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和天生目双双躬身、以双臂遮挡在面前,庞大的鸟群自他们身侧”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I. 续‧《鸽子警卫的秘密》(a)

白色光芒消褪之后,先是一大群的飞鸟迎面飞来,九号和天生目双双躬身、以双臂遮挡在面前,庞大的鸟群自他们身侧、头顶、脚边呼啸而过。振翅拍打的声音、各类鸟禽高声鸣啸的声音,充塞在耳边,根本无法以听觉判断四周。

所幸没多久,鸟群就全都飞远。九号和天生目这才抬头查看。发现他们在一个以细小树枝所搭建成的木棕色长廊里。

“九号和天生目双双躬身、以双臂遮挡在面前,庞大的鸟群自他们身侧”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长廊不停向前延伸,偶尔会有几个转弯处,走廊两侧的墙壁上挂着晶亮的首饰、耳环,也有不少钮扣、铜板等,或是一些富有光泽的铁製品。

「吓死人了,好多鸟……系氏前辈?咦?系氏前辈呢!」天生目环顾四周,看见戴着防毒面具、一头白髮的九号,却没有看见熟悉的前辈。

九号也注意到了异样,他拿出通讯器、展开画面,却显示「通讯受阻」的字样。九号立刻就判断,这里极有可能出现了爱丽丝,虽然目前无法肯定,但他仍将这个可能性列入之后意外发生的机率中,并大略地拟定对策。

系氏和他们进入噩梦之后失散,算是特殊情况。虽然看似异常,但过去仍有相同的情况发生,因此九号对系氏的离散并没有向天生目那样,感到特别惊慌。

「他是帽匠,有能力应付。」帽匠与白兔不同,他们喝下药水后的能力,是属于战斗型,不仅能够保护自己,还是击杀爱丽丝的主力。因此这也成为九号并不是特别在意系氏落单的第二个因素。反而现在两名白兔和负责战斗的帽匠分散,他们才应该更担心自己的安危。

误以为九号是在安慰自己,天生目想想这话很有道理,便鬆了口气答谢:「这么说也对,谢谢你让我放心多了。九号先生很信任前辈呢,相信你们之后一定会是默契十足的最佳拍档。」

「呼……」九号没再说话,仅是在心中敬谢不敏地冷笑几声。

他指示天生目拿出自己的武器防备,由于白兔的能力不具有任何攻击性,因此为了在任务中自保,白兔平时就被联邦准许配戴攻击性较高的武器。猎手白兔是除了军警之外,能够配带武器的特例。

九号使用的是一般常见的自动上膛手枪,算是小型的武器,不过大部分的军警、以及其他白兔,也都是使用相同的枪械。

反而是天生目,腰上配了两把一长一短的太刀。天生目从小就受到严格的刀术训练,因此比起用枪,更习惯用刀。

但这时九号和天生目都注意到了,繫在腰上、用来放置药水点心的皮革腰包,开口竟是敞开的!里头的药水全都不翼而飞,看来是刚才那阵鸟袭,将包包扯开,又将里头的药水点心都捲走。

不过幸好对白兔来说,在一场噩梦里,要用到药水点心的机会其实并不高,也有许多时候,不需要白兔的能力发动,就能找出蛀书虫或爱丽丝。只是速度会慢上一些,那么外头蛀噬的损害相对也会提高。

「连络不上系氏前辈,看来我们只能先找附近的通路,看能不能找到系氏前辈跟他会合。」

九号没答腔,只是逕自迈步向前,天生目不太习惯九号的沉默寡言,不过这时候有同伴在还是让人比较安心,因此天生目也只能紧跟在九号旁边。

两人只走直线,走到底后,便回头、按照顺序弯进走廊上的岔路。岔路的底有时是另一条长廊,有时却是一扇残破的木门或窗帘,打开门后只会看到树枝墙,原来门只是装饰用的门框。

但若沿着长廊延伸的岔路走下去,却好像完全没有尽头似的。不规则的树枝地板被两人踩得嘎兹嘎兹作响,偶尔还能看见几跟花色不同的羽毛卡在树枝之间。

两人走了相当长的时间之后,才发现这个空间像是个巨大迷宫,除了一直走下去之外,根本不见其他区域。然而他们除了继续走下去以外,也没有其他办法。

天生目走得越来越吃力,一成不变的景色迷惑着她的视觉,同时也逐渐鬆弛了她的警戒。九号除了一开始跟她说过的几句话之外,之后就不再出声,甚至有种把天生目当作空气的感觉。

『没想到跟这个人相处,好像相当困难呀……』频频偷瞄九号,边在心中暗自想着。

这时候忽然听见从天花板上传来某个人吶喊的声音,九号和天生目同时抬头往上看。

「哇!我不要被刺穿屁股啦啊啊啊─」

九号机警地向后退了一步,天生目还在困惑九号的举动,头顶上的天花板突然就爆破开来,摔出一个红髮疯帽匠。

「咦?不会痛?」以为自己会摔死的系氏正庆幸着,这时就听见从他屁股下传来哀嚎:「系氏前辈,我快被你压死了……」

「天生目!」系氏赶紧从天生目身上跳下来,边将天生目扶起,抬头就看见九号。

「九号,你也在这!你们两个都没事吧?」

「呼……呼……」九号只给了系氏一贯的回答。

天生目吃痛地揉揉身体,说道:「除了被系氏前辈压扁之外,其他都没事。」

系氏见了两人的反应后没生气,反而开心地笑了出来、张开双臂就将两人大力地拥住,激动地说道:「太好了,原来你们没事!」

「……」

「系、系氏前辈?」

「进入噩梦之后就跟你们分散了,害我一直很担心你们……真怕又只剩我一个人回到现实世界。不过既然你们都没事就好、太好了。」再次用力地抱了下两人后,系氏才鬆开手,总算是放下心中的大石。

