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霜直播被管泽元亲嘴_死神h同人本子

24 – 大疯一场 池远筑失魂落魄的走到校门口,手上握着手机,眼泪已经被她洗掉了,眼眶却少不了红肿。
袁希舜看见池远筑来了,拍了拍身旁两个女人的肩膀。
「拿好啦?走吧走吧!天色已经要暗下来了。」李玥涵兴奋的拉着池远筑,没有发现池远筑的不对劲。
池远筑任由李玥涵拉着自己,眼眸里的受伤被袁希舜看到了。
袁希舜拿出手机敲敲打打,几秒后池远筑听见讯息提醒的声音。
她看着手机萤幕。
袁希舜:『怎么了?』
池远筑:「什么怎么了?」
袁希舜:『妳眼睛红红的,哭了?』
池远筑:「刚刚风大,被沙子用到,不舒服揉的,走路不要边滑手机,等等撞到电线杆,你帅气的脸就毁了。」
袁希舜见池远筑还能跟他开玩笑,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疙瘩,但也没在意太久。
很快地,几个人边走边聊,就来到了商店街。

「将将!这是刚刚我趁远筑去教室拿东西的时候偷偷去便利商店买的。」袁希舜亮了亮手上的一打啤酒。
李玥涵眼睛都发光了,「原来你是去买这个!为什么可以买啊你!」
「我厉害啰!」袁希舜坐在长椅上,将啤酒拆开。
池远筑拿了一罐,「我长这么大还没喝过酒,今天来疯一下!」
说是要疯,只不过是找个借酒浇愁的理由,池远筑拉开啤酒罐,因为压力,所以冒出了一些酒泡。
池远筑轻轻啜了一口,有点像汽水,苦涩的汽水,但池远筑爱上这个感觉了。
袁希舜傻眼的看着池远筑,「靠,妳喝酒?谁让妳喝啦!」
池远筑不满的踩了袁希舜一脚,「我想喝。」
现在她心情差的很,谁阻止她喝酒她就和谁翻脸!
看见池远筑这个第一次喝酒的人都喝的这么豪迈了,他们三个人也不会输给她。
「乾!」
四个人将鞋子跟袜子都脱了下来,冲进喷水池里。
这个时候的池远筑是笑着的。
「看招!」袁希舜捧起一把水往池远筑身上泼去。
「靠!袁希舜你欠揍是不是!」池远筑将最后一口啤酒喝完,罐子放到旁边后,她笑着将水踢到袁希舜身上。
四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出现在喷水池里,影响了周围人的心情,有些人也因为觉得有趣而加入。
「小雯!」池远筑叫了裴小雯。
裴小雯转过头来,被池远筑捧着的水喷了一脸。
「好啊!池远筑妳完蛋了!我们三个包围她!」裴小雯看着李玥涵跟袁希舜。
然后池远筑被逼的跌在喷水池里更狼狈了,「不公平啊!专欺负我一个。」

「活该!」裴小雯朝着池远筑作了一个鬼脸,然后又去泼李玥涵了。
袁希舜将池远筑拉起来,看见她若隐若现的制服微微蹙眉。
「嗯?你要拉我去哪?」
池远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袁希舜拉到地上,然后走到他们放啤酒的长椅前。
袁希舜打开他的书包,抽起制服外套,然后批在池远筑身上。
「看妳湿成这样,真是的。」袁希舜无奈的看着池远筑还未退去的笑颜。
裴小雯跟李玥涵在喷水池里玩的很开心,泼过来泼过去的。
池远筑又打开一罐啤酒,然后缓缓喝下一口。
「妳不是第一次喝吗?喝两罐对妳来说太多了。」袁希舜看见池远筑又喝了,伸手要抢走池远筑手上的啤酒。
池远筑躲了过去,「我就要喝!」
袁希舜不是不知道池远筑的固执,叹了一口气后也跟着打开一罐啤酒,还自己跟池远筑的啤酒碰了一下。
「我还想再下去。」池远筑觉得在喷水池里被水浇淋的时候,她是脑袋空白的,没有複杂的想法。
袁希舜用脚挡住池远筑,「No!在这就好。」
好吧,玩不成了,那她喝酒行了吧?要是她喝酒还被拦的话,她就生气!
