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类崎擅自离院之后,他买了在荒郊地区的蛀噬情报,瞒着”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 翅亡蝶(c)

路上人来人往,每个人踏着自己的节奏;喷水池的水流淙淙不止,街边烛台状的高挑路灯亮起,红暮被星空洗下,人们在自己的时空中运行,没有半个人注意到喷水池旁两人的对话,彷彿他们是空气般的透明人。

「我的好饲主,快说呀。」柴郡猫咧起月牙弯的笑脸,眼神越来越阴暗。

「我要买离市区最远的蛀噬地点的情报。」类崎鼓足了胆量将所求说出口。他就是系氏今早任务搜查的非法猎手成员之一。

自从类崎擅自离院之后,他买了在荒郊地区的蛀噬情报,瞒着自己的搭档系氏,参与由一群非法猎手组成的临时团队,浩浩蕩蕩闯入噩梦中。幸好最后全数的人都平安逃过一劫,但并不是因为类崎发现了怪物眼球中的蛀书虫,并成功将小刀刺进了鹿头怪物的眼中,而是有其他的猎手成员,与类崎同时发现了躲藏在怪物眼球中的蛀书虫,并即时击杀虫子,拯救了全员。

至于类崎脖子上的伤口,则是他从缠捲的树藤上摔下来时,不小心被自己的小刀划伤的。昨晚的噩梦困难程度不算高,但类崎仍充分展现了狼狈之姿,让他难堪的耻辱又增添了一笔。

9024

「你想要赚取赏金,还是晚上睡不着,单纯想找点乐子呀?」柴郡猫贴到了上来类崎的耳边挑逗似地问,类崎思索着昨夜的情景走神,这才被唤回来,急忙推开柴郡猫回答:「都可以,我不是要赚钱,也不是要玩乐。」

「咦~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啊!难道说是想要联谊?喵哈哈,真会打如意算盘,利用危难产生的『吊桥效应』,的确在噩梦里比普通状态更能够引发恋爱心理。不错不错、有前途,我的好饲主。」柴郡猫奸笑着调侃,像只撒娇乞食的猫一样,在类崎身旁磨来磨去。

这情况就和早上被系氏调笑时有异曲同工之妙,类崎不禁暗忖,难不成他长相看起来真有那么饥渴,饥渴到每个看到他的人都要用同一个话题愚弄他一番?

他语气微愠地坚决地否认:「才不是这样。」

柴郡猫不愧是狡狯的商人,查觉到玩笑该适可而止,立刻转身灵巧地溜开,并取出一枝水性笔,拉过类崎的手,在他的中指指腹侧边,迅速地书写一列文字。

冰冷的笔尖滑过敏感的指缝处,柴郡猫低头坏笑着写下类崎所购买的情报内容,类崎虽然痒得想缩手,但要是现在收手,就等于是放弃购买情报。

看类崎敏感的指腹被笔尖搔弄得耳根都给惹红了,这可把柴郡猫逗得乐不可支,不过他倒是识相地将笑意憋在心里,省得下次这位有趣的客人不再上门。

「好了,我已经将情报给你啰,但愿你的中指能够保密。」

终于结束了购买情报的动作,类崎大叹了一口气,中指上令人头皮发麻的搔痒却还没有褪去,他看了下柴郡猫给的情报地点,在与昨夜相反方向的另一个地区,这对于连续参与非法狩猎的猎手而言,将能够大幅地降低被逮捕的风险,果然不愧是有「非法猎手的毛虫」之称的情报商。

一般猎手倚赖全联邦知名的人工智慧毛虫系统,而不被认可的非法猎手,则藉由柴郡猫来取得完备妥善的资讯。

「对了,需要加购武器或药水吗?」柴郡猫正要离去,却在走前回头问了句。

「不,我不需要。」类崎摇摇头,他身为正式猎手,当然有属于自己的枪械武器,虽然最近因为被降格为见习猎手而不得配挂,但实际上还是偷藏了一把备用手枪在家中。

更何况药水交易在黑市中价格高昂而且违法,也根本不晓得货源从何而来,类崎偷偷参加非法猎手的活动要是被揪出来,虽然不会被法律制裁,却会被狩猎委员会和公司处罚,肯定有得受;要是还多加一项非法交易,那就真的準备被送进大牢。

