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很快在晦暗的小房间内搜出了一本散发微光的发霉书,这书看起来像是泡过水后”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I. 《鸽子警卫的秘密》(a)

一早踏入公司大门,系氏马上直奔公司里与毛虫系统有最多连接、彙整所有任务资料的毛虫部门。

昨天因为被社长的算计,让原本可以直接收到任务指示的系氏,变成只能从九号那里等待转发的讯息,害得他原本想偷跑跑不了,就连及时赶到现场也做不到……虽然没能即刻赶到现场,也不完全是九号的错。

不过系氏今天早上想到一个好计策,他只要在负责接收指示的部门前随时待命,就一定能拦截到要给自己的任务讯息。

他一路上疑神疑鬼、左右环顾,深怕一转眼,那个戴着防毒面具的扫把星就无声无息地黏到他屁股后面。

顺利来到毛虫部门,系氏立刻抓了个文静矮小女的部员,紧迫盯人地盘问:「有没有给系氏……不对,是给九号的任务讯息,有的话就立刻通知我。」

女部员被系氏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吓,只顾慌忙摇头,不管系氏说什么都一概回答不知道。系氏那头天生的红棕髮色,再加上暗红与黑的西装搭配,立刻就让人联想到公司里那名脾气和作战方式都相当火爆的疯帽匠。这里好歹也是情报汇集处,因此即便系氏的业绩顶尖,其余的恶行恶状却早就众所皆知、人见人怕。

见逼问她也没用,兇恶的态度反而把人家吓得频频发抖,系氏只好放了人寻找下一个目标。由于显眼的身影一直徘徊在毛虫部门前,最后终于有个胆子比较大的女部员上前搭话。

「你是系氏先生吧?请问特地来我们部门有什么事吗?」

见不同人来接应,系氏重新说了一遍自己的要求:「如果有给九号的任务讯息,就直接在这边转给我就行了。」

「你是说昨天刚加入公司的新白兔职员九号吗?」

「对对对,特徵是自以为很帅气地戴着防毒面具,可是实际上看起来变态到不行的家伙。」

「呃、我知道了,他是你的新搭档吧。」女部员不知为何忽然结巴了下,边移开眼神,调出资料确认。

「对,昨天才配的新组合。」

女部员又看了看资料,说道:「不过这上面有社长注记,必须先传给九号之后,才能由他转发给你。」

「别管那个了,反正就算传给九号那家伙也没用。」

女部员眼神又飘移了一下,露出了相当困惑的神情反问:「请问这话怎么说?」

「那家伙──」系氏刻意压低声音,神神祕秘地小声道:「那家伙是个新手、昨天刚上任,却因为亲眼看到蛀书虫,就吓得屁滚尿流、落荒逃跑,所以今天估计他也不敢来上班了,你就直接把任务讯息给我吧。」

「呃、这,但是你的搭档……」女部员的态度扭捏了起来,系氏不耐烦地催促:「给我就对了,别管那个变态。」

“九号很快在晦暗的小房间内搜出了一本散发微光的发霉书,这书看起来像是泡过水后”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见系氏发怒,女部员终于忍不住坦白:「但是你说的那个搭档,已经在你身后……站很久了。」

「呼……呼……」粗重的呼吸声像是算準了时机,从系氏的背后传来。

「又来这招!」

♠ ♥ ♣ ♦

随九号的出现,系氏的小鹫头狮通讯器跟着响起。这次的事件地点已经有蛀噬的现象,并且有民众宣言看见了爱丽丝的蹤迹。当地的民间自救警备已经疏散了该区的人群,现在就等猎手们前来猎杀蛀书虫和爱丽丝。

