半蝶。」

类崎无力地蹲在地上,这个无现柱状空间中除了齿轮外,似乎别无他物,他除了一直不停地走,根本想不到可以找出蛀书虫的方法。

虽然他也想过往上走到尽头试试,但无论他怎么往上寻,周围的景物都没有让他感觉到丝毫攀升的迹象。

这里毫无变化,只是座乏味的齿轮迷宫罢了,而他现在被困在迷宫之中。

『该直接使用兔耳能力了吗?』

说实话,没有帽匠在就使用兔耳能力,对白兔而言着实危险,一旦起动后,什么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都会现形,类崎并没有万全的心理準备,因此才耗费时间寻找线索,避免使用白兔的能力。

「唉……」果然靠头脑的事他做不到,真要用上能力,他也没有足够的胆量。

总是只能依靠别人,躲在强者庇荫下的自己,单独一人时落魄之姿更是表露无遗。

一旁的半蝶学着类崎蹲下,边问:「为什么,叹气?」

「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在找噩梦里的蛀书虫,可是我找不到,往上走、走不到尽头;往下走也一样,这里只有一堆转来转去没路用的齿轮,然后我也跟那些没路用的齿轮一样没路用。」

「类崎,有用。你是白兔。」

半蝶肯定地回答,类崎却解读成半蝶正提醒自己使用兔耳能力来解决眼前的窘境。

「我也知道我是啊,但是比起直接就使用兔耳,我更想用自己的判断力来找到蛀书虫。可就是怎么样都找不到。」

「找不到?」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走来走去,你该不会真当我是出来郊游的吧。唉……我也知道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走一点用也没有。」边说,类崎边再叹了一口气。

「不要沮丧。」半蝶拍了拍类崎,莫名产生了可靠的感觉,不过类崎马上就想到眼前的跟蹤狂只不过是疯狂累积死亡点数的脱线王。

「要安慰我,不如告诉我该怎么找到蛀书虫。」他拍开半蝶的手,半放弃地一屁股坐在齿轮平面上,抬头向无尽高处仰望。

没想到,半蝶竟一口应道:「好。」

「什么?你知道蛀书虫在哪吗!」类崎立刻跳起,抓着半蝶的肩膀逼问。

半蝶没有点头,只是以平稳的语调回答:「推测:齿轮转动,柱状的空间壁上有螺旋纹,致使内部空间不停往下旋,或往上旋,若行径方向与柱状旋转方向相反,便会原地打转。」

类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转动的不只是眼前的齿轮,而是所有的齿轮驱动整个空间跟着旋转,他只专注在看得见的旋转齿轮上,却没有注意到整个内部都在转动。

但半蝶解说到这里,却仍没有解答出蛀书虫的位置,类崎催促道:「那蛀书虫到底在哪?而且照你刚才所说,我有往上走,也有往下走,但结果不是都一样没变化吗?」

「那就是蛀书虫的把戏,和,所在位置的线索。」半蝶继续说道:「要躲避入侵者,将其困在内部,操作空间即可:往上走,就将顶部反转成底部;若往下走,底部就被反转成顶部,不管往哪方走,都只会在原地打转。因此,为了操作终端处,蛀书虫的所在,就在空间的两端尽头,其中一方。」

「那这样不就跟一开始一样吗?我走不到尽头,虫又在两个极端上,怎么知道这答案之后,还是一点意义也没有,而且搞懂原理之后还让人更加沮丧了。」

「不一样。」半蝶摇头,指了指类崎和自己:「抵达方式有两种:使用兔耳,或,两个人同时,走向两端。」

由于蛀书虫一次只能反转一端,因此虽然有一人会在原地打转,但迟早会有另一人抵达终端。这的确就是破解这个柱状迷宫的方法,不过类崎一秒就打消使用这个方式的念头。

「半蝶你準备一下,去找地方躲起来吧,我要使用兔耳的能力了。」

「那刚才的方法?」

类崎皱着眉,敲了下半蝶的头说道:「怎么可能用。你跟我同时往两边走,我打包票我们分开后不用一秒你就会出事,所以当然不可能让你跟我分开行动啊。」

半蝶困惑地偏头:「是这样吗?」类崎只能苦笑:「就是这样没错,你这没自觉的死亡集点卡。」

「好。」半蝶既不争辩,也不坚持己见,就算被冠上奇怪的称号也没反应,只是顺从地配合类崎。

「不过,你的头脑还真好,竟然可以想到这些。」类崎笑着称讚道,其实这个跟蹤狂还挺可靠的不是?

虽然他的缺陷是致命的迟钝和散漫,不过这点类崎有办法帮他克服,而且半蝶比想像中的还好相处。如果半蝶也是猎手的话,如果他不只是猎手,还是能与白兔搭配的帽匠的话,说不定……

『我在想什么啊!』类崎猛地甩头,抛开一瞬间的迷惘。

那一剎那,他竟然想要脱离系氏的搭档身分,寻找与自己更有默契的伙伴。比如眼前的半蝶。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