「我不是在问你。」柴郡猫一挑眉,伸手指向类崎身后:「我是在问他。」

类崎万万没想到自己身后竟然有人,他惊愕地回头,第一个猜想到的画面是,一名红髮的熟悉身影将以暴跳怒容迎接他。

但却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个他从未见过的黑髮美少年。

少年的黑髮中挑染了几束釉蓝的髮丝,晶莹剔透的雪白肌肤和精巧的五官美得令人惊叹。他穿着大地色系的长版针织外套,简单的居家服和七分马裤,脚上套着一双深色的靴子。

「你、你是谁!」类崎远远地跳开并发出惊呼,柴郡猫也跟着露出警戒的神色。

美少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类崎,向柴郡猫表明:「我们,一起的。」

「等一下,我不认识你呀。」

那少年跟在类崎身后已经好一段时间,柴郡猫一开始也以为两人是同伙,但发现两人原来互不相识,惊觉苗头不对,立即撇下客户旋身开溜。

类崎暗叫不妙,他向柴郡猫购买情报的过程被人目击,虽然不知道这名少年是什么底细,但仍让他胆战心惊。

少年的面容没什么元气,墨色的双眼仿若无机物,一会打量类崎,一会又被广场上的日常喧嚣拉去注意力,看上去就像是个昏昏欲睡的散漫瞌睡虫。他茫然的表情看起来什么都不懂,慢了好几拍才忽然温吞地对类崎的说道:「名字是,半蝶。」

「什么?」类崎困惑地发出疑问,名为半蝶的美少年则解说道:「代表『不完全蝴蝶』的半蝶,我的名字。」

「喔……不对!我没有要问你名字,我要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跟在我后面,你想做什么?还说我们是一起的,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但是,四十九秒前,你确实问了我的名字。」半蝶微微偏着头,非常肯定的说道。

类崎此刻除了紧张,突然有种无力感。这名美少年的出现唐突又令人摸不着头绪,可是瞧他那副脱线的模样,却不至于害类崎被举发,甚至没有不造成威胁。

「那半蝶……同学?你现在回答我,你跟在我后面做什么?我应该不认识你吧?」

「半蝶,就可以了。」

「啥?」

「半蝶。」美少年略带强硬的语气纠正道,不过听来仍有种爱睏的沙哑。

「是、是……那半蝶,你可以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了吧?」类崎原本绷紧的神经都被对方毫无紧张感的气质给打散,不禁心想,他身边的人怎么都如此自我,不论是冲动的系氏或根本不甩人的九号,还有眼前这个怠速运转的美少年。

半蝶点了点头:「我们认识,而,我现在要跟你一起。」

一问之下更惨,半蝶的回答把类崎推进更複杂的迷雾中。类崎十分肯定自己从没不认识过像半蝶这么醒目的美少年,半蝶下一句「我要跟你一起」的回答不见主词,更让类崎混淆。

「我不认识你,我想你认错人了。」类崎正色否认道。

「真的认识,计算到这一秒的话,总共认识一年五个月又十二天八小时零四分二十一秒。」

类崎这下完全惊呆了,若不是这名叫半蝶的美少年脑袋有问题,不然他很有可能是个变态跟蹤狂!但他故作镇定,配合着美少年的思维继续问:「那你说要跟我一起,是要一起干嘛?」

「你去哪我就去哪,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你……」是跟蹤狂吧!类崎用力地吞回说到嘴边的指斥,要是一拆穿这种头脑有病的人,很容易就激怒对方。

见类崎不再说话,半蝶便默默地靠近了一步。类崎立刻倒退,但半蝶马上又跟进了一步,半藏在长袖下的葱白手指往类崎的衣襬伸过去,似乎是想紧抓住类崎。

突然觉得半蝶就像是企盼被收留的弃犬,让类崎不忍心拒绝他,不过他立刻回神,那肯定只是美少年外表的障眼法,美少年的内心仍是个以秒计时的有病跟蹤狂,于是他狠心甩开半蝶,拔腿逃离广场。

最后回头一眼,看见的是朝他伸出手,以缓慢步伐想要追上他的半蝶,不过那慢吞吞的速度,理所当然瞬间就被埋没在人群里。

『总觉得有点良心不安,不过要是被跟蹤狂缠上,我宁可把良心拿去餵狗。』类崎放心想着:那个美少年脑子有问题,只要甩开后肯定就不会再见面了。

比起把注意力放在美少年身上,现在的事更为重要!他将手掌举到眼前,端详柴郡猫恶趣味写在他中指上的蛀噬地点。潦草的笔迹就像是蚯蚓一样扭曲,今晚的蛀噬地点有赏金可以领,但他要的不是赏金,而是实战经验。

他要做的事──在系氏没查觉到的时候,锻鍊出能让系氏认同自己的力量。

就像是现在在系氏身边的白兔搭档九号一样,有着优异、无人能及的数值能力,虽然靠头脑的工作类崎或许是比不上九号了,但是在实战技巧上,他仍能够提升到足以令系氏刮目相看的地步。

他之所以会积极地想这么做,全是源自于与九号两人被困在噩梦里时,那时隔着视窗看见了浑身是血,气若游丝的系氏,他明明想的一个冲到系氏所在的地方营救他,但是当他醒过来时,自己却安安稳稳地躺在医院,而他一心企盼要搭救的人却早已被救出,甚至还复原大半,已经可以自行返家。

类崎当时只感到深深的可耻,为什么他没有能力立即去救出系氏?在自己的搭档濒死、最无助的时候,他却在做什么?他浑然不知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睡!

