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_死刑犯郭爽最后的准备

CH3-9 不做朋友 有时候想喝得酩酊大醉,吐得乱七八糟,这样也许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
「小心……」
不过当我知道无论平时在人前多么有距离感、魅力无限,一旦碰了酒精,什么形象气质都是浮云。
我……还是不要轻易尝试好了。
幸好薛赫酒品算好,不吵不闹只睡觉,但也很麻烦……「你、你家快到了,要睡躺在床上在睡好吗?」
我使劲想扳开像八爪章鱼黏着我不放的他的四肢,软趴趴的瘫在我身上,只要我一挣扎就会被他抱得更紧。
好不容易电梯来了,我们只能像是连体婴一样,横向艰难的走进电梯,按下楼层,我早已放弃挣脱他的禁锢。
任由他紧揽着,由镜子反射中,我们彷彿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如果我的脸不要露出想掐死他的表情的话。
再度庆幸这时间不太会有人进出,就这么刚好,电梯门恰恰打开,而外头站着一位面容严肃的……巡楼警卫。
「呃。」
我见他正经八百的脸微微抽动,握着警棍的力道加大,我除了乾笑陪笑一直笑,我实在想不出大半夜两个搂搂抱抱、衣衫不整的人应该怎么做才不奇怪。(妳这么想才更奇怪!)
我拖着薛赫哦呵呵的从他面前经过。「辛苦了。」
我见他用着狐疑的眼神打量了我一遍。「小姐,我好像没看过妳。」粗矿的嗓音、配上鼻子喷气,让他整个人无违和的像只大金刚。
「呃我、我……」大金刚锐利的眼神狠扫过来,我吞了吞口水,如果我承认,很怕他会从窗口把我丢出去。
「请问妳是薛先生什么人?」大金刚拿起警棍敲着手掌,朝我逼近,估计是把我当作骗财骗色的那种女人。
「我、我是那个那个……」我转动着脑子,「他、他妹妹!」
「据我所知,薛先生无兄弟姊妹,他是独生子。」
现在警卫的工作範围都这么广吗……
「唔我刚有说我是他妹妹吗……」我硬坳,「我是说……我是他、他女朋友啦!」
补充:前女友。
大金刚愣了一下,眼神仍充斥着不信,见他想逼问体育老师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_死刑犯郭爽最后的准备下去,我装模做样的抱住薛赫的手臂。
特温柔、特贤淑。「亲爱的我们到家啰,换完衣服再睡。」……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回头看一眼大金刚,刻意更加靠近薛赫,用眼神威吓他赶快走!
大金刚面色泛红的快步下楼,确认他没有偷看后,我鬆了一口气,按了门铃见没人应门,我从薛赫的西装外套摸出钥匙。
喀──
按下墙上的开关,室内一片明亮,本来想把他丢在沙发自个儿走人,但我那氾滥的鸡婆个性,最后还是决定将他送上床。
我站在两间房间的门前,利用直觉选了右边那间,我将他拖上床,却连带我自己也被他压在床舖上,姿势颇暧昧。
我奋力推开他的胸膛,薛赫却像座屹立不摇的五指山死死地压在我身上,感受到他置于我手臂两侧的手渐渐缩紧。
下一秒,我扎扎实实的落入他的怀里,动弹不得。
寝室漆黑一团,唯独只有两人的呼吸声,还有我快跳出胸口的心跳声。
太近了……
他似乎是睡得不安稳微微调了姿势,柔软饱满的唇摩挲过我的颈肩,我几乎差点停止呼吸。
这家伙……!
「呀……薛赫!」我喊,但因为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胸口,原本铿锵有力的吼声,却细如蚊蚋。
真是要疯了我!
那小子像是终于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上,转而揽住我的肩膀。
「薛赫你找死是不是……」我尝试对他拳打脚踢,但他的身体就像有意识一般,我一出手他就 按住我的手,我踢他,他就用脚死扣住我的脚。
这叫身体天生反射神经太好还是……等等!有意识?
「你根本就没醉对不对!」
「你不要装死!给我起来!」
「喂!你听到没!起来!」
「好吵。」
「……」
「很累,快点睡。」他的声音像在哄气炸毛的小狗狗一样温和低沉。
……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说得话啊!

