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自偷厕所偷拍20p_沉沦的熟妇教师

恶神守爱【44】 非常快的,人气攀升,还好这是现实世界,不会有隔壁班的女同学抓你到体育馆后,教训妳别接近男主角。这消息再传下去,不良三女应该也放弃了吧,啊,惨了,我居然忘了一位非常吵的人物。
「乔宇萌!妳实在是太贱了,妳趁着我和神没处在一起的时候做了什么!?」
噢我的老天呀。
「没呀我什么都没做,摔了车而已。」我瞇着眼摀着耳在云哥的店东躲西窜。
可瑶追着我满屋子跑,云哥他们可乐的咧,跟白紫在神旁边问我与他的事,神也是肇事人吧!他不阻止疯婆女可瑶吗?
我跑到一楼撞球馆找撞球桌躲起来。
我转学后遇到的人怎么没一个正常的啊!
「嗨,美眉蹲在这里捡球吗?」柔性的嗓音在我头上传来。
「我───你怎么在这里!?」
「打球呀,很怪吗?」君尧咧齿笑出。
好像有阵子没看到他了,瞧他白嫩嫩的脸蛋,真想捏捏看。
「垒呢?你没跟他一起吗?」我看了看桌檯附近。
「他最近在忙着照顾他妈,昨天去看了医院看过状况,还可以。」
「他妈又怎么了吗?」
「垒没跟妳说吗?前几天凉着了,发烧不退送往医院急诊,怕会在引起大病这几天都在做观察。」
这几天?不就是我和神在医院的时候吗?所以垒才会忙到今天才知道消息。
君尧接起手机。「喂,垒呀……现在吗?可以,宇萌在我旁边要带去吗?……喂,喂、喂垒,怎么啦?嗯,……好我知道。」
「怎么了吗?」我问。
「没什么,想找我喝酒,场合不太适合妳。」君尧可爱的斜起唇线。
场合不太适合我……他们是要去什么不良的色情场所吗?好吧,垒要去那放鬆是还满有可能,可是君尧这么可爱,难以想像他会去那种场所。
「宇萌,妳待在这里做什么?走,陪我去看车的状况。」神走下楼说。
「没,刚跟君尧聊了一下。」
等等,他刚刚是叫我的名字吗?
「欸,神你刚刚叫我什么?」我快步走在他前头问。
「妳的本名,宇、萌,怎么?还是妳喜欢以前的称呼,白痴路痴。」说完,神掉头走。
所以他以后不会叫我白痴路痴啰!是因为我现在的身分不一样吗?还是他终于良心发现了。
「神───以……岚。」
「嗯?」他回头,带点于以往不同的笑。
「没什么。」我摇摇头。只是想喊喊看他的名。
以前每个人,包括我都叫他神,现在,不一样了,以岚,唤他名算是女朋友的特权吧。
在云哥的车库,看着神───以岚专注的修车,眼神认真专注,不知不觉看得出神,在云哥什么时候出现帮忙修车我都没发觉,直到以岚抬头对我微笑,才警觉自己看呆了。后来在云哥的巧手下,阿重终于恢复的与以往一样可以让以岚尽情的飙。
神、以岚、神、以岚……我还是不习惯这样喊。
当了女朋友,是不是很多都会不一样了。
情侣这个关係,对我们来说来的太突然,我似乎还无法适应我们的关係,不,或许该说我还没自觉我成了他女友,当我看到他,我对我自己唸着:他是我的男朋友。
「以岚,你为什么忽然要我当你女友?」
「啊?一天都要过完了,怎么才想到这问题。」
我是想很久了,不然怎么现在才说出口!
「没什么原因,因为妳是,就这样。」他手掌盖住我头顶。
我表情扭曲,他有答跟没答一样嘛!再说他要是答「因为是妳」这听起来不是感动多了吗?
