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风韵老妇_混世小农民马小乐下半部

第一乐章 爱的大冒险,开始! 11 同学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其中一个望着黑板上的回家作业,突然抱头哀号:「糟糕!我的英文作业忘记写了。」
「没写英文作业的,全都过来一起写吧。」傅明哲大方表示。
「我马上过去,谢谢班长。」
乔舒晴看到昨晚努力写的作业,除了被傅明哲拿去抄外,现在还进阶到帮他做人情收拢同学,心情整个降到谷底,但是借作业这种事,感觉又不是很严重,犯不着为此打坏同学间的平衡。
午休时间,乔舒晴和黄姿伶同桌一起吃饭,闲聊校园里的新闻。
「乔舒晴,谢啦!」傅明哲突然走过来,满面堆笑地递上笔记本,一副跟她很要好的模样,「今天的历史考的不错,明天的小考继续给妳罩喔!」
「班长,你都不做笔记吗?」乔舒晴反问。
「有啊,不过文科不是我的强项,下次妳如果数理不会,我本人亲自出马教妳!」傅明哲拍胸膛挂保证,然后耍帅地转身,回到座位继续用餐。
乔舒晴心里打了个冷颤,翻开笔记本一看,发现纸页里沾着一点麵包屑,傅明哲应该是边吃早餐边看笔记吧,借别人的东西又不珍惜,实在让人很反感。
「舒晴,妳喜欢班长吗?」黄姿伶一脸好奇。
「嗄?」乔舒晴差点喷饭。
「最近妳常常借他笔记,班上有同学在传,说妳喜欢班长。」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乔舒晴冷冷强调,与其和傅明哲传绯闻,她宁愿被江少肆帅晕一百次。
「那妳为什么要借他笔记?」
「因为……大家都是同学,我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妳呀,外表看起来高冷,其实心是很软的。」
乔舒晴只觉得有口难言,这种借笔记或作业的日子,不知道会延续多久?
撇开傅明哲的讨论,黄姿伶聊起最近的校园热门话题:「舒晴,妳知道一年级有三个出名的音乐王子吗?」
「江少肆有上榜吧,另外两位不清楚。」乔舒晴直觉回答,其实有点想不通,黄姿伶的人缘很好,身边经常围绕着许多同学,但为何只喜欢找她吃饭聊天?
「另外两个是音乐班的纪沐恆,和数资班的范翊廷,江少肆和范翊廷都在热音社。」
「那纪沐恆呢?」
「纪沐恆没有加社团,听说他的小提琴很强,是市立青少年交响乐团的首席,而且他的FB好友都大有来头,很多是各校的音乐比赛常胜军,还有小有名气的青年音乐家。」
乔舒晴边吃饭边想,江少肆叛逆的形象和音乐班不搭,倒是和热音社的格调挺合的;范翊廷原来对乐器有兴趣,难怪会在乐器行遇见他;至于纪沐恆,目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男生?
黄姿伶转头瞥了傅明哲一眼,压低声音:「班长的电吉他弹得很好,他和朋友组的乐团叫『魔幻无边』,不过学长姊在教学的时候,班长喜欢在旁边插话,就好像自己很厉害一样,搞到有些学长姊不太喜欢他。」
「难怪没有上榜。」
「范翊廷国小就开始接触贝斯,因为魔幻无边缺贝斯手,子威社长就把他组进去,他外表酷酷的,说话的口气有点尖锐,经常在班长插话时叫他闭嘴,所以班长现在对他有点感冒喔。」
乔舒晴的脑海浮起范翊廷的脸,感觉他是一个条理分明、个性严谨的男生,傅明哲说话带点傲气,举止动作比较夸张,这两人处在同一个乐团里,有可能会水火不容。
黄姿伶吃了几口饭,继续说:「至于小四……就是江少肆,他是吉他组的,不过上了两堂社课,我只看到他在玩键盘,还没看过他弹吉他,每次社课下课,教室外面都会围着一群女生,看到他就一直喊好帅,真的是吵死了!」
「我无法想像他弹琴的模样。」
「要不要我拍他弹键盘的照片给妳看?」
「我没兴趣。」
「那就算了。」
乔舒晴轻轻咬住汤匙,感觉有点微妙,明明自己跟江少肆没有交集了,也不曾再见过面,却时常在黄姿伶的口中听到他的动态,两人好像越来越熟。
「对了!」黄姿伶突然想到什么,「小四有个朋友叫苏恺佑,是一年三班的学生,上次有来保健室,他是热音社的贝斯组,这个人非常神祕,脸上一直戴着黑色口罩,听说从开学到现在,学校里没几个人看过他的面貌。」
「是……感冒吗?」听到那个名字,乔舒晴心口紧了一下。
「不是。」黄姿伶摇了摇筷子,「苏恺佑在热音社做自我介绍时,说他气管和身体不好,需要长期戴口罩,他和小四每天都一起上下课,刚好一个热情开朗,一个看起来忧郁病气,很多喜欢观察生态的女生,都说他们两人有姦情。」
「中午吃饭时,他不拿下口罩吗?」
「听三班的同学说,苏恺佑中午都不在教室里吃饭,不知道跑去哪里。」
乔舒晴低下脸,拿着匙汤轻轻戳着白饭,突然没有食欲了。

第一乐章 爱的大冒险,开始! 12 「说来说去还是子威社长最好!」黄姿伶左手抚着脸颊,露出嚮往的眼神,「学长总是笑容满面,为人温柔体贴,对学弟妹又相当照顾。对了!舒晴,学长以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糗事?」
「他没有糗事。」
「这怎么可能?」
「真的!」
「妳不要那么小气,再仔细想想,讲一个来听听嘛。」黄姿伶的语调坚决,非要她想出一件许子威的糗事不可。
乔舒晴没辙地偏头回想,想起一件学长曾经公开过的趣事,说道:「子威学长说,他上幼稚园的时候,有一次下午的点心喝仙草蜜,他不小心被仙草呛到,仙草就从鼻子里喷出来,掉到碗里面。」
「然后呢?」
「学长怕被同学笑,就一口气把仙草喝光光。」
「哈哈哈……」黄姿伶噗哧大笑,「妳冷着脸讲这种事,后座力超强的。」
乔舒晴伸手抚着脸颊,不太懂用这种没表情的脸讲话,会让人觉得好笑吗?
