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崎看见系氏的模样,慌慌张张地不停追问,九号虽然以纸袋套头遮住了面部表情”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I. 捉迷藏结束了喔(a)

系氏坠下电梯井,怀里抱着男孩,伸手抓住电梯井里楼层间突出的钢筋,手指却无法承受下坠的冲力,自钢筋上滑开、划破指腹的皮肤,鲜血从手指的伤口上溢下血珠,跟着系氏和男孩一起坠落。

身体摔到崎岖的地面上,听见从体内传来支离破碎的声音,比起疼痛,脑袋因为坠落撞击的晕眩感更严重。

他的呼吸中止,肺叶受到冲击而罢工,明明想呼吸,但身体机能却像是停止运作,只剩下求生意志还清醒着。

电梯井的底部一片黑暗,几层楼高的上方有一两扇电梯门敞开,才得以照下一点光亮。离系氏等人最近的电梯门大约在一个成人胸部的高度之上,门紧闭着、而且还受外力而扭曲变形,看起来像是被门外的废弃碎石、建材挤压,要从这扇门逃出去似乎不太可能。

系氏的身体突然痉挛般抽搐了几下,呼吸才回复过来,他痛苦地咳了几下,但伴随而来的却是足以致死的剧痛!

最先着地的背脊、后脑,直击地上硬物的肩膀,扭曲出离奇角度的腿,每一处都让系氏痛不欲生。

喉咙深处缓缓涌上呕吐的不适感,腥羶的血味便冲出口,系氏大力地咳吐,流了满嘴的腥血。

他想查看自己的伤势,但左眼却突然被鲜红染遍,自头上流下的血滑进了系氏的眼中,刺痛得他用力紧闭眼。

仅存的右侧视线中,摔得比他更凄惨、血肉横飞的异端爱丽丝倒在他相去咫尺的距离内。而男孩幸亏有系氏当他的肉垫,毫髮无伤地横倒在系氏身侧,可能是掉下来时吓昏了。

『他没事……』系氏庆幸地稍微鬆了口气,只可惜他和爱丽丝可就没这么好运。

他们两人倘流出来的血液汇聚成一大滩血泊,系氏痛得几乎快要失去意识,这时才注意到落在眼角边的小鹫头狮通讯器。

『对喔,我到现在都还有和类崎他们连络……』

“类崎看见系氏的模样,慌慌张张地不停追问,九号虽然以纸袋套头遮住了面部表情”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原先以为绑架只是小事件,靠系氏的纸枪就可以轻易又快速地暗自解决,所以一开始也没有通报警方,但现在想想,这真的是鲁莽又愚蠢的举动。

噩梦里的搭档们说不定现在正以单薄的火力搏斗,就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里,系氏也想在死前确认搭档的还活着,不然他绝对会含恨而死。

他吃痛地挪动手指到小鹫头狮上压下,小小的圆球身体因此染上了黑红色。

半透明的视窗斜立于系氏眼前,拨给类崎的电话没有被接通,系氏不禁紧张了起来,不住猜想该不会类崎碰上了什么绝境。

『拜託你们一定要没事!』

他改以拨给九号,视窗立刻就被接通,不过最先挤进画面里的却是类崎。

「系氏你快说话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类崎看见系氏的模样,慌慌张张地不停追问,九号虽然以纸袋套头遮住了面部表情,不过系氏似乎总觉得他似乎也相当讶异。

系氏没有多余的力气回答他们,只能气若游丝地开口问完自己迫切想知道的问题:「你们都……没事吧?」

从画面里看见他们身上都没有什么外伤,类崎看起来像经过一番激战,衣衫和头髮凌乱不已,反观九号却仍是那副相安无事的样子。

不过两人身后的背景看来并不是现实世界,还被困在噩梦里。

『太好了。』系氏总算稍微放下心,至少现在知道自己的白兔搭档没有因为他擅自脱队独行而丧命。

他满意地缓缓和上沉重的眼皮,视线仅剩一条细缝,带着满满的歉意说道:「抱歉……我赶不过去……」

九号刚才愕然的氛围早已消失,不发一语地透过视窗看着他,一切再危急的状况他都能冷静以对。

系氏的喉咙忽然一紧,求救的话语差点脱口而出。他不可能不想获救,但是因为他没经过大脑思考的鲁莽独行,先是害死了异端爱丽丝,现在又害死了自己。等到不久后绑匪们下楼找到他们,男孩恐怕也难逃一死。

可以向他们求救吗?抛下他们的我还有资格求救吗?系氏自责地自问。纵使平常的他根本不在乎得罪谁、自己犯了什么错,但此刻最恶感却比平常更强烈。

『是因为我快死了吗?』

「九号,我……」他乞求地望着九号,那个人一切全凭理智与规则行事,向他求救也许只会遭到无情的拒绝,因此最后还是却步地将求救的话语吞回去。

但这时,他却看见九号对他深深地点了下头,画面随即被切断。

系氏愣了一下,凭他总是能意会出九号行为背后的含意看来,那是九号默默地接受了系氏没说出口的求援。

也许那是他会错意的妄想,但九号那瞬间表露出的态度,却让系氏对自己直觉深信不已,他很肯定九号不会置之不理,不论原因为何。

系氏又咳了几下,嘴角微微扬起。

有点不甘心、却又同时得到了安心──那个怪胎九号竟然让自己深深信赖,只是一个颔首,就消除了濒死的不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35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