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剑问道 我吃西红柿_欲孽与纯情,小说在线阅读

Chapter 04 〈同一个星空下〉4 阎末风抽过信封袋,打开封口朝里头望去,这家伙果真印了他被PS成女生的照片,虽然只有一张,不是昨天说的十张,但印了就是事实。
他眼神降至冰点,没表情地瞪着夏夕瑀,像在研究如何处决似。
「我是外星保育生物……你敢动我,会变成宇宙公敌!」她威胁回去,护卫自己。
「妳这种祸害,早点灭绝最好。」他口气淡冷,右手抓起信封倏地一扬——
「哇啊!你冷血!你黑心!你暴力!你不是地球人!你竟然打女生!」身子一缩,她闭着眼双手摀住头,这用力打下去,準把夏小怪打进四度空间和鬼怪作伴。
等了半晌,信封并没有狂风扫上她的头,微微鬆开抱头的手,她睁开一只眼睛,从指缝中偷偷看他。
啾。
信封在她头顶轻轻点了一下,阎末风一脸没好气,转身走回座位。
夏夕瑀还傻着,瞅着他拉开椅子坐下,收回目光时,竟看到汪承昊一脸幸灾乐祸,抱着肚子笑翻天。她小脸一垮,突然理解班长最是奸诈,明明他才是整起事件的幕后指使者,现在竟躲到一旁看她和阎末风相斗。
此时,早自习的钟声响起,她翻开课本,感觉一道冰冷目光不时刺着她的后背,心想要不要跟老师要求换座位,万一被黑化的爱哭包趁隙偷袭,夏小怪可能会曝尸教室,回不去B615星球。
眼角瞥见汪承昊还在偷笑,她伸指戳向他的手肘,小小声抗议:「班长,你说撇除成见一起合作,我帮你引出爱哭包,刚才差点被他爆击,你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汪承昊低头看书,很辛苦的憋笑。
突然,后桌传来椅子推开声,夏夕瑀下意识抱住头,只见阎末风从旁走过,慢悠悠跨上讲台,瞥了眼桌上的点名簿,拿起粉笔在黑板右侧写下「夏夕瑀」三个字。
她歪着头望着黑板,又伸指戳向班长的手肘,不解地问:「爱哭包写我的地球代号干嘛?」
汪承昊缩回手肘,拿着课本别过身不理她。
「班长,转学生有疑问,你不解答吗?」她火大地狂戳他的背,逼他回答。
汪承昊被她烦得受不了,转身挥开她的手,低骂:「笨蛋!妳搞不清楚状况吗?末风是风纪股长,妳自习时间讲话被记名了,第一节下课要到走廊罚站。」
「他是风纪股长?原来我被记名了……」开学一个星期以来,她脑袋瓜忙着重整刚转学的混乱,全班还有三分之二的同学不认识,早自习和午休也有班长在管秩序,她根本没注意到干部里少了个风纪。
望着黑板,夏夕瑀微微一笑,忍不住欣赏起自己的代号,爱哭包的字很好看吶;此时,阎末风突然在「夏夕瑀」旁边写下「汪承昊」三个字。
汪承昊见状跳了起来,一手指着他抗议:「喂!我班长欸,我只是回答她的疑问,这样也要记我?」分明是公报私仇。
阎末风冷然昂起下巴,手中的粉笔点向黑板,一副你再吵,我记你十笔,让你罚站到放学。
