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的事情_欧美胖老太牲交XXⅩXXX

107. 残缺的幸运 107. 残缺的幸运
「……是蔺向晚!」
「我的天──是那个『蔺公子』?」
「骗人吧?真、真是他?」
满堂譁然,原先的肃静就像是场闹剧,又彷如平地惊起一声雷,质疑声、惊叹声交杂着涌现。
蔺向晚定定地止步。他平静地迎向两百多双的审视目光,唇角勾起一抹持重沉稳、不符年纪的笑,双手轻叩在讲台的两侧,并对着麦克风说道:
「我就是现今蔺氏的唯一继承人,蔺向晚。目前就读A大化学三年级。」
那声音清澈而铿然,属于尚未变声的少年独有的中性嗓音。桃花般的美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的事情_欧美胖老太牲交XXⅩXXX眸微弯,视线在扫过众人时似乎也连带在搜寻着什么人一样,于一片昏黄的灯光之下更显得特别地炯亮而粲然。
「……居然真的是他!」
傅伊同样也在一片惊愕声之中激动拍桌。
蔺氏大药厂第三代的唯一继承人。蔺氏创始者为其外公、但因父母双亡,而成为唯一继承人并非最让人惊异之事──而是他天才般的脑袋,曾以九岁稚龄就跳级念了大学,但因父母意外亡故而休学多年,是近一年才又回到校园,同时以蔺氏唯一继承人身分重见于世。
现年的蔺向晚十五岁。应当是高中一年级的年纪。时值青春灿烂。
但他却依然选择续读大学。这以继承人来说固然是情理中的事,但毕竟年纪依然尚轻,且除了学业上、也还未有实质的建树,因此不只蔺氏创始者蔺斐然本人、这世上的大多数人也依然对这样的继承人保持着怀疑态度;但同时也因其年纪因素,难以多加抨击,只能持续保持关注。
于一般人来说,对于蔺向晚的观感是矛盾的。一是认为他天生幸运,拥有资源无数,但后天父母双亡似乎又为这样的幸运蒙上了层阴影──这般残缺的幸运究竟谁能消受得起?哪怕是蔺向晚本人,也宁可选择普通人家父母健在的那种幸福吧。
但他没得选。因此欣羡他的人们,眼中多半是同时寄予惋惜与同情的,甚至或许也有种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意味。
蔺氏大药厂崛起至今不过四十年的光阴,究竟会被继续发扬辉煌下去、抑或就此糟蹋断送在这一代?全世界都等着看呢。
──吝公子。向晚。A大化学。
另一方面,这接连串起来的字眼,在意识矇眬的阑阑脑中顿成了游戏中曾出现的几个片段影像:
先是穷追不捨的华服吝公子从大漠之中忽然出现,说终于找到她了,她骇得狼狈遁逃,而后画面又忽然给与向晚共处的那些回忆给佔据……就在这时,被她埋藏沉澱在心裏深处的、对向晚的愧疚感令她心一颤。这一颤、将她整个人浑身颤醒了过来。
彷彿被浇淋了一盆冷水。冷气吹得她瑟瑟打颤。
「什……么啊?」
小脑袋差点喀蹬上桌面,阑阑一张开眼,映入她瞳里的就是这么副景象。
桃花眼的美少年、奇连蓝色的西装、震惊着在场所有学生们的投影片首页──此时就是阑阑也愣了。但这并非是因为她知晓这名桃花眼少年的身分由来与派头,而是纯粹因为屏幕上投影出来的名字……
蔺──向晚。
阑阑不由得面色一僵。方才在梦裏感受到的乍然疼痛回笼,震得她思绪有些恍惚。
台上,在目光掠过最后一排、终于找到他朝思暮想之人的蔺向晚,将这幕尽收眼底。然后笑了。

108. 这年头撞名是很容易的啊 108. 这年头撞名是很容易的啊

有没有可能对一个屏幕上的人上心?