去救出系氏的人是九号,那是促使类崎的妒意飙升到最高点的主因。他希望自己能够比九号更有资格站在系氏身边,成为他的白兔搭档,不只是为了向当初救了他的命的系氏报恩,而是当自己以搭档的身分站在系氏身边的时刻,那是类崎唯一能肯定自己的时候。

不再只是街边的无名的、死不足惜的小混混。让他从灰烬中重生的人,类崎想得到他的肯定,并回到那个人搭档的位置,而不是个跟屁虫般的见习生。

为此,光是公司里的制式训练根本不足够,特别是现在他被降为见习猎手,更无法在任务中取得经验,因此他只好出此下策,虽然知道要是被系氏发现,肯定会更被瞧不起,但如果能顺利地隐瞒,一直瞒到被系氏认同的时候到来,那也就值得了。

午夜降临,山脚下的荒郊静谧无声,类崎到了指定地点,拿出背包里的枪準备,活动了一下筋骨。

今晚没有看见其他参与的非法猎手,他有些紧张,独自一个人进入噩梦相当危险,若出了什么事也无法向公司求救,毕竟一旦求救了,事情就会曝光,严重一点说不定还会被从正式猎手名单中除名。

而他明是想得到系氏认同,今天却反而和系氏吵了一架。……或许连吵架都还算不上,因为系氏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下就原谅他了不是吗?

『……是因为我连被在意的价值都没有吗?』

「嗨,今天该不会只有我们两个?」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类崎不免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没想到是个眼熟的少女身影。

「啊,妳是昨天的……」

「咦!你不是昨天也进入噩梦的猎手吗!」少女打断类崎的指认发出呼声。

是一名昨天也在猎手成员行列中,背着偌大登山包的少女。

「是、是啊,没想到今天还会再碰面,真是好巧。」类崎搔搔头,突然想把脸给遮起来。

他是领有执照的猎手,而且好歹也已经有一年多近两年的资历,虽然不是很厉害,但和这种未成年的非法猎手少女熟稔起来,总觉得有辱他身为猎手的自尊。

绑着马尾的少女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皮肤黝黑,虽然身型矮小,不过动作相当敏捷有力,一点也不怕生,亲切外向的个性和任何人都能很快热络起来,一看就知道是属于阳光运动型的女孩,应该也是个受欢迎的人。

有点好奇这样的女孩为什么要从事非法猎手的危险工作,不过类崎打消提问的想法,他没必要花心思去认识对方。

「嘿,你叫什么名字,我们算是有缘,而且今天看来只有我们两个,就搭档一下吧?我叫做葛楚。」少女友好地朝类崎笑了下,但类崎可笑不出来。

「我……呃……」他难以启齿地支吾半天,或许她一点都不必担心未成年担任非法猎手的风险,但类崎可是有曝光就完了的压力存在。

「如果你都不想说的话,我要叫你布丁哥啰。」

「啥!」类崎错愕的惊呼,不过马上就想到,大概是因为自己这颗退染的布丁头,才让少女帮他取了这种名字。

「算了,就这样叫吧。」他本来就不希望被这女孩知道太多,因此便摆摆手随对方称呼,即使布丁哥听起来像是晨间育幼节目里主持人的名称。

「……其实我觉得这种名字很丢脸,布丁哥你不这样觉得吗?」。葛楚见类崎竟然同意了,有些难以置信地疑问道。

「妳也知道啊!」类崎忍不住朝葛楚吐槽回去。

这女孩不怕生又直接的个性,和系氏有那么点相像,让类崎忍不住就以对系氏的说话方式对应。而少女果然也有着容易使人亲近的气质,令类崎一不注意就放下了对她非法猎手的歧见,但这和乐融融的氛围,真的不适合在一个準备进入噩梦的场合下发生。

……若是系氏的话,会更加全神贯注的吧?

类崎收敛了表情,少女也感觉到了类崎的转变,因此跟着安静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从远方的暗林中,出现金黄色的亮光。

「来了!」

「嗯。」

在语音落下的同时,两人脚下的草地瞬间被暗沉的灰色覆盖。蛀噬与噩梦降临了。

类崎与葛楚立刻跑向光源地,两人互看了一眼,纵使类崎无意与葛楚搭档,但当共患难的时刻来临,默契油然而生。他们双双点头,捡起了彷彿是被人蓄意丢弃在地上的书本,消失在乍现的白光之中。

没过多久,一旁的树丛发出沙沙声响,另一个人影慢慢地走出来,温吞迟钝的美少年捡起了噩梦的书本,并再次将书本翻开,跟着前两人的脚步悄悄进入噩梦中。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