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女图_楼梯门事件在线播放

野蛮初恋 [78] 「姐姐、姐姐!」我走到喷水池那坐不久,就有小孩向我跑了过来。
「嗨。」
「姐姐怎么戴眼镜了?不戴比较漂亮的说。」
「呵呵……」是这样子吗?但是我真的不太习惯隐形眼镜地说,让我直眨眼的,会不会有人以为我是在对他抛媚眼啊?
「姐姐。」
「姐姐!」其他的小孩也纷纷的出现了。
「姐姐讲故事,我想听上次的《地下铁》,可是有没有喜剧版的?不然女主角好可怜喔。」
「对啊,男主角最后死掉了耶……」
喜剧版?我整个无话可说,毕竟这故事又不是我所编的,我怎么拿出个喜剧版来啊?
「别听什么故事了啦,我今天带了牌过来呢!」后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葛葛!」
「葛葛来了欸。」
我皱着眉看着叶耀亭,他也回看着我,「干嘛?」
我别过脸,「没、没事。」
「奇怪的女人。」丢下这句话后,他走向小孩们那。
我看着他的身影,心中放下了一颗大石头。
好险他没有因为他对我的告白而改变对我的态度,对我的态度还是如往常这样子的痞。
「夏静芸,妳要不要玩?」他唤了我。
「嗯?玩什么啊?」
「吹牛。」
「那是什么啊?」
「……算了,妳这没童年的家伙。」
「喂,你这人很奇怪欸你,我偏要玩。」我走向前。
说什么我没童年……
……的确,仔细想想我的确是没什么仕女图_楼梯门事件在线播放童年,之前在这里看到叶耀亭带小孩们玩的游戏,我知道的却是少之又少。
没有童年……这也不能怪谁,要怪就怪那瓶酒吧。
「欸夏静芸,妳最近都能来吗?」在小孩都被他们的爸妈带回去后,叶耀亭突然这样问了我一句。
「嗯?怎么这么问?」
「没有啦……就最近我的成绩掉得很快,想找时间读一下书,昨天回家后才被我妈唸了一顿……」
「你妈……听起来真的很严欸。」
「当然啦,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成绩好的?」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总之,妳最近有没有时间啊?」
「呃……」因为我现在都是一星期只来一两天,若次数太频繁的话,我怕又会像上次那样被妈抓到,尤其是快接近学期末了,老师出的习题也一天比一天的多。「老实讲,我也不知道……」
「哇咧,那这群小孩怎么办?」他也一副懊恼的样子。
「这个……」
「算了,妳先回去好了,我自己会再想办法。」他说道,跟我挥了挥手然后各自的回家了。
过几天,听说叶耀亭好像找了别人代替他做的事情,自己在家开始用功了起来。我也只去了喷水池旁边观望了一下,看到对方似乎是位大学生后就转身离开了。毕竟不认识对方,若突然上前去也觉得怪怪的。
就这样子,生活完完全全的回到了以前最初的那个时候,虽然生活如往常一样,但是我还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妳们的学姐在这个星期週末要踏进考场了。」早自习,老师一踏进教室就这样说道:「再过一年,妳们也会踏上这条道路,一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就只有三百六十五天左右。希望妳们能在这一年当中好好的加油,好好的为自己铺路,至于那些还在玩乐的同学,也该收收心了。」
全班秉气着听着老师说话。
「我们笠花女中历年来就会有十个左右的学生考上第一志愿,一年后,老师希望你们都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下课后,慈音蹑手蹑脚地走到我座位旁,「静芸,妳的第一志愿是什么啊?」
「我……我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失笑地说。
「妳不打算考圣阳高中看看吗?这间学校很厉害耶,行行出状元啊。」
「……我还是不知道,那妳呢?真的决定要上圣阳高中?」
「嗯啊,这一直是我的志愿呢。」
我看着她,不禁笑了,「妳啊!原以为妳读书的动力是隔壁班的吴秉原呢!没想到妳跟姜文浩在一起后,还这么的拼,上胜阳啊,妳搞不好有希望喔。」
「妳就别取笑我了。」她也笑道说。

野蛮初恋 [79] 快要期末考了,老师果然如我想像的一样,发了好多的试题卷给我们写。慈音现在的问题也比较少了,若有不懂的地方她都会自己摸索,若真的想不通才会找上我,我对于她这样的进步真的很高兴。
而最近的週末,我们都会组成一个小小的读书会来,她当然都会找姜文浩,而姜文浩有时候也都会拉叶耀亭和涂泰权来。
