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田园辣妻_污到下面出水的黄文片段

【壹】陌永‧生死楼02 「近来如何。」
曲无尘端起茶杯,淡然自若的拨弄着茶盏。
而在他眼前的男人则因为之前的行动又失败,火气十分旺盛。
「本王一点都不好!」他用力拍桌,瞬间吸引了四周人的目光,陌琛眼神一个暼过,路人们瞬间都将头垂下,不敢再多看。
「为何?」
陌琛看着他的态度,心里的怀疑又更深了,可是这次的行动他是瞒着曲无尘做的,却还是失败……难道对方真的如此有能耐吗?
对上陌琛充满怀疑却又不解的目光,曲无尘低垂下眼睫,当怀疑的种子种下后,就很难根除,看来该视情况远离他们了。
「我前阵子安排了一个应该天衣无缝的计画,可是还是失败了。」他说着,眼神直盯着曲无尘瞧,不敢错过他任何一丝反应。
「然后?」薄凉的两片唇微动,又是两个字。
又是这个态度!又是这种回话!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像陌翔那样容易一点就爆,可是每次面对曲无尘这种可有可无、毫无所谓的态度,他就觉得充满火气:「我在想为什么会失败,你觉得呢?」
这是想套他话的意思?技巧也太糟了。曲无尘懒懒的抬起眼,对于陌琛的问话感到有些可笑:「无尘连三殿下的计划是怎样都不清楚,又怎会明白失败的原因。」
「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将茶盏放下,隐隐间他感觉到胸口有种不适感,他眼神朝对面的陌琛扫过,瞬间有些了然。
「怎么了?不舒服?」看出了他的动作,陌琛貌似担忧的询问着。
而他,仍维持着他一惯的优雅,缓缓起身:「请容许无尘暂离片刻。」
陌琛闻言,挥挥手,反正饭馆就这么大,曲无尘也不会乱跑到哪去。
在他转身离开的那瞬间,一丝黑血从嘴角缓缓溢出。
向子晨曾经跟他说过,他的毒被互相牵制着,但只要有一种毒被引爆,就会瞬间毒发。
只有下毒的人才会知道毒引是什么。他踩着逐渐虚弱的步伐前进着,并伸手抹去溢出的毒血,今天出来吃饭是陌琛约的,他也没做什么其他的事情,最有可能动手的就只有他。
为什么他会知道毒引是什么?难道他身上的毒也有他的一份?他眼神闪过一抹杀气。
每个人,都想拿到能牵制住他的把柄……如果可以,真想重新活过,得到一个真正属于曲无尘的自己。
一个踉跄,他往前倒去,是否今日将败在这里?
阖上眼,他轻叹出声。
「主子,是陈静之,看起来毒发了。」
「怎么会毒发?快把他用近来!」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听到了熟悉的、让他感到温暖的声音。
**
向子晨看着被向剑拉进包厢的男人,脸色有些难看。
虽然眼前这男人的脸色比她还难看,因为毒发,整张脸呈现一个诡异的青黑色。
她是準备好要帮他解毒了没错,可是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啊!她取出银针,先将毒脉封住。
「主子,他刚刚好像是在跟三皇子用膳。」
向剑的声音传来,她微愣,陈静之跟三皇子很熟?隐隐间,她似是想起了些什么,但意念一闪而过,却没让她给抓住。
「所以是三皇子对他动的手脚?」她咬着唇,有些无法明白陌琛动手的原因。
「那主子还有要救他?」向剑看出了她的迷惘,有些为她担忧,这个人是否也是跟三皇子有关係的人呢?前阵子为了小小姐的事情,让向子晨对陌琛的敌意提升了一个层次,但她的心善,应该还是会不忍放下陈静之吧?