面对系氏与他们重逢后的态度,九号在面具下微微挑眉。

明明在不久之前,系氏还相当敌视自己、千方百计要摆脱掉自己的新搭档,而且系氏给他的印象也仅是幼稚、鲁莽、无知,所以他压根没想到系氏见到自己的同伴时,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又暗自皱了下眉,九号仍猜忌着任何可能。『是假扮成我方模样的敌人吗?还是这个人另有他意?』

「系氏前辈,之前你都到哪里去了?一进入噩梦就没见到你,我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觉得很奇怪,不过现在没事就好。你们这边的情况如何?」系氏环视周遭的景象,这和他从绞刑台上摔下来之后的鸟窝有点相像,都是以小树枝组成,并且挂满了像捡回收挂破烂的装饰。

「最初我们到这里,碰上了一大群的鸟袭,之后除了走廊和假门之外,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天生目大略地解说他们两人的情况给系氏了解,系氏听完后,也把自己碰上的情况说给两人听。

九号一听系氏曾碰上爱丽丝和蛀书虫之后,立刻开口道:「蛀书虫已经知道你的味道,很快就会再来攻击你,我们现在只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哈、是守株待『虫』吧?」顺口就了说个冷笑话,九号仅以沉默来鄙视系氏的发言,天生目也尴尬地苦笑了一下。系氏自知说了傻话,连忙换了个话题:「既然你都说了那些虫会再来找我,就先给我个药水点心吧,我的腰包被弄坏,里面的药水点心全没了,帽匠的能力也过了时效,搞得我刚才超级狼狈,还被白蟑螂给耍着玩。」

「什么!系氏前辈也没了?我们的药水点心也全没了呀!」

「连你们的都没有,这下真的麻烦了。」系氏搔搔头,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大的失落或绝望,灰色的眼珠子灵活转动,不停地思考其他能结束噩梦的方法。

九号不禁低声道:「情况不太对。」

之前系氏进入噩梦就和他们分散,九号还有听闻过,但几乎同一时间丢失了药水点心,反而有些不对劲,勾起了九号极大的警觉。再加上刚才系氏说过自己看见爱丽丝,那就更加深了九号判断这个事件是被计划过的阴谋。

药水点心被夺走,等同于失去了武力,看来这次意外出现的爱丽丝不容小觑。

天生目年纪尚轻,资历和经验也都比系氏浅,加上不久前才和自己的搭档好不容易结束一个噩梦,现在却又被困住,而且情况还相当不乐观,忍不住往负面去思考:「呜~我开始紧张了,原本以为只要跟系氏前辈会合之后,就可以结束噩梦,但是现在……说不準蛀书虫会突然出现─」

系氏正要转头安慰天生目,却看见天生目背后的树枝墙,竟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鸟爪,鸟爪大张、「喀啦」一声就攫补了天生目,并紧抓着天生目向墙壁里缩回去。

「呀啊!!」

「天生目!」系氏想也不想,就冲进树枝墙里,抓住了天生目的手,将她往外拉。

无奈树枝缓缓地蠕动,一点一点地吞嚥着两人,无论系氏怎么用力拉,都无法将天生目拉出来。

「系氏前辈!」

「天生目,抓紧我的手。九号你也快过来帮忙啊!」系氏边喊,边死命扯断周围的树枝,但无论他怎么挖,却都比不上天生目被吞噬的速度。

「喂、九号!」眼见天生目都已经完全没入了树枝之中,九号却在一旁迟迟没有行动,系氏忍不住朝他咆啸。

系氏没有鬆手,因此也跟着被拉入其中,这时候九号才终于走近,抓住系氏的上臂,一股蛮力将系氏从树枝堆里拖了出来,那力气远比系氏抓住天生目的力气还大,令他抓不住天生目。

「搞什么啊你,不是把我拖出来。天生目被捲进去了,快帮我把她拉出来!」系氏气急败坏地吼道,然而九号却淡然地回答:

「与其救她,不如把力气留着去找出蛀书虫,尽快结束噩梦。」

「你……」系氏登时瞠大了双眼,无法相信自己的搭档竟然说出这种轻视人命的发言。

系氏握紧了拳头,一拳就往九号的脸上招呼过去,九号的反应极快,机警地闪过这一拳,只让拳头扫过防毒面具,却因此让防毒面具被整个打歪,从九号脸上鬆脱,九号连忙以单手扶助快要掉落的防毒面具。

「你好意思躲?」系氏这下更火大,他拿出仅剩一发子弹的掌心雷,直接往九号脚边开枪。

枪声被密集的细枝吸收,并没有多大的回音。

九号没有因为系氏的举动而露出惊吓或恐惧的反应,而是默默地重新戴好防毒面具。

「我没想到会跟你这种不管同伴死活的人搭档,真是有够噁心。」系氏的话语中,流露出远比以往更加冰冷的嫌恶,连看都不想多看九号一眼。

最后系氏冷冷地抛下一句:「你不想救她,那就别跟过来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想和你吸相同的空气。」说完,就冲进了天生目被捲入的墙壁,身影一下就没入了树枝之中。

九号站在树枝墙外侧不耐烦地啧了声,却跟着踏入树枝墙的漩涡当中。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98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