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暴力轮强短篇 男人肉棒硬插我b

~ ♥ 第十三话 ♥ ~ 〈原来是你〉5 散会后,齐烨霆和黄俊昌动身前往总公司,小杉解脱般鬆了口气,顺道取了一袋价标回楼上验货。
夏妡滢收拾纸杯、拭净桌面后,拿着抹布到洗手间洗净掠乾。刚走出洗手间,只见办公室空荡荡不见三位小姐蹤影。
这一进一出约莫一分钟,人会跑去哪?她心里疑惑着,但还是乖乖回到座位做自己的事。
「呵呵呵……」
刚沖销一张进货单,突然听见闷闷笑声从办公室后方的电脑机房传出——原来三人趁她去洗手间时躲到里面。
三个互有心结的女人竟然窝在一室?怎么想都觉得怪异。
论好奇心,夏妡滢可不小颗,马上起身走到机房门口,轻推开门,只见三人围在一台电脑萤幕前不知在看什么。
「妳们在做什么?」她好奇问道。
「看妳刚才撞到齐经理的影片呀!」周宜婷转头望着她诡笑道。
「嗄?什、什、什么影片?」夏妡滢一阵结巴,心下骇然。难道被偷拍了?
挤身上前,靠墙铁架上摆着一台电脑萤幕,清楚可见画面视角由里向外对着大门入口和窗户。
「这是办公室的监视摄影机。」周宜婷一指按下黑色主机的播放键。
监视画面中清楚看见大门被推开,走进一位身形颀长的男人,才刚反手阖门向前跨了两步,身后大门迅速打开、毫不留情撞上他——
周宜婷脸上带着报复般的笑,残忍按下慢播键,慢动作中看见齐烨霆可怜的脑袋在撞击剎那弹了一下,而后一手撑住办公桌沿抱头蹲下。
好、好痛的模样!烨霆哥,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夏妡滢双手紧摀着唇,清妍面容微微痛拧着,彷彿那扇门当下是撞在她后脑。
「哈哈哈哈哈……」三个女人望着画面笑到弯腰。
「倒转!重播!」周宜婷频频拭着眼角的泪,按下暂停键。
还重播?
「婷姊,妳怎么这样?他很可怜,莫名其妙被我撞到!」夏妡滢秀颜窘红,轻握住她的手,但碍于她有孕在身,不敢过度拉扯。
「安啦!刚才听他分析事情还有条有理,没傻没傻。」周宜婷轻轻挣开她的手。
「这不是傻不傻问题,妳们怎么……」怎么这么没良心?平时和林月玫、赵佳铃不合,现在倒有默契了,共同取笑一个流年不顺、忘了安太岁的男人。
「好嘛……不看了,反正刚才看过很多次,回去工作吧!」见夏妡滢泫然欲涕的模样,周宜婷急忙敛笑,不按倒转键了,改按播放键。
虽然嘴上说要回去工作,但三人意犹未尽,继续盯着播放中的监视画面。
「咦?」赵佳铃要笑不笑瞪着萤幕。
夏妡滢转身正要出去,听见她的声音又回头瞥向萤幕,一见上面影像,头皮骤凉——完蛋!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监视摄影机堪称是人类史上伟大发明,忠实记录案发过程,多少窃案、兇杀案、车祸过程……全靠它一举抓到兇手;但大部份摄影机只录影像,在没有声音的状况下,绝对足够激发人们想像力。
夏妡滢满面绝望瞪着画面,微胖的中年男子拖着长髮女孩走到俊色男子面前。
「女儿,妳撞到人了,要以身相许表示负责。」
「是,我会负责!」
长髮女孩哈腰表示认同父亲建议。
「那你们培养一下情绪,今晚洞房!」
中年男子抛下两人匆忙离开,年轻男子缓缓起身见鬼般瞪着女孩。
「不!不!不!不用对我负责。」
「要!要!要!我一定要负责。」
年轻男子身形一晃,似乎想逃。
「逃哪里去!」
女孩娇斥一声,饿虎扑羊般冲上前抱住他,接着一阵拉扯推倒在办公桌上——
「嘿嘿!我要吃、掉、你。」
三个女人一脸贼笑转头盯住夏妡滢。
「唔……」林月玫抱臂啧啧点头。
「厉害!」赵佳铃面上带点调侃。
「不错、不错!」周宜婷神情反倒兴奋。
解读完她们眼中各自置入的电影对白后,夏妡滢惊恐摇手,颤道:「不!不是那样!妳们刚才也在场,他一脸惨白的模样真的很吓人!」伸指用力指向萤幕,不——谁按的?竟然在倒转!