「救,当然救。」她对于救治陈静之并没有犹豫,她担心的只是她救的了这次,要是下次又被下毒了却没遇到她,那陈静之该怎么办。
也好在因为这次本来就要準备解毒了,她有先製作好解药,解毒过程也的确是要打破平衡,只是并不是现在这种激烈的方法罢了:「你从我箱子里拿出一个玉盒,里面有四颗药,依序给我。」
她将陈静之平躺在地上,然后毫不迟疑的将他脱到只剩下亵裤,然后逐一施针逼毒。
「第一颗。」
向剑拿出第一枚紫色药丸,而她接过后直接塞入陈静之口中。
药丸入口即化,昏迷的男人有些难受的呻吟出声。
然后移动入针位置,继续重複着逼毒、给药、移针的动作。
在最后一颗药入口后,那张青黑色的脸庞终于回复成正常颜色,不过因为失了些血,显得有些苍白。
她鬆口气,有些无力的瘫软在地。
「唉,你说陈少到底跟陌琛有什么仇啊?能让他毒发,势必是知道其中一种毒的毒引,也就是说他的毒有一种很可能是陌琛下的。」
「如果属下是想要他的命,势必会用见血封喉的毒,或者能让他日渐衰弱的。」向剑微微思索了一下,他将视线望向被自家主子扒光的男人身上:「这种需要毒引才会毒发,没毒发前毫无动静的,只会用在控制一个人的时候。」
「控制?」陈静之有什么可以让陌琛利用的?需要让他这样下狠手?「算了,我开几个药,你去抓一下,陈少需要补一下。」
向剑点头,接过她的药单后从窗户跳出。
这个人,好像很不喜欢走门似的。
向剑离开后,她静静看着仍躺在地上的陈静之,唔!看美男裸体好像有点不道德,该不该给他穿回去呢?
她侧过身,寻找方才被她扒下来的衣服。
当她还在犹豫着男人的衣服该如何穿起时,包厢外忽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她心里一震,有种不安的感觉,难道是要来找陈静之的?她要把这家伙藏哪?
左顾右盼,包厢内只有椅子桌子,没地方可以藏啊!难道要丢下窗!?
她内心还在焦躁着,原本昏迷着的男人却忽然醒来,伸手一个俐落的扯掉她原本就没绑多牢的髮髻,然后将她压到了墙角。
门毫无预警的被推开来,陌琛领着几个人出现:「曲无尘在这吗?」
他算了点时间,现下那个人应该是已经毒发了,可是几个人出去寻找,却遍寻不着他的人影,难道被人带走了不成?
话刚落,陌琛才注意到眼前的情况,一个只穿一条亵裤的男子背对着他,在他身下是个衣衫有些零乱,头髮散落的女子……
「滚。」男人冷冷的喷出了一个字。
这声音,听来也有些陌生,且充满了因被打扰而产生的不悦,他连忙伸手将门重新关上。
那个人应该不会是曲无尘吧?曲无尘方才已经中了他的毒引,应该是昏迷在某个角落,而不是像刚刚那样……咳!印象中的曲无尘也十分漠然,不会随意跟人如此亲近,排除掉可能性后,陌琛招呼起身后的护卫,继续找人。
向子晨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庞,清冷淡然的眸静静的盯着她,不带任何的情绪。
「你……你醒了?」
他点头,刚解毒的身子还十分虚弱,危机解除后他一个散劲,瘫软在她身上。
这个人刚刚到底怎么有办法跳起来的啊……向子晨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里无限複杂:「你……曲无尘?」
「曲无尘,字静之,墨城左相嫡长子。」他知道有些事情已经被发现了,就算她现在没想通,也迟早会注意到,还不如他直接告知:「静之无意隐瞒,请君兄见谅。」
「你还知道我是谁!?」敢情这家伙一早就知道她的身分了!?
他点头,看来小姑娘要发脾气了。
她动手将他推开,心里有些愤然:「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最开始并非静之主动招惹的。」他很实在的说。
咬咬唇,她也记得,是她自己跟他接近的,可是为什么要对她隐瞒?
「原本,静之只是好奇向大夫是个怎样的人,但之后则是诚心想交向大夫这个……朋友。」朋友……曲无尘在心里喃喃的念着,真是让人讨厌的二字。
「你觉得我该继续相信你?」她皱眉,两个人交友本就该诚信面对,他从一开始就瞒着自己,这又是个怎样的诚心?
