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毫不犹豫地跳下兔子洞,兔子洞很深很深,深得像一口无底的井”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 《鸽子警卫的秘密》(b)

♠ ♥ ♣ ♦

『爱丽丝毫不犹豫地跳下兔子洞,兔子洞很深很深,深得像一口无底的井,深得好像要掉到地球的中心。』

曾经看过那本名为《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童话故事书,书里是这么形容的,系氏每次进入噩梦时都会觉得自己身历其境,虽说那篇故事里,爱丽丝可没有现实中这么兇残恶德。

急速下坠的感觉让心脏不规律地颤动,早已习惯这类痛苦的系氏,在下坠的途中就已经作好準备。景物仿如水瀑落下切换,他下坠到地面时,看见的是一片纯白的地板。

系氏张望周围,但四周不仅没有人,就连半个影子都没有,和他一起进来的九号和天生目都不见蹤影。到处走了几步,感觉地板有种怪异,他蹲下来伸手触摸,触感很熟悉。有点光滑,却不是完全的坚硬,而是有种层层相叠而成的坚韧。

“爱丽丝毫不犹豫地跳下兔子洞,兔子洞很深很深,深得像一口无底的井”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来回摸了摸这触感异常熟悉的地板,终于想出这是什么。

「是纸……这是书吗?」当他说出口时,手边的地面便浮现出一行行墨黑的印刷体文字,系氏连忙站起身,警戒地连连退后。

『笼 中 严 禁

啁 啾 、 咕 嗄 、 兜 兜 ,

违 者 后 果 自 负

鸽 子 警 卫』

「鸽子警卫?这是什么啊?」

没有人能回答系氏的疑惑,只有文字渐渐淡化消失,并在原本空白的书页地板上,出现了灰色不明显的细痕。细痕随系氏的目光延伸,刻划出细緻精巧的美丽图形。一下子,在他眼前的大片空白上,就出现了巨大的灰线图样。

线条仿若活物,以垂直与平行的方式移动着,不出多久,竟自原本平面的书页上一点一点逐步直立了起来,成了一座比系氏高上两倍的白色纸雕物。

由灰与白构成的纸雕,系氏一开始还判别不出究竟是什么纸雕,当他再度退后几步,才看出那是一个付有小阶梯的高台;高台上延伸出一个倒L型支架,支架下挂着一个轻轻摇摆的白色纸绳。

这是一座纸雕绞刑台。

虽然系氏很清楚,在噩梦里不论看见什么场景都不足为奇,可是这带有死亡意象的绞刑台,却也足够让人毛骨悚然,更别提是在九号跟天生目完全不见的情况下。

系氏绕着绞刑台打量了一圈,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又往四周浏览了一遍,同样也只有完全纯白的景色。

照理来说进入噩梦时,并不会拆散同行的人才对。系氏掏出了口袋中的灰色小鹫头狮,用两指轻捏后,从小小的鸟喙里便向上延伸、以扇形展开通讯画面。

公司所发的通讯器是能够在噩梦这个不同次元里时,还能彼此联繫的唯一通话工具,换做是一般民用的通讯器材,在噩梦里就形同虚设了。

可惜并不是每次都能顺利地接通,偶尔还是有断讯的情况,比如系氏现在所看见的画面。上面显示着「通讯受阻」的信息,代表着系氏现在不论是想以通讯器与失散的两人汇合,或是向外求援,都成了天方夜谭。

一开始情况就变得如此棘手,系氏立刻从腰上的皮革腰包里,拿出一瓶小小的玻璃药水瓶。药水瓶里摇晃着蓝色的液体,瓶口以指甲大的软木塞塞着,瓶颈上繫着「喝我」的纸标籤。系氏以姆指一推软木塞,驾轻就熟地拨开了药水瓶,并将药水灌进嘴里。

那是仿造童话故事中,爱丽丝喝下药水后,每每身体都会出现变化的情结。要使用「疯帽匠」或「白兔」的能力时,就必须要喝下这样的药。

控制变身能力的药统称为「药水」,但除了药水之外,系氏的腰包里还有拳头四分之一大小的蛋糕、单片饼乾、色彩鲜豔的香菇,全都是一口的分量。这些都是「药水」依照故事情节,所做的一点风趣的小设计,另外也有一秒注射型的药水。

虽然大多数的猎手都选择注射型药水,但在这种充满紧张感的时候,系氏反而觉得这小玩意能让人放鬆些。紧绷并不等于警戒,只不过是紧张的延伸反应,系氏看过不少帽匠,都曾因为紧绷而在噩梦里受到重创。

腰包里还剩四件药水点心,不能连续服用太多次,二十四小时内最高上限是五次,否则会给身体带来负担。

吞入后,系氏的手上聚集起了圆球状的黑色暗影,随后黑球在手上溶解,像是焦油自手上淌流开,不过立刻就消失在空气中,留下一把暗沉的铁银色自动上膛手枪。

帽匠使用了药水之后出现的武器是固定的,依照人的特质反映出不一样的武器。系氏直到后来知道这回事之后,就一直抱怨为什么自己拿到的不是冲锋枪或是大砲?小归小,但若加乘上系氏的行动力和反应力,光是这把手枪,就已经让他光荣战胜无数回合。更别提毋须填装子弹,就能够无限击发的优势,这是所有拥有枪型能力的帽匠感到最欣慰的部分。

「天生目、九号─听到了就回答我!」系氏双手持枪并呼喊,然而在这个无垠的白色世界,不仅没有人回答他,更连一点回音都没有。声音像是被吸收入空间之中,静得让人头皮发麻。

