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新娘开宫含精而眠小说_没睡够的女友被拉起校花

第八章(6) 他凝视着我,好久好久,好几次我几乎就想要别开眼睛。
「尧禹,妳果然像鸡蛋花一样。」学长苦笑,我知道他不同意我的想法。
「刚才你也提过我像鸡蛋花,那是什么样的花?」
「去花响公园的时候,在篮球场前面有一片林树,记得吗?」
我脑海中浮现出开在树上的白、黄两色花朵,我点了点头。
「那就是鸡蛋花树喔,花型很小巧可爱。」
学长的话让我有些害羞,「为什么说我像鸡蛋花?」
「因为它的花语。」酒窝学长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充满希望。」
我一凛,言下之意,是说我很天真吗?
「这样不好吗?」我的话音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摇摇头,坐直身体,「这样很好,继续保持这个样子吧。」
我本来追问学长,他为什么会突然讨论起这个话题?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不过看着学长黯然的神情,我决定什么都不问,毕竟,我们并不算很熟,学长应该不会想要向我倾诉烦恼吧。
「学长,我最近遇到一件事很苦恼。」所以我转移了话题。
「什么烦恼?」学长提起精神。
「嗯,我和国中好友约定过,要好好享受高中生活,然后不要喜欢上同一个人。」
学长挑了挑眉毛,对我说的话产生了兴趣。
我继续往下说:「可是我觉得她现在似乎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另一条道路?」
我喝了一口红茶,「前阵子有个女生跟她告白,我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却和那个女生越走越近,以前她明明是喜欢男生的,怎么会突然喜欢女生呢?」
「是这样吗?世界上有一定的事情吗?」没料到学长反问我。
「欸……我也不知道,但至少她一定是……」
「我想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酒窝学长打断我的话,双手托着下巴,「大家都说爱情不分年龄、信仰、宗教、性别,说得好听,但也许就是因为根本做不到,所以才会这么特别强调。」
「什么意思?」
「国中的时候,妳朋友也许喜欢男生没错,但到了现在,也许她的确喜欢上女生了,那又怎么样呢?会因为她喜欢上女生就不再是妳的朋友吗?」
「当然不会!」我立刻否决。
酒窝学长笑了,「那不就好了吗?有什么好反对的。」
「但……我就是觉得很奇怪吧。」
「那么,假如有天妳喜欢上女孩子,妳会希望朋友怎么看待这件事?」
「我不会喜欢上女生。」
「只是假设。」学长耸了耸肩,「而且世界上没有绝对。」
「好吧,如果真的如此,朋友不支持也没关係,不要落井下石就好。」
学长弹了一记手指,「那就对了,既然如此,妳又何必想这么多自寻烦恼,到时候反而让你和朋友之间闹僵,得不偿失。」
我咬着下唇,回想起每次讨论到这个话题,俞季玟表情总会一变,她心里也催眠新娘开宫含精而眠小说_没睡够的女友被拉起校花许就已经够烦恼了,我又何必非要追根究底呢?
「我知道了,学长。」
「妳就继续做妳自己就好。」酒窝学长满意地点点头。「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听说教官最后一节课会来,我得回去做做样子。」
「啊……」怎么一个小时过得这么快,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单独和学长出来?
我们回到学校围墙边,学长照例让我踩在他肩上翻过墙去,我顺利地稳稳站在石桌上。
我暗暗要自己鼓起勇气,深吸一口气,在学长攀上墙头时,我大声问:「学长,你对于喜欢的对象,有什么条件吗?」
学长一愣,钟声响起,他轻轻一跳,落在我的身边。
「妳说什么?」他脸上挂起的笑容不像是没听到我那句问话。
我涨红了脸,没有勇气再说第二次。
见我这样,学长大发慈悲,不再闹我。「刚刚我不是说了,爱情没有限制,所以我不会设条件,喜欢就是喜欢了,不是吗?」
「刚刚在咖啡厅,学长明明说是喜欢上自己想像的对象,说是自己把对方理想化。」我吐槽他。
「哈哈,我一开始是那样想没错啊,但妳不也说了,喜欢就是喜欢,就算当初过度美化了对方的形象又如何。」
我咬着唇,「我应该是被学长影响了。」
「妳很容易被周遭环境影响呢。」酒窝学长笑了笑,「尧禹,妳是什么星座?」
「双子,AB型。」
「有点像,又不太像呢。」
「那学长是什么星座?」
「妳猜猜看?」酒窝学长一脸得意。

第八章(7) 「射手吗?」
他瞪大眼睛,「妳怎么知道?」
「觉得还蛮像的。」爱好自由,想到什么就去做,不按牌理出牌。
「很多人都这样说,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像射手座。」他瞥了眼挤满学生的操场,「那我先走了,尧禹,下次见。」
下次是什么时候?