「静之明白向大夫的顾虑。」休息片刻后,体力逐渐回复,他起身,将衣袍穿妥:「向大夫只要知道,静之永远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即可。」
他想过很多被发现的方式,可现在这样显然不是最妥当的,但毒解了,他相信自己还有很多的时间得已证明自己的真心。
他起身,欲开窗离去。
「你身子还弱着,确定要这样走?」心里对于他的欺骗还是十分不悦,但医者仁心仍忍不住开口说道。
曲无尘侧过头,如玉的面容挂起一丝浅笑,他不作任何回应,一个轻跃,跳离了她眼前。
**
而夜里,她看着之前为治疗曲无尘而作的笔记,想起了刚回来时问君曦夜的话。
那家伙,原来也早就知道了陈静之就是曲无尘的事情。
“他的确是三皇子的人,可是他唯一骗过你的,只有他的姓氏,其他的话,你都可相信。”
那时后,他讲这句话时,表情还十分的不甘愿,看来这两个人也算的上是熟悉,君曦夜说不要太责怪曲无尘的隐瞒……难道这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再次想起了今日之事,让曲无尘毒发的人应该就是陌琛没错了,所以他是被陌琛借以要胁的?
心底为曲无尘找到了个理由后,她安然入睡。


【壹】陌永‧生死楼03 生死楼,位于涵城以北,路程算起来也要快半个月,按照他们的速度,顺利的话可以在腊月三十前到达。
这一路上十分的和平……当然这只有向子晨这样认为。
君曦夜听着君殇回报不知道第几趟的排除暗哨,有些无力地望着马车窗外。
所幸都是些小打小闹,还没靠近他们之前就都被处理掉了。
侧过头,看着在跟孩子玩闹的向子晨,忽然有种日子就这样过也不错的感觉,就算孩子不是他的又如何呢?
距离涵城越近,明显的温度开始渐渐下降,略带寒意的风吹起的车帘。
向子晨抬起头,看着外头的景色:「快到散霜山了吧?」
「嗯,涵城天险,过了散霜山就算到城外郊区了。」点点头,他还没意识到向子晨怎么会忽然发出这一问。
「好一阵子没见到宫冥烟了呢。」从上次拜託他抢陌琛队伍之后,也有快三、四个月没见了,不晓得他过得如何,应该没被陌琛挖出来吧?
居然是在想那个妖孽,君曦夜眼尾不可见的抽了一下:「放心,那个人就是不管到哪都可以活得好好的。」
但显然的,有些人是不能随意被提起的,就如同这个宫冥烟。
「小晨晨你这是在想我的意思吗?」
一个向子晨十分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出,车帘一开,一颗脑袋从车顶上探了下来。
一样的红衣似火,一样的魅惑似妖,对方看到向子晨对上他的视线,还顺势的抛了个媚眼给她。
「宫冥烟!?」怎么说到什么人就出现什么人啊?向子晨为突然出现的男人惊了一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因为我感应到小晨晨在呼唤我,所以我来啦!」他轻跃下车顶,翻进车内。
「正经点。」
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君曦夜觉得这趟旅程更不开心了:「你是收到消息我们会路过是吧。」
「这也算一个啦!而且这一路有点热闹,就顺便当个凑热闹的这样!」宫冥烟瞇着眼,有些挑衅地看向君曦夜。
哼,自己树的敌还把小晨晨也拉上,是不是男人啊!
君曦夜眼神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他也不是省油的灯,至少那些敌人没过来招惹子晨,你这妖孽在嚣张个什么劲。
你以为单靠你那几个软脚虾就能打退那些暗哨吗?还不是有本大爷的人马在帮忙!宫冥烟一双桃花眼略待轻视的给他看了回去。
而一旁的向子晨抱着两个孩子,看着两个男人的眉来眼去……她一直在为宫冥烟的终身大事烦恼着,却没想到他居然好这味!?
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修仙之田园辣妻_污到下面出水的黄文片段上次那次吗?向子晨心里有点犯绌,还好她是开明的女性,不会为这点事情就看不起他们的。
「咳,需要我迴避吗?」看着两个人之间隐隐的迸出奇妙的火花,她伸手挡住两个孩子的眼睛。
不排斥不代表能接受自己的孩子也长歪啊!小奕啊娘亲还在等你将来拐个媳妇回来给娘玩啊!
