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的男女互添的视频_洗澡的男人的视频

#06. (之一) 家政教室里,小黛和莫宜熙凑在一起试吃刚做好的巧克力草莓。
「草莓好酸!」
「巧克力超甜!」
他们同时发表感言后互相怪罪对方不会买水果、甜味比例调错,两人都够幼稚,看不见自己的缺点。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巧克力的材料费是我出的耶。」小黛说归说,打包的手脚挺快的。
说正确点是之前情人节买了却苦无用武之地的材料。莫宜熙知道后,说要开巧克力锅派对,让她把东西都带到学校来。
莫宜熙吃的手脚也很快:「妳才无耻,草莓是我买的。」
「欸,留几个我要给余穹嚐嚐看。」
「妳真当自己是他女朋友了?别忘了他收了妳的情人节礼物,却没说要和妳交往。」在莫宜熙眼里看来,她就是瞎折腾自己。
「你不能这样说,还有白色情人节,搞不好他就想在那时回覆我。」小黛可有自信。
她可是余穹亲口证实,「最有可能」的女朋友人选。
「台湾哪有在过白色情人节?估计余穹听都没听过,是妳漫画看太多了。」没草莓可吃,莫宜熙拿手指挖还是液态的巧克力吃了一口,马上露出牙根痠软的表情。
这口味蚂蚁才会喜欢。
小黛忙着装饰,「我BL看挺多的,不知道都是谁大力抹黑我。」
「那我现在就把妳洗白。」莫宜熙拿起锅内剩下的白免费的男女互添的视频_洗澡的男人的视频巧克力追得她满家政教室跑。
小黛尖叫说哪有人这么洗的,皮都给他烫掉一层了。
莫宜熙说我这可帮妳洗得彻底,等妳浑身裹上一层,跳进礼物盒子里,我把妳推去送给余穹,包準融化他的心。
小黛想起不久前被莫宜熙拐去看的恐怖片,把活人封进蜡里,直嚷先被融化的是她的心。
莫宜熙就是笑得够变态,若要形容,就跟那部片里做蜡像的兄弟一样变态。
余穹的教室正和家政教室遥遥对望。
高二下学期,放学后大部分班级有了第八堂自修,显然尾段班是不用的,否则那两只不会玩得那么目无法纪。都几岁了,你追我跑有什么好玩的?
隔壁的男同学停下做讲义的手:「余穹,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啊?」
余穹单手撑着下巴,「不知道。」
男同学又说:「蒋黛茵不是从国中开始就很喜欢你吗?」
余穹:「那又如何?」
男同学:「也没什么,只是奇怪她今年情人节对你一点动作也没有。」
没有满足同学好奇心的必要,余穹转着笔,看似做题目,听着遥远传来的呼叫声又特别怒火中烧。
吵什么吵,大部分学生都需要安静知不知道?
男同学用一种真是无聊又带点羡慕的语气:「他们也玩得真疯啊……」
余穹眼角又瞥了过去──莫宜熙手臂勾着小黛的脖子,动作看起来像拿了什么东西给她吃,她扭头拒绝,怎么那小模样就有点娇俏?
视力二点零的困扰,不想看都看得很清楚。
余穹稍嫌用力地写下早已知道的答案,突然觉得与其在学校自修,不如回家来得清净。
「余穹,外找。」坐在门边位置的女同学大喊。
他望过去,是张曼娴。
高二下学期开始放学变得很无聊,他们车尾班的自修不是去操场打球就是美术教室,再不然回家也可以,可是余穹那种资优班的资优学生不同,老师多少认为把他们留在学校的时间越长,他们越资优。
小黛不兴这套,只好每天自己回家。
「时间不早,我今天要先走。」
莫宜熙拿起为了他家蚂蚁少年打包的巧克力草莓,看过手机后宣布。
「约会呀?怎么你天天都能约会?」小黛小肠小肚的问。
「那是,大学生时间表没高中生密实。」
「他就是拿你来打发时间嘛。」
「总比没人拿妳打发时间好。」
小黛「切」了声,莫宜熙问她要不要一起走,她说要留下来等余穹。
莫宜熙说妳有病啊,他们那群比其他班级还得待更晚,是燃烧生命在自修的,妳凑什么热闹。忘了还在门禁吗?
