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书法_清川:四爷的娇宠格格

Chapter 2. 第一次,他不在身边。(1) 《Chapter 2. 第一次,他不在身边。》
之所以会在医院遇到马耀,是因为暑假我傻傻地跑去报名医院的志工服务。(结果根本就是去打杂的!)
我当时有顺便帮齐冠廷填资料,想说这样可以帮他积点阴德。
而马耀是我们被分派去搬资料的时候,在楼梯间的时候遇上的。
那个时候的他,正坐在楼梯间,拿着小米酒大哭特哭,哭到我们经过不停下来关心他好像会有报应。
所以齐冠廷靠了过去轻声问:『先生?你没事吧?』
哭得惊天动地的马耀听到有关心他的声音,就立即朝着那个人飞扑了过去。抱着厚厚一叠历史病历书的齐冠廷见状,连忙往后退后三大步。
马耀就这样飞扑过来,不对,是飞扑过来,跌在我们面前。
倒在地板的马耀还是继续哭得很凄惨,身上有着浓浓的酒味。
『欸,会不会是喝醉了在发酒疯啊?』我用手肘点了点旁边的齐冠廷。
『可是他哭得很凄凉耶!他身上穿的是这医院的患者衣服,我还是再问他怎么了好了。』说完,他放下手上那叠资料,然后走过去坐在马耀旁边。
还没开始到医院上班,就已经如此关心病人的人,我看,也只有齐冠廷这个人了吧……?
齐冠廷拍了下他的肩膀,让他注意到自己。马耀这时终于如愿爬上齐冠廷的身上,靠在他肩上尽情又忘情地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已经将我跟齐冠廷要搬的资料都搬好回来,他才开始有点缓和下来。
『知道怎么了吗?』我问。齐冠廷点点头后,又微微摇了摇头。
我懂,他的意思是:我知道怎么了,但是先别问。
把马耀送回病房后,齐冠廷低声跟我说:『他跟他女朋友上来北部玩。出了车祸,只剩下他。』
那年暑假的之后每一天,齐冠廷代替马耀的女朋友陪着马耀把台北整个玩过一遍。嗯哼,也每天醉倒打电话给我。
现在马耀要结婚了,是不是表示他从伤痛走了出来,準备迎接未来的幸福了?想到这里,其实还蛮替马耀感到开心的。
我们到达的时候,婚礼已经开始了。而我以为会穿着部落庆典服饰的马耀,身上穿着的是……西装?
「马耀!真是恭喜你了!」齐冠廷立刻走上前给马耀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站在一旁说:「恭喜你!真的很替你开心。」
「没想到你们真的会跑来的啦!」马耀将我跟齐冠廷紧紧抱住。「阿离!来!我给妳介绍!这就是我跟妳提过很多遍的那个在台北的好友的啦!他们特地来祝福我的啦!」
的啦的啦的啦!每次听到都觉得很可爱、很想笑。
我的视线移到马耀唤作阿离的新娘身上。
她身上穿着的是天空蓝的婚纱,很漂亮。听到马耀的声音,阿离连忙过来跟我们打招呼、道谢。
「好啦,你们赶快入座的啦!兄弟等等我们再来个不醉不归!」马耀很有精神地拍了拍齐冠廷的背,然后把我们推向我们的位置。
「他还真的是一点也没变!」齐冠廷笑着对我说。看得出来再次见到马耀,他也真的很开心。
「对啊!还是的啦的啦的啦!」
「看到他可以幸福,真的很感动。」
对啊,真的很感动。
看到现在这个马耀快要被幸福给淹没似地笑得没完没了,跟我们初次遇见那个哭得惊天动地的那个马耀,真的,搭不太起来。
当时的马耀,也没想过自己未来能够再次喜欢上,甚至是爱上一个人吧?
所以,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一个人来到花莲,也会想着“当时齐冠廷要我找七仙女”的这件事而难过吧?
应该……也没想过自己会不喜欢齐冠廷了吧?
喜欢的感觉,不知不觉出现……不喜欢了的感觉,我想,也是不知不觉吧?
想到这里,心底有种感觉,苦苦的。
我转头过去看向舞台,马耀跟阿离这对新人正被主持人整,现场气氛很好,笑声不断。闹了一下之后,他们就被请回主桌坐下,接着台上就上来了他们的族人,热情跳着舞蹈献上祝福。
真的是很马耀风格的婚礼呢!
「马耀开始敬酒了!」齐冠廷突然说道。
「你该不会又要陪他喝了吧?」
「开心嘛!」某人学着我早上的台词,然后拿起桌上的小米酒,倒了满满的两杯。而马耀也很有默契地在全场敬完酒后,走回我们这桌,对着我说:「嫂子借我坐。」
「我不是你嫂子。」我解释着已经说过N百遍的话,边起身让马耀坐下。然后拿起桌上添满的酒杯,两人乾杯后开始,你一杯我一杯,没完没了。
「兄弟,我们那么久没见了,我敢说你的酒量一定变差的啦!」马耀乾完后,又倒了一杯。
「你又知道了!我倒觉得是你这年破三十的大叔开始退化!」
「兄弟,你这样讲就不对了……」唉,真的开始把酒话桑麻了。
不再看着那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讲废话、聊天地,我起身到外面四处走走。这里真的很美。到处都可以看到独特的图腾,还有象徵地位的石碑。

Chapter 2. 第一次,他不在身边。(2) 我绕了附近一圈后,走了回来,坐在会场外面的石阶上。
「我们家马耀,真的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已经换上部落服饰的新娘阿离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
「咦?那个,妳讲的话怎么不像马耀那样有着一种口音?」刚刚听马耀跟朋友讲话,大家都有着特有的口音啊!