「你迴避什么?」两个男人同时转过头,看向一旁脸色有些微妙的女人。
这女人的表情是怎样?活像他们之间有姦情似的?
「想说你们颇久未见……也许有些话想聊聊?」看她多体贴,给两个人製造机会。
「我跟他有什么好聊的?」君曦夜有些纳闷的蹙起眉,这女人眼睛闪亮亮的,也不知道那颗小脑袋又再转什么怪东西了。
「小晨晨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跟向子晨认识较久的宫冥烟心底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妖媚的脸上浮现了不知是羞是愤的红云。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向子晨奋力地摇头,隐隐间感应到在宫冥烟问完之后,君曦夜那边传来的寒气,这种时候为了小命着想就算知道了也要装不知道。
「不、不吱!」小君欢非常捧场的跟着娘亲喊着。
「好啦,人家正经点,小晨晨你跟这家伙是要去哪里呀?」眼看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说下去,宫冥烟一身红衫在空中甩出一个美丽的弧度,然后坐到了向子晨身旁,一双桃花眼闪着碎光盯着身旁的女子,打算用美男计转移她的注意力。
被称为“这家伙”的君某人脸色更加难看了。
「嗯?我以为你知道说。」她将怀里的孩子塞了一个到他手上:「我跟君曦夜要去找他师父。」
「人家只知道你要路过这里,不知道你要去哪嘛!」他有些委屈的嘟起嘴,伸手状似发洩的戳起小君欢柔软的小脸颊,虽然平常的确是会稍微调查一下向子晨的近况,不过他还是会适时收敛的,不要看这女人好像好相处,要是真惹到她了……想起中毒的那段日子,他背脊凉了一下:「找那家伙的师父?他师父是谁?」
向子晨转头将视线望向君曦夜的方向,此刻那个男人正冷冷的盯着玩弄小君欢的宫冥烟,唔!这眼神有点吓人呢:「君曦夜?」
「嗯?」听到向子晨的呼唤,君曦夜回神,将冷凝收到脑后,唉,情敌很多很烦恼的啊:「宫冥烟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君曦夜本人老大不爽,打扰了他跟向子晨培养感情的人就是罪人!好不容易有机会离开了曲无尘那只狐狸的地盘,却落到另一只妖孽的窝,他也是很辛苦的啊!
「我问这个当然是关心小晨晨啊,要是你又带她到另一个危险的地方怎么办!」宫冥烟理由十分正当,但君曦夜认为,师门里还有师父那尊大神镇压,应该不会危险到哪去。
于是他冷冷的瞥了宫冥烟一眼,有些不太甘愿的回答:「我的师门是生死楼。」
宫冥烟一愣,原本风情万千的脸庞瞬间浮上一抹惊愕:「生死楼?风遥那个老不修的生死楼?」
「你认识我师父?」风遥是他师父的名讳,看宫冥烟这样的态度,显然跟他师父算上熟识,毕竟能看清那个老不……咳!能看清他师父的本性,也是需要一点深交的。
「你先告诉我,你们是要去找风遥?」宫冥烟忽地站起身,因速度太急太快,头顶还敲上了马车车顶。
听到那声响,向子晨忍不住缩了缩自己,感觉真痛。
「怎么了吗?宫冥烟你跟我师父很熟?」他的举动太诡异,让君曦夜有些摸不清他跟他师父到底是好的熟还是坏的熟。
他印象中生死楼跟冥楼一直都是河水不犯井水的,难道有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谁跟那个老不修熟了!」宫冥烟咬牙低吼了句,然后把小君欢塞回向子晨怀里:「小晨晨我临时有事情先走一步,你到生死楼要是遇到那个老不修,千万不要靠他太近,最好保持个三米以上的距离,千万记住了!」
向子晨还来不及问原因,就看到那身红衣飘扬,闪出马车,消失在路的尽头。
「君曦夜,你师父跟他到底……」看宫冥烟的感觉好像对他师父深恶痛绝的样子,但好像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让她有些困惑。
君曦夜看着红色身影消失的方向,嘴角挑起了意味不明的笑,他伸手将马车的车帘放下,耸肩对向子晨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不过……原来师父可以用来对付那个妖孽啊,他记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9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