小黛说不行啊,如果现在回去巧克力草莓就不好吃了。
莫宜熙指使她现在就去送,送完早点回家,省得门禁时间拉长。
小黛想想也对,就屁颠颠去了。
远远的就瞧见余穹在教室门口,小黛特别欢快,跟着一转弯,见着张曼娴,差些脚底打滑。
小黛不喜欢张曼娴,她想张曼娴一定也不喜欢她。客观上来说,她俩就是情敌无误,就该水火不容,她不能泡杯茶请张曼娴,张曼娴也不能喝她请的茶,那是不对的。
所以小黛看到张曼娴和余穹在说话时,非常女主角的想飞踢她,而余穹发现她在,便从张曼娴手中接过一个包装得特别有爱的饼乾,她这下更想飞踢余穹。

#06. (之二) 不是说不吃甜,不是谁的礼物也不收,他现在的行为叫做出尔反尔,很没信用的。
小黛也想趁势:「余穹,我给你做了巧克力草莓,你嚐嚐吧。」
余穹懒懒瞅她,「妳把两样我最讨厌吃的东西凑一起给我吃?」
小黛很是懊恼,没听说过他不喜欢吃草莓啊……
「你不是也不吃饼乾的吗?」小黛瞪着他手中的充满爱的饼乾,特别不平衡。
余穹拆开包装,拿了片饼乾当着小黛的面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看她惊讶嫉妒的表情,心情立刻好多了。
张曼娴补充:「我特别问过学长喜好的口味,不会错的。」
那语气里的自信,小黛是学不来的,但她不死心,匆忙打开才刚包装好的盒子,递到他面前:「你吃一个嘛,一个就好。」
余穹很酷,「说了不吃甜,妳自己吃,不然跟妳那个朋友分了吃,别来烦我。」说完他就进教室了。
张曼娴对着他的背影说声学长再见,得到他一个挥手,然后对小黛点了下头,当作招呼,也走了。
「不如给我吧,我爱吃甜。」坐在窗口的邪恶副班代打开窗,对她笑得很惹人厌。
小黛没理他,沮丧离开,早知道就让莫宜熙买洋芋片来沾巧克力。
一个月的时间对成人而言不是很久,因为每次蒋先生发薪水都会说又一个月啦,但是对上课的学生而言一个月多久啊,平均都是又一次段考的时间了。
小黛就恨自己没用这一个月盯死余穹身边的位置。
她又怎么想得到,余穹会在一个月后和张曼娴交往呢?
寒假过后,情敌跟雨后春笋一样到处乱长,明明还有他妈喜欢的「那个诗英」在,她哪可能警戒到张曼娴身上,顶多就是觉得这短短的一个月里,她跟着余穹上哪儿都会碰到她。
比如他们上图书馆,张曼娴也在;比如她陪余穹去速食店,张曼娴也在;比如余穹社团练习的时候,张曼娴也抢着跟她递水递毛巾──作为一个出色的跟屁虫,小黛都快怀疑张曼娴是跟蹤狂了。
结果过了个白色情人节,大家都说他们在一起了。
还好小黛对「大家说」向来小心求证,毕竟她自己也是「大家说」的受害者,所以她决定亲自去问余穹。
当然她心里已经想着先关怀他複习的如何;再问他考大学有无把握和未来愿景;会后才问重点。
可是她按了他家门铃,余穹一出现,她就似风又似火的脱口:「你真的喜欢张曼娴?」
余穹不以为然:「干妳什么事?」
他心情正糟,难得因为军歌比赛的练习可以提早回家,一踏过家门跟拍电影一样,家具满屋子飞,可以拿得动的都砸坏了,剩下的是还在排队等待被砸,连他的房间也遭殃,就算整理完了,整个家还是乌烟瘴气的。
小黛不明白其中曲折,就是够认真,非问个清楚:「你告诉我嘛。」
余穹一瞪眼:「如果我说喜欢,妳要怎么办。」
小黛嘴抿得特别紧,就是怕会听到这样的回答,先準备好,免得放声大哭,但是瞧着余穹那副心高气傲的模样可来气。
对着他吼:「那我就不喜欢你了!」
这年小黛十七岁,生平第一次当着他的面甩门。
「欸,妳这孩子,甩什么门吶,倒垃圾去!」
小黛一进门,来不及巴在她妈大腿哭上一哭,被她妈塞了包垃圾再推出去。
她死抓着她妈的手说不行啊,现在不方便,蒋夫人说让妳去妳就去,天塌下来妳都得去,其态度跟推无知少女入火坑的老鸨一样没得商量。
小黛有时候跟外面捡回来的孩子一样寂寞,还好出去的时候余穹已经不在事发现场,不然等下得找警察杯杯来替她画尸体廓了。
小黛和余穹家共用一个垃圾子母车,小时候被蒋先生和蒋夫人使唤倒垃圾,老觉得那个垃圾桶大大的开口跟怪物的嘴巴一样,直到子母车的盖子修好,她才没有边哭边倒垃圾。
她如今的身高和胆量已经不是当年,甚至有时无聊还会研究一下里头扔了什么,哪包可能是余穹的垃圾,搞不好有值得带走的……
今天也看了一眼,觉得垃圾好多啊,再看一眼,那个鲜豔的袋子好眼熟啊,好像──她送给余穹的情人节礼物。
蒋夫人正在计算这个月的开支,数字过于庞大,令她自觉挺有那么一回事,挺少奶奶的,突然女儿碰的推开门,害她一个哆嗦整个归零,火气腾地就从脚底窜上肚脐眼,追在女儿身后上了楼,手握着门把上正要扭开,只听见房里悽惨得嚎啕大哭。
蒋先生正好也上楼,看蒋夫人站在女儿房门前不知所措,默默走过去,然后夫妻俩一同束手无策。
那是小黛初次体验悲催的夜晚。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2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