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虽然看出他的目的,却还是忍不住想讥讽系氏真不愧被戏称为野猴子。”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续‧《鸽子警卫的秘密》(c)

自树枝墙上无数的穴口,传出激躁的鸟啸、振翅声,系氏见情况不对,立刻就发现了原因。在那鸟笼的顶端,一名爱丽丝就站在那里。

小女孩一手抓着吊鍊、一手背在背后,以悠闲的神情背诵童谣,从她黑色的娃娃鞋旁缓缓爬出两只蛀书虫。

从鸟穴的洞口,开始飞出鸟群,盘旋于鸟笼周围,并螺旋地往系氏和九号的方向俯冲。九号和系氏纷纷往一旁闪避,但鸟群却迴旋过头,继续第二波的攻击。

「该死,这时候要是有枪……咦?」系氏的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感觉到仍握在手上的白色绞绳的触感有异,低头一看,纸绞绳不知何时竟变成了一把白色的枪!

那把枪与系氏使用帽匠能力时出现的一模一样,系氏惊愕地拿在手上,却也没时间追究,转身就朝鸟群连连开枪。

不论是重量或后座力,以及击发出的损害程度,都与系氏使用的枪完全相同。

『那是怎么回事?』九号听到从系氏的方向传来的枪声,马上与系氏产生了相同的疑问。

这个异状远比爱丽丝的出现与蛀书虫的增加还更令九号讶异,但此刻光是要闪避鸟群的袭击就已经接应不暇。

系氏同样也深感困惑,但是有了枪在手,他首先考虑的就是刬除所有的敌人、救出天生目。

系氏的子弹狂扫鸟群,飞鸟一只只地坠落,他边朝鸟笼上的爱丽丝和蛀书虫连射,爱丽丝被枪声吓得缩起肩膀,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

8936

「少装模作样了!」名为爱丽丝的怪物,彻头彻尾地模仿小女孩的所有举动,但骨子里仍是製造灾害的恶魔,那做作讨饶的模样系氏早就见怪不怪了。

系氏手脚并用,灵活地攀上树枝墙,像是攀岩一样,一路往上攀爬。九号虽然看出他的目的,却还是忍不住想讥讽系氏真不愧被戏称为野猴子。

原先盘旋于半空中的七彩鸟群,聚集的越来越多、形成了黑压压的一个圆圈。九号边闪躲飞鸟的攻击,边以剩余的子弹为攀爬墙面的系氏做掩护。

身为完美的白兔搭档,即使帽匠再愚笨,也有义务必须与他合作,协助他猎杀爱丽丝。九号心中的教条提醒着他,他绝不是感情用事的愚者,他跟系氏或其他普通人不同。

有了九号的掩护,系氏顺利地爬到蛋型树枝巢接近顶端的地方。双手与双脚因为必须对抗万有引力而不停发颤,系氏用力得连手指上的伤口都绽开,手指间黏腻成一片。

就差一步,只要朝鸟笼跳下去,同时开枪射杀爱丽丝和蛀书虫,一切就会结束。爱丽丝与蛀书虫的攻击力都相当的低,而爱丽丝甚至不会採取主动攻击,除了她再追逐白兔诱饵时,会陷入有如饿犬般的狂暴状态。

系氏没有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双腿使出全力一蹬,转过身朝爱丽丝和蛀书虫的方向开枪!

然而鸟群却忽然转变方向,自系氏眼前冲过。系氏无法瞄準,怕失手误射天生目,因而没有开枪,连原本预计的着陆点也跟着错开。伴随巨大铁笼被撞击、吊鍊锒铛作响,系氏敏捷地伸手抓住了黑色鸟笼的铁栏、一路滑到底。

硕大的鸟笼底盘因为系氏悬吊在一点,而让整体更加倾斜。笼内的昏厥的天生目则整个人都滚落到笼子倾斜角度的最底端,髮丝与双腿都挂在系氏紧抓的铁栏上。

『糟了,没有手开枪。』系氏两手都悬掉在黑色栏杆上,其中一手的手指还得紧扣着那把白色的枪,免得他现在唯一的武器丢失。若这时放手,系氏整个人就会摔下有几层楼距离的地面。掉下去难保不会摔断腿,要是摔断了,想要再爬一次那细密脆弱的树枝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站在上方的爱丽丝弯着腰,笑咪咪地俯视系氏,那笑容却不参透半分笑意,而是刻意营造出来的虚假表情。系氏永远都搞不懂这些人模人样的妖异到底在想着什么,刻意模仿人类的动作又有何居心?

