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谢文大胆私拍人体_歌曲《花桥流水》原唱

Chapter 09 〈现在开始喜欢〉3 伊人:谢文大胆私拍人体_歌曲《花桥流水》原唱 夏夕瑀低着脸,偷偷觑着身侧的阎末风,随着公车行驶晃动,他的右手背突然轻轻擦过她的左手,她的眼圈微微一热,尝过友情围绕的滋味,总是忘记自己是孤单来到这里;而依恋上一个人,又是另一种寂寞的开始。
心不在焉间,公车突然紧急煞车,车内响起一片惊叫声,夏夕瑀连尖叫都反应不及,整个人直直撞进阎末风的怀里,他的手紧紧抱住她的肩,直到她抓回平衡。
「司机你怎么开车的啊?」
「就一辆机车突然冲出来……」
车内此起响起一阵叫骂声。
「妳没事吧?」阎末风的声音变得沙哑,在她头顶响起。
夏夕瑀揪着他的衣服,惊魂未定地抬起脸,朝他摇了摇头;只见他轻吁了口气,微微一哂:「妳踩到我的脚了。」
「嗄?」低头一看,她的脚果真踩住他的宝贝脚,赶紧缩回,「对不起对不起……」
「好痛。」
「我帮你呼呼……」
「好痛。」
「等等,你有这么脆弱吗?」她傻眼,这人三魂被吓掉两魂吗?
阎末风一脸要笑不笑,直瞅着她的眼:「好、痛。」
完全傻眼加无言的状况,夏夕瑀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晴,晴朗澄净,盈着令人心悸的暖光,忍不住伸出手,用力陷住他的右脸颊,拉扯两下。
「百分百地球人。」淡淡笑意闪过眼底,阎末风抓开她的手,紧握一下才鬆开。
他掌心的温度扰乱她的心跳,脑筋开始打结,越想越迷糊,以前死皮赖脸纠缠他,他总是面无表情或无奈叹气,不曾给过回应,而现在连着两次主动接近她,这又隐喻着什么?
呼吸有点凝窒,她不敢继续想像下去,直到公车到站,两人下车后一同走进校门,少了汪承昊的同行,和外型俊秀的阎末风走在一起,马上引来四周学生的注目,她窘着脸瞄他一眼,他也侧脸看着她,像在研究她的反应。
「头好痛!我不要和你上学,爱哭包走开!」心境回不到国中的坦然,她抱头哀叫,抓着书包冲向中廊,丢下阎末风若有所思望着她的背影。
关于三只外星小怪引发的效应,第一节下课是两个女同学跑来看壁报,壁报摊开时怪叫一声,马上引来全班同学围住姚佳琳的座位,低声讨论起夏夕瑀的传闻。
「哎唷,这什么妖怪?」
「夏夕瑀画的啊……」
「有点破坏整体画面。」
「她的入学成绩很高欸。」
「听说她国中自我介绍,是从外星球转学来的……」
夏夕瑀还有国中同学编在其他班级,她转学的自我介绍早就传回班上,几个男同学抱着纯属娱乐的心态,好奇问她外星小怪的事,众人说笑完就一哄而散,并未拉近友谊的距离,直到中午,姚佳琳将壁报交到学务处,所有讨论才平息下来。
吃完午餐后,夏夕瑀靠着窗台站在走廊下吹风。
姚佳琳从学务处回来,突然走到她面前,微笑说:「谢谢妳帮忙画壁报。」
「抱歉,壁报被我搞砸了。」
「不会很糟啦,那三只小怪物看久了也很可爱,」姚佳琳站到她身侧,微微低下脸,「对了,妳和阎末风……是情侣吗?」
夏夕瑀愣了一下,摇摇头:「不是,我们是很好的国中同学。」
「同学喔……」微微鬆了口气,姚佳琳见她一脸询问,连忙解释:「我有参加数理班的甄试,那天紧张到没吃早餐,结果考试中突然饿了起来,阎末风刚好坐在我后面,他听到我的肚子一直咕噜叫,第一堂考试结束,就拿了一包饼乾送我,让我先止饿。」
「原来如此。」心情有些失落,上高中后,阎末风没再带饼乾送她。
「不过……他好像不记得我了。」姚佳琳脸色微黯,想起星期六那天,阎末风看她的眼神非常陌生。
「他本来就不太爱搭理人,未必是忘记。」夏夕瑀猜测。
「真的吗?」
「可能。」
「那……他的兴趣是什么?」姚佳琳的眼神燃起一丝希望,摇着她的手臂撒娇着:「告诉我好吗?拜託。」
夏夕瑀突然被她缠住,一时不知道如何拒绝,只好据实回答:「他喜欢看星星。」
「是流星吗?这兴趣好特别喔,那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
随着姚佳琳一次次提问,夏夕瑀的心情缓缓下沉,感觉她的接近是要打探阎末风,并不是真心想和她聊天;但是女孩间聊天的话题,不就是讨论男生、研究衣服鞋子、分享生活心情吗?
