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脸上没有牛皮纸袋遮盖,银白短髮下那双锐利的灰蓝眸受不了地冷眼睨着系氏”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I. 捉迷藏结束了喔(c)

「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系氏从头到尾来不及阻止,这一切情况都是他担任猎手以来的两年从未见过的。

爱丽丝倒下前的一瞬间,系氏彷彿听见异端爱丽丝的声音,但那就像是错觉般,让系氏无法确定是否真的是来自异端爱丽丝。

更怪异的是身体虽然依旧疼痛,但是自从拉住了爱丽丝的脚、与她接触之后,濒死的身体居然涌出了些微的力量,使他能够忍痛撑起身体。

男孩吓得无法言语,只是紧抓着系氏不住发抖。

现在爱丽丝虽然再次死亡,被袭击咬死的危机解除,但是他们仍被困在电梯井里。要是再不逃出去,等到绑匪找到这里,或是爱丽丝又复活过来的话,他们就必须再度面临生死交关的窘境。

系氏想在扳开变形的电梯门逃出去,他站在下方猛拉,但电梯门却仅从门缝间落出粉尘。他拉动着文风不动的门,这时突然听见在电梯的门外有般石块的骚动!

『糟了,那群绑匪已经找到这里了吗!』

系氏急忙揽着男孩退后,在地上摸起一块石块,那是这里唯一可以当作武器的东西。

他大吞了一口口水,虽然体力恢复了一些,但光是站着就已经耗足了全劲,好想好想直接倒地不起,此时对系氏来说昏倒都可以算是一种幸福。

但他必须继续奋战。这副身体不知道还可以再挨几发子弹?待会要怎么样才能从绑匪面前脱逃?在几秒的时间内,系氏搅尽脑汁思考,想得头都发热,却怎么也拟不出个逃生计画。如果他有足够的体力、足够的火力,这些就不需要放在眼里了。

门晃动了几下,对侧的人用力地扳开电梯门,随亮光照入、逆光产生一个黑色的人影,系氏手上的石块随之用力砸出去。

『打中绑匪,然后跑!』系氏不停默念,然而那个人影却反应神速地一偏头,从容闪过飞来的攻击。

对方那出乎意料之外的绝佳反射神经令系氏倒抽了一口气,他的先攻败阵,这下到底该怎么半才能逃离?

“九号脸上没有牛皮纸袋遮盖,银白短髮下那双锐利的灰蓝眸受不了地冷眼睨着系氏”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猴子,冷静点。」严峻的声音来自黑影,那声音系氏认得──那是九号!

九号脸上没有牛皮纸袋遮盖,银白短髮下那双锐利的灰蓝眸受不了地冷眼睨着系氏。自己赶来救援,却得接受原始的石块攻击,这种等级就想打垮敌人,真亏系氏想得出这么可笑的反击。

「呼、居然是你啊,早说嘛,吓得我都快尿裤子了……」系氏顿时大鬆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倒。

「……」

紧绷着的双肩放鬆下来,胀热的脑袋也冷却了许多,安心感包覆全身,使他不自觉露出了苦笑。

虽然不甘心,但满满的感谢之意却差点让他对过去他所认定的面具怪胎坦率地道谢。道谢可以,但不是现在,开口直说感觉会被九号用机车的方式拒于千里之外。到时后没被子弹打死又没摔死、没被爱丽丝咬死,侥倖逃过一切劫难的系氏,说不定反而会直接被九号气死。

九号跳进电梯井底部,看见了墙角边死状悽惨的女孩尸体,疑惑的眼神瞥向系氏要他解释。

系氏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要清楚交代异端爱丽丝,需要相当长的一段说故事时间,爱丽丝的异常或许会被九号做上纪录回传到公司、毛虫的主机里。若是如此,不论之后这名异端爱丽丝是否会再次复活,她的身体都将会受到严密的研究。

那不该是这名女孩最后的下场,系氏心想着,乾脆含糊地骗过九号。

「她是……中途偶然出现的爱丽丝,不过现在死了。」严格说起来,他也没说谎。

九号无言地盯着他,系氏忽然发觉,没戴上任何遮掩物的九号,那张俊美脸孔与凌厉视线实在气势迫人,这样直接地瞪着,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最后九号什么也没说,只将男孩抱出,又在系氏身上来回打量,似乎是在判断系氏的伤势,给予恰如其分的帮助。而最后的判断似乎是认定系氏还有能力自行移动,便纵身一跃跳出电梯井。

「……真是个一板一眼的家伙。」系氏撇开头小声咕哝,抱怨九号既然人来都来了,干嘛不做全套服务一次到位,顺便贴心点把他拉上去,不就是个完美的救援ending了吗?

