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氏是目前唯一的帽匠,在还有可能找回药水点心的情况下”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续‧《鸽子警卫的秘密》(b)

『鲁莽、无知、愚蠢、幼稚……麻烦的家伙。』九号数落着系氏给他的印象,他和系氏不同,从不会感情用事,刚才的判断是他经过思考后,最完善的一项。

系氏是目前唯一的帽匠,在还有可能找回药水点心的情况下,他不该鲁莽地让自己身陷险境,也许抓走天生目是蛀书虫为了引诱系氏上钩的诱饵。

“系氏是目前唯一的帽匠,在还有可能找回药水点心的情况下”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而等到系氏无法战斗或死亡,届时就算找回了药水点心,结束噩梦的机会就变得微乎其微。所以目前的情况无论如何都必须优先考虑系氏的安全,而不是天生目。

话虽如此,行事冲动的系氏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些,只顾着往死里冲。九号对于他所说的话虽然感觉到污辱,但他可不像系氏会意气用事,为了确保唯一的帽匠的安全,他也只能跟进。

身体被捲入了树枝之中,西装外不停有尖刺搔刮着,不一会、就安全的通过了墙壁。

系氏已经站在另一侧,他看见九号跟来,不屑地问道:「跟来干嘛?」

「呼……呼……」基于系氏的愚昧,九号打从一开始就觉得没必要好好地与系氏沟通。

「算了,随你吧。」系氏没好气地甩下一句,语气中的反感却比之前缓和了些。虽然平是系氏性格火爆,但在生死交关的时刻,却反而能轻易地放下怒意。他的怒火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没有什么比死亡更绝望,他虽然痛恨九号刚才的绝情,可是就算要九号死,系氏也要他死在噩梦之外,而且最好还是被系氏自己亲手整死。

墙壁的对侧,仍然是以小树枝建构,筑成一个蛋型的空间,天花板最顶端上,悬挂着一个黑色的鸟笼,从系氏站的位置,只能看见鸟笼的底部。四周的墙面上,则有数百个洞穴,并从洞穴中传来各式各样的鸟叫声。

「喂、面具变态,你说……天生目会在哪里?」

九号想也不想,就伸出手指,指向半空中的鸟笼。

「虽然我也是这么猜,但你有什么根据?」

「经验。」

「经验?就凭你这样自认帅气地戴着防毒面具,也能谈经验?」系氏对九号的敌视并没有消退,因此即使能认同九号的猜测,却还是硬要羞辱他。

「比起在脖子上挂绳子的猴子,我的确是有这个资格。」

「什么脖子猴子的,你在绕口令啊……啊,这绳子我到现在都还没拿下来。」系氏被九号反讥,才注意到那条白色绞绳仍挂在他的脖子上,连忙将其取下。

『啪搭。』

突然有某样饱含着水份的重量、湿软物体落地声响起,而那样东西就掉在系氏和九号的面前。

那是个红色的小布包,从中不停渗出浓稠的液体,在昏暗的树枝窝洞窟中,实在很难让人判断,那些稠液究竟是黑色还是红色?

系氏下意识正要伸手去将其捡起时,动作却瞬间顿住了。那不是什么红色的小布包,而是一团血肉!

『啪搭、啪搭。』

接着那濡湿的落地声又接二连三地响起,在系氏面前不停落下肉块。

「不会吧……」系氏当场冒了一大把冷汗,接着再也压抑不住惊骇地大喊:「天生目!」

就在系氏嘶喊的同时,天上落下了庞然大物。

那东西先是撞上了垂挂的鸟笼,使得鸟笼剧烈摇摆,接着才「霹啦!」一声,撞击在地面,从主体上四散出黑色块状,红血与羽绒喷散得四处都是。

系氏顿时鬆了一口气,那并不是天生目,而是那只巨大的鸽子警卫。

然而鸽子的死状却无比悽惨,头部完全消失,像是被扯断了似的,血与肉块就是从头部的缺口散出的。

但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系氏正百思不得其解,九号指示系氏往上看。透过剧烈摇晃、倾斜的角度,可以看见自鸟笼中垂落下黑色的髮丝,并终于看见天生目昏厥在笼中的模样。

天生目看起来只是昏倒,系氏振奋地高喊:「在那里!」

「我要你看的不是她。」

九号冷静地打断系氏,系氏仔细朝九号所指的方向望去,这才看见在笼子顶部与吊鍊相接的地方,一只白色的蛀书虫正攀附在那里。可惜敌人就近在眼前,系氏却丢失了攻击的能力。

「可恶,偏偏我们现在都没有药水了……喂、你那里还有没有武器?」

「有,但是与其给你,不如由我来开枪。」

「你说什么!都这种时候了,应该要交给专业的来吧?」

「所以才必须由我开枪。」

「我知道你那什么什么的测验成绩都很了不起,但实战跟你想像的可不同啊。」

「不用你说。」

「那你既然了解情况,就应该乖乖把枪给我!」

「呼……呼……」

「又来!」

九号无视吵闹不休的系氏,端枪瞄準吊鍊上的蛀书虫,射击──子弹精準地射穿那只蛀书虫,一命呜呼的虫从鸟笼上弹落,掉到了地面上,宣告了噩梦即将结束,蛀噬会同时停止。

「呿。」系氏虽然不满,但他很清楚只要结果好,所有人又都能获救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照理应该开始瓦解的噩梦,却没有任何变化,相反地,变得更加地骚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98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