袁希舜看着池远筑啤酒一罐接着一罐喝,足足喝了四罐,池远筑才打了酒嗝停下来。
「我要去玩水!走开啊袁希舜你这呆瓜。」
「妳醉了,就叫妳别喝这么多。」袁希舜抢过池远筑第四罐还没喝完的。
「我要下去玩水!」池远筑像小孩的瞪着袁希舜。
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不给我下去我就哭给你看。」
可袁希舜才不会妥协让步呢!池远筑这醉样如果下水了,是那种能够把自己淹死的程度。
他一开始以为池远筑的酒量不错,但他想错了。
差到不行。
「唔……我难受。」胃里一阵翻腾,池远筑立刻推开袁希舜跑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弯下腰来狠吐。
裴小雯看见池远筑吐了,叫了李玥涵一起上去,两人拧乾身上多余的水后走向池远筑跟袁希舜。
李玥涵闻到池远筑身上的酒味,看向长椅,「妳怎么喝这么多啊!赶快去坐着休息。」
「好久没这么疯一场了,我开心。」池远筑傻笑着。
袁希舜将池远筑的一支手臂扛在肩上,然后抱起,「玩成这样被妳妈看到又要担心了。」
池远筑现在神智模糊,思绪有点短路,「嗯?叫我妈一起来玩水,不错啊……这里好玩。」
三个人无语的看着池远筑发癫。
倒是池远筑,从书包里拿出手机,开启了拍照的模式,朝着镜头微微一笑。
虽然现在她有些狼狈,笑起来还是很甜美,足以撩死一堆癡汉了。
袁希舜凑到池远筑身旁,抢过池远筑的手机,来了个双人的合照。
「你也想拍照哦?」池远筑对着袁希舜笑了笑,这又让袁希舜按下了一次快门。
不久,袁希舜自动的把跟池远筑合拍的照片以池远筑的帐号发上微博。
『我也是醉了。』
袁希舜看着照片上池远筑笑的天真,心里犯起了一波波涟漪。
「先把远筑送到我家吧!看她这样怎么回去?」李玥涵提议道。
「嗯,走吧。」袁希舜蹲了下来,让池远筑靠在自己背上。
池远筑看着袁希舜的背影,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拿着蛋糕的身影。
「为什么要喜欢她,不喜欢我啊……」池远筑喃喃道,把袁希舜认成司徒翼了。
「嗯?我喜欢妳啊。」袁希舜听着,心想,这池远筑酒量差到真的可以胡言乱语了。
「骗人。」池远筑环紧袁希舜的脖子。
袁希舜对于池远筑这么可爱的举动感到很无奈。
「是真的。」
「真的吗?嗯……开心……」渐渐得,袁希舜只听见池远筑浅浅得呼吸声,知道池远筑睡着了。
裴小雯见池远筑醉成这样,不禁笑了,「酒量差还想喝酒,真是的。」
李玥涵正在滑手机,看见刚刚袁希舜利用池远筑发的微博图文底下有好长一串的留言。
路人甲:『卧槽,湿身秀吗?』
路人乙:『远筑的脸好红,果真醉了。』
路人丙:『会不会被捡尸啊?』
路人甲:『看看第三张照片呗?那男人这么帅,肯定是远筑的男朋友。』
路人乙:『我心碎了,别说了(叹气)。』
路人丙:『推第一张远筑的自拍照,我的心刚刚加快跳了好几下。』
「这是什么奇葩的回覆啊哈哈哈哈!」李玥涵笑成白癡。
「咦?这人是怎样,口德不会留点吗……」
李玥涵往下一滑,看见一个匿名没头像的人留了那么一句话。
『用成这样是要去勾引哪个土豪呢?(鄙视)』
李玥涵气得Tag那个匿名的人。
女神经涵:「那个匿名的,你说什余霜直播被管泽元亲嘴_死神h同人本子么呢?我看你是忌妒我们远筑身材好男人缘好吧?」
另一个地方,司徒翼坐在电脑桌前,看着手机屏幕,眼神像是在看猎物般的盯着一张照片上全身溼透的女人。
司徒翼的指尖点了好几下,看完那一些照片,紧了紧拳头,莫名奇妙的烦躁!