「喔,掰掰。」我不能真的问出口,还是只能挥手道别。
「差点忘了。」忽然学长的手朝我伸来,轻轻碰触到我的脸颊,顿时我呆了一阵。「外套。」
他的手停在我的领口处,微微苦笑,「太习惯了。」
「习惯?」我的声音颤抖,轻轻解开外套的扣子。
「习惯帮外套的主人脱外套。」学长忽然失笑,「妳干么一脸凝重,不是妳想得那样啦。」
我一点也笑不出来呀,相反地,还快要哭了。
「尧禹,妳在想什么,好色喔。」学长嘿嘿笑了两声。
「才、才没有呢!」我别过脸,「我想说,是学长的女朋友之类的……」
「我没有女朋友,不是说过了。」他的笑容带着无奈。
瞬间我感到鬆了一口气,安心的模样被学长看在眼里,他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髮,我的脸再次灼热一片。
「谢谢学长。」我将外套脱下来还给他,不敢看他的脸。
他的手依然停在我的头顶,轻柔地抚着,让我觉得很温馨舒适。
「好啦,我先走了,妳也快点回教室吧。」学长收回手,我轻轻嗯了声,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
学长呵笑一声,转身离开。
我抬起头,目送学长走远的背影,他手上挂着那件大衣,还回头对我挥了挥手。
酒窝学长才一离开,方誉元就追着篮球跑过来,在这里见到我,他有些讶异,「尧禹,妳怎么在这里?」
「喔,没什么啊,来晃晃。」
方誉元很疑惑,「不对啊,你们班明明还在考试,妳怎么会在这里?」
「考试?」我有听错吗?「我们上节是音乐课啊!」
「季玟说临时调课。」方誉元捡起地上的篮球,忽然皱起眉头,「妳跷课?」然后他又转头看向酒窝学长朝球场奔去的背影。
「跟他?」
我立刻否认,「没、没有!」
「少骗人!」方誉元朝我走近。
「我的确是跷课了,但我不是跟学长……」我说了谎。「我只是待在这里……」
「待在这里干么?」
「呃……陶笛啦,我在吹陶笛!」我从口袋中拿出鸽子造型的陶笛。
方誉元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妳有在吹呀。」
「嗯,难得收到这种礼物,一定要吹的啊。」况且还是跟酒窝学长一起去买的呢。
「是吗?」方誉元嘿嘿笑了两声,我发现他双颊绯红。
「你的脸好红,没事吧?」
「哪有啊。」方誉元用手背抹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话说妳还待在这里好吗?还不快回教室。」
「啊,对!」我赶紧往教室方向奔去。
方誉元在背后叫我,「要不要我陪妳?」
「我们又不同班,陪我干么?」丢下这句话,我立刻又往楼梯跑。
当我来到教室门口,同学大都坐在位子上聊天,俞季玟一看见我立刻大喊:「尧禹!」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朝我看来,我赶紧将食指贴在嘴唇上,示意她小声点。
俞季玟和林琦惠小跑步过来,俞季玟悄声在我耳边问,感觉得出来她很不高兴:「妳刚刚去哪里了?」
「就……我以为是音乐课……」我很担心,「刚才是哪个老师的课?」
「妳死定了,是姥姥的课!」俞季玟没好气。
眼前一黑,死定了,居然是姥姥的课!要是被爸妈知道我跷课该怎么办?
「季玟,你不要吓她啦,妳看她脸色都变了。」林琦惠偷笑。
「咦?骗我的吗?」我一愣。
「没骗妳,真的是姥姥的课,但我们跟姥姥说妳生理痛,去保健室休息。」俞季玟瞇着眼睛,「看妳要怎么谢我!」
「天啊!太感谢妳了,季玟,我爱妳!」我在俞季玟脸上来回亲着。
「放开我啦!噁心!」俞季玟推开我。
「啊……」有个水瓶滚到我的脚边,我顺着水瓶滚过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郭霈庭满脸惊愕地站在门边。
「那个……抱歉……」她看起来好像快要哭出来了,往后退了几步,转身就往楼梯跑去。
我们三个傻在原地,我刚刚虽然亲了俞季玟的脸颊,但那又没什么,我们国中还一起泡过温泉,可是对郭霈庭来说,俞季玟是她喜欢的人,所以看见我和俞季玟那么要好,她会吃醋?
那如果俞季玟是跟男生要好,她会吃醋吗?
这问题让我陷入沉思。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1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