「反正看的出妳没有想拒绝的意思。」他脱了上衣走入房间。
拒绝。
我的确没有想过,连点反抗的行为都没,心里反而有藏不住的开心,可是就算这样,他也可以表示的像偶像剧那样吧,说些什么「原因只有我爱妳」说这句也不错呀,我是不是该逼他多看偶像剧了。
猛然一件衣服从远方飞扑着陆我头顶上。
衣服的主人喊着:「记得洗衣服。」
就算成为他的女友,我的工作依旧是洗妹啊……
云哥的休息室内,几乎所有人都到齐,现在的情况如黑道聚会,要不是我刚吵着要听,我想路以岚一定想尽法子将我调离这里。
「确定了?」以岚问。
「非常。」云哥回。
「你们是惹到谁,怎么会做这种事来?」阿妃惊呼。
我们集体斜眼看向她:「是对方找麻烦。」
「噢、噢好,找麻烦,他欠揍白烂。」阿妃遭我们眼神攻击,反应快的转话。
「应该是趁你们在加油站休息时动手脚的。」庭道。
「该死。」以岚咒骂。
「幸好你们俩的脑袋没什么事,欸……不对,这一撞倒是撞出你们的火花了。」白紫窃笑。
「算是出乎意料吗?」庭摸摸下巴。
「不算是。」众人答。偷拍自偷厕所偷拍20p_沉沦的熟妇教师
他没有过于开心的神情,只有浅浅的笑。
他的笑代表什么涵义?
「以岚对方还会再对你怎样吗?」我问。
「以岚?」白紫他们稍皱眉。
「呃……这个吗……」我也是睡前练习好几次叫他名字,才好不容易说习惯的。
「是女朋友的特权。」云哥接。
「喔~」他们识相的答,该说答的很欠揍嘛,害我都尴尬了。
看到身旁的他,一觉醒来还无法相信昨天中午的事,感觉太不真实了,不真实到我心里不断浮出莫名其妙、无缘无故……等类似的句子,对了,我老哥他们还不晓得这件事,毕竟才在昨天发生的事,假如───老妈知道的话,哇,我可以想像她在粉红色的布景里洒小花了。
「这件事我会处理,妳别担心。」
「而且还有我们在不会有问题的」庭说。
「嗯,好。」
白紫高举酒瓶,高喊:「神交白痴女朋友了!万岁~」
谁可以帮我把白紫抓下桌……
在休息室内吃晚餐,白紫去酒柜拿酒说要庆祝,之后突然跳上桌狂欢高喊,在我耳里听来怎么完全没开心的感觉,「白痴女朋友」,我头都痛了。
「妳忘了加路痴了白紫!哈哈。」阿妃跟着起鬨。
好了,多个醉鬼。
以岚、庭、鬼各个端起盘中食物保护着,深怕白紫糟蹋它们,看眼前一片混乱的景象,我只能在心里叹气,还是乖乖啃我的玉米好了,免得等等被白紫灌酒。
「来,你们俩个坐在一起……我来帮你们拍照,这是纪念噢!」白紫摇摇晃晃走小步,推开庭和鬼,照她的指挥排列,嘴里还满口玉米的我,突然听到要拍照,有多尴尬呀。
「欸……要笑开心点噢,我拿得是云哥新买的相机,一定会把相机拍得很幸福的~」
她是要说「你们」,不是相机吧。
白紫脸颊红晕晕的,傻笑的模样让我们不得不为云哥的新相机担忧。
「白、白紫,我来拍吧。」庭跳出来说。
「你!我不要,我要帮他们拍,你给我闪远一点你这生殖器长在脸上的废人!」
大家掩口窃笑。
「我哪废了!我猛的时候你都没瞧过,欸欸───站好呀!妳这疯婆子。」
鬼他们连忙想抢下白紫手上的相机,深怕一不小心的结果可让云哥哭喊整间店。
「欸,妳拍。」以岚递上自己的手机给我。
「啊?噢,自拍呀……」我拿着手机不知所措。毕竟我不是很会自拍。
「妳行还不行?妳不会除了白痴外还是个手残吧?」
「谁说的!我超会好不好。」我举起手机,勉勉强强用个四十五度角,这样专业的吧……
我手微微抖着,以岚将一手放在我的腰上,身体从腰处感到电流微微的酥麻,在他们闹翻休息室时,悄悄的拍下我们两第一次的合照。
我看方才拍好的照片,嗯哼,还好我刚刚算的位置精準,拍出完美的两人,不得不说他真的满上相的,只不过───
「欸,路以岚你怎么没跟我说脸上有玉米粒!」
路灯明亮,影子随着我在人行道上,我噘嘴,碎碎唸:「该死,交往的第一张照片居然有玉米粒,提交往的方式也很霸道,呿。」
「妳干嘛在前面自言自语呀?」
「我自言自语!?你还敢说,我脸上有玉米粒耶!这样多丑啊!」别的情侣第一张照片一定都甜到爆炸,怎么只有我的脸上有黄色的痣。
「很特别呀,还有妳为什么不让我骑车?」
「你喝酒,不能骑。」
「我才喝那么一点点耶!」