「妡滢,不要偷抱人家一下,就爱上他喔!」瞧她心急解释的娇憨模样,林月玫眼底一片笑意。
「对呀!昱威所有未婚男人皆可碰,就只有齐经理不能爱唷,连想都不能想。」赵佳铃同意地补充。
「我不是偷抱!也没有爱上他!」夏妡滢气急败坏叫道。
「好,光明正大抱!」周宜婷一脸坏坏说道:「不过说实在话,妡滢,这个机车经理真的连偷偷爱也不行喔!」
「婷姊——不是妳们说的那样!」尖叫了声,怎么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知道啦,只是那画面容易误导人嘛!」周宜婷又笑到开始拭泪,倒转完毕,她转身按下播放键。
「不要看啦!婷姊——」夏妡滢俏脸红到像熟透的蕃茄,想阻止周宜婷,无奈她身子横挡面前,怕拨开她会动到胎气,只好无语含泪望着画面中的女孩再次推倒那个流年不顺的男人。
「妳们觉得谁比较吃亏?」周宜婷玩上瘾了,边说边按倒转键。
「妡滢吧!毕竟是女孩子。」
「我觉得是齐经理,像根柱子般被人抱得这么没美感……」
夏妡滢不想辩解了,任由没良心三人组八卦地讨论起谁吃亏。
妳们、妳们——根本不知道我和他的关係是怎样?
从小一起长大,手牵手去郊游是家常便饭,被他背过、看过他换衣服、甚至「同居」过半年。抱?又不是没被他抱过?大惊小怪什么?
他离开夏家时抱过她;父母离婚时,她半夜北上找他时也抱过她;张玉甄住院时,他前来探望也抱过她……虽然那几次都不是很好的回忆。
夏妡滢垂眸望着摊开的双手,只是那触感不一样了,他的身材不似少年时那般削瘦单薄,胸膛变厚实了,手臂劲道强而有力,完完全全是个成熟男人。
烨霆哥是男人……是男人……是男人……是男人……
都是监视摄影机的错!害她胡思乱想起来。一股热气直冲脑门,心跳速度不要命地狂飙,她连忙伸手在裙上一擦,似乎想揩掉铭记在手上的触感。
不解,以前她到底当他是什么?
一直很自然的相处,就像弟弟小轩一样,是兄妹!是兄妹啊!
但……是分离太久的关係吗?过往的感觉似乎被岁月稀释了,否则怎么会被没良心三人组一搞,瞬间变了调?
不是没见过流言蜚语的威力,回想大学时期,某班对就是被众人胡乱瞎拱在一起。
夏妡滢抱头无力呻吟了声,瞪着萤幕,看着画面中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女孩再逞狼性……

~ ♥ 第十四话 ♥ ~ 〈爱情能见度〉1 晚上九点多,走出水气氤氲的浴室,齐烨霆身着V领灰色合身T恤加杏色亚麻裤,卸下华衣包装后赋予的沉练。
大学毕业后正式进入昱威,有固定收入后,他毅然搬出沈芷绫美轮美奂的公寓,独自承租这间装潢极简的普通大楼公寓。
一边拭着溼髮,覆于刘海下的黑眸略显倦懒,他赤脚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冷藏库取出冷冻汉堡(七彩神仙鱼饲料)。
在流理台上将汉堡切丁装进免洗杯中,回到客厅,一如往常开启茶几上笔电电源,顺手将客厅电灯关闭。
熄灯的大厅不是绝对无光的黑,一室带点淡蓝的苍白,光源来自墙边一只四呎长的水草缸——胭脂水兰、太阳草、红雨伞、雾岛穀精、鹿角莫丝……红的豔、绿的翠,在各色水草层层叠叠掩映中,构筑一方无烦嚣的水中世界。