如果是问以前的蔺向晚,他的答案绝对是:「不」。
如他这样现实中拔尖、于游戏里不过是贪一时放纵的人,隔着屏幕那些与自己世界从来搆不着边的人他从来也没放在眼里。并非轻视,只是纯粹觉得不可能有什么太深的交集。
「要做就做到最好,否则,这事乾脆就别去做。」这是一句蔺家人奉为圭臬的话,而这一句还有后话,也是更为重要的一句:「但别浪费多余的时间做多余的事。」
即使玩游戏只是消遣吧。他也不愿浪费太多时间在无谓的练级打怪上,只要是能够花钱购入任何装备道具加速的,他毫不手软。因为他不想浪费时间。
只是,当他遇上一个很傻很傻的姑娘后,他就改观了。甚至花再多时间于她身上都不嫌浪费。
甚至……做出花了五天四夜打同一个副本九百九十九次这样的荒唐事。就只因为他怕若是用钱买来的求亲,会被对方给拒绝。
因为她是一个耿介、执拗得近乎傻气的姑娘。
只是他没有想到,原来答应了婚事的準新娘也是极有可能会落跑的……那个令他心慌、焦急、忿忿却又失措的傻姑娘。
『蔺少爷……您真打算这么做么?』
『嗯。』
『即使她可能并不适合……』
『那不重要。』
当时知道了他决定的蔺氏协理,不禁和他再三确认。连对方所谓的「适合」究竟是指哪方面他都没有兴趣知晓,因为他的答覆只有一个。
『我只要一个与她有现实交集的契机就好。』
──其他所有任何能够干扰我与她之间的可能性都不重要。
「……在蔺氏为期一个月的实习计画,是以安排课程的方式进行,每周轮调一个部门,分别为:Sales──业务部、Marketing──行销部、MA ──医药事务部、RA ──法规部和最后的、也是蔺氏最为人才济济的R&D──研发部。」
清亮好听的声音流畅地陈述着。
「但要注意,后两者只能选修一门。在这里虽然仅能做粗概的解释,但还是欢迎各位有问题都能踊跃提出,让我们可以更加改进。」
蔺向晚的报告其实是十分制式的,但却因他个人不凡的身姿仪态,稍嫌枯燥乏味的讲词竟显得无足轻重了。所有人无不聚精会神地聆听。
「每周一的晨会进行一次验收,针对该部门实习所学制定一个题目,採分组形式、但只打个人成绩而非团体;实习期间可以充分利用蔺氏的任一资源,如有任何学习上的疑问,都可以直接属于谘询我们蔺氏任一员工,甚至透过 HR(人力资源主管) 联繫较为资深的主管,他们都会很乐意为你们解答。」
四十分钟的介绍就打住于此,蔺向晚又再次庄重严谨地扫了一眼全场,宣布道:
「EPP的梗概约莫是如此。由于企划者是我,晨会时候的主持人同样也会是我──那么届时,我将十分期待各位的表现。」
零落的掌声响起,最后才逐而整齐划一。儘管如此,众人的双眼之中是明显带有钦佩与期许的。
大部分在场的,念这一门科系的学生们,在不到一年内毕业后,踏出社会就只有几条路可以选:一是进入医院、再来便是药局,最后就是与前二者性质大为不同的药厂了。
但凡是对来有展望抱负的,多半想走药厂这条路。毕竟比起医院与药局这种以调剂形式居多的工作内容,药厂不一而足的丰富性实在高上一个档次,最重要的薪水涨幅更是绝对大多了!
更何况蔺氏又是国内屈指可数、跨足国际且又挤身挤身全球十大药厂的梦幻企业──在知道了这次开放了实习机会,学生们自然多半是跃跃欲试、企盼万分的。
但同时他们也不曾忘记,蔺氏既是如此优秀,自然一向也有选才的高标準──而他这一次的校园徵才,居然不以研究室的硕博生为目标,而是如他们这样的毛头小子学士……想必开放的实习名额也不多吧?
