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没理会随时準备发难的鸽子,不发一语地将枕头从系氏脸上抽走”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 咕囃咕囃早安(a)

灰色圆球状的小鹫头狮被搁置在沙发旁的桌面上,凌乱金色捲髮的女孩裹着窗帘布,双手搭在桌面上,紧紧盯视系氏的鹫头狮通讯器。

这个姿势鸽子已经维持了一整个晚上,从系氏睡前随口请託鸽子「这东西响了的话就叫我起床」开始,鸽子的视线就丝毫没有离开小鹫头狮过。

「怎么还没有响、怎么还没有响……鸽子的眼睛好痠喔。」

9018

比对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系氏,今天的睡姿也一如以往的奇葩,彷彿溺水一样,一手掐着脖子一手向上伸直,双脚摆出蛙泳的大开姿势。

九号早已起床,坐在桌边饮用即溶式的咖啡醒神,边彙整前一天搜集到的资料。

那名撞破浴室玻璃闯入的女孩,只要细察就会发现,她与爱丽丝有诸多相似之处。甚至该说,九号第一眼就断定那女孩是爱丽丝了,虽然是一只举止违背普通爱丽丝的异端。

看到这只异端爱丽丝时,九号想起之前在与歇李斯搭档时,曾经遇上的那名怪物般暴走的爱丽丝,出现行为异常的爱丽丝的机率非常渺小,再加上出没的範围和时间也太相近,因此九号便研判这两者是同一人物。

但九号却容许这名极端危险的爱丽丝在眼前悠晃,无非是因为毛虫的指令。异端爱丽丝在毛虫的眼皮下作乱,却没有任何猎手收到猎杀的指令,就代表──

「……又是『样本』吗?」九号低喃道,啜饮一口徒有咖啡因却一点味道都没有的即溶咖啡。

原本安静的家中不停增加聒噪的混乱源,九号不禁烦躁得蹙起眉。噪音增加也就算了,他转头看向阳台的落地窗,被窗帘遮掩去的死角,彷彿躲藏着一个娇小人影。

『这边也让人不得安宁,一群恼人的麻烦。』

俊颜露出了烦躁的神色,九号一口饮尽难喝的咖啡,决定一如以往无视掉就好,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系氏的鹫头狮通讯器终于发出「哔啾哔啾」的鸣啼,桌边的鸽子先被吓了一跳,接着立刻高声吶喊:「小啾叫了!小啾叫了!」

鸽子摇晃系氏的身体,无奈熟睡的系氏没有吵醒,反而翻个身继续呼呼大睡。鸽子不死心地又摇了几下,接着跳上沙发,跨坐在系氏的胸口上,抽起方形的靠垫罩在系氏的脸上。

「小系起来啦,小系~」鸽子将双手的重量都施压到靠垫上,以靠垫一头蒙住了系氏的呼吸。

莫约几十秒之后,系氏忽然一阵挣扎,从紧压的枕头下发出呜呜的声音,鸽子便更加用力地压紧软垫,跨坐在系氏胸口上也是为了困住系氏,让他无法大动作抵抗逃开。

「唔、呜呜!」

「嘻、呵呵嘻嘻嘻嘻,小系起床、快起床喔嘻哈哈哈……」鸽子发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声,但却笑得像是朵绽放的向日葵。

她起劲地闷住赖床的系氏,系氏奋力地扭动却徒劳无功,双手像是溺水般胡乱挥动,想推开身上的鸽子却推也推不动。没多久,他自枕头下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一手向上伸直,便再也没了动静。

「呼呼哈哈哈,小系再不起床的话,就永远不要起床了呵嘻嘻嘻嘻嘻~」

鸽子得意地高声尖笑,缩着肩膀笑得花枝乱颤,九号见情况不太对,不慌不忙起身走了过去,鸽子全身僵住不动,像是被猎食者盯上的猎物。

锐利的蓝眸扫过鸽子,鸽子忽然像是被侵犯领域的怒兽,模仿猫的姿态弓起背脊,喉中发出威吓的低鸣声,紧张地随时要扑往九号身上撕咬。

九号没理会随时準备发难的鸽子,不发一语地将枕头从系氏脸上抽走,枕头下的系氏仍紧闭双眼熟睡,不过可能是因为窒息才昏过去的就是了。

「嘎噜噜……人家讨厌你,还有你身上的味道。」鸽子持续低吼,想把藉此把九号赶走。

九号没和异端女孩一般见识,更不想给自己惹事,转身回到餐桌边。可惜被威胁感激起警戒的鸽子却不打算就此罢休,她跳针般语无伦次地咕哝:「好香的兔子……好噁心的玫瑰……好香、好噁心,死掉、人家要把你吃掉。」