就系氏所知,爱丽丝除了放出蛀书虫,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危险的能力。他任职猎手两年的时间,到现在却仍对爱丽丝一无所知,只知道必须杀光她们。

「动作快。」下方负责掩护的九号催促道,系氏从他发射子弹的频率间隔越来越长,判断大概是子弹即将告罄,要是再不尽快结束,情况只会变得更棘手。

吊在鸟笼下方的系氏双手紧握铁杆,腰猛地出力,将下肢抬举到鸟笼边上,双脚伸进栏杆中勾住,身子向后一仰,竟以仰躺倒挂的方式,朝笼顶上的敌人开枪。

接连好几声枪响,子弹正中爱丽丝的眉心,与被打穿的两只蛀书虫一同摔往地面,系氏仍倒挂在倾斜的鸟笼上晃蕩。

噩梦即将瓦解。

系氏和天生目只要待在原地,当然九号也一样,等待噩梦瓦解,一切就会平平安安地落幕。

但树枝巢虽然开始崩散,底部的地板也像流沙一样,出现数个小型漩涡,最后落陷成一个又一个圆形的黑色空洞。

「这速度不对劲,虫还没死透。」

九号察觉到异状,当时的两只蛀书虫,一只虽然被系氏一击毙命,但他却亲眼看见另一只却只有身体尾部被打穿,苟延残喘地想钻进树枝堆中。

要是被虫给逃了,一切就会白费。系氏急忙要朝蛀书虫补枪,就在这时,九号后方的地面,突然隆起、窜出树枝鸟爪,将九号给攫住,往地下的黑色空洞拉去。

「九号!」见到这一幕,系氏想也不想就翻身跳下鸟笼、狼狈地摔在地上又爬起,无视双脚传来的剧痛,狂奔到九号落下的洞前抓住他。

「笨、快去结束噩梦。」见到前来救援的系氏,九号反而气急败坏地大骂,要是让蛀书虫给跑了,那一切便功亏一篑。

「兇屁啊你!噩梦还没结束,这时候掉下去说不定会直接摔死啊!」

系氏当场也不知打哪来的一股蛮力,瞬间就将九号从洞里拖回地面,但他没时间喘口气,翻身跳起、朝那只遁逃的负伤蛀书虫狠狠地一脚踩了下去。如同过熟的软烂树果绽裂,腥羶的黏液喷溅满地。

此时噩梦里的景物才真正地消逝,终于回到现实世界的景色。

就在最后一抹残影消逝的转瞬间,系氏无意间瞥见了一名女孩的人影─宝蓝的洋装围着白色的荷叶边小围裙,脚上穿着简朴花样的过膝袜与黑色娃娃鞋。

再上去,只看见一颗被双手捧抱在面前的巨大鸽子头,那鸽子的头颅就像是游乐园的布偶装不真实。

『那是鸽子警卫的头……和爱丽丝?怎么可能,刚才的噩梦里,竟然还有另一名爱丽丝!?』系氏感到惊愕,但画面却随着噩梦的结束而消失。

天生目、九号和系氏都平安地回到现实世界,进来前所看见的蛀噬现象也完全消失,地上残余些许风沙,建筑物上也笼罩着一层粉末,不过这些都只要稍加清洗就可以去除。

在噩梦里,时间流逝的相当缓慢,几小时的时间,对外界来说或许也只有十分钟。而十分钟的蛀噬,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损害。

天生目昏倒在一旁仍未清醒,撩乱的黑髮将她秀丽的脸蛋遮去。系氏拖着疼痛不已的双脚走到天生目身旁查看,伸手拨开天生目的长髮,确认她的脸色是否无恙。

系氏伸出去的手上染满了血迹,那是自他伤口上所流出的,被蛀书虫所咬的伤口虽然不深,却还是因为系氏不停出力,而迟迟无法止血结痂。

「你刚才的行动完全不经过大脑,除了愚蠢之外,还多此一举。」毫髮无伤的九号,双手环胸责备道,口气中难得出现了起伏。

「好不容易回来,你就先找我吵架是不是?」

「不,身为你的搭档,我有必要提出讽谏,免得你自以为刚才那样的鲁莽行动,可以卖恩情给我。」

「谁卖恩情啊,我可没那么悠闲到有时间想那些事。」

「不然你刚才那丝毫不懂判断情势的举动到底在做什么?只要杀死蛀书虫,噩梦就会结束,那么即使我掉下去,也有近乎十成的机率能够平安脱出。也就是说,你刻意先来救我的步骤根本是多余的,这点简单的思考难道你都不懂?」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是我……」系氏咂了声嘴,插着腰烦躁地坦白:「我这个人就是无论做什么事都只靠冲动,那时候我看到那一幕,瞬间就只想着绝对要先去救你。」

「所以我说这是多此一举,帽匠的职责是猎杀。」

「但是帽匠的职责也不只是猎杀吧?我虽然讨厌你,但你现在是我的白兔。身为跟你搭档的帽匠,我有义务要负责保护自己的白兔。当下对我来说,确保搭档能活着,比猎杀那些怪物更重要。」

由帽匠猎杀,白兔为饵食。没有战斗能力的白兔,在噩梦中的确必须仰赖帽匠的庇护。

九号没有再答腔,自面具下透出呼吸声变得细微,他默默地叫出通讯视窗,开始输入情报、回报公司。系氏也不再搭理他,他的脚已经痛到让他站不起来,只好一屁股坐到地上。

瞥了大剌剌坐在地上的系氏一眼,九号以谁都听不到的音量,在面具下低喃:「真不像是笨蛋会说的话……不对,是只有笨蛋才会说这种话。」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