眼看班长敢怒不敢言地坐下,夏夕瑀瞇眼冲他一笑:「报应,这是你背弃夏小怪的后果。」
第一节下课,教室走廊上并肩站着一男一女,上厕所的、出来散心的、换教室的,路过的学生无不缓下脚步,欣赏两人罚站的英姿。
隔壁班的英文老师推门出来,见到汪承昊时愣了下,轻拍他的肩笑道:「看到九一的班长在罚站,就知道小阎王来上课了,很好很好。」
「好个屁!」待英文老师走远,汪承昊绷着脸小声抱怨,「末风真是无情,我和他从幼稚园同班到现在,整整十年的情谊欸,竟敢这样记我。」
「报应。」有班长陪罚,夏夕瑀可得意了。
「话说回来……」他斜睨她,眼里满是好奇,「夏小怪,妳用什么方法让末风来上课?信封里又装着什么?」
「我P他呀。」她简短说明照片的事。
「妳把他P成女生?还印来学校?」他极力忍笑,一脸不敢相信。
「如果我没印照片,那岂不是怕了他,输在前面?」
「说的也是,哈哈。」
「没想到他那么兇,班长还不帮我。」
「不兇怎么当风纪?」听她还记恨着,汪承昊肩头微微一耸,赶紧转移话题:「末风从国一当风纪到现在,我们班的生活秩序都是全年级第一名,他管秩序和记人的时候脸上从不笑,完全不偏袒,所以有个绰号叫『小阎王』。」
「嗯,管人要公平,」她感同身受,理解地点头,「我以前的班级,风纪股长就是很偏心,都不记自己的好朋友,经常被同学们砲轰。」
汪承昊微微敛起笑容,无奈地叹气:「其实风纪很难当,是干部里最顾人怨的,管得严就被同学们讨厌,管不好又被老师骂,经常被同学们公干,所以没人想当,而班导又觉得末风管得好,就指派他连任到现在。」
「你刚才也骂他无情。」她吐嘈他,完全可以理解阎末风的难处。
「我随便唸唸嘛。」
「原来爱哭包的查克拉,会被学校的气场凝聚,攻击力爆强。」以后在学校里少惹他为妙。
「因为是资优班嘛,要做全校的榜样,班导对课业和秩序的要求也高,就造成末风管人比较严格,和同学的感情不会很好,像这次脚痛请假,同学们的反应很冷淡,都说解脱了,还有人笑他活该遭天谴。」
夏夕瑀听了心口一沉,难怪他不想上学,觉得自己在家可以学习,还说出「反正毕业都会分开」这种话,即使失去朋友也无所谓。

Chapter 04 〈同一个星空下〉5 脑海浮现阎末风和她斗嘴的正经,抱着猫咪看书的恬静,餵她吃瑞士捲的小温柔,还有看星云的侃侃而谈,虽然有点小坏心,嘴巴也有点贱,爱捉弄她,但这些都无伤大雅,不致于招来全班同学的排挤。
而风纪股长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职务,无关这个人的本性如何,往往听命于班导,为了管秩序和同学们大小声,因而招来讨厌和排挤,这般想来,阎末风被怨得有些无辜啊。
「对了,教数学……」突然想起班长和她的约定。
「嘘。」汪承昊以手肘轻轻顶她手臂一下。
眼角瞄到阎末风从楼梯口走来,夏夕瑀马上站得挺直,心里好奇着,他刚才被辅导室广播去,不知道辅导老师和他聊了什么?