系氏站在绞刑台正前方,这时候,纯白的世界里,忽然掠过一个金色的残影。系氏看见那名披着金髮小女孩模样的怪物身影,出现在绞刑台上那条绞绳的绳圈中间。

光看那身影的大小,判断爱丽丝是在极远方。系氏马上举枪朝绞刑台后方奔去,随时都準备射杀。

杀了爱丽丝虽然不能解除噩梦,但是可以大量地减少蛀书虫被释放的机会,同时也可以避免爱丽丝在同一个噩梦里释放多只蛀书虫的惨况。要是同一噩梦那出现多只蛀书虫,除了外头现实世界蛀噬的範围会被数成长,噩梦里的危机也会变得更加棘手。因此不论在哪里看见爱丽丝,都必须比杀任何一只蛀书虫来得优先。

但系氏才跑几步,发现没看见爱丽丝的半点影子。

「怎么可能?我不可能看错才对……」系氏很确定自己刚才从吊绳中的那圈套住脖子的绳圈里,看见那熟悉的怪物身影。他也杀过不少爱丽丝,所以不会记错那身影的模样。

他绕着绞刑台周围仔细地瞇着眼睛巡视,但除了白色、白色和白色之外,就是没见到刚才的那抹金与蓝的残影。

「难不成是因为九号在车上一直喷那个奇怪的水雾,才害我现在出现幻觉?」虽然很想就当作是这么回事,但系氏的经验和直觉却还是相信自己原先的判断。

噩梦里的一切有时是没有逻辑的,不能照常理思考,否则过去也不会有那么多猎手丧生在噩梦里。系氏三步併作两步、跃上绞刑台,他的直觉告诉他─那条吊绳一定有诈!

绞刑台吊绳下方的地板是挖空的方形,吊绳不长,因此系氏必须伸手将吊绳拉到自己面前后,艰危地站在开口的边缘观察。

吊绳的另一边,同样是一片纯白,但却让系氏觉得有哪里不太对。才这么想系氏就发现了哪里不对劲。透过吊圈,可以看见的不就只是吊圈后面的景物,但系氏把手放在吊圈的另一侧,从圈里看见的却不是自己的手,而是一片白色。

他忙将手臂伸进吊圈,结果发现手臂并没有穿过吊圈,而是消失在吊圈的另一侧。从侧面看现在的系氏,他的手臂就像是被凭空截肢了一样。

通过吊圈就是另一个区域!

刚才看见的爱丽丝,就是因为在吊圈里另一头的空间里,系氏才会一移动就找不到她。不过这下又有个问题,如果想去杀了爱丽丝,就必须要进入吊圈里的空间,但这么小个用来塞脖子的圈,根本无法让系氏整个人通过。

系氏试着先将手臂伸过去,再把头硬塞过去,但绳圈太小,光是这样也不可能办到。

「看来下次要推荐公司开个瑜珈或软骨功的训练班了。」系氏自嘲地将手从吊圈中抽回。

为了要更靠近绳圈,身体一直维持前倾的动作,加上又要小心别跌落下方的开口,系氏的小腿肌可说是卯足了全力。为了让自己轻鬆些,他往前挪了几公分,一双脚板一半腾空,不过这么一来,身体也轻鬆多了。

『身体过不去,那就只能先看看那头有什么花样了。』系氏先确认身后及四周没有任何变化、动静之后,壮起胆子,将头套进了绞绳圈里。

对面是无垠的纯白,无限宽广、白得无法区分天地左右,系氏穿过去的头,就是纯白里唯一的色彩,爱丽丝已经不在这里了。

「跑了?还是这一区有变化?」噩梦的空间并不是一成不变,只要蛀书虫或身在其中的爱丽丝所想所愿,一切就会大大地改变,它们是掌控噩梦的王。

追丢了爱丽丝,系氏改寻找他那两个失散的同事:「天生目!九号!在的话就回答我,天生目──面具变态──」故意用谑称呼喊九号,不过在这连回音都没有的空间,还真听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不是老爱搞瞬间移动那招吗?现在正需要时却不见他人影。』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系氏正要将头退出吊绳,却在这时候,忽然有个人以双手推了系氏的背一把,系氏当场被推下方形开口!

「呃!」

绳子瞬间拉直、绞紧,系氏反应迅速,拼了命挣扎、伸手拉住上方吊绳,将受力点从颈部转移到手握绳子的地方,不致于窒息而死。

但到底是谁推了他?系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名消失的爱丽丝,百分之百错不了。但现在即使回头也看不见身后,无法看清情况的恐惧令系氏升起了几分恐慌,想到爱丽丝挺直着端庄小女孩的身子,却面露奸毒的可怖笑容等待系氏的死亡,他冷汗就忍不住多冒了几滴。

但等死不是系氏的个性,他毅然放开了一只手,枪立刻在他手上现形,系氏凭着直觉朝自己周围的四面八方疯狂开枪,爱丽丝是血肉之躯,绝对会害怕子弹,为了躲避系氏的子弹,他绝对会暂时退开。

至少这么一来,系氏可以确定在不停开枪的同时,自己的身体周围是安全的,而且说不定还有机会乱枪打中爱丽丝。

一手负责开枪扫射,另一只手则用力地扯动着绳子,他绷紧了脖子的肌肉,身体用力摇晃绳子,这绞刑台和绞绳都是纸做的,虽然扎实,但还是有撕坏的机会。

果然用力扯动了几下,开了几十发子弹后,绳子发出「嘶嚓」的声音,最后终于断开了!

「呜哇!」系氏不备、一屁股就摔到了地面上,摔一个眼冒金星,眼前一片昏花,断落的白纸绞绳还挂在他脖子上,但至少是从被勒死的危机下成功脱困。

他用力甩甩头,视力一下就恢复过来。然而展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景象。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93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