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崎急着想追上九号,怎知却一不小心,裤管钩到了塑像绊了个踉跄”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V. 续‧《高塔上的薛丁格小姐》(a)

跟在后方的类崎胆战心惊、步步为营,这些塑像看来是石膏打造,惨白的躯干和面部都有黑色的水迹污痕,再加上这些人型的动作栩栩如生,实在太过生动,光是靠近就有种无形的压迫。

类崎急着想追上九号,怎知却一不小心,裤管钩到了塑像绊了个踉跄,为了站稳反射性将手搭上一尊塑像上!

“类崎急着想追上九号,怎知却一不小心,裤管钩到了塑像绊了个踉跄”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类崎吓得大气不敢喘,千千万万次祈祷什么事也别发生。然而现实终究被判类崎的期望,那名被搭肩的塑像缓缓地、缓缓地转动头部,转向类崎的方向。

接着所有的塑像像是被触发了机关,整齐划一地转往类崎的方向。

「噫……」

不祥的预感冲袭全身,类崎就是这种时候第六感最準,剎那间,所有的塑像全都动起来,往类崎的方向聚集而来。

「呜喔喔、救人喔!不要过来啊!」类崎发出惊恐的惨叫,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往九号的方向直冲。

九号无视身后的惨叫,边灵巧地闪躲周围开始移动的塑像,完全没有要救援类崎的打算。看这些塑像的移动速度并不算快,就算具有攻击力,应该也能闪躲开来。

类崎的恐惧是源自于被大量的人型包围,以及他一开始就对塑像做了许多恐怖的想像,自己吓自己所致,因此九号判断,没有特地回头援救类崎的必要。

「哇!九号拜託帮个忙啊!真的会死人啦!」

拿着刀的塑像挥舞那算不上锋利的武器,类崎虽然能闪过,但成群的大批塑像全都朝他围剿,光看就一阵腿软,想逃脱越来越困难。

九号置若罔闻,可是却在这时候,一尊塑像突出的饰物不小心擦过了九号,全场塑像的动作嘎然而止。九号不禁摀额,果然下一秒塑像全体转向,改朝他蜂拥而上。

他立刻拔出配枪、拉动滑套预备,一脚踩上面前的塑像、高高跃起。动作灵活地伫立在塑像的肩上,一脚还踩在塑像的头顶,不管是站在地面还是站在高处,都不负他那冷傲的态度。

塑像高举手中的石膏器物,动作迟钝地想打下九号,但他却轻轻鬆鬆地一步步蹬着脚下的塑像,往高塔的方向前进,那是货真价实「把人踩在脚下」的场景。

突然有尊塑像不知是凑巧还是真的不知好歹,竟抓住了九号的脚踝。只见九号淡然地抬起另一只没被抓住的脚,就朝石膏手臂很很地踹下去,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后,原本好胆抓着九号脚踝的石膏手,便化成了石膏碎片掉落。

九号似乎还不想善罢甘休,他脚跟踩在某尊看似贵族的塑像头上,一使力、也不知是靠着哪个角度的劲道,竟「啪哩」一声,贵族塑像的头部歪向四十五度角,塑像的脖子被九号给踩裂出一道碎裂缝。

他弯腰以手扳了扳那颗摇摇欲坠的石膏头,将头给硬扳了下来,这才从塑像上跳下。

「天吶……」类崎看了不禁伸手抚了抚脖子,不自觉跟着痛起来。

本以为这样就结束,怎知当九号落地的那一刻,才是正式肃清的序幕!

他将扳断的石膏头部替代为自己的拳头,拿着那颗头一一击碎挡在自己去路前的塑像,只听一声又一声石器碰撞后爆裂的刺耳声响,没多久,那颗头就在也承受不住暴行,在九号的手中裂成石膏碎片。

塑像永无止尽地围拢过去,一尊塑像高举起手中貌似鲜花的石器,朝九号的方向挥下,九号侧身闪躲开来之后,反制住那只石膏手臂用力反折,同样让塑像发出悲惨的断裂声,拔下了塑像的一条手臂。

「噢……」类崎抱住自己的手臂,代替那尊塑像发出小小的悲鸣,要是这些塑像都会说话,现在肯定会是哀鸿遍野。

接下来马上又能听见声声石膏被击碎的破灭声,类崎不用再去细查,也知道那是在九号出乎意料之外的暴行下,塑像们发出的死前哀嚎。

九号一路杀去,他经过的地方全都是碎裂残败的人型塑像,丝毫不手软,也没有半点迟疑或恐惧。

看见九号神勇到简直非人的地步,类崎不禁想,为什么他被围攻时就一副狼狈样,但九号却能够这样从容镇定地逃开?因为对方本身就够优秀?还是根本是类崎自己弱得可笑?

『我……』自卑感在类崎心中发酵,但他用力拍拍脸,甩掉懦弱的想法,将此刻的九号视为眼中的标的,咬紧牙关豁出去,跟着一脚踩上塑像。

『我一定也能做到!』

他一踩上塑像,塑像们的焦点立刻又转移回类崎身上,并开始朝他的方向聚集,但也有部分塑像仍围在九号面前送死,发出一声接一声的碎灭声。

眼看被盯上的惨况又要重演,类崎忽然后悔模仿九号耍帅,腿软归腿软,此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歪歪倒倒地踩到塑像身上行走。

可惜类崎不像九号一样身怀绝技,没走多远就被晃得从塑像上摔了下来。

他惊慌失措地挥舞手臂乱抓、双脚一勾,前面一颗人型的头被他死死地抱在怀里,双脚则像是剪刀一样夹着另一个人型的脖子,打横着吊在一堆塑像的上空。

底下的塑像当然没放过类崎,不管是拿着棍棒的、钝器的还是带刀带花的,全都一股脑往上刺。

「哇、哇啊!别刺我屁股!吗呀!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变态,别刺我屁股啊啊!」

类崎像条虫一样扭动身体闪躲,锐物或棍棒不停从他身体边缘刺上来,好几次都惊险躲过,偶尔才有些类似盾牌那样大面积的器物磨过他的背部和屁股。

「要我忍受这种屈辱,我还不如摔下去还死得比较有面子。」类崎想法一起,鬆开双手就摔进了草丛中,却发现其实这样反而更能掩人耳目地安全通过。

『我刚刚怎么都没想到呢。』类崎现在唯一的危险就是被踩死而已,他紧张得憋着气匍匐在泥地上前行,虽然一身西装制服满是泥沙草屑,但果真让他安然爬到了高塔前空旷处。

当类崎爬到塔前,那些塑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解除了对类崎的攻击,回到原先静止的模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24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