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氏尚未成年,即使是被身为异端的爱丽丝咬到,也可能被感染”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 后来有只鸽子(a)

「吶,明明是来救我,却被绑起来的疑似绑匪怪哥哥。」

系氏与男孩两人被双双以童军绳捆绑在绑匪们的活动场所。

这里烟味重得呛鼻,随地都可以看见菸蒂菸屁股,吃完的速食包装也一包一包地堆在墙边,几些生活用品零乱地散落各处,看来绑匪们长期将这里当作据点。

后方还有个敞开的电梯口,里头黑洞洞、没看见载客的电梯箱。

眼前的两名绑匪看是去算是相当年轻,大概只比系氏大几岁。虽然不能以貌取人,但他们眼窝凹陷、阴郁的眼神让人一眼就判定他们并非善类,不得不让人认同相由心生这句俗语。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用那么长的称呼叫我?还有,我之前在你家门口徘徊,不是因为我是绑匪,我可是个如假包换的爱丽丝猎手。」

「如果怪哥哥你这样就是猎手的话,我以后一定要当一个比你厉害一百倍、一千倍的猎手。」男孩讲得宛如系氏是个败坏猎手名誉的废柴,坚定的立下志愿。

系氏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这种天真的发言总算让他觉得男孩比较有小孩子样了,虽然男孩仍是维持那嚣张高傲的口气就是了。

“系氏尚未成年,即使是被身为异端的爱丽丝咬到,也可能被感染”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他没和男孩计较,问道:「你真的想当猎手?」

「因为我最痛恨的就是爱丽丝,她们吃了我的姊姊,又杀了我的母亲。」男孩的眼神坚决,使用对自己来说过于艰涩的词彙表达内心的愤慨。

这时系氏突然想起,委託他来搭救男孩的,不就是只爱丽丝吗?虽然是只不像爱丽丝的异端,不过外型上还是多少和爱丽丝有相像之处。

『看来这件事得先瞒着他才行了。』要是被男孩知道前来搭救自己的其中一个人其实就是爱丽丝,那这个任性嚣张的男孩,很可能会宁愿选择让绑匪绑架,也不想让爱丽丝救他也说不定。

「喂、你们两个叽叽喳喳个什么劲?还搞不清楚状况吗!」负责站岗的绑匪听两人被绑架还毫无紧张感地聊起天,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他扬起手中的改造手枪威吓:「现在比起爱丽丝,你们应该看看『这个』的威力吧?我只要轻轻扣下板机……」绑匪将枪管抵在男孩的太阳穴,再缓缓滑到耳朵,刻意用枪口戳往男孩的耳朵里。

「哼哼,不知道是给爱丽丝咬一口死得比较快,还是被子弹从这里射一枪死得比较快?哈哈哈哈。」看着男孩此时紧抿嘴唇,冰冷的枪口被暴力地塞进耳朵,除了敏感的疼痛,更让他吓得脸色发白,几分钟前的逞强气燄早已被浇熄。

系氏怒视着持枪的绑匪,他的脾气向来冲动,维持蹲姿的双腿已经做好往前冲刺,想撞倒绑匪来个大逆袭的準备。

但就在他要蹬出去的前一刻,绑匪身后忽然冒出了一根铁棒,吭一声砸到绑匪的天灵盖上。

「把小路还来!」举着从鹰架拆下来的铁棒的异端爱丽丝,满脸怒容激动地踩到昏厥倒地的绑匪身上。

明明出现了援军,但此刻系氏却大叹了口气,屋漏偏逢连夜雨,人衰时就是会衰到各方妖魔鬼怪都来参一脚。前一秒才想着不要让这两个人碰上面,后一秒他们就来个命运的相会。

听到骚动的绑匪党羽赶到门前,看见倒在地上的同伴和踩在同伴身上的怪异女孩,立刻大吼:「搞什么啊!」边朝异端爱丽丝胡乱开枪。

系氏虽然早有预料绑匪们的年纪都不大,是些干尽蠢事的年轻流氓,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些拿枪的笨蛋流氓会为了射击敌人,就朝自己同伴的所在处开枪。