「我小时候就搬到都市去生活了,是后来才又搬回来,然后遇到马耀的。」阿离解释着,「我知道马耀发生过的事,他一字不漏地跟我说了。」
「很像马耀会做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啦!可以看到你们幸福,真的很开心。」
「希望可以赶快看到妳跟齐先生的幸福喽!」
听到今天的主角这么说,我的反应,只是微微一愣。
「呃……」应该是不会有这种事。我赶紧解释,「我们不是那种关係。他算是我哥。」
「咦?真的吗?真是抱歉,因为马耀每次只要提起齐先生就一定会说到妳,所以我一直以为你们是一对的呢!」
「不会啦!这也没什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误会了!「对了,再次恭喜你们结婚了!」
「真的很谢谢你跟齐先生的到来。」阿离拉着我的手,感动地道谢。我仔细看着阿离,眼睛真的很深邃,好美!「那我先进去準备了喔!」
「嗯,快去忙吧!」我微笑着对今天的主角说道。自己则继续坐在石阶上,等齐冠廷挂了……
嗯,是喝挂了。
晚上,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民宿。
我用尽我全身上下最后的力气把我肩上的人给甩到床上去。
「呼~」终于到了!被我甩到床上的那个人,沾到棉被后就整个摊了过去。我叹了口气之后,又继续帮他脱鞋子、解扣子。
「真不知道我到底是你的弟弟还是保姆?」
帮他把鞋子脱掉、西装外套脱下、领带扯开、衬衫解开了几颗釦子后,我走到厕所拧了一条毛巾,帮他擦脸。
「酒鬼酒鬼大酒鬼!祈祷你明天宿醉然后回去的时候,晕!车!」我边动作边碎碎唸。
又不是不知道这里我没办法骑机车载他回来,只能慢慢背着他走、回、来!
明知如此还这样喝挂了!真的是……找碴啊!
下午坐在外头等,等等等就等到齐冠廷在那边大叫:『巧芸呢!』
只有喝醉的时候会想找我。唉。
当我进去后,就看到马耀那要笑不笑的脸,然后说:『妳齐大哥又喝醉了的啦!』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齐冠廷,还拍了拍他的背。
真不知道他在得意洋洋什么?他是原住民耶!还喝输的话也太对不起他们的山神还有族群大伙了!
我叹了口气,然后坐在床边盯着关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书法_清川:四爷的娇宠格格齐冠廷看。
长那么高还要人这样背回来,真的很累你知道吗!我想着,然后戳了戳他的手臂。叫你的七仙女背啊!讨厌鬼。
今天一整天我到底做了什么?发呆、放空、乱七八糟……好像就没了。
唉,无奈感,还蛮深的。
越想越烦,我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简易晴。
「喂?巧芸喔。」电话没有响很久,简易晴就接了起来。
「欸,灾情,我好烦喔!」
「就说了我是易晴,不是灾情也不是“疫情”!妳怎么?心情不好喔?」
「觉得有点烦。」
「有点烦也不可以叫我灾情!好啦,又是齐冠廷喔?」呜,竟然一语命中!「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个的问题根本就是妳自己胡思乱想而已啊!就是不懂你们两个干嘛不乾脆一点,在一起就好!干嘛还要这样拖拖拉拉,玩什么青梅竹马好兄弟那一套!」
「他要我帮他找前女友。」在简医师大人讲够了以后,我才简短说出。
「什么?没想到齐冠停居然是这样下流、骯髒、又无耻的猪哥!我敢说以后他一定是那种会对正妹病人乱来的那种无耻医生!」电话那头的音量提高了三倍以上。
「……。我说易晴妳也太激动了吧?」一定是论文压得她满肚子火。
「妳这哥奴该不会好傻好天真,答应了吧?我跟妳说啦,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不是在说假的!会想回头吃草的通常都是人性贪婪、不满足现在,所以连过去的都跟着一併想拥有。结论:我对齐冠廷长久以来的好印象就在今天这一刻画下句点了!」
「其实这两天我想得还蛮多的。我觉得一直以来他真的都只是把我当弟弟,对我很好也是因为我们一起长大而已……所以,我——」我感性的宣言还没说完就被激动中的简易晴打断。
「不对!如果今天只有几个人说妳跟他是一对的那可能是那几个人想太多,但别忘了整个医学系不分科也不分年级的都当你们是一对的!这样表示什么?表示不是我们想太多,是你们两个想太少!再说,你们的互动哪像是“亲情”啊?不过,我觉得齐冠廷突然要妳帮他追前女友,这真的很奇怪。」
「会吗?」
「对啊!哪有人要复合,还要别人代劳的?说出去会笑死人的。所以,会不会是他在Test妳,只是想看妳的反应?」
「会这样吗?」我说。心中有了一点点希望。
「我猜的而已啦!不过,我比较好奇妳有没有答应?」
「嗯……」
「白癡!大白癡!蠢死了!!!」简易晴崩溃地骂着。
「不过我跟他说,要他帮我约邵以熙。」
「邵甲醇不好吗?」因为自己名字的关係,所以易晴很会听名字联想谐音。
「呃,邵以熙是我们高中的时候,算是有追过我的人。」天啊,甲醇……那乙醇,酒精灯不是更好?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4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