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真的很想无视掉这些黑屏,但若他不给回应,那么接下来的资料他也甭看了”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Epilogue─在花鸟之巢落幕(b)

♠ ♥ ♣ ♦

回到蔷薇真庭时,系氏闻到一股恶臭,浓烈的腥羶、工业地的化学粉尘,还混杂了烟硝味。这味道在芳香浓郁的高级住宅里特别明显,系氏警戒地回头查探,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尾随在后,可是那味道却又相当靠近,就好像整个缠绕在他身上一样。

他一路狐疑地频频回头,却都没看见任何一个人影,只好装作不知道。

系氏坐进电梯,电梯这次同样在六楼停住,门缓缓打开,站在门前的是系氏曾经看过、气质就像是黑猫一样的美少年。

他看了系氏一眼,微微蹙了下形状姣好的细眉,不知是不是因为他要搭乘的电梯方向不同,因此没有踏入电梯,站在电梯外看着门缓缓阖上,目送系氏离开。

这插曲没让系氏多想,不过倒觉得自己似乎蛮常碰到那名少年,要是下次有机会,应该要打个招呼才对。

系氏为了想早点休息,快步踏进九号家。

九号做完笔录后就逕自下班回家,一个人翘着修长的腿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在家时的九号并不会带着面具,而是直接露出一张冷峻的容颜。与其说他是不介意被系氏看见自己的真面目,倒不如说九号完全是把系氏当空气无视罢了。

大大小小的半透明视窗以圆弧型展现在他面前,组合成一整片令人眼花撩乱的屏幕。

他看见满身绷带和胶布系氏,眼神露出了明显的嫌恶,就像在看一包散发恶臭的垃圾,更具体的形容是……他像在看浑身瀰漫「浓烈的腥羶、工业地的化学粉尘,还混杂了烟硝味」的猴子。

系氏愣了几秒,才终于恍然大悟地喊:「原来那个臭味的源头就是我嘛!」边冲进了浴室。

九号默默地将视线转回眼前的数十个视窗上,继续整理资料。

这时九号面前的所有视窗忽然一黑,每个大小不一的视窗,全都统一一致以黑底白字列出了一句话:

『 帽子 好臭 』

「这我也知道。」

“九号真的很想无视掉这些黑屏,但若他不给回应,那么接下来的资料他也甭看了”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系氏经过一番浴血苦战不臭才怪,只是这句强迫入眼的讯息,传来的用意何在又是另一回事了。

九号真的很想无视掉这些黑屏,但若他不给回应,那么接下来的资料他也甭看了,不管换哪台电脑或电子设备,都只会得到一样的下场,画面将会一直都维持黑屏,并显示这句话。

看打着石膏又缠着绷带、行动不便、满身臭味的系氏,即使萤幕上没有下达明确的指令,九号也知道这讯息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不过,门都没有!

他半负气地往后一仰,头靠在沙发的椅背上闭目养神,乾脆眼不见为净,以沉默应万变。

黑屏上没有其他动静,突然间,浴室里先是传来系氏的鬼吼鬼叫,又传来玻璃碎裂的巨响,接着是有人摔倒在浴室里、发出了惨叫声,霎时还真让人以为浴室里在开战。

此时黑屏上又多了两句:

『 鸽子 飞进了 浴室 』

『 去 整 理 』

最后一行字的口气变成了命令,九号看着白字闪烁,叹了口又深又长、万般无奈的气。最后他认命地关闭视窗,起身往浴室走去。

系氏抱着衣服走进浴室,看自己身上的伤大概不适合泡澡,于是直接通过了放置独立式浴缸的泡澡间,来到另一个专门用来沖洗的淋浴间。

他边拐着略无为疼痛的腿走路,边讚叹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一个卫浴设备都要做成五段式,从如厕、盥洗、更衣、淋浴到泡澡都各一个隔间,光一个浴室都大得像是迷宫一样。

系氏没有办法像有钱人一样保持分段式洗澡的习惯,到了淋浴间就匆匆扒下身上的衣物,扔在墙边的铁艺架子上。

在医院时为了处理伤口,医生把系氏的西装剪得东一个洞西一个洞,整件破破烂烂不成形。又加上系氏灰头土脸、满身血迹,照在浴室里洁净的镜子中,简直就像是乞丐一样。

「真是髒死了,我刚刚居然用这种模样去见花鸟。」系氏羞得想赶紧洗净自己,但惯用手打着石膏,不同侧的大腿处又包着才刚缝线的伤口,这下他才注意到想要洗澡这件事远比想像中更艰难。