「一样不行。」我回绝。
前方的情侣感情好的经过我们身旁,我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继续走。
现在的天气没以往冷,但凉风透过骨子仍不经戳手,冷不防手被温暖包覆。
我眨眨眼看着以岚。
「想牵手走就说。」他说。
我轻哼,不理会他,脸转向另一边,不让他发现我的表情,轻轻摇晃交握的双手。
以前当小孩时,常跟别人牵着手走回家。长大了,牵的人不再是同学、朋友,是爱人,不需要说,两手相牵是最好的证明。

恶神守爱【45】 我们一路牵手回家,连踏入家门了我们都没主动放开对方的手,我另一手也跟着贴上他的掌,像是在渴望些什么。
「怎么?」他温柔的问,连带眼神也添上柔情。
「没。」我摇头,手持续的紧握。
他手摸着我的髮,动作像在安抚我,我有些胆怯的抬头与他对望,对上他的黑眸,我手握得更紧,他的眼眸让我无法进行思考,气氛很微妙、很微妙。
手机铃声该死的响起。
神收起方才温柔的动作,往房间走去。
我不满的接起手机:「喂。」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
「是垒吗?」
『我不要这样……别在一起……不要、不要跟他……』
「喂你再说什么?」垒听来像是个喝很多酒的醉汉。
神从房间走出来,举起手中的衣服示意我他要去洗澡,我朝他点点头。
电话另一头传来两人的对话声,不过离话筒太远,听不清另一人是谁,我只祈祷不是警察。
「喂……」我又唤一声。
『宇萌……喂,宇萌啊,我是君尧,嗯……可以麻烦妳来公园这里吗?』
「现在吗?」
『我是这么希望,垒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君尧说。
我再度穿好鞋,对屋内大喊一声出门一下,随即关上门下楼梯。
我跑到公园,远处身影站起身朝我挥手。
「宇萌!在这里。」君尧喊。
我跑向挥手的君尧,他单手插腰,拨乱头髮,显出无法解决眼前的困难,我弯腰喘气,扑袭而来的酒味,牵引我随它的方向。
「垒!」
垒坐躺在广场的石阶上,凌乱的头髮,鬍也未刮,疲惫的神情看他的样子可想像他喝了多少酒。
「他硬赖在地上,我抬也抬不走,他一直说想见妳,所以才任他打电话给妳,害妳还特地出来。」
我勉强撑起垒的脖子,拍他脸,好让他醒来。
「垒?」我轻唤。
嘴巴微开,只传重重的呼吸声。
「垒,醒来,快点,醒来!别睡了。」我大力摇晃。
「唔!我要见她……」他喃喃唸着。
「快醒来!还要我特地出来叫醒你,你丢不丢脸呀!」我继续拍打他。
「宇萌……宇萌……」
「是,我在这,快起来好不好,你在这里睡不太好吧!」我努力摇晃他。
今天遇到两个酒女,现在来个醉汉。
「宇萌,妳先在这顾着,我去找商店买水和解酒液。」君尧小跑步去附近找商店。
「欸,好啰,快起来!我不能太晚回去。」我戳他手臂。
又没反应了,他不会真要睡在这吧?
「垒!起来!」我再摇晃。
「噢……宇萌,妳在……妳在我身边……」他手掌盖在额头上。
「对,还是你自己打电话把我叫出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跟他……妳跟神怎么会在一起……?」垒闭着眼,说的话字字黏在一起,我听的吃力,耳几乎附在他的嘴上。
「我们……垒,这个说来话长啦!我们先回去好不好?」我说。
「分开,你们不可以……不可以……」
「不行,我们怎么可以分开,你别乱说话了。」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我愣了几秒,我怎么会毫不犹豫的说「不行,我怎么可以分开」,我什么时候开始不想离开路以岚的。
「为什么不……我……妳不了解、妳不了解,我好痛……」垒痛苦的神情,让我微微吃惊。
「怎么了垒!?你痛哪里?心肌梗塞吗?」我慌张的检查他的身体。
「傻……宇萌……我要你们分开……别在一起,妳、妳爱他吗……?妳很爱他吗?……不懂,他真的爱妳吗……」垒苦笑。
「我───」
当然───爱,是吗?