鸽子混浊的蓝瞳顿时被疯狂填满,她曲起膝作势蹬起。恶寒的杀气袭来,九号察觉到鸽子要扑上来的徵兆,连忙旋身迴避,身后同时飕地一声,从阳台的落地窗外飞入一个影子。

只见一支巨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鸽子劈下,眼看一刀就要将鸽子劈成两团肉片,九号即时制止:「别乱来。」

巨斧骤然停止在距离鸽子不到一公分的额头上方,巨大的斧刃下闪耀着锋利的精光,犹如一只巨兽张牙舞爪地盘踞在鸽子头顶。

「咕噎!」鸽子被那突如其来的奇袭巨斧吓得怪叫了一声,眼神中的疯狂褪去,回复到正常的理智状态,惊慌失措地翻身钻进系氏的被窝里瑟瑟发抖。

手持巨斧的是一名绑着双马尾的女孩,年纪看上去与鸽子差不多大。

月牙色的长长秀髮垂在双肩侧直到大腿部,身上穿着複杂繁重的米白色裙装,衣服上绣着许多别出心裁的花纹,背后披着蔷薇花样的蕾丝披风;绑带大腿靴的鞋跟细长,高高地撑起女孩的身高。

手持巨斧的小女孩以一双琥珀色的双眸直视着鸽子,标緻可爱的脸上面无表情、了无生气,就像一尊精緻华丽的陶瓷娃娃。

「狛公,我很安全,所以立刻给我离开这里。」九号以冰冷的声音下令,与其名一点也不相称、被称作「狛公」的女孩顺从地躬身行了个礼,收回巨斧,从阳台的落地窗跃身而出,俨然就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忠犬。

九号为一连串扰乱了自己早晨步调的闹剧重重地叹口气,而身为一切骚动最初主因的系氏现在才悠哉地伸个懒腰醒来。要不是一开始系氏要鸽子叫他起床,也不会演变到狛公闯入的局面。

清醒过来的系氏,第一句就掀开棉被高喊:「哇靠,鸽子小妹妹妳这是搞什么!」

「咕咿……」

原来鸽子并不只是钻进了系氏的被窝,而是连带钻进系氏短袖里,将系氏的上衣鼓鼓地撑到极致紧绷,娇小冰冷的身躯与系氏的裸肌紧紧相贴。

上衣被两人份的体积撑出一个弔诡的形状,系氏甚至已经能听见衣服纤维被撑破的声音。

「喂喂喂!鸽子妳这是玩哪招,快从我衣服里出来!就算是想吓我,鬼片也不是这样演的吧?当鬼吓人要躲在棉被夹层里啦。」

系氏将鸽子从自己的上衣里拉出来,怎料鸽子却扭身硬是往上钻,一颗头直接钻出系氏的领子,两个人脸颊贴脸颊挤成了一团,衣领勒着脖子让系氏呼吸困难。

「呜哇!鸽子,给我住手,住手!别再钻了!衣服要被撑爆了啦!」

「人家不要出去就是不要!」鸽子更激动地反抗。

系氏光凭一己之力根本摆脱不掉鸽子,看见站在客厅里的九号,连忙求救:「喂,九号,别见死不救,快帮帮我啊。」

九号冷眼旁观,看了下时间后,只淡漠地留下一句:「恋童癖,上班时间到了。」

「我才不是恋童癖,这是不可抗力好吗!」无论系氏如何叫嚣反驳,离去的九号也已当作听不见了。

待九号的离开后,鸽子才从系氏的上衣里安分地钻出,系氏不禁问:「妳怎么这么怕九号那家伙啊?该不会是他欺负过妳吧?」

从衣服里钻出来的鸽子同样跨坐在系氏腹部上,她戒慎恐惧地点点头道:「嗯,他们都好兇好臭好可怕。」

「妳说『他们』?除了九号以外,还有谁吓到妳吗?」

鸽子双手掌在头的两侧竖起、又弯了弯,看起来像是兔耳,接着双手又在眼前一握,高举后迅速劈下,动作就像是在劈柴似地,边说道:「就是这个,然后这么大,跟鸽子一样这么大。」最后又在半空中,比出了一个高度,似乎是在描述一个身高。

「鸽子,妳的解说我有听没有懂啊?」对鸽子的描述,系氏半个字都听不懂,看来几分钟前的混乱,系氏可是毫无知觉地错过了。

「咕咕,刚刚真的好可怕啦。」鸽子耗尽力气地趴到系氏身上,揪了揪被撑到整件鬆弛掉的短袖。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