『早知道先套个塑胶袋啊,这下可好,还要走出去拿吗?』

全身脱光光準备沖水的系氏打了个喷嚏边犹豫,最后还是无所谓地选择直接照洗不误,再见招拆招,反正没人跟他抢,他洗上一整晚也行。

系氏以单手掬水,拨在自己身上,以超怠速清洗自己身上的血渍。

他忽然感觉到一道视线盯着他,立刻回过头,但偌大的淋浴间里,除了进来的那扇门之外,就只剩一扇毛玻璃的对外窗户。

窗户是紧闭着的,也没看见外头有人影,更别提这里是九楼,怎么想都不可能有人会在外面偷窥。

「该、该不会又是凶宅闹鬼吧……」一想起每次自己落单时,这房子就会让他感觉到有人跟在他身后作祟,不是鬼屋那到底是什么?

系氏洗着热水澡却全身冒冷汗,开始后悔自己干嘛要负伤洗澡,早知道臭死了都比光溜溜在浴室里被吓死好。

但澡都开始洗了,系氏还是决定咬牙忍一忍加速洗完。

他继续掬水沖到身上,边以泡沫搓洗身上的髒污,水还是不幸溅到身上的伤口,让他痛得颤了下。

他这时忽然又感觉到那道视线刺来,系氏力立即转头,却仍什么都没看到,他拖着脚开门查看外头,门外也没有人,当然也不可能是九号。

「如果这不是凶宅造成的效果,那就是九号偷窥了。」话一出口,他脑中立刻浮现出九号朝他翻白眼,準备拿微波食品砸他的模样。

想想也对,被九号偷窥的情况比大晴天被雷劈中的机率还低,想归想,系氏却心虚地抓了条毛巾围住了下半身。

他继续清洗,这回是第三度查觉到视线,但系氏这次没有立刻回头,而是假装若无其事静待了几秒,忽然猛地回头,果真被他看见毛玻璃的窗外,有一个黑影闪过。

他大喊着:「别想躲,我看到你啦!」边冲到窗前,系氏宁可相信是偷窥狂在外头,也不肯承认有可能是恶灵出没的鬼影,完全忘了这里有九楼之高。

还来不及将窗户打开来一探究竟,窗户就先被一个飞入的黑影给撞破,应声碎裂、发出巨响。

系氏往后跳开、想避开飞散的玻璃碎片,但却踩到地上的泡沫滑了一跤,右手下意识撑地,但打着石膏让他的手受到限制,没撑到地板,反而直接摔到地板上,还将石膏压在身下龟裂开来。

这一个激烈的大动作拉扯到腿上的伤口,缝线似乎裂开,鲜红的血从包裹的纱布里渗出。

系氏倒在地上模样惨不忍睹,跳进来的娇小影子却笑呵呵地蹲下来靠近。

「嘻嘻嘻,你滑倒了~」异端爱丽丝裹在沾满沙尘的窗帘布下嘻笑道。

「妳……居然是妳!?」

系氏惊呼,没想到异端爱丽丝会追着他到这里,现在一想,如果是这个女孩的话,就算出现在九楼的地方偷窥,系氏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人家才不是『妳』,人家是鸽子!」异端爱丽丝自称为鸽子,边以蹲姿小碎步逼近到系氏面前纠正,接着又继续说道:

「那个啊,那个啊……鸽子想来找你。」

「为什么?这次又怎么了?」

鸽子双臂交抱在曲起的双膝上,将脸埋在手臂里,心不在焉地回答:「鸽子也不知道耶~」

她眼神到处瞄,看见了系氏大腿上渗血的纱布,忽然伸手往伤口上用力一捏。

系氏痛得哀嚎惨叫,鸽子却被逗得呵呵大笑,露出了纯真开心的笑脸,然而系氏却满脸欲哭无泪,心想这该不会是女孩表示好感的方式吧?是的话未免也太不人道了!

鸽子笑得开心,正想再伸手捏一次系氏,浴室的门却被倏地打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36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