穿着薄死人的制服玩水,够放蕩的,呵呵!
通知来了,司徒翼看见一个叫女神经涵的人打的话,没有太多表情,只是手指又在键盘上敲打。
「@女神经涵,呵呵,随妳怎么想。」
司徒翼以匿名的身分创了个微博,偷偷关注了池远筑的号,池远筑上一次发文是在三个月前。
『散沙。』短短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让人猜不透池远筑当时的想法。
但司徒翼看到那个发文的日期时,心里藏着的那些过去都回来了。
司徒翼眯起深邃的墨眸的看着照片上的女人,越看越烦,到最后还是关掉手机了。
想这么多做什么?他现在该想的是邓语萍,而不是一度消失在他生活圈里的池远筑。
池远筑吗?既然她这么爱现自己的身材招来一堆苍蝇。
他就陪她玩玩。
然后再甩掉她。
让她知道被玩感情的感受是如何。
曾经他受的耻辱,他会一点也不剩的还给她,甚至加倍。
「等着看吧,池远筑。」司徒翼冷笑着。
这时的司徒翼只想一报雪恨,却没想到这些想法在多年后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失败。


25 – 伤疤 池远筑被袁希舜背上李玥涵在外租的小套房,当池远筑被放到床上时,不适的呻吟,眉头皱的很紧。
「今天远筑就住我家吧,她的衣服我等等去跟阿姨拿。」李玥涵说着,脱下池远筑的袜子跟鞋子。
袁希舜点头,「那我送小雯回家,妳要不要顺便去远筑家拿衣服?」
李玥涵从柜子里拿出两个塑胶袋,放到床头柜上,以免等等池远筑在她不在的时候想吐却找不到垃圾桶。「嗯,走吧。」
池远筑睡得很不安稳,因为梦裏有她不想看到的人。
她梦见司徒翼拿着蛋糕在帮邓语萍庆生,甜蜜的样子,彷彿要刺瞎池远筑的眼。
「妳的愿望我会帮妳实现,我爱妳。」
「池远筑妳怎么在这?看到妳就讨厌。」
「司徒翼,我就让你这么厌恶吗?」
池远筑看着司徒翼搂着邓语萍越走越远,她怎么喊司徒翼的名字,都没有回应。
「远筑?」
「作恶梦了?」
池远筑睁开眼,看见李玥涵拿着毛巾坐在她旁边,她起身,「我怎么在这里?」
李玥涵将毛巾放回脸盆内,「妳喝醉了,刚刚我去妳家拿妳明天去学校要穿的衣服,先去洗澡吧。」
池远筑的头有些晕胀,她把手握成拳头状,轻轻捶着头。
「刚刚看妳嘴里一直念司徒翼,梦到他什么了?」
李玥涵将毛巾洗过拧乾后,放在一旁,将脸盆端起来,看着池远筑有些担心。
池远筑顿了一下,「没有什么,妳听错了吧!」
「可是我听的很……」李玥涵还没说完,池远筑一下就溜进浴室了。
「我脸盆都还没放好呢……急什么。」李玥涵无奈的端着脸盆走到洗手台前。
可是池远筑真的没事吗?感觉她跟司徒翼好像有不一样的关係,还是池远筑暗恋司徒翼?