今天,读书会是办在慈音家。
「不行,我还是不懂为什么这里是这样子!?」姜文浩手抱着头,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
「哪里不懂?给我看。」慈音凑过去。
「唉呀……」叶耀亭叫了一声,把头埋在书里。
「耀亭,怎么啦?」涂泰权问。
「很讨厌欸,每次看书都有情侣在这放闪光弹,我每次都一直被轰砲到,我看这样子下去,我书都没读到,自己反而被轰死了。」
「你自己也可以去交一个啊。」涂泰权笑着说。
「不要,我还没从失恋的阴影走出来……」他挥了挥手拒绝。
怎知道他此话一出来,大家全都愣住,当然也包括我。
「失恋!?」
「谁啊?我怎么都不知道……」
「对啊,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没有说话,只是直愣着看他。
「奇怪欸,为什么我失恋还要跟你报备。」他一脸莫名奇妙地看向姜文浩。
然后,他突然对上我的眼睛,我并没有迴避,只是看着他。
接着,他竟然对我吐了个舌头。
……?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当我正处于纳闷的时候,慈音拍拍叶耀亭的肩膀,「兄弟,我支持你,你就继续失恋吧。」一来,更令大家一头雾水的。
「什么啊?慈音,你们该不会……」姜文浩一脸狐疑的表情。
「拜託,我还知道『朋友妻不可戏』这个道理好吗?」叶耀亭说道。
「什么妻……?」慈音突然脸红,然后往姜文浩身上打,「喂,你在胡说什么啊!?」
「人家开玩笑的嘛。」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但是我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
自从那晚跟叶耀亭在公园那天过后,我们彼此像是很有默契一样,谁都没再提起那晚的事情过。
他自认为自己没什么机会而表明要放弃,但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啊……
我明明就……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专注于桌上那些讲义。
明明自己也很在意他……
也是莫名其妙的开始在在意他……
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静芸,妳会解这一题吗?」慈音指指上头的数学题目,「解未知数X,但是我怎么解跟解答不一样……」
「给我看吧。」我伸手跟他要过讲义来,看了看然后直接在上头做,做完后我递还给她,「妳后面的数字也忘记一起运算了,所以才会有分数的答案。」
「喔,是这样子啊。」她吐吐舌头。
我微笑着,然后低头继续做着题目。而大家也纷纷低着头一起认真着。
我抿着嘴看着眼前的习题,手也不经的在转笔,转了几下,我开始观察大家。涂泰权一副沉稳的样子,看了看题目后就慢条斯理的写下去;姜文浩咬着笔盖,皱着眉头的一直望着题目;慈音嘟着嘴在思考题目,只要一想到什么表情马上变得很开心得继续动笔写;至于叶耀亭,手托着腮帮子拿着讲义看,也没看他在动笔。
哪有人数学这样子唸的啊?
「喂,叶耀亭。」我叫道。
「啊?」
「数学是要算的,哪有人像你这样背一背就什么都会的啊?」我皱眉的说。
「我再背公式啊。」
「你公式若要背得快,我建议你还是先推导过一次比较好。」我建议着。
「……喔。」他这样回应我,但却依旧眼盯着那本数学讲义看。
不对,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给听进去。
「叶耀亭!」我直接抽走他手上的数学讲义。
「喂,妳干嘛啦?」
我不理会他,看向他的数学讲义,里头竟然是一堆涂鸦。
「你真的在背公式?还是在看理面的涂鸦,瞧,还有四格漫画咧。」我冷冷的道说。
「那是之前上课的时候画的,又不是我刚画的。」
「之前上课?你上课不认真,都在画这些涂鸦?」我皱眉的看着他。
「我……就……」他支支吾吾的,最后乾脆就不讲话了。
「你是真的打从心里想读书吗?」我问他。
他不讲话,只是撇撇嘴。
看他这个样子,我深呼吸,然后把讲义还给他,「随你便。」
冷冷得丢下这三个字,我再度把自己埋在书堆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57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