「明明是我……宇萌,明明是我……」
「什么?」垒说得更含糊我不得不再离他近一点。
「宇萌……」垒的手压在我肩头。
酒气温热,瞬间在我唇上扩散开。
心跳瞬间停下。
眼前的情况,让我忘了眨眼,思绪全断了线,这跟对以岚的感觉不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是跟垒,应该是以岚才对,我……
「你干嘛!」我因惊吓过度而大力推垒。
「哇啊───」这句是我叫的,不是垒。
我哪晓得我推的那么大力,不小心将他推下去滚石阶了,我眼见垒一翻二滚,毫无反抗力的随着下坡石阶滚。
「宇萌。」君尧在一百公尺远的距离喊。
「君尧交给你了,我先走了掰掰!」我以一秒五字的速度说完话,迅速逃离现场。
「欸,宇萌、宇萌!啊垒!你怎么睡到下面去了,垒!」后方的君尧大喊。
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我既然跟以岚交往,理所当然接吻对像该是以岚,怎么会是垒。
我不想这样,我不要啊。我跟垒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而已,我一直这么认为的,垒这家伙真是快把我逼疯了,为什么选在这时候发生,我的感情只放在以岚身上,只有以岚才是啊。
我的天,我要冷静,冷静,绝不能被以岚发现,才交往两天的女友,就跟别人亲……亲,这种会被活剥的事,不能让以岚知道。
我迅速爬楼梯,迅速开启门,迅速关起门,我紧握着把手,头抵在门上。
刚刚那一切都是意外,都是意外……我心中不停催眠自己。
「刚出去干嘛?」
「哇啊!吓、吓死我,没什么呀……」我心虚的回。
「连手机都没带,还有妳身上怎么会有点……酒味?」以岚靠近我身上闻。
我连忙闻闻身上的味道,呃……好像有点,垒真的会害死我。
「没有啦,就刚刚啊……拿东西给前学校的朋友,他有喝酒,所以身上才有点味道,呵。」我假笑。
「嗯,男的?」
「都有,一男一女。」我再掰,君尧可以充当女人。
「真的?」他质疑问。
「是啦,好了换我洗澡。」我避开他的质疑,快速走入房。
以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谎,我只是怕你生气,更怕的是你怀疑我和垒而离去。
垒的事害得我在床上翻滚一小时还毫无睡意,我该清楚的知道我跟垒之前的关係,是有着些许的暧昧,但垒从我认识到现在仍无空窗期,他要是真的对我有意思,他怎会一直交女友,我对他的感觉,我非常清楚,只是朋友,很好的哥儿们,能搭肩玩闹,这样的愉快的朋友关係。
以岚,不一样的吸引力,他不知在何时将我的注意力全牵引在他身上,开始不想离他太远,渐渐的对他的感觉不是朋友,不是成天吵闹的死对头,是到种更微妙的感觉……
妳很爱他吗?……不懂,他真的爱妳吗……
但,是爱吗?
我很爱吗?
门锁声在房内悄悄开启,我微起身看。
「以岚?」
「妳还没睡?」
「嗯……睡不太着。」
「我也是。」他回。
他来到床边,掀开棉被。
「干嘛?」
「睡觉。」他简单回话拦腰抱住。
「什么!?这样睡?」我按住他的手。
「对,这样睡,男女朋友这样很正常。」他一副「怀疑嘛」的神情。
正常?我是知道正常,可是才第二天,也才第二天耶。
知道斗不过他,也不多说什么。
「那你可别乱摸,否则我断了你双手!」我警告他。
「目前保证不会,以后可不一定。」
「你说这种话觉得我会比较安心吗?」我拉好棉被盖住肩,背对着他。
时钟滴答滴答,不知过了几分几秒,他呼吸声载我耳边变的沉稳,我渐渐不再因为他的拥抱感到紧张。
「其实满开心的,听到当你女朋友时惊吓的不敢置信,不过并没有反感什么的……有、有点喜欢、开心,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表答,一切来的好忽然,你替我受伤又抱我下山,过没多久宣告我是你女友,好快,甚至怀疑你只是开玩笑说说的。」
我噘嘴,我也只敢在他睡着时讲心里话,就当我说梦话好了。
身后的人猛然有了动静。
他突然将我压下,一手在我另一边,将我围住,似猛兽将猎物围困于他的牢笼。
在暗色的房里我只能勉强看见以岚的眼眸,其实我以前不太敢直视他太久,很容易被吸引,像现在一样,他可以定住我的一举一动。
他俯下身,温热的吐气越来越靠近,像安排好的桥段,我慢慢闭上眼,感受所谓的吻。
舌腔内感到一股温热,他轻巧慢来,像是在教导我什么是接吻,我生涩的不敢有下一动作。
在无法思考的状态下,总认为我曾经有这么期待。
在今晚,慌乱的心噗通噗通的缓和下来,由内心的紧张慢转陶醉。
以岚抬头,看我一副发愣的模样,摸一下我的脸后躺下。
「是认真的。」他说。
他的一吻让我暂时忘记了与垒的事,但也加重了我内心的罪恶感,以岚要是你知道在这之前我与垒也发生过,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的温柔吗?