如果解析一个人的心理或行为,能像理化的氧化还原反应一样,从化学方程式的拆解中得到乐趣,那么夏夕瑀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对她而言,揣探别人的心思是累人的事,除了姚佳琳难懂,阎末风这道题也变得艰深,连续三天早上在公车站遇见他,这不是巧合了吧。
夏夕瑀故意在星期四搭回下一班公车,来到公车站,又看到阎末风和汪承昊黏在一起。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阎末风从上一班等到这一班,一种是临时改搭这一班,而她直觉答案是前者。

Chapter 09 〈现在开始喜欢〉4 「夏小怪,」汪承昊面露微笑,伸手拍拍她的头,「一天没看到妳,心里就觉得怪怪的。」
看着他灿然的笑脸,夏夕瑀心房一暖,也怀念三人一起上学的氛围,她快步闪到汪承昊身后,偷偷探出半边脸,指着阎末风问道:「班长,以你同窗十年的了解,你仔细看,他是谁?」
「我兄弟阎末风,妳的爱哭包呀。」他微微皱眉,不懂她在玩什么把戏。
「他不是爱哭包。」
「那他是什么?」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所以才叫你检查。」
「末风,你最近的记忆有断层吗?」汪承昊歛起笑容,配合夏夕瑀瞎起哄。
「有,」一丝算计闪过阎末风的双眼,「国中毕业那天,在理科实验室里,有十分钟的记忆消失了。」
汪承昊故装震惊:「难道被外星人绑架,消除记忆了?」
「外星人倒是有一个……」
「夏小怪!」汪承昊一把揪出缩在身后的女生,「妳对末风做了什么?」
夏夕瑀哑然瞪着汪承昊,脑海浮出强吻阎末风的景像,脸红到快榨出血,不懂这话题怎么会反弹打到自己?