「不会吧……袁希舜还没告白就要失恋了?」
此时袁希舜正趴在床上看书,莫名奇妙的打了个喷嚏,「谁又偷偷说我闲话了……」
李玥涵将原本散乱的套房整理乾净后,走到厨房打开瓦斯,打算先做一碗醒酒汤给池远筑喝,之后再做鸡蛋麵给池远筑吃,垫垫胃,空腹喝酒还是第一次,对池远筑的胃很伤。
池远筑醒来后,脑袋就像跳针般的一直回想起在学校看见司徒翼跟邓语萍甜蜜的那一幕。
弄得她现在心情更加低落了,头晕脑胀让她越来越烦燥,洗完澡围着洁白的浴巾走了出来。
她坐在李玥涵的房里,看着化妆台的镜子。
「明明都过去了,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好了,别想了,妳跟他只会是陌生人。」
头髮吹乾后,池远筑走到客厅,闻到了麵香,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
李玥涵正坐在沙发上吃麵。
「啊啊……是鸡蛋麵!」池远筑坐了下来,闻着香喷喷的鸡蛋麵。
当池远筑正要拿起鸡蛋麵的时候,被李玥涵夺过,「等等!先回答我的问题。」
「不能等吃完再问吗?」眼巴巴的看着鸡蛋麵却吃不到,池远筑的肚子叫的更兇了。
李玥涵摇了摇手指,「刚刚我听到妳叫着司徒翼的名字,还说一些有的没的,跟我说说看,妳梦到什么了?」
池远筑抿嘴不语,要说她梦到什么,其实她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我忘了。」池远筑诚实的说。
李玥涵狐疑的看着池远筑,「那好,下一个问题,妳跟司徒翼之前是不是认识?」
池远筑对于李玥涵这样问她,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之前妳两次住院都是跟司徒翼有关,虽然第一次中毒不是,但第二次我记得很清楚,我看到他手上也有伤,你们两个一起受伤,那天是怎么回事?」
李玥涵这一说,池远筑也想起那天的事了。
那天他看到司徒翼有危险,她想也没想就拿着书包追出去了,根本来不及思考。
看见司徒翼被棍棒招呼的时候,池远筑彷彿是自己被打一样全身都痛,当有人要偷袭司徒翼的那一刻。
她像是身体本能似的替司徒翼挡下那一棍。
「回答我啊。」李玥涵皱眉,看见池远筑走神了,觉得事情更不简单了。
池远筑见李玥涵死缠着问题,叹了口气,「他是我前男友。」
「好。」李玥涵应了一声。
「前男友?前男友!司徒翼是妳前男友!」李玥涵起初没有太大的反应,想着想着,惊讶的看着池远筑。
「是,他是我前男友,但都过去了,我也不想跟他有联络了。」
「那妳为什么会受伤?」
「不知道怎么的就冲出去挡棍子了,别再问了,我不想再提起。」池远筑阻止了李玥涵的问题。
李玥涵知道池远筑不喜欢徘徊在这个问题,她也没问了,只是将鸡蛋麵推回池远筑面前。
池远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明天不太想去学校……」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遇到司徒翼,一想到会碰到他,她就会紧张。
「怎么不想去了?」
「就不太想去。」要她怎么说出怕遇见司徒翼啊?
「我不知道妳在排斥学校什么,但我记得你住院之前都还好好的,每天去学校开开心心的。」
池远筑不是排斥学校,而是排斥某个会让她心慌意乱的男人,她如果告诉李玥涵,李玥涵肯定又会巴着一堆问题不放。
「我明天会去学校,只是,别找我出去了,我想在教室。」
李玥涵虽然觉得奇怪,但也答应池远筑不找她出去,而是自己来找她。
誉皇的年级跨教室是没有限制的,所以大学生可以到高中生的教室、高中生可以到国中生的教室,前提不是惹麻烦的就好。
「有事可以跟我们说,别都闷在心里,会让人担心的。」
池远筑点头不语。
她不想把自己的伤疤再揭开。
已经过去的,现在就让它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7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