下午,第二堂课是体育课,同学们换上运动服来到操场,二月的天气还冷着,冻得大家以剑问道 我吃西红柿_欲孽与纯情,小说在线阅读分成好几小圈偎在一起。
钟声响,全班同学在操场上排好队,体育股长带领大家做完热身操,接着是跑操场一圈。夏夕瑀边跑边看后头,阎末风和汪承昊落在队伍的最后面,两人并肩一起慢跑,视线下移落在他的双腿上,脚步似乎没什么异状。
跑完一圈操场,体育老师集合同学,宣布国三下学期的体育竞赛:「第一次段考结束有班际对抗赛,上学期是篮球,这学期轮到躲避球,这也是国中的最后一场比赛,同学们要全力以赴。」
「好!」
夏夕瑀听了一脸期待,眼神盈着跃跃欲试的微光。
重要事项宣布完毕,男生们分组去打篮球,五个女生挑了比较不激烈的羽球对打,约好十分钟后换人。夏夕瑀先到隔壁的篮球场观战,刚在场边站定,阎末风和汪承昊脱下外套走进内场,她心里涌起一股期待。
哨声一响,开场的跳球中,身为A队队长的汪承昊纵身一跳,虽然身高不及全班最高的B队队长,但街舞训练出来的弹跳力补足了身高差距,让他一举拿下球权。
后方的队员抢到球,马上运球奔向前场,中途被阻挡,马上将球传给附近的阎末风,B队队长迅速上前阻挡,阎末风眼神深凝,一个跳投的假动作后,旋身自左方空隙突围,压低的身影连续闪过两人切进篮下,一个跳投擦板得分。
「好帅啊……」夏夕瑀拍手大声叫好。
阎末风愣了下,转头看她一眼,眼神有点複杂。
偌大的篮球场里,十个男生来回奔跑,她目光紧追着阎末风,约莫五分钟后,发现他的唇色开始苍白,激烈的跑步和跳投让他双腿吃不消,最后在一次争球时,被B队队长不小心勾到脚,整个人摔倒地上,迟迟爬不起来。
体育老师吹哨,汪承昊扶着阎末风站起来,他淡淡表示脚痛要换人,步伐微跛走到场边,穿起外套坐在地上休息,神情淡漠地望着奔来跑去的同学。
夏夕瑀凝视他眼里的不快乐,深海色调的忧郁,接着瞇眼瞪向B队的大块头队长,竟看到他脸上闪过一丝嘲讽的窃笑。
「夏夕瑀,轮到妳打了。」
「好。」她转身跑向女同学。
冬季的天色很快就暗了,上完第九节的辅导课,校舍和操场已被夜色掩住。
回家的方向相同,夏夕瑀跟在阎末风的身后,两人相隔着五步的距离,他走她就走,他停她就停,经过猫球咖啡后,眼看他家的路口到了,她急忙跑到他身侧,轻轻拉了下他的袖子。
「脚还痛吗?」她关心着,侧头看着他的脸。
「习惯了,都两个月过去,还是不行……」他撇着唇角,嘲讽地笑了笑,「看到我退场,大家的心里一定很开心,这样的结果,妳满意了吗?」
「你不该逞强的,要听医生的话,」她突然想起阎末纶提过,医生要他休养半年,不能激烈运动,「下次体育课不要打篮球了,和我打羽球吧。」
「不要。」他转进回家的小路。
「你明天会来上课吧?」她急问,跟着追进去。
「上课很无聊,我不想去了,照片随便妳P。」
「好啊!」彷彿领到圣旨,她一脸开心抱住他的手臂,「我要把你P成筋肉人。」
阎末风蹙眉瞪着她,搞不懂她的思维模式,困窘地甩开她的手,快步来到家门前,走上空中花园的楼梯。
「爱哭包!」夏夕瑀站在楼梯下望着他的背影,脸上焦急着,「如果你觉得上课很无聊,我可以介绍我的星际朋友让你认识,他们可以用脑波交流,上课讲话不会被老师发现。」
「不需要。」
「好可惜,他们很想认识你……」
他不理睬她,一步步跨着楼梯。
「其实你还不想放弃吧,无论是跳舞或读书。」真想放弃,就不会在家里读书,甚至让哥哥教吧。
阎末风愣住,停下脚步。
「猎户座M42星云很神祕,但是你必须抬起头,才能看见它的模样;同样的,如果你的脚那么爱地心引力,一直黏在家里的地上,这样会完全跳不动喔。」
他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思考她的话意:如果还想跳舞,就必须先走。
见到他总算有反应,夏夕瑀微微一笑,朝他的背影大声喊:「如果你不要我的星际朋友陪,那明天早上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上课,我陪你慢慢走,每节下课都陪你说话,这样就不无聊啦。」
他没有回头,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径自走进空中花园门口,反手扣上铁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6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