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系氏没时间深入思考,他警觉这名男子已经不如刚才几个年轻人好对付”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 后来有只鸽子(b)

「你们没人回答我的问题!妳到底是谁?」被两人晾在一边的男孩无法忍受被冷落,发火大吼问道。

「真是个被宠坏的小鬼。」见到男孩生气,系氏反而不在意地调笑。

只有异端爱丽丝慌慌张张地在男孩面前蹲低身子,边哀求道:「小路你不要生气,人家一定回答你。」

系氏觉得这景象真的很不可思议,爱丽丝照理说应该是像无机物、人偶般的存在才对,不会露出这么丰富、偏执的感情,让他再次体认到异端与正常的迥异。

他甚至越来越笃定眼前的女孩不是爱丽丝,而是刚好有着爱丽丝外型的小女生罢了。就和女孩过去曾哭诉过的一样──『我不是爱丽丝。』

「那妳说妳到底是谁?」男孩拔尖了声音问。

「人家、人家是……」爱丽丝正要回答,却突然从后方传来一阵连环爆炸般的巨大枪响。

三人同时回头,在房间的通道前,竟出现两个人影,一个是刚才落荒而逃的年轻绑匪,另一个手持口径加大的沙漠之鹰手枪,比刚才的改造枪更具威力,年纪也比其他绑匪都要大得多,一脸兇神恶煞、下巴蓄着削短的鬍渣,看得出来这个人与刚才的几名小混混是完全不同的层级。

算上还昏倒在地上的两名绑架犯,现场总共有四名绑匪。这个数量就只为了绑架一个没落贵族的么儿,阵仗为免大得太不合理。

可惜系氏没时间深入思考,他警觉这名男子已经不如刚才几个年轻人好对付,第一直觉就先起身护住爱丽丝和男孩,带着他们从房间的另一个出口逃走再说。

然而绑匪丝毫不将系氏的逃亡放在眼里,冷酷地朝系氏等人所在的位置直接开枪,系氏无法大动作地躲开,因为一旦闪避,子弹很就会命中两个孩子。

「呜!」子弹朝下射击,擦过系氏的大腿侧,险些贯穿。焦热的剧痛宛如大腿肌肉正被火烙过的锋利刀刃一刀刀削下。

“可惜系氏没时间深入思考,他警觉这名男子已经不如刚才几个年轻人好对付”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他推着两个孩子退开,但疼痛却让他连一步都移动不了,即使拼尽全力站起,大腿也会痛到无力颤抖而让系氏跪倒在地。

「呿,不是这样就解决了吗?太夸张了,你们居然连个小鬼都搞不定,还引来一堆无关紧要的苍蝇。」蓄鬍男子冷笑了几声。

情势骤变,系氏无法轻易脱身,此时轻举妄动是最愚蠢的,他瞄见了地上遗落绑匪的枪枝,里头应该还有几发子弹,在这种情况下,实在很难光以一把枪就突破重围。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动脑谋策,此刻他既不能让身后的孩子像类崎那样挨子弹,更无法以杀伤力轻、子弹又有限的普通改造枪扭转局势,更别提他的大腿痛得连站起来都有困难。过去总是凭一股冲劲,这次可真的踢到了铁板。

「居然把绳子割断啦?明明是个猎手干嘛跑来搅局,挨了皮肉痛真是活该。」身后的年轻绑匪小跑步上前,边将系氏重新绑起。

「一个陌名其妙的猎手。」蓄鬍男蔑笑着走过狠瞪着自己的系氏,顺势踢了系氏受伤的大腿一脚,让系氏强忍住剧痛的闷哼,接着来到爱丽丝和男孩面前。

男孩第一次看到枪战下的流血场面,恐惧的冲击令他全身剧烈地颤抖,甚至不住抽泣起来。异端爱丽丝彷彿是想将男孩整个人藏起般,以窗帘布包裹住他,将他死紧地抱在怀里。

她一手环着男孩的背部,一手掩着他的头,边以坚毅的口气安慰:「小路不要怕,人家一定一定一定会保护你,谁都不准欺负你。」

男孩已经无法顾及装模作样的面子,只知道像抓着救命浮木般紧抓着爱丽丝窗帘布下的髒衬裙。

「小妹妹,妳又是什么东西?」蓄鬍男露出猥琐的表情,故意以发烫的枪管拨开覆在爱丽丝腿上的窗帘布,往上掀开女孩的裙底。

大跪坐在地上的爱丽丝为了护住男孩而动弹不得,她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恶狠狠地怒视眼前的蓄鬍男,眼神中燃起了愤怒的烈火,然而却没有人知道那怒火其实是源自绑匪让男孩感到害怕一事罢了。

「看起来~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孩,而且还神经神经的。」蓄鬍男呵呵笑了几声,忽然将枪管抵在爱丽丝的额头上。

他头也不回地向同伙唤道:「你喜欢小女孩吗?」

「呃、这……我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笨手笨脚的同党还在与绑住系氏的绳子奋斗,边尴尬的回答。

