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口袋里三块圆币状的物品上下弹跳,他单手插在口袋”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 翅亡蝶(b)

♠ ♥ ♣ ♦

傍晚时分,暮色将地铁站外的街道渲染出罗曼蒂克的温润光彩,街上来来去去许多下班下课的人潮,也有不少两两相依的情侣坐在路边的咖啡座上谈笑,只有一个身影疾驰于人潮中。

类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口袋里三块圆币状的物品上下弹跳,他单手插在口袋,以免东西掉出来,一路跑到广场正中央。

放射状的马赛克拼贴地砖,以渐层的颜色有意无意地分隔出仿如舞台的区域,而舞台的正中央,则是一座淙淙水流淌洩而下的喷水池。

9023

喷水池的里立着以简陋布块缠裹半身的半裸女性的雕塑,她的臂膀中捧着水平,以柔媚的身姿微微屈膝,以利水流倾出,倒出的水如同一匹上等的绢布,正好挡下了塑像的重点部位,让喷水池看上去丝毫不让人产生猥琐之意。

类崎就在这座喷水池前停下脚步,双手搭着膝盖大力喘气。从与系氏等人的任务中解放之后,他便马不停蹄地飞奔而至,为了赶上广场前的一个「活动」。

遥远的晚钟敲响六次,余音还未散去,就看见一名衣着混搭着各色布料,风格落魄、脸上花花绿绿涂满色彩的街头艺人,跳上喷水池的池缘。

每天下午都会有街头艺人在人群聚集的广场上卖艺讨生活。表演的项目五花八门,表演的水平都因表演者不同而参差不齐,不过作为咖啡与谈笑间的余兴节目,也够讨人喜欢的了。

将自己打扮得像个小丑般的矮小卖艺人,以算不上悦耳的嗓音高歌,唱着「猫追老鼠摔下桌」的儿歌,并手舞足蹈地沿着池边跳舞,但就连舞技也不堪入目,滑稽又生涩,偶尔甚至还差点失足摔进池子里,紧张得周围观众一片譁然。

类崎在一旁单手插在口袋里,不安的确认口袋中的物品有没有丢失,边目不转睛地凝望着,无意间与卖艺人对上视线,那细长的眼眸宛如月牙笑弯,类崎随即回过神,发觉自己的盯视表演者的眼神太过显眼,彷彿有什么不轨意图。

他羞脸地别过头,到街角的咖啡棚座位上坐下,桌子上还摆着上一个客人喝剩的咖啡杯,棕色咖啡液残留在杯底与杯缘,人们沉静在自己的时间里,没有人注意到他,就连店里头的店员也没注意到外头多了一位新客人。

直到半小时后,那名小丑卖艺人表演结束,过程中几乎没人停下脚步沉醉在他的表演中,当然也因此没有半毛收入,空空的铁罐里甚是寂寞。他的表演没什么价值,就和类崎相像,不值得别人驻留目光。

但卖艺人仍清清唱到沙哑的嗓子,朝人群朗声道:「今天一毛都没赚到,有没有人愿意打赏我这个可怜人一杯,来解解失意呢?」

『就是现在了。』类崎按捺紧张狂舞的心跳,拿起桌上的空杯,朝卖艺人走去。不过却有人早一步回应卖艺人的请求,几个坐在邻近咖啡座上的客人不客气地调笑道:

「看你嘻皮笑脸,你根本不失意吧?」

「就是啊,这种程度的表演,再回去多练练吧。」

「请你喝杯热咖啡,润润喉,十年后再来。」

他们为卖艺人多叫了一杯热咖啡,让店员端给他。卖艺人有如野猫般动作灵巧地跳下,转了个圈,从服务生的餐盘上取走了热咖啡一饮而尽,细长的眼角瞄向类崎,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

类崎走了上去,以空杯掬了一杯冰凉的池水,递到卖艺人的面前。

卖艺人扬起狡猾的笑靥,刻意露出打磨成尖锐状的利齿,并同样一口饮尽那杯冰凉的水。

「嘻~猫舌头怕烫,热咖啡会吓走猫,冰泉水可以灌醉猫,牠会说出你想知道的祕密。」卖艺人凑近类崎的耳边,以与表演时截然不同的悦耳音调,唱诵着童言般的话语:「一枚金币吸引不了猫的注意力,两枚金币换来猫的耻笑,三枚金币可以听闻猫嘴中的戏言。我的好饲主,你有几枚金币呢?」

类崎赶紧从口袋中掏出了三枚以廉价金色锡箔纸包裹的币状物,卖艺人口中的金币,其实只是一般常见的金币巧克力糖。

然而这种糖虽然随处可见,外观看来也与其他市售的金币巧克力无异,但这却是大有来头,必须从隐蔽的深巷中找到门路,才能从特定的小贩买到这种金币巧克力。

卖艺人将三枚金币巧克力凑到涂满颜料的鼻尖前嗅了嗅,满意地说道:「很好,没有说谎的味道,要是欺骗猫咪,买了假的『金币』的话,我们可是会把你抓去餵狗喔。」

类崎怯生生地点点头。实际上,眼前不起眼的卖艺人,其实就是猎手们口中的地下情报贩子「柴郡猫」。

非法猎手要向柴郡猫买情报,类崎刚才所做的一整套流程,就是与情报贩子买情报的重重验证关卡:假扮成街头艺人的柴郡猫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演出,观察是否有「客人」上门。第一道暗号便是冷饮与热饮,只要招待柴郡猫任何冷饮,就能够当作是识别的举动。

第二道关卡,也就是手上持有的金币数,这金币巧克力单价就和普通糖果相同,廉价得不可思议,彷彿这巧克力本身不值钱,只是被当作识别的工具之一,前提是要找对了某间特定的商家买。

第三道关卡,则是柴郡猫会有嗅觉确认金币巧克力的来源是否是从他们所指定的商家里购买。不过关于这点,类崎怎么想也想不透,到底是从哪一点辨认出差异?他从没有想要试探而混充假金币进去过,毕竟柴郡猫的警告「支付假『金币』,就抓去餵狗。」听起来并不是在开玩笑。

类崎当初会知道卖金币的地点,也都是归功于他还在街边过着糜烂的混混人生时,偶然从朋友间的玩笑中听来的。

「好~那么酬劳我就收下了,我的好饲主,你今晚想要的是什么情报?」伪装成卖艺人的柴郡猫以谄媚的声音,将类崎拉回现实。

「我……」类崎犹疑着迟迟开不了口。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事,是触犯猎手、惹怒系氏的行为。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