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在混乱之中,一路滚落到下水道支道的最底部,直到背部”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 逃跑吧、白兔(c)

♠ ♥ ♣ ♦

九号在混乱之中,一路滚落到下水道支道的最底部,直到背部撞上了铁条栏杆才停下来,栏杆因此鬆脱、发出几声清脆的金属摇动声。

但他没就此昏过去,疯狂的爱丽丝仍咬在他手臂上,听得见这头怪物从喉间发出纠缠不休的呻吟:「兔呜兔兔呜滋子子兔子兔呜滋子……」

这只爱丽丝彷彿有着不死的之身,幸好九号手上的枪没有因为刚才的坠落而遗失,他用枪管撬开爱丽丝嘴巴一条细缝,将枪口塞入、把剩余的子弹全送入怪物的口中。

爱丽丝的头部伴随枪声弹跳,最后终于鬆口、瘫软下来,九号无暇去确认爱丽斯的死活,他急忙将怪物踢到一旁,用力撞有些鬆脱的铁栏杆,从支道的出口逃走。

“九号在混乱之中,一路滚落到下水道支道的最底部,直到背部”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从脚上箭矢伤口传来热辣的刺痛,九号一跛一跛地想办法远离爱丽丝尸体所在的地方,强制自己意识到身上的疼痛、保持清醒。头顶上的白色兔耳仍没有消失的迹象,隐藏在面具下的脸上吊着因疼痛、激战、疲惫的豆大汗珠,透过防毒面具,传出粗重紊乱的喘息。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面具里的闷绝,解开了头后的扣锁、扯下罩在脸上的防毒面具。

白色的髮梢湿淋淋地挂着几滴汗,九号蹲下身,将脚上的箭矢拔出,那只箭似乎没有想像中的单纯,作为这个犹如恐怖份子的邪教使用的武器,没有涂上什么毒药根本是不可能。

的确能感觉到意识趋近昏沉,九号以双脚站稳,刻意感受脚上与手臂传来的剧痛,保持自己的清醒。

之所以禁止未成年者从事猎手行业,是因为爱丽丝其实是具有传染性的,只要是未满十八岁的少年少女们,一旦被咬啮过而没有死亡,其后就会有异变成爱丽丝的机率,虽然不是马上,也有一段不规律的潜伏期,不过仍是令人恐惧的绝症。

变成了爱丽丝,就会释放更多的蛀书虫,危害到无数地区与民众,并定期需要吃食「白兔」,若吃不到白兔就会转而疯狂,最后开始吃人,就像刚才发狂的异变爱丽丝一样。而就在吃人的同时,又会意外出现被攻击而大难不死的孩子们,最后异变成爱丽丝,就此无限地增生下去,成为逐步扩大的浩劫。

九号现在能庆幸的就是自己早已成年,即使手臂被咬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大伤口,他也不用担心自己日后会有变成爱丽丝的风险。

支流通下的这条下水道的味道比上方更加恶臭,每一步踩下的都是臭气逼人的软烂黑渣,在臭味的催逼下,让九号忍不住戴回防毒面具,虽然不是它的功能本来就不是用来隔臭,但至少还可以稍微抵挡一下。

脚步越来越虚浮,思考也变得迟钝无比,九号此时还真不知自己到底是被脚上伤口里的毒药影响,还是被脚下遍布的异臭给熏昏的?

再继续前进恐怕有困难,最后他只能屈服于迈向昏迷的意识,身体靠着墙停下脚步休息。

这才想起歇李斯牺牲他逃跑时那奸猾又怯懦的身影,打从一开始,九号就从没给过任何人信任,因此他可以接受任何人的叛逃──没有信任,没有怪罪。

『这没什么,谁都不必信任……』不必信任、毋须信任、不屑相信。九号不停默念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10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