水色透净到予人一种缸中无水的错觉,成群红莲灯似燕在水草森林里来回穿梭,豹纹七彩、红松石、鸽子红、蓝钻……数条色彩鲜豔的七彩神仙鱼自在悠游。
齐烨霆弯身细凝覆盖前景沙地的矮珍珠草,朵朵小叶缀着晶亮气泡,在植物灯的照耀下,宛似一片璀璨星海。
彷彿察觉主人到来,成群七彩神仙鱼朝他缓缓游近,隔着透明玻璃对望,齐烨霆着迷似凝着牠们优美身姿,唇角轻扬,略带疲惫的瞳眸依稀闪过一丝孩子气。
关掉滤水器,将切丁的汉堡块置进鱼缸中,身子一退坐进单人沙发里,看着鱼儿追逐缓缓下沉的食物。
似乎是在夏家养成的习惯,爱在思考重要事情时,将自己深深潜进黑暗中,没有乐音,只有一室静谧。阳台时而风起,拂动雏菊枝叶轻刮玻璃门片,有一下、没一下撩拨离人心弦;偶尔累极,来杯小酒,一个人浅浅独酌,任由思绪在微醺中放空。
寂寞,习惯后,不过就是这样。
突然,茶几上的手机响起——
齐烨霆起身移坐到笔电前,接起电话,沈子皓低沉极富磁性的嗓音在另一端响起。
『在忙吗?』
「嗯。」他轻应,听见电话背景传来吵闹的音乐声,这人的夜生活始终精彩。
『不会又和小红小蓝小橘惺惺相惜的对看吧?』沈子皓一副受不了的口气。
「有事吗?」他撇撇唇,不否认。
七彩神仙鱼是种动作优雅的鱼,连进食都是小口小口吸吮,时而缩在如镜的玻璃墙边望着自己倒影,沈子皓总说那顾影自怜的模样和他很像。
『没事不能找你吗?』他轻笑。
「今天很累,不想抬摃,如果没要紧事,我要挂电话了。」齐烨霆语调一沉,不浪费时间,握住滑鼠顺手开启Outlook 收信。
『今天玩得够刺激吧!想不想知道是谁向我爸告状?将你们逼成这样。』沈子皓咯咯笑道。
沈昱威平时看来随和,但遇上关係公司营运或名誉的事时,大老闆威严一展,咄咄逼起人时,总是惊得全公司上下鸡飞狗跳。
「不想。」齐烨霆一脸兴趣缺缺。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俗语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别那么死脑筋,枉费芷绫一番心意,出国前还特别交代我在公司要罩着你——』沈子皓略带责备说道。
「我挂了。」他口气又寒上几度。
『唉哟!你今天怪怪喔——』
哔!姆指一按,齐烨霆当真挂了电话。隔不到五秒,手机再次响起,他再次接听。
『你也太绝情了!这样就挂我电话?』似乎有些讶异他的反应,沈子皓不可思议地叫了起来:『我当然有重要事才找你,后天的假已经帮你请好了。』
「后天?」齐烨霆闻言一愕。
『记住!后天早上十点!不准迟到!』啫的一声,换沈子皓挂他电话。
后天早上十点……?
以这种强势语气下令,齐烨霆心中一动,转头瞥向桌上笔电,E-mail接收完毕,他握着滑鼠快速下拉浏览,只见一个熟悉名字跃入眼底——
寄件者:绫
主旨:想见你
烨霆,一年了,还是很想你,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能来接我吗?