系氏的抱怨没人听见,但当他抬起头正要爬出电梯井时,却无比庆幸刚才那句抱怨没人听见。

九号维持一贯的面无表情朝他伸出手,静静地等待前一秒还只顾埋怨的系氏。

迟迟没等到系氏的反应,他便将手又往前伸了些,系氏这才回过神,连忙将手伸出去,抓住了九号的援助,身体被一把拉出电梯井。

『该死,……这是让人真的很想说声谢谢啊!』系氏不甘心地紧闭嘴巴,就像是拉上了拉鍊一样。

这时道谢肯定会破坏气氛,虽然认识九号的时间不长,但系氏对九号的回应模式可说是了解透彻。

突然觉得这么深入了解九号的自己也让他不甘心到了极点,但不甘心之余,却也同时不争气地笑了出来。

能跟九号搭档,感觉似乎并不坏。

九号事先通报过警方,又透过猎手的通讯器定为抢先找到了系氏的下落,当绑匪们察觉被包围攻坚时,系氏等人已安全脱逃出去。

系氏不得不佩服九号冷静又理性的头脑,好像不论再危急的状况,靠他那颗脑袋就能迎刃而解。

废弃大楼外拉起了封锁线,几辆警车载走了被上铐的四名绑匪,而救护车则在一旁待命。

九号已经不知从哪生出了新的牛皮纸袋戴上以面对人群,系氏虽然身负重伤,但却仍有体力自己走上救护车,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他正要走向救护车,只见毫髮无伤的男孩似乎要搭着警车到直接到警察局与家人会合做笔录,不过离开之前,似乎有话想对系氏说。

他扭捏地走来,小声地吐了「谢谢」两个字,系氏正想蹲下回应他,眼角却与男孩同时瞄见躲在角落处、整个身体裹着骯髒窗帘布的娇小身影。

男孩脸上顿时露出惧色,反而系氏则没怎么讶异。异端爱丽丝再度复活,并回复到保有理性的时候,系氏心底其实一直都存在这样的预感。

异端爱丽丝没有攻击任何攻击行为,窗帘布完全将脸部和上半身紧紧裹住,只露出一个黑色的圆洞充当视线的窗口,怯生生地从墙边走来。

「小、小路……」

「走开怪物!不要过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不准再叫我小路,只有我姐姐才可以这样叫我!」

她叫唤男孩,语气听起来充满担忧,听来只是想确认男孩是否平安无事,但男孩受过恐惧创伤,他激动地高喊着,并头也不回地跑开,抛下异端爱丽丝在原地。

窗帘布像是反应爱丽丝的沮丧般从女孩头顶上滑落开。

这下换系氏担心了起来,这女孩虽然经常处于半疯癫的状态,但也还是有七情六慾,被一直尽心保护的男孩这样排斥,肯定也会很伤心吧?

他拍拂几下披着窗帘布的女孩的肩膀,正要开口安慰她时,却先被女孩开朗的声音打断。

「小路他、小路他好久好久没有跟人家说话了,今天跟小路说到好多话,真的好开心。」

在稚嫩声音下,女孩抬起头望向系氏。

微捲的凌乱金髮染满了血痂,满是血渍的小脸上爬满了泪痕,她的表情和眼神都笑着,泪水却模糊了她的整张脸。

「他今天跟人家说了好多话,说『妳是谁?为什么要救我?』、『妳到底是谁?』还有『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怪物!快滚开!爸爸、爸爸救我!』和『走开怪物!不要过来!』。」

异端爱丽丝细数着男孩今天曾呼喊过的话,泪珠混着血,成为了血泪,在灿烂的笑靥上滑过。

「不只这些,他跟人家还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不准再叫我小路,只有我姐姐才可以这样叫我!』,真的说到好多好多话喔~」

泪水无止尽的淌流,系氏再也听不下去,只是默默地以手指擦去女孩脸上的眼泪,却怎么也无法出声制止女孩以开心无比的口气继续说下去:

「今天真的是最棒、最棒的一天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36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