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崎故意装作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让葛楚识相地结束话题。因为”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今晚我们一起作噩梦(a)

「今晚我们一起作噩梦。」男孩的笑容充满自信,牵起了隔壁女孩的手。

两人身上穿着从网路上订来的成套迷彩军装、厚重的军靴,他们整装待发,握紧彼此的手。

眼前的书本发出粼粼微光,彷彿一潭金色许愿池,只要投入两人的身影就能许下幸福的心愿。

「嗯,永无止尽的噩梦。」

女孩也露出了甜蜜的笑颜,最后两人携手踏入了「噩梦」之中。

♠ ♥ ♣ ♦

下坠的悬浮感令胃液翻腾,这时后类崎第一个想到的是:我好像还没吃晚餐?

身体忽然大震了一下,他一时失神、重重地跌坐在地板上,同时也将他的思绪摔回现实。

「哇~全部都是齿轮。」葛楚发出了讚叹,类崎忍不住想,果真是业余者,才会说出这么没有紧张感的发言。但光就这一点,却和系氏很相像。

类崎粗略览过噩梦的场景,在两人眼前展现的是,向上一望无际、向下深不见底的蛀状空间。而在这之中,无数枚大大小小的古铜色齿轮环环相扣、紧密地连接。凹凸规律排列的齿状一格咬着一格,在黑暗不见底的空间里运转着,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就连类崎现在脚下所踩的,也都是一盘巨大齿轮的平行横面。

这片齿轮以缓慢到令人无法察觉的速度转动着,葛楚整理了一下随行大包包里的内容物,备妥应站武器。在那之中,似乎没有看似药水的物品。

「妳没準备药水吗?」类崎下意识就问出口,略带责问的语气甚至不自觉多了几分身为正式猎手的自负,毕竟过去与他随行的猎手们,身上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启动能力的药水。

无论是帽匠也好,白兔也好,都会是猎杀爱丽丝或蛀书虫最需要的利器与诱饵。

葛楚搔搔头,苦笑了一下后才回答:「其实……我是喝下那种变身水之后,什么变化都不会产生的类型,所以在即使有药水也没用。」

喝下药水后,除了「白兔」与「疯帽匠」两大能力之外,也有少数人的体质是「无」,也就是不具任何能够猎杀爱丽丝的能力。而这样的人,自然就和猎手职业一辈子无缘了,说起来也算是一桩好事。

葛楚接着又问道:「布丁哥是会长出兔耳的,还是会出现武器的?」

哼,连「白兔」和「帽匠」这种猎手必备的专业名词都不会用吗?类崎的轻蔑在心中地闪过,边回答道:「我是『白兔』。」

对一个懵懵懂懂擅闯噩梦的无知少女,堂堂说出自己是白兔的同时,类崎突然有种沾沾自喜、高人一等的感觉,他从未曾在系氏身边感受过。

『像系氏和九号那样的人,平常都是这种感觉吧?』

「是兔子呀,那不是很容易被怪物追,很危险耶,布丁哥你不会怕吗?」

「会怕的话,就不会跑来当猎手啦。难道妳会怕吗?怕的话干嘛还要进入噩梦。」

「当然怕呀,因为我什么能力都没有,所以每次进入噩梦的时候,没有一次不紧张。都会想着『啊,希望这次不要变成别人的拖油瓶才好。』或是『应该不会因为没用就死在噩梦里吧?』这样子。」

类崎故意装作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让葛楚识相地结束话题。因为他发现一旦和别人聊开了之后,就会想更深入地探究对方。

9025

比如现在,他明明一点也不想和非法猎手同流合汙,自认自己有着崇高的目的,才会踏入眼前的噩梦。但一听到明知自己是无能力的普通人,却仍要进入噩梦进行狩猎的少女,类崎就不禁想开口探问对方理由。

他最初其实也胆怯于加入猎手的行列,但是他想报答系氏,而且想变成和救了他的系氏一样,有着彷如烈焰般的狂气,所以他才鼓起勇气成为猎手,只是好死不死,他那不争气的体质,竟然只是只杂毛白兔。

