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紧我舍不得出来_比较刺激的h公共场合小说

第三章(1) 乐宇禾自从升上高中后,便没有再跷课过。
我问过他为什么。
「因为可以每天接送妳上下课啊,妳该看看其他男生的嘴脸,他们有多羡慕我就有多威风,毕竟我载的是高岭……喂我骑车欸,妳这样打我很危险!」
「你忘了我们的友谊建立在什么之上?」我收回刚刚打他的手,改拉住他的衣角。
「诚实,我刚刚说的也不是谎言啊。」乐宇禾又说,「况且,都考上这所梦幻高中了,我干什么还要跷课啊。」
「我接受后面的理由。」
我们骑在河堤边,车轮转动的声响配合着乐宇禾踩动脚踏板的节奏,河面在太阳的照耀之下,闪烁得波光粼粼。
「你在哼什么歌?」我听见从前方的他嘴里传来的熟悉曲调。
「妳没听出来吗?」他侧过头一笑,又在转向前方,哼得更为大声。
「国中校歌?」
「对啊!听了三年都被洗脑了,现在有时候朝会我还会不小心唱出国中的校歌。」
「你不都迟到吗那时候。」老是站在校门口罚站呢。
「就是因为迟到所以对校歌的印象更深啊,妳不知道全校回到教室后,迟到的人还得一个一个唱完校歌才能回教室。」
「好惨。」我笑。
「是不是。所以我最后乾脆不迟到了。」乐宇禾用一种励志且奋发向上的声音说。
「改直接跷课。」
「对!我家的杜洵恩最聪明了!」乐宇禾哈哈笑着,很像白痴,却天真的可爱。
我坐在后面,却能清楚的想像他的脸,一定又是挂着那样不正经的笑容,嘴角上有着两个的酒涡。
「乐宇禾,那你记得今天国文要分享新诗吗?」
「分享新诗?我能用床前明月光吗?」
「新诗,现代诗。」我重複。
「是喔,反正应该不会抽到我吧。」他不在乎的向右转,「抓紧了,準备上坡!」
「嗯。」我微微抓紧他的衣角,这个坡每天都会爬。
「那妳、準备了、什么诗啊?」他用力踩的踏板,所以声音听起来很紧绷。
「一棵开花的树。」
「那是、什么样的──诗呢?」他拉长音,没扣上的白衬衫随风飘扬,搔弄着我的手臂。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我开口,念出这段美丽的单恋,「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祂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哇,好癡情。」他说着。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你好紧我舍不得出来_比较刺激的h公共场合小说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啥?下辈子当一棵树?啊这样不就没办法谈恋爱了?」乐宇禾依然用力踩着踏板。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被无视了!?好过分!」抵达上坡最顶端,乐宇禾擦了下额头的汗,回过来冲着我笑。
我忍住不翻他白眼的冲动,将这篇诗念完,「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然后立刻打他的头。
「我又怎么了啦!」他嚷嚷着。
「这首诗的意境都被你打断了!」
「哈哈哈,好啦,要下坡啰,抓好,一──二──三──」然后他放开煞车,两脚往旁边伸开,往下方直直俯冲。
「哇──」他像个孩子一样笑个不停,速度和加速度让他十六岁的青春热血沸腾不已。
我只是紧抓着他的衣角,将脸埋在他的背后却不碰到的些微距离,紧紧闭着双眼。
「抵达!」乐宇禾在平路上轻按着煞车,故意蛇形了一阵子。
我稍稍深吸一口气,等心跳平复后才再次打了他的头。
「你很幼稚。」三不五时就会用这样危险的方式下坡。
「我的小兴趣咩。」他装可怜。
「你以后会骑机车的时候一定是飙车族。」
「我现在就会骑了啊,但是我是安全驾驶,除非遇到警察啦,我就会油门催快一点逃……」
因为他的不良发言,我用了更用力的掌劲巴了他的背。
前面不远处就是我们高中,这里的街道已经有不少我们学校的学生。
「刚刚那首诗蛮美的,作者是谁?」他的速度放慢。
「席慕容。」
「是喔,喂,妳看,是夏生。」他手朝前面一指,我顺过去看。
卡其色的长裤配上白色衬衫,书包则是深褐色,远远的我们就瞧见夏生和女孩子边走边打闹着。