我希望回国时,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
怔怔望着那封信许久,齐烨霆俊颜覆上一层轻郁,起身坐回水草缸前的单人沙发里。几只黑壳虾攀上珍珠草,扰起无数晶亮气泡冉冉升起,回忆定格在五年前,那个和夏妡滢在医院相对的午后……
你真的、真的很讨厌!你说的没错,有你的地方,我一点都快乐不起来,连这样看着你都很痛苦,非常痛苦……
当时的她面露痛苦这般说道;当下他彻悟了——她自始至终是个普通的邻居妹妹,是时候该了断过去,还她永远自由。
不太记得后来怎么回到沈芷绫的公寓,只记得他又狠狠甩上门将她锁在外面,然后像只受伤幼猫般,蜷缩在床上昏睡一天一夜。
朦朦胧胧梦迴过去,有父母、有豆浆甜香、身后有个小不点在追着,其实他一直知道她在身后,总是故意不回头,暗自等待她像霸占心爱事物般,狠狠抱住他的手臂……
梦那么美、那么真,不想清醒,想一直沉睡下去,不想承接醒时的痛……
突然,窗暴力暴力轮强短篇 男人肉棒硬插我b帘刷地被拉开,洒进一室明灿日光,他伸手挡住那刺目光亮。来人掀起被子,将他自床上拖起坐着,虚弱睁眼一瞧——是沈芷绫。房子是她的,也不讶异她有备份钥匙。
「烨霆,你这样逃避下去不行!面对自己的心很困难吗?」伴坐床畔,沈芷绫一句话直接挑进他内心最深处,接着狠狠挖开化脓的伤处,「我知道你喜欢她,但她对你没那番心意,感情本来就不一定对等,真的难受,说出来也好,骂出来也好,就是不要这样闷着。」
他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姊妺可以分忧解惑,父母将他照顾得太好,从小到大一直过得安逸幸福,没什么烦恼,所以从来不知倾诉是什么;相对的,在面对人生突来困境时,也缺乏调适的疗伤能力。
「学姊,我……不会爱人……她一直将我当哥哥看待……越对我好,心就越痛……总是一次又一次伤害她……」
那是他继他父母去世后,失控得最严重的一次,泪水像断线似落不停。
现在回想起来,笑他软弱没男子气概也好,但当时的他刚满二十岁,孤身一人在异乡,像无根的浮萍,连未来要走去哪都是个谜。
「能让我爱你吗?」沈芷绫捧起他泪溼的脸细细怜吻,而后印上他的唇。
两唇轻触,他无法接受般用力推开她,低声怒吼:「不要管我!我没能力给任何人幸福——」
「怎么能不管你?」沈芷绫心疼地摇头,张臂紧紧搂住他,「别排斥我,不会爱也没关係,我会等你,等你长大,等你有能力爱人,等你忘了她……」
和夏妡滢不一样的拥抱,没有带刺又灼人的热度,暂时让人迷惑了……那是一种建构在恩情上的情愫。
只是人和人的缘分是怎么回事,明明分离为何又要上演相逢这种歹戏?
他明白自己外在皮相的优势,时常在初见面的异性眼中觅得一丝惊异;但多年后,再次面对她,多想在她脸上挖掘出那种初见悸动,可惜……追着她的眼眸,依然只有怯意。
他想,他前世一定欠夏妡滢很多,否则怎么会纠缠这么久,还无法划下休止符?
在四季流转中,以为没有想起谁、不再心疼谁、不再挂念谁,就是彻底忘了谁,原来背对背而行,一个脚步,一段距离,只是缓缓拉长思念。

滢滢,不好意思了!
交集越多,伤的人终究是他,五年后,他还是决定自私的保护自己。
ღ ღ ღ
夏妡滢蜷在被窝里,一手持着手机,电话中传来张玉甄关怀的问语。
『滢滢,今天工作如何?』
「还……好。」她苦笑。累死人了,一点都不好玩。
『怎么了?』知女莫若母,张玉甄听出她声音里的迟疑。
夏妡滢犹豫半晌,才嗫嚅问道:「妈……不小心开门撞到主管该怎么办?」
『……』
「妳在笑,对不对?」
『没有……』
「明明就有!」
『主管几岁?男的女的?』张玉甄果真语带笑意。
「男的,二十六岁。」她直觉答道,语毕才惊觉回覆太快、太过肯定,幸好张玉甄并没认真注意。
『诚心诚意向他道歉,男生应该不会和女生计较那么多,如果真的很介意,就买个礼盒向他赔罪,礼多人不怪嘛!』张玉甄建议道。
结束通话后,夏妡滢翻身趴在枕头上,快速翻动手机通讯录,找出一组新建的手机号码——那是从公司「部门主管通讯录」抄回的。
按着键盘,在手机号码的姓名栏输入「烨霆哥哥」四字。默默望着那个名字,回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事。
为什么对他总是「对不起」多一点?
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说这句话?
「好好道歉……」她幽幽一叹,反覆深吸吐气,鼓起勇气按下通话键。
心,噗通狂跳起来,隔了几秒,一个制式女声响起——「您拨的电话无回应,已进入语音信箱……」
关机了……今天发生那么多事,身体又不舒服,应该早睡了吧!她怔怔看着手机萤幕许久,有些失望,又有种鬆了口气的释然。
「算了!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她翻身蒙被睡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4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