CH3-10 不做朋友 叮咚──
叮咚──
夺命连环的电铃声,吵得我不禁皱了皱眉,爸妈和大哥怎么不开门……
受不了之下,我半瞇着眼带着浓浓睡意打算起身,正当我想翻身,感觉肩膀两侧被一股力道牵制。
睡意将我的思考能力归于零,因此我不疑有他,推开身旁温暖的「抱枕」,它却不为所动,轻轻一个施力,将我轻搂在它的怀里,感受有股平稳微热的气息落在我的眼睫上方。
我的睡意瞬间退散,眼睛逐渐适应早晨的光线,门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大脑渐渐开始运转,记忆一点一滴回来,刚刚所有理所当然的事全都不合理了!
我霍地睁开眼,想赖床的心情全没了。
我居然睡着了,我居然和薛赫睡在同一张床,要疯了要疯了要疯了,梓莹会怎么想……
我试着偷偷抽身,薛赫小人的个性连一点逃脱的缝隙都没有。「醒了就放开我!」我挣扎道。
「再睡一下。」
居然还敢厚颜无耻的要求。
昨晚匆匆传个简讯说在蕙央过夜,临时串通好,就怕家里那对父子疑心病发作打过去确认。
最后还因为太心虚连手机也一併关机。
「我问你。」
「嗯?」带着早晨慵懒的声音,他的语调轻轻上扬,特别诱人。
我不自在的拉开我们的距离,虽然只有几公分的差别。
「当朋友不好吗?」
他顿了一下,我以为会有不同的答案。「不要。」
「以前还是朋友的时候相处得很好啊,我不想因为分手……弄得彼此关係都不好。」
「不要。」
「到底是为什么!」
「不要。」
我愤愤地瞪着他闭着双眸的俊容。「你是三岁小孩子吗?一直不要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
霍地,他张开深邃漆黑的眼眸,来不及反应之下我们四目交接。
「我要什么?」他重複。
我吞了吞口水,干麻突然认真起来……。
「不做朋友。」
这是哪门子的答案。「好啊,我也不稀罕,让开!我要回家了!」
起身的同时,他眼明手快的将我压回去。「怎么,妳很在意?」
他笑得戏谑,彷彿抓到我的小把柄那样邪恶欠揍。「我、我干麻要在意?这样还省得我清静。」
「哦?那妳为什么三番两次提起这件事,上次在婚礼时也是。」
「你才奇怪!明明可以不用形同陌路的。」
「妳没回答我的问题。」
瞪了他一眼,我试图挣脱他的束缚。「放开!」
「妳很在意。」
「我、没、有!」
「这里是床。」
「所以呢?」手不能动,我只好踢他。
倏地,他一个旋身,双掌压在我的身侧,男上女下,轻轻鬆鬆。「随时可以这样。」
瞧!笑得何等妖孽啊这人。
当我还在思考如何将他踹开时,房门被打开了。
心脏猛然缩紧,脑海想得都是我会被砸鸡蛋、丢青菜,从此贯上小三的污名。
「浑小子!没听过奶奶大寿还要亲自来迎接孙子的道理!」对方来势汹汹。
「啊哟!」对方惊叫一声,似乎是看到我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不宜。「是奶奶不好……我走我走!」
「不对呀……」
「早日生个孙子给我抱抱啊。」
「喂不……」
「生男生女都好,奶奶都喜欢!」
「我们没……」
「乖孙,这不会又是你拿来代打的女朋友吧?」对方想了想,停住了欲转身的脚步。
「不是。」
「好,那就好!上次那个女人胭脂味太重,年纪又比你大,奶奶失眠了一晚才释怀,老人家还是喜欢清淡一点的。」
「奶奶你也知道我的眼光一向不好。」
……看我是什么意思?
「奶奶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差。」
「但是奶奶……」
「怎么了?别说你让人未婚怀孕,奶奶都还没打过招呼,到时合不来我就去云游四海不回家,我可是认真的!」
「现在的情况比让她未婚怀孕还糟糕。」
「混小子你该不会想纳三妻四妾?」对方一个激动差点拆了门板。
「她还不是我的女朋友。」
逆着早晨的阳光,他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7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