第三章(2) 「夏生!」乐宇禾骑经过他身边时喊,我则点个头表示早。
「载我一程啦!」夏生喊着,在后面追着我们,像个大男孩一般,乐宇禾也放慢速度,让夏生保持快要追上但又追不上的距离,就这样一骑一追的来到校门口。
「我牵脚踏车去放,妳跟夏生进教室吧。」他停下车,我则从后座下来,顺了顺自己百褶裙的后方。
「天、天啊,你们也骑太、太快了吧。」夏生上气不接下气的从校门口走进来,喘气的模样像是跑完百米一样夸张。
「不过是短短几公尺。」我冷哼。
「妳来跑跑看。」夏生手抓着领口搧风,走到我这边。「乐乐呢?」
「去停脚踏车了。」我看了下车棚,「走吧。」
「先走吗?」夏生回头看了眼车棚,「对了,妳有发现最近已经没那个妳扑倒乐乐的谣言了吗?」
「我根本不在意。」之前沸沸扬扬的时候也没影响到我跟乐宇禾。
「是喔,所以妳不好奇那谣言怎么消失的?」夏生一脸八卦。
「一点也不。」
「是喔。」夏生一脸无趣的收起八卦脸,「那妳有準备等等的新诗吗?」
「你觉得呢?」
「好吧,当我白问。」他耸耸肩,身上又传来一种独特的味道。
「你又换香水了?」
「嗯,这味道怎样?」夏生特地弯下腰,将脖子凑到我脸前。
「这比较好闻,但还是不自然。」
「确定吗?但他主打就是自然香味呢,妳靠近点闻闻看。」夏生说着,将一边头髮顺到耳后,露出他偏白的脖子侧边,我又靠近了他一些,鼻尖都要凑上他的脖子。
「靠近闻味道更怪。」然后我往后退一些,「男生擦香水很奇怪。」
但夏生却一手摀着他的嘴,皱着眉头像是在沉思。
「怎么了?」
「高岭,妳擦的是什么香水?」
「我没擦香水。」
「但妳身上有个很香的味道。」
换我皱了眉头,但没蠢到做出闻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或是头髮的举动,由于我们站在校门口,加上夏生像是混血儿般的身材与外貌,更是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我想应该是洗髮精吧。」我说,再往前靠近夏生一些,将后头的长髮撩到他的鼻下,「我表姊从日本带回来的,这味道才叫自然……」
话没说完,夏生却忽然往后跳了好大一步,好像我给他闻了什么难闻东西。
「你干么……」我望向他的脸,阳光正巧从云间渗透出来,照耀在他的脸上。
夏生一手底在鼻与嘴间,瞠大着双眼里头满是讶异,是阳光或是他刚跑步的关係,总之,他的耳根泛起一点红。
短短瞬间我便会意过来,兴起了难得想恶作剧的念头,往夏生那靠近。
「夏生,你不会是闻到洗髮精的味道就感到害羞了吧?」

「啰、啰嗦!」还真被我猜中,「回教室啦!」
也不打算闹他太多,只是平常噁心的夏生、喜欢和女生打闹的夏生,居然有闻到洗髮精的味道就会脸红这样清纯的反应,让我觉得很有趣。
「你们还没进教室啊?」乐宇禾忽然跑到我们两中间,他后头还跟着另一个男孩子,经过时拍了乐宇禾的肩膀。
「下次再一起打球。」
「好啊,反正马上就是球季大赛了,先来场友谊赛吧。」乐宇禾回应那个男孩,对方说了没问题后往右边的教学大楼跑去。
「谁?」
「高岭,妳不认得他?校园王子耶!」连夏生都感到惊讶,学校这么多人我哪有办法一一记得。
「就是我讲的C班那个,老是忘记问他叫啥,好像有个春字。」乐宇禾往左边的教室方向走。
「春什么,那我们这边有个夏什么,学校不会还有个秋什么跟冬什么吧?」我笑着说,让乐宇禾有些讶异,转过头来看着我。
「杜洵恩妳在开玩笑呢,真是难得妳居然会说笑话,不错喔。」
「谢谢你的称讚。」我说,他笑得更是开心。
「对了,球季大赛不是快到了吗?他们班实力蛮强的,夏生,你那么高应该很会打篮球吧?」
「这是什么诡异的关联,高不等于会打篮球好吗?况且球季大赛我想选排球。」夏生耸肩。
「排球是女生才能选,男生只有篮球跟足球。」我补充,夏生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想必还在想着刚刚洗髮精的事情。
「我们学校明明很多运动社团,但比赛选项却少得可怜,还真是不公平。」他看向其他地方,耳根还红着,这种反应让我觉得很有趣。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8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