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被系氏知道了,也只会被大力地拍拍肩膀,以轻鬆的玩笑调侃几句。系氏心中”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 咕囃咕囃早安(b)

氨水与塑胶的味道充塞在系氏的鼻子里,那味道就像是小孩子新买的劣质玩具拆封后散发的刺鼻味道。他好几次面露嫌恶的神色,拼命搧去侵蚀嗅觉的怪味,却一点效果也没有,最后直接拧着鼻子转向车窗。

独自坐在后座的类崎虽然同样闻到难以忽视的塑胶臭味,但却不敢像系氏那样以行为表达厌恶,不过他似乎也没查觉到自己满脸的惊恐表情,已经足够相比系氏的捏鼻子动作。

那令人生厌的味道源头,就是来自于驾驶座上,九号脸上的……棕色马头面具。

9020

乳胶製成的马脸反射塑胶光泽,喷漆简单地建构出整颗马头的棕皮、黑鼻子与白花纹;马头的鬃毛稀疏,自一对马耳之间,一路延伸到面具的边缘,并同样散发着刺鼻的塑胶味。

突出的马鼻相当引人注意,系氏第一眼就是先看到那差点撞到他额头上黑色马鼻。

今天九号的面具可比前两次都要来的骇人,系氏猜想,从他走进入公司……不对,从他戴上马头面具开始,肯定就已经震惊不少人了。

系氏忍不住开口:「喂,你是九号吧?」

「……」

「很好,不会回答我,所以一定就是了。」

「……」

「我说啊,身为人类,你不觉得这样非常无敌霹雳可耻吗?难得你长了一张帅脸,到底为什么要戴面具遮起来,你是严禁颜出的待嫁姑娘吗?什么年代了,不用这么清纯啦,假矜持没人要的。」

「身为猴子,你不觉得你会说的人话太多了吗?」

系氏激动地自副驾驶座上弹起,一副要扑过去掐死九号的气势。「靠!又说我是猴子,要我说几遍不准再叫我猴子!而且你一说我才注意到,打从认识你到现在,我还没听你好好叫我过,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九号专心地开车,对系氏的问题比往常多了一份漠然。

「等一下,原来你不知道吗?」系氏没发现九号只是一如往昔闭口不答,以为九号是真的不知道,不由得惊愕地连忙喊:「我叫系氏啊,好好叫一声系氏,比你整天套着变态头套还简单很多,你可以试试、现在就试。」

「……」九号不禁在心底默默地自问:『他为什么能这么聒噪?』

「喂喂、九号先生~你到底听到了没有?该不会是这马面具的材质太厚,盖住你的耳朵害你听不见了吧?」系氏边问,边伸出手指戳了戳九号耳朵的位置,想确认九号的耳朵确实存在。

马头突然转往系氏的方向,从长长的马嘴里,隐约可以瞄见九号的面孔。九号正对着系氏不发一语,手指按下仪表板上的某个按钮,一个细细的喷嘴便从副驾驶座侧边伸出。

「欸、等等!又是这……」系氏话还没说完,喷嘴喷出一阵水雾,不过须臾,系氏脖子一歪、当场昏了过去。

九号满意地点了一下头,接着将马头转回正前方。

类崎在后座,将一切收进眼底:这两个人虽然嘴上吵架却不见恶意;从系氏的话中,听出他似乎亲眼看过九号隐藏的、类崎从没看过的真面目;而九号则熟知如何抑制系氏吵闹的方法。总归出一个结论来看,他们的默契可说是完美得无人能介入……至少类崎是这么认为的。

过去他以为他是系氏最有默契的搭档,但如今看来那个位子已经换人了。心中燃起的无名火除了解释成妒意,其实还有更多的羞愧和屈辱。类崎至今都认定成为救命恩人的搭档,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他以身为协助系氏的白兔而沾沾自喜,即使系氏有时幼稚、火爆,说话也不得体,但终归是类崎的憧憬。

可是他的位置现在却被取代了,取代他的人在他望尘莫及的至高点,类崎怎么样都比不上九号,就连骗骗自己都做不到。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甚至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这份自卑感,特别是系氏。

他想,若被系氏知道了,也只会被大力地拍拍肩膀,以轻鬆的玩笑调侃几句。系氏心中一定没有过这种懦弱的想法,他就如同熊熊燃烧的鲜红烈火般坚毅、狂傲,类崎深深地这么相信着。

在系氏经过几分钟的昏睡之后,又吵吵闹闹地醒过来,并大吼大叫的背景噪音下,类崎抚过从脖子划到肩膀上的一道新伤痕,那伤来自几个小时前的深夜,而这伤的来因也是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的祕密之一,同样地,特别是对系氏。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