然而如此一来,就算异端爱丽丝能够躲过射击,也说不準流弹不会打中他或男孩。

系氏翻身、以身体护住了孩子,他的身体只要没打中要害,一两发子弹孩承受的住,但小孩子可就不行了。

但此时男孩却倏地被人向后拖走,竟然又来了一个绑匪的同党。他同样拿枪抵着男孩的脸颊,稚嫩的皮肤被枪管刮出几道血丝。

「啊啊啊大坏蛋!把人家的小路还来,不准欺负他!」

爱丽丝的注意力转向另一头,一看见男孩被枪抵着,立刻就兇猛地扑过去,手中唯一能当作强力武器的铁棒甩往开枪的绑匪,绑匪为了闪躲,让爱丽丝有了安全脱逃的瞬间空隙。

绑匪都只是些逞凶斗狠又没经验的年轻人,要是爱丽丝就这样冲上去,绑匪因此紧张而乱开枪,他们三人就真的都会因为流弹或误射意外身亡。于是系氏连忙制止:

「别冲过去!」

随话语一落,绑匪却仍在慌乱中不小心扣下了板机,没瞄準过的子弹,射往爱丽丝的脚边,爱丽丝随即向后跳开一步,子弹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冒烟的圆洞。

她顿时怒髮冲冠,愤怒牵动起脸部肌肉,让她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只被刺激的野兽,龇牙露出犬齿,二话不说冲上去攻击抓住男孩的绑匪。

披着窗帘布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扫出右腿踢向绑匪,绑匪反射地向后仰、躲过袭击,但下一秒爱丽丝却在半空、行云流水的翻转,窗帘布瞬间扭转成一朵曼陀罗的花形,赤裸白皙的左脚迅猛地扫出,成为出其不意的第二袭,正中绑匪的头侧,使其脸部夸张地向一旁甩去。

在绑匪被踢得七荤八素,恢复不过来空档,爱丽丝轻轻着地后再度一蹬,膝盖高抬、直击绑匪的下颚。

绑匪脖子发出了喀啦的怪异响声,甚至还有因受向上的膝击而伸长错觉,最后缓缓地倒下,丧失意识昏了过去。

敌人倒地,异端爱丽丝脸色一转,突然又眉开眼笑地漾起灿烂笑容朝男孩跑来。系氏只负责从头错愕到尾,下巴落得可以让嘴里塞下一颗拳头。

而最后一个站在门边仍安然无事的绑匪,手中的子弹耗尽,早就三步併作两步逃之夭夭。

爱丽丝跑到男孩身边扯着绳子为他鬆绑,系氏则自己找了掉落在地上的锐利铁片割开绳子。

男孩困惑地望着爱丽丝,看来异端爱丽丝身上那褴褛又髒兮兮的模样,以及刚才一连串猛烈攻击,果然与他过去对爱丽丝的印象截然不同。就和系氏当初的情况一样,男孩并没有认出眼前前来救援的女孩其实是爱丽丝。

「妳是谁?为什么要救我?而且妳怎么会叫我『小路』?」男孩近乎质问地逼近爱丽丝,两人虽然外表年纪相仿,但男孩的气势度咄咄逼人,看起来就像是在欺负小女孩似的。

系氏真想不透前一秒还被枪抵着吓到发抖的小鬼,怎么一获救之后又回复到那嚣张的小大人气燄,根本是典型的欺善怕恶吧?

「喂、喂、喂,她刚刚救了你耶,应该先说声谢谢吧。」系氏解开手上的束缚走来,以食指指节敲了下男孩的脑袋。

「但是她怎么可以叫我『小路』!那是……」

「啊,不可以欺负小路啦!」爱丽丝看见被系氏敲脑袋而拧起眉露出疼痛表情的男孩,也不管男孩话说到一半,就打断了他的驳斥,反过来竟想要教训系氏,像只小食人鱼一样,跳起来要咬系氏敲人的手指。

「哇咧,居然恩将仇报。」系氏赶忙收起手,用另一只手掌压住异端爱丽丝的头顶,勉得她跳起来真的咬到自己。

系氏尚未成年,即使是被身为异端的爱丽丝咬到,也可能被感染,变成下一个爱丽丝。

这是个严肃的隐忧,系氏过去一直都很小心,而这同时也是修德烈社长要他发誓遵守的第一守则:

『在成年之前绝对不能被爱丽丝咬伤。』

若不幸被咬伤的话,说不定会被修德烈拖去私刑枪毙都有可能。包庇系氏的是他,那么触犯了约定之后,修德烈也照样有权力惩治系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30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