「那么,关于EPP,也就是蔺氏于寒假开办的实习课程内容还有什么疑问,请欢迎各位同学提出──OK,那位穿蓝衣服的同学请说。」
「是的──蔺公子您好。不好意思,刚您在部门轮调的部份说了R&D也是这次的实习课程内容之一,但一直以来贵公司的R&D化学系人数一向比例居冠;我想问的是这次是不是同样也有其他学校化学系或是生科系相关的学生也同时加入实习呢?」
「问得很好,想必这位同学我们蔺氏药厂有十分清楚的概念。关于这个问题,我很高兴能在此回答……」
无数问题接二连三地涌现,足够显示出众学生对此一实习计画是十分看重的。甚至原先设定好于钟响后的休息时间,也因此取消了;仅有少数人捨得离席去上厕所。
这厢傅伊虽没有举手发言,但也正同样听得十分起劲。
至于,一旁的阑阑──
「伊、伊伊啊。」她不禁小小声地出声道。
「哎。什么?我正认真听呢……」
「没、没事。」
她唤住傅伊的原因是因为她很不舒服。但她也不愿打扰这样认真的傅伊。
什么实习计画她才不在意呢。她的人生目标从来就不是进入什么大药厂工作的呀,况且……这等大药厂的入门标準是极高的吧!如她这种无数科目垫底的惨淡成绩,又平时没有参加任何系上活动的废柴是不可能有机会进去的。
不过……蔺向晚?
她迷迷糊糊地瞅着讲台上那正从容着、以不紧不慢的语调为众学生疑问解释的桃花眼美少年,心里一边不禁讚叹:真是个好漂亮的孩子啊。声音也很好听。
只是这名字……
她望着望着又趴下来了,只差没陷入睡眠。阑阑自然不知道此时她的脑袋瓜早已烧起来,自然呈现一片混沌。
真不舒服呀。
视线朦胧之中,她好像能看见那少年在对她微笑。令人心安的微笑。
虽然是个孩子但似乎很让人值得信赖啊。真不可思议。那种十分沉稳的气息。
「阑阑、阑阑──?」
「伊伊啊,那孩子是什么来头呀?」
「什么啊妳刚真是睡昏了么?他是蔺氏的小公子蔺向晚!」
「哦。」
等等。
等等──不对。好像哪里不对。阑阑愣愣地连结着睡梦中恍惚着听见的印象,有些期期艾艾地开口问道:
「可他刚说他是……A大化学?」
「噢我的阑阑妳还真是孤陋寡闻吶,没读书也要看点电视好不──」傅伊回头白了她一眼,「要不现在妳就给我谷哥或度娘,姊很忙在听他说话啊,没闲给妳解释这基本常识。」
「A大化学……?」
她确实是不知道有关蔺氏药厂的故事。毕竟她从来就不关心药学这块领域的事。但眼下她心里十分纠结在「A大化学」四个字,因此便急急忙忙地翻出手机来上网搜索……
蔺氏小公子蔺向晚。现年十五岁。蔺氏企业唯一继承人,为创始人蔺斐然之孙。智商180,为国内知名的天才儿童之一。九岁即跳读大学,因父母双亡休学至20XX年,去年已复学,目前就读A大化学三年级。
「怎么可能……」阑阑失声惊问,紧拽着傅伊的手臂,有些语无伦次:「A大化学?难道A大化学系上是有很多个人名字都取作向晚的么──」
──不可能是那个向晚吧?可是向晚确实和她说过,他是读A大化学没错呀!
「噗、哈──?妳病昏头啦?在说什么呀?」傅伊闻言失笑,被逗乐了,盈盈笑着转过头来望向阑阑:「傻瓜,亏妳不是自诩国文一向挺好的么,给姊说来听听,向晚是什么意思?」
阑阑直觉答道:「傍晚呀!」
「那就对啦。」傅伊笑道,摸了摸她额头:「唔,有点热……糟糕,没烧傻吧?妳好好想想,谁会没事给儿子起个名叫作傍晚的呀。诗词再美也不是这么用的──那蔺向晚之所以有这个名是因为他父母盼了近十多年才生得的一子啊。妳瞧瞧,百度词条上不是有注解的么?」
「可、可是也不一定就没有这可能吧,这年头撞名是很容易的啊!」
阑阑不敢置信地直瞠向那少年。
不可能──!怎么想都不可能!不可能这向晚就是那个向晚吧!
他分明、他分明……只小她一岁的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6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