时间分秒必争,但系氏立刻以想起来,自己被修德烈社长按照约定,没收公司派发的车子,当然连包庇他无照驾驶的部分也没了。

「好啦,现在看我们怎么去任务地点,搭地铁吗?」他语带责怪地斜眼睨着九号,而九号没搭理他,逕自举步往停车场移动。

『这家伙要搞什么名堂?』

系氏紧跟在他身后,一下就来到了停车场。只见其中一台车忽然响了两声定位电子音,九号便朝那台车的方向走去,并开了车门就坐上驾驶座。

系氏看了当场傻眼,上前拉住他的手臂说道:「你别跟我说你是要开车,你带着那个面具到底是有没有办法看路,我还想活很久,别拿我的命开玩笑啊!」

九号没搭理他,只给了系氏「上车。」两个字。

眼见时间紧迫,系氏也没时间和他争,单手撑着引擎盖一跃,就这么从对侧滑了过去。动作流畅地开了车门坐进车里,这时就听见九号默默地说了一句:「真不愧是猴子。」

「你这家伙给我闭嘴,不说话时就够让人生气了,一说话更让人气到发疯。」

「呼……」

「啧。」

虽然九号不再说话,不过并不是因为听从系氏,而是摆出了「跟猴子也没什么话好说。」的态度。系氏不悦地咂声嘴,宁可支着下巴看向窗外。

车子才发动,又听见语气毫无抑扬顿挫的九号开口说了声:「安全带。」

「连这都要管,你是老妈子啊?」系氏连头都不回,以散漫的口气随口回嘴。

「我只是不想因为猴子而被开罚单。」

「猴子猴子的,谁准你这样叫我!」

「既然听得懂人话就繫上安全带。」

九号一开口,让系氏根本斗不过对方,最后他乾脆孩子气地顶了句:「谁理你。」

九号默不作声,在仪表半板上按了个键,副驾驶座忽然发出哔哔两声,接着「窣、窣」地自座椅的左右后方,发射出两条安全带,交叉成X型将系氏牢牢地缚在椅子上。

「这啥?快放开我!」系氏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阴险的一招,这车上竟然装有自动安全带,而且还一次两条,分明就是针对他来的设计!

「呼……呼……」九号不予理会,从容地开车上路。

「去你的,这是修德烈那个王八蛋的主意吧?这样是在对待搭档吗,是对待囚犯吧你!」

「呼……」九号其实更想回答他,这是对付精神病患。

系氏的叫嚣丝毫未停歇,被噪音吵得无法专心驾驶的九号,忽然又轻触了下仪表板上的一个键。

副驾驶座旁伸出一个极细的喷嘴,「嘶」一声、在系氏面前喷了一团水雾,不到一秒,系氏的意识腾空,脖子一歪就昏过去。

莫约三分钟之后─

「你喷那是什么东西啊!」霎时惊醒的过来的系氏,开口就劈哩啪啦造了一串口业。

『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九号感到有些讶异。

「你这样是侵害人身自由权!就算你是公司任命给我的搭档,小心我一样告你告到死!别以为我只是说说,就、就算要告你的事只是说说,我也一定会找机会把你送进医院!」说话除了有些语无伦次、还有点神智不清,九号为了避免系氏的聒噪损伤自己的听力,因此又朝同一个键按了一次。

喷嘴再次喷出一团小水雾,系氏叫骂到一半,来不及憋气撇头,不小心吸进了一口,当场脖子一歪,又昏了过去。

大约又过了两分钟─

「你还按!真把我当玩具耍啊你,要不是被这两条该死的带子绑住,不然我绝对让你吃不完兜着走,那东西搞得我头昏眼花的!」怒气沖天的系氏从座椅上蹬起,气势凶猛地彷彿是要把九号掐死一样。要不是因为被安全带绑着,不然系氏真的会扑到九号身上赏他个一枪两枪。

『或许是靠意志力清醒过来的,真是惊人。』九号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神闪过一丝佩服,不过表面上他仍不动声色,继续专心地开车。

「又不说话,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当作没事了是不是!呜、呕……该死,想吐的感觉都来了。」

九号见他还在继续骂,又伸手準备再按一下刚才的按钮。系氏见了急忙大喊:「停、等等,别喷啦!我闭嘴、我闭嘴……那东西真的搞得我头好晕,待会是开战不是开玩笑,所以别再喷了。」

系氏被喷雾弄得双眼发昏、意识紊乱,待会猎杀蛀书虫不是闹着玩,为了能够保命,系氏也只能暂时忍一把。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必要现在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待系氏安静下来后,九号也不再整他,敲了个键收回喷嘴、同时收回一条安全带。

系氏肯安分些之后,车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像开往火葬场的灵车,冷得像随时都会有生灵从后座爬出来一样。