「我也是,我讨厌小孩子被凌辱时的尖叫声,听了让人很心烦。」

爱丽丝灼然的目光毫无畏惧地瞪着他,蓄鬍男舔舔嘴,手指扣下板机。

系氏瞬间睁大眼。

「──住手!」

子弹与女孩额头炸开的声音,掩盖过与系氏的吼声,腥红的血与脑浆以放射状从爱丽丝的后脑杓喷洒出去。

女孩的身体抽蓄了几下,接着瀑布般的血量便倾洩而下,灌入男孩与尸体怀抱之间的缝隙。

「呜、呜、呜啊啊啊啊──」男孩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挣扎着推开那具尸体。

「哇,好绝情的小孩,亏人家小妹妹还保护你。」

蓄鬍男单手提起头部血肉模糊的女孩尸体,举到男孩的面前,满脸愉悦地吓唬他。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男孩的精神几乎被逼向绝境,他腿软地跌坐在地上不停向后挪动,直到逃到电梯口前,面对幽深不见底的黑洞,就再也无法后退。

「好~好~我不过去,不过小弟弟你也不可以再尖叫啰,不然我就像刚刚那样──」蓄鬍男将枪指向男孩,示意着和爱丽丝一样的下场。

「呜呜、呜……呜嗯……」男孩用双手死命地摀着嘴,豆大的泪水狂飙,恐惧到发白的脸蛋模样悽惨。

蓄鬍男享受孩子露出的惊恐表情,系氏气愤地扭动身体想冲上去爆揍绑匪一顿,只可惜腿上的伤使他完全被牵制住。

一连串的腥风血雨让年轻绑匪看傻了眼,虽说蓄鬍男果然不论胆识或前科,都与他们这些街头上的半调子是天壤之别,但为了一桩再常见不过的绑架勒索而闹出人命,这未免也太不知分寸了。

见年轻绑匪愕然的神色,蓄鬍男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桩绑架是『上头』的委託吧?他们说闹出一两条人命也无所谓喔,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吧?」

年轻绑匪连忙摇头,虽然绑架的确是上头的人传来的命令,但他们压根没听过这件事。甚至连蓄鬍男的出现也在计画之外,这名疯狂的男子是半途突然闯入的,并自称自己是从帮派组织里派来监督的人。

「哼,看看你们多不成材,让上面的人什么都不告诉你们。」

鬍渣男嘲笑,边将手上的尸体随手一扔,扔进了黑色的电梯口,异端爱丽丝的身体就这么被黑暗吸收,坠入电梯井深处,在最底部发出宛如多汁的硕果落地后,炸裂出黏腻、湿泞的声响。

系氏大吸了一口气,为了压下几乎无法抑制震怒。

会坏事的。就算失去理智,情况也不会好转。他拼命地游说自己、让自己冷静,但那不是他的个性。

见识了蓄鬍男近乎变态的残暴,年轻绑匪似乎开始动摇,「杀、杀人会不会做得太过头了,这实在……」

「笨啊你,你们上头委託绑架的组织那么有钱,还缺这个没多少身价的小鬼头的赎金吗?看他们家那副落魄相,八成也付不出赎金,打算直接让孩子被撕票吧?」

「这我也从来没听说过啊。」

年轻绑匪开始觉得不太对劲,蓄鬍男的眼神越发疯狂,嘴里说的一切彷彿有种诡辩的味道,他这才恍然大悟,不论帮派上头是否指派这个男人前来监督,蓄鬍男的目的都只有一个──为了享受虐杀的快感。

他以绝望的与充满歉意的眼神望向系氏和男孩,起初他们拿着枪狐假虎威,顺利完成一件绑架勒赎后,可以受到提拔和丰厚奖励。即使可能会为了自保而开枪伤人,但蓄意虐杀、凌迟肉票,他们是真的从来没想过。然而现在都变了调,照失控的蓄鬍男所言,不管是系氏或男孩的性命都已不重要。

男子手上把玩的枪枝随时都会以与刚才相同的方式夺走男孩的命,或许还会更下流荒淫,只差在时间的早晚和兴致起伏而已。

年轻绑匪看不下去,却又不敢轻易违背男子。

系氏弓起身体、以颤抖的双膝着地,弯曲的脚尖蓄满爆发力。那绑不紧他双手的绳子让他有足够的机会挣脱,一切静待爆发的那一刻来临。

蓄鬍男腥臭的手伸向男孩,故意抓住了他的脚踝,无限扩展男孩的惊惧,直到他差点吓得晕过去,摀着嘴深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而招来杀身之祸,脸上除了惨白外,还因此窒息地胀红。

魔爪猥亵地向上摸去,系氏抓住了这个时机,挤尽全身的意志力压下大腿的剧痛蹬起,朝蓄鬍男子冲撞过去!

既然横竖都会死,前后均无退路,那么最后的、唯一的选择就是──

系氏撞开了蓄鬍男后,肾上腺素致使他爆发般地挣脱开手上的缚绳,转身抱起了男孩,身子一仰,投身坠入电梯井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30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