问到一件许子威的糗事后,黄姿伶就收拾便当心满意足回到座位,傅明哲马上走过去跟她说话,好像在问她刚才在笑什么,两人接着又聊了起来,气氛相当融洽。
乔舒晴收好便当準备去保健室打工,忍不住瞥了傅明哲一眼,他聊得眉飞色舞的,那模样看起来好像有点喜欢黄姿伶,让她不禁又打了个冷颤。
走出教室,乔舒晴停下脚步犹豫了几秒,突然转身朝左侧走廊走去。
一年三班位在教学大楼的最左端,拐个弯就是艺能科大楼,音乐班、美术班、语资班和数资班全部都在里面。
乔舒晴走进连接两栋大楼的转角楼梯间,沿着Z字型阶梯爬到最高的五楼,放眼望去,整层楼是美术班的艺廊和绘画教室,午休时间没有学生在这里活动,四周显得非常安静,只有阳光静静洒在走廊地面上。
依照楼梯间的格局,顶楼门前面会留有一小块空间。
乔舒晴轻轻踮起脚步,踏上通往顶楼的楼梯,停在第五阶上,悄悄探头朝顶楼门的方向望去,果真在有限的视野里,看见一道人影靠墙坐在地上。
小佑……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躲在这种地方。
乔舒晴的眼神盈满忧伤,悄悄转身想要离开时,突然对上一道锐利的视线。
江少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楼梯下面,右手握着一个纸卷,轻轻点在额角上,双眸直直瞅着她的脸,眼底的思绪变幻莫测,好像在推敲什么事情。
十二班离艺能科大楼有一长段距离,普通班学生没事根本不会走这里的楼梯,见面的机会非常低,而楼梯间这种地方竟躲着人,若不是一路跟蹤过来,那就是她原本就知道,那个人会躲在这里。
两人默默对视几秒,江少肆没有戳破她的偷窥,一脸没事跨上阶梯,侧头在她的耳边轻喃:「亲爱的,我抓到妳六十风韵老妇_混世小农民马小乐下半部的小祕密了。」
乔舒晴不禁屏息,双眼微微睁大,感觉心脏差点麻痺了。
瞧她僵立在原地,江少肆脣角勾起惯有的坏笑,踩着楼梯走上顶楼。
「小四……」楼上传来苏恺佑温和的嗓音。
「你在干么?」江少肆的声音接着传来。
「我在听你传给我的音乐档。」
「难怪你没发现楼下……」
「什么?」
「嘿嘿!没事。」江少肆神祕地笑了笑,「贝斯谱给你,这首歌不难,都是跑根音而已,你回家好好练习,不会的就去缠范翊廷。」
「小四,我怕我在热音社里,以后会给你惹来麻烦。」苏恺佑的嗓音透着担忧。
「什么麻烦?」
苏恺佑沉默不答。
江少肆不屑地冷哼:「我不知道你在顾忌谁,你是我的专属贝斯手,谁敢动你一根头髮,我就给谁好看!」
听到那句话,乔舒晴忽然觉得鼻头一酸,胸口隐隐抽痛起来。
江少肆,你要说到做到!好好地保护小佑……
「对了!」江少肆语气里满是好奇,「你和乔舒晴是不是以前就认识了?」
乔舒晴肩头缩了一下,一颗心差点呕出来,刚才想哭的感觉瞬间消失。
苏恺佑安静了几秒,才说:「我和她不认识,你为什么这么问?」
江少肆的嗓音透着玩味:「因为我刚才上楼时,『突然』想到保健室那天,乔舒晴其实不是被我帅晕的,而是看到你才会晕倒的。」
苏恺佑沉默得更久,迟迟没有回话。
「太有趣了!」江少肆饶有兴味地笑道,「你不想讲也没关係,那我就自行推理解谜,迟早会找出真相的。」
乔舒晴心里警铃大作,有种被江少肆盯上的感觉,想不到他的观察力细微,单凭两人在这里相遇,就推敲出她和苏恺佑认识,甚至是因为他而晕倒,这心思相当的敏锐。
隐约有一种不妙感,开学的那一场大冒险并未结束,只拉开序幕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3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