幸好没维持多久,就开到了目的地。眼前不远处能看见建筑物、路灯、邮筒、围墙,如枯叶般斑驳剥落下灰褐色片片碎屑,任何有形的物体,一旦被蛀噬侵吞,就会慢慢地灰化毁灭。

不知从哪吹来的风,吹捲起满地的粉尘,黯淡的黄沙仿如布幔摆荡。也许那粉尘是昨天还生机盎然的公园绿草,也可能是昨夜躲藏在暗巷的黑猫,谁都说不準,那团混在一起的沙,在不久之前都还是在自己身边的某人或某物,这就是众人之所以害怕蛀噬的原因,谁都不想一夕之间就变成一堆混在灰尘里的无名沙。

虽然蛀噬的速度并不快,而且若被蛀噬的程度不严重,也有药水可以救治。但为了小心起见,只要蛀噬发生,就一定会暂时撤离该地区的住民。

万人空巷酝酿着死寂的氛围,唯一能庆幸的是这里已经将居民顺利地疏散完毕。在蛀噬的最外围,民间警备拉上了黄黑相间的封锁线,九号将车停在蛀噬範围外。

系氏面对着被蛀噬着的褪色街道,难得以正经的口吻向九号问:「藏着噩梦的书在哪里?」

九号以手指在面前半透明的视窗上飞快地点击、滑动,视窗斜倾成三十度角,画面忽然隆起、并突出许多稜角,塑出网格状的立体街道模型。

在错综的建筑物之间,有一个红色的小小亮点藏匿于其中。这是白兔专属的传送工具,只要在地图内侦测到有蛀书虫的红点,再以手指轻触那个红点,地上就会出现圆圈,被划入圆圈内的人,几秒后就会被传送到红点的位置。九号以手指点了下那个红点启动传送结界,这时候,忽然有个长髮的人影朝系氏招手并快步跑来。

「系氏前辈。」直顺的黑色长髮飘逸着,翠绿的眼眸满是灵秀之气,女子身穿着白兔配色的制服。系氏一眼就认出来者,那是他的同事天生目。他又意识到九号正开启移转结界,因此急忙喊:「天生目,别过来、快退开!」

此时却已经来不及,九号、系氏与天生目的脚下忽然白光乍现,刺得他与天生目睁不开眼睛,只得瞇起双眼、以手臂遮在眼前。

等他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眼前已经是不一样的景色,他们身处在一个充满霉味的阴暗房间里。确定白光消失后,系氏立刻找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天生目,激动地说道:「妳怎么会这时候跑来打招呼啊!现在可好,跟着被传送到蛀噬里面了。」

「对不起!我刚刚跟我的白兔搭档解决掉一只蛀书虫,因为费了比较长的时间,所以还以为你们是公司派来支援的,就想跑过来跟你们说任务已经完成、可以收工,只是没想到你们是来处理新任务的。」天生目满是歉意地不停道歉,可是既然进入了蛀噬区,要想自己一个人离开,可能还没到一半,身体就被蛀噬侵蚀掉了。

而又因为刚才使用的传送工具只能单向─从外部传送到蛀噬的中心点,所以也没办法送天生目出去。

「这下有点麻烦,我们也不能一直停留在这里,天生目,妳只能先跟我们进噩梦里了。」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抱歉、系氏前辈,我给您添麻烦了。」天生目虽然年龄比系氏稍长一岁,不过因为她毕竟不知道系氏的真实年龄,又比系氏晚加入猎手的行业,再加上崇拜系氏的战绩辉煌,因此谦和有礼的天生目,便将系氏尊称为前辈。

「别在意了,这种情况下就别消极地只想着道歉。」系氏也总是在天生目面前装装前辈的样子。

看他那装模作样的样子,九号小声地冷笑,音量的大小大约只有他自己和系氏听得见。

系氏当场在心中无限次问候九号的列祖列宗。

九号很快在晦暗的小房间内搜出了一本散发微光的发霉书,这书看起来像是泡过水后,就被人随手塞在储藏室一样,除了皱巴巴的又泛黄的书页,封面和封底也全都覆着黑霉。

「就是这个了,要上啰。」系氏向两人看去,确认他们準备好之后,便动手翻开了书本。

万丈光芒瞬间填满室内,金光溢向门缝外的黑暗,彷彿像是永有生命力的潮水。带光芒退回书本里,系氏三人的身影已消失在原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93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