阎末风抿住笑意,拿着英文字卡闲闲地搧风,看她脑筋打结的可爱傻样,又看着交心十年的汪承昊,为了这两人而捨弃第一高中,这决定值得。
公车到站解救了夏夕瑀的窘况,三人上车后坐到最后一排座位,阎末风同样坐里侧,汪承昊却被夏夕瑀推到中间位置,硬是隔开阎末风。
夹在两人之间,汪承昊尴尬地抓着头,看着左边男生在背英文单字,右边女生也不甘示弱拿出笔记複习重点,心里微微叹气;突然,眼角瞄到笔记本翻页间,某一页写着奇妙字句。
「这什么公式?」汪承昊倏地抽走夏夕瑀的笔记。
「啊!还我!」她伸手想抢回。
汪承昊侧身挡住她,迅速翻找到一页,摊开在阎末风的双腿上,噗哧笑道:「末风,你看看,夏小怪春心大动,笔记了这么多男生的资料。」
「班长!」她小脸窘红,用力勾住他的手肘,但马上被他挣开。
「这个会跆拳道,这个性格开朗,还有直属学长……」继续加油添火。
「汪承昊!把笔记本还我!」她狂踩他的脚。
「夏小怪连我班上的男生都锁定!」乾脆整桶醋倒下去。
「没办法,我有任务在身!」
「什么任务?」汪承昊转过身,一脸疑惑看着她。
夏夕瑀掐住他的手臂,气得想咬他一口,就在此时,一声轻笑响起,她视线移向窗边,阎末风垂脸看着她的笔记本,右手食指在书页上轻敲。
「夏小怪,」缓缓抬头,他冷澈眸光锁住她,柔如春阳的微笑:「妳相中哪一个?」
「我相中谁,需要跟你报告吗?」夏夕瑀被他笑掉一记心跳,微慌地垂下眼,鬆开汪承昊的手臂,伸手想拿回笔记本。
「我要知道,妳又要摧残哪个男生。」阎末风眼神闪过一丝愠怒,用力捏住笔记本的一角,两人一拉一扯僵持着。
「我不会摧残男生。」
「没有吗?」他轻笑一声,但笑意没有暖进眼里。
「你……」她脸上气窘着,使力扯回笔记本。
「两位,我可以换位置吗?」夹在两人之间,汪承昊举起双手投降,憋着呼吸贴在椅背上。
「真要说相中谁……」她冲着汪承昊甜甜绽笑,事情会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他害的,「班长的条件比名单上的人更好。」
「喂喂喂!妳不要整我,会出人命的。」汪承昊的脸都绿了,竟然被她反将一军。
「为什么会出人命?」
感觉一道冷然目光从左边刺来,汪承昊赶紧转移话题:「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妳的任务是什么?」
「小阿姨出了七个任务给我……」夏夕瑀垂头叹气,简短说明林若媛发下七项任务的经过和内容。
「所以,妳跟末风要钮釦?」汪承昊听完后非常傻眼,想起国中毕业典礼那天,阎末风从理科实验室回来时,制服上正是少了第二颗钮釦。
「是抢钮釦。」阎末风冷声更正。
「他不给,我就抢了。」夏夕瑀负气地别开脸,都三个月前的事了,他还记仇着,但是随后又想,这是两人重要的初吻,她同样忘不了,而且会牢记一辈子。
「如果妳跟我开口,我一定会给你钮釦,只可惜我不是第一名毕业。」汪承昊语气里透着一丝婉惜,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一个是硬脾气,一个缠功惊人,绝对会引发一场抢钮釦大战,而最终战败者是阎末风,一定觉得没面子,所以迟迟不肯对他说明这件事。
「我把钮釦送给阿姨时,她感动到快哭了,说有幸福的感觉,」夏夕瑀眼神坚定,申明自己的决心,「不管怎样,我都要把七个任务儘快集满,让钧泽叔和阿姨早点结婚,不用等到三年的守丧期满。」
阎末风静静睨着夏夕瑀,心里思忖着,林若媛和张钧泽交往五、六年了,有心结婚的话就不会拖到现在,三年的守丧期可能是不婚的藉口,会因为夏夕瑀完成七项任务,就马上结婚吗?
「班长,你可以帮我破任务吗?」既然都提了,那就顺便问看看,说不定马上就有人选。
「拜託!妳不要陷害我……」汪承昊苦着脸低喃,他还想和阎末风当一辈子朋友,不想和他交恶,「我讨厌麻烦的事,破任务真的不行,既然末风帮妳一次了,不如求他把剩下的……」
「不要,我自己想办法完成。」她抬起下巴,表明绝对不求他。
「哼,我拭目以待。」阎末风冷笑了声,心里涌起一股气,等着看哪个男生可以接受她的怪里怪气。
汪承昊看着两人再度摃上,一脸没辙地叹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6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