每次看着自己的兔耳,就觉得一点都不帅气,说什么烈火狂气,看他当只烤兔子都比现在威风。也许当初知道自己是白兔时,类崎就产生自己永远比不上系氏,在系氏面前抬不起头来的想法。

「那布丁哥,我们要分头行动吗?还是要一起呢?」葛楚已经备好了军刀和绳索,她穿着方便活动的短裤、护膝和运动外套,简直就是来参加运动会似的。

「分头行动吧。妳的理由我不知道,不过我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组团郊游才来噩梦里,我有我要做的事。我想要独力锻鍊自己。」

「好吧,布丁哥你自己万事小心,我们有缘的话,噩梦外再见吧。」

「嗯。」

葛楚说完后,转身便踏上附近的齿轮,身影彷彿带着诀别的哀伤,在细密层叠的古铜色迷雾之间消逝。

看着自己以决绝驱走那名少女猎手,类崎忽然惊醒了过来──看看他刚才在做什么?他竟然就这么把一名无狩猎能力的小女生独自丢在险恶的噩梦里?

他想着要往上爬、想着要更让能力提升,一时被自己的期望沖昏了头,罔顾周围的人。若是系氏的话,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类崎擅自下定论后,立刻朝葛楚消失的方向跑,但却没有注意到周围所有的齿轮川流不息地转动,上一秒他还定睛望着的地方,下一秒或许早已转向全然不同的方向。

在运转着的齿轮迷宫中,一旦对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可能要从此连繫不上了。

「葛……葛楚!」开口前还犹豫了一下,但此刻人命已经远超过了类崎的目的。

他一脚跨上另一个巨大的横转齿轮盘面,这个噩梦里,满满是「喀搭、喀搭」、「喀隆、喀隆」齿轮咬合的咀嚼音,阻隔了他的呼喊。

他正要迈开脚步寻找,眼角突然瞄到一团异色──穿着大地色系的美少年,长版外套被捲入了旋转门大小的齿隙间。

「外套,被咬住了……」对方全神贯注在以有气无力的手臂拉扯自己被捲入的衣角,没有注意到类崎的出现,并同时一点一点地被捲进齿轮的咬啮中。

「哇咧!」

眼看再差一点,美少年就要被嚼成肉泥,类崎赶忙冲上去,对方见了类崎,竟还气定神闲地挥挥手打招呼:「类崎,找到你了。」

「还有时间打招呼啊!你快被绞进去了啦!」类崎朝半蝶吼道,外套被捲入已深,被抽紧的袖子会妨碍脱掉外套的动作,更会减少逃脱的机会,因此类崎连忙取出小刀,一刀划破半蝶的外套。

一挣脱束缚,反应慢太慢的半蝶就先重心不稳地朝地板扑倒,他的外套背后被割破一个逃生用的大破洞,画面看起来颇滑稽。

看着那片外套的残布被捲碾进齿轮中,要是刚才再慢个几秒,就会只剩下一坨绞肉了。类崎不禁捏了把冷汗,事主反而一脸平静。

「刚才吓死人了,我说你啊!你还真的跟进来了,我不是就说我们不认识了吗。」

「我们认识,类崎。」半蝶道出了类崎的名字,以当做他们认识的依据。

但类崎可不吃这套,一个以秒为单位计算跟蹤他的时间的人,要知道他的名字难道还有什么困难吗?

「我真的从没有见过你!总之……现在你跟进来了,我也没办法把你送出去,但是你刚刚差点就要没命,所以我很慎重的警告你,之后不要再跟着我了。」

「刚刚,我差点就要没命?」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你刚刚要是没来得及脱掉外套,就要被捲进那些大齿轮里压成肉饼了!」

「这样喔。」半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你到底是活在多安逸的世界里啊。」类崎忍不住冷言,就连三岁小孩都害怕被电梯门夹到会受伤,但这个十五来岁的美少年,却连被辗进巨大机具里会有死成一滩肉酱的危机都不晓得,难怪总是一副大无畏的散漫样。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