隔天,我看见垒的额头上裹着纱布,我猜那是我前晚不小心弄的,但垒好像没什么印象,因为昨天喝得烂醉,他整天都没与我说话,沉闷着。我也因为昨天的事,心里还尴尬。
我想昨天是意外吧,他本来就满花心的,肯定是把我当成别人了,对,是这样子的,我希望。
「神,我可不可以也叫你以岚啊?」可瑶贴在以岚的手臂上。
我半瞇着眼睨向神,我现在可是请云哥教我些基本的调酒,他居然在那边给我坐着凉快。
「那是女朋友的权利。」以岚说。
我仍瞇着眼,就这样?
他不把手抽出来吗?
就继续给她揽着?
他看了我一眼,我努力示意着他,快啊,把她推向一旁!快。
「宇萌,调酒时表情也是很重要的,妳这样的表情,味也不会美。」云哥拍着我肩头说。
「我了解,可是目前的状况要摆出美好的表情也很难耶……」
我努力的扭曲表情要以岚了解快抽出手,却只换来他的一笑!我、我……我他妈的。
冷气团来袭,我缩着肩,搓着手,大步快走。
「妳今天走这么快,是尿急噢!」以岚牵住我的手。
牵,你还敢牵!?
我甩开,继续走。
「欸,怎么啦?什么事让妳不开心了?」以岚再追上,抓住我的手腕。
「什么事?你───白目、欠揍!」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我、我───」吼,都快被他气的神经麻痺!
我转身往前走,他再上前抓住。
「好、好好,别气了,是怎么了?」
「我给你那么多的暗示,你居然还让可瑶一直赖再你身上!」我说的同时,脚不停的踩,我踩、我踩!
「以前她赖在我身上,妳也没反应不是吗?」他不停闪躲。
「我没!谁说我没的。」我大力踏下。
「噢。」他痛呼。
「活该……欸你笑什么呀?」
他一手按的痛处,脸上却显着笑容,我皱眉心里深疑着,难不成痛成这样?
「妳刚刚说的话。」
「啊?」
「所以妳从以前就看不爽可瑶在我身边,可能还不只可瑶啰?」他嘻笑。
「什么啊你,反正不要让可瑶一直在你旁边啦!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女朋友耶!」
「妳也知道妳是别人女朋友呀!那为什么找云哥教妳调酒,我也会呀,怎么不求我去教妳。」
其实每次以岚被拱上台表演花式调酒时,常不自觉得被他吸引,当下我就像班上任何一个女孩一样,目光无法从他身上离开。
我唯一没办法的就是学着她们在以岚身边撒娇,柔着声音请他好好指导她们,我那时跟他还是对头,完全不可能柔着声去请他指导,反正还有老师还有垒,就算没有他的指导我也照样可以过这门课!
「我是想说云哥他经验老道比较厉害嘛!那么计较。」我噘嘴。
呿,爱计较、爱计较……
欸?难道他……
「吼!你吃醋吼?」我转身手指向他。
「我吃醋?妳那样才较吃醋吧!」
「哪有,你才是。」
「是吗?那为什么可瑶不能靠近我?因为妳不爽不是吗?」
「我……反正没吃醋,你自己才是。」
「我怎样?我只是自认为云哥那温驯的方式教不好妳,所以才好心想要指导妳。」
「自己爱吃醋还找那么多理由……」我碎唸。
「什么?」他问。
夜街上,我们吵闹的声音,打乱原本逐渐宁静的街头,这次的吵闹没以往的火气反而加了点甜的味道。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20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