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神到贱奴1一30章_梵高向日葵最贵一幅画

野蛮初恋 [50] 今天,高裕宸终于来电话了,说希望我放学到市立图书馆隔壁的那个广场,也就是他上次跟我告白的那地方。
「真的不要我从女神到贱奴1一30章_梵高向日葵最贵一幅画陪吗?」慈音不知道问了第几次。
我笑着摇摇头,「不用,我想我可以自己面对。」
「真的不用吗?」
「不用啦。」
「蛤?可是我想在旁边看欸……」
「我看妳是想知道八卦吧?」我敲打她的头,她也笑了起来。
虽然心里以为自己可以很轻鬆的面对这一切,但是上课的时候却不禁失了神。
我要对他怎么样的拒绝呢?直接说我不喜欢他会不会太伤人了?但是……
一堆疑问莫名的出现在脑中,害得我今天的课有些都没认真听到。
哼,他为什么不要在放学才打给我啊?偏偏要在早上!
我懊恼的看着那东漏一块西漏一块的笔记。
都是因为那通电话啦!可恶。
放学,我收拾着书包,脑袋依旧在思考等等要对高裕宸讲什么话,才不致于太伤人。
仔细想想,长这么大,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告白,而且告白的人竟然还是国小我讨厌的人。
唉……这世界都没有按照常理来运转的吗?
特爱欺负我的家伙竟然也是喜欢我的家伙。我曾经想过,如果在国小的时候,我们之间有一方知道对方喜欢着自己,那现在会不会有所不同?答案无解,没人晓得。毕竟时间过了并不会再回来,他对我欺负的记忆并没有消失。
「唉……」
「静芸啊,真的不用我陪吗?」慈音一脸担心的看我。
「不用。」
「那……那妳加油吧。」
「嗯。」
接着我们一起走出了校门,再走一起走了一段路才跟她分开。渐渐的,我走到了市立图书馆那。高裕宸已经在那等待了,而且还站在上次那个位置,被我吼的位置,也是他对我告白的位置。
我敢说,若他以后站在那位置一定会觉得心情五味杂陈,有惊讶、有紧张、有难过,还有……失落吧。
「嗨。」他看到我走了过来,笑着对我打招呼。
「……嗨,你好。」我不自在的回应了他,然后在他面前三公尺处停住脚步。
彼此先沉默了许久,都没有人开口说话,我直看着地上,不敢对上他的眼睛。
「妳还记得国小毕业那天,我说有东西要在教室给妳看,妳却吓得甩开我的手跑走吗?」久之,他开口说话了,声音却是沙哑样。
我缓缓的抬起头看他。
「其实,那天我是要跟妳告白的。」
「……!」我吃惊。
「但是,却失败了,妳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魔鬼一样的直想逃……」
「……」我以为他是要拿东西吓我的,所以我才想逃啊。这……这又不能怪我,是一看到他的脸就直觉他想欺负我,所以……
「不过,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妳,也对妳说了我真正的心里话,让我鬆了好大一口气呢。」
……如果他知道等等会被我拒绝,还能像这样鬆口气吗?
「这么多天了,妳可以给我答案了吗?」他认真的问着,让我不自觉的又想闪躲他的眼神,觉得有些的犀利……
「静芸,我希望妳不要用以前的我来否定我,经过这么多年,我也改了许多,我希望妳可以仔细的看着现在的我。」
我低着头,手不禁互相紧握着。
「……对不起。」我深呼吸,鼓起勇气的对上他的眼睛。缓缓的继续说道:「对不起,光是对不起这三个字,我想你应该就会懂了……」
他先是沉默,然后笑了,带些悲伤的表情,「……我知道了。」
我紧抿着嘴,别向脸,不敢看到他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他依旧站在那,什么也不动的,只是一直看着我。
「……我已经把答案说清楚了,也该回去了吧?」我怯怯的说。
「我可以知道理由吗?」莫名的,他吐出这句话。
「啊?」我有些愣住。
「妳拒绝我的理由啊,我想知道是什么。」他虽然笑着,但是却掩盖不住他的悲伤。「妳可不要说是因为我曾经欺负过妳,这种烂理由我可不想听。」
「我……」我用力的喘口气,然后慢慢的道:「你知道吗?虽然你叫我不要用以前的你来否定,但是,每当我脑中想到你这张脸,我所涌上来的回忆通通都是负面的,通通都是你欺负我然后我在哭的回忆,你对我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正面的回忆。」
我看向他,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对你,我很抱歉。我知道不该用以前的你来否定,但是我……总之,对不起。」他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我许久,之后,他转身离开。
而我带着沉重的心情,也离开了那。

野蛮初恋 [51] 本来要离开那的,却在经过广场的时候听到一阵嘻笑声,使我不禁转头过去看。
只见有两、三位小孩围在喷水池那,喷水池那坐着一位国中生,似乎正在跟小孩们讲什么好笑的话。
等我意识到后,我已经走到他前面了。
「咦?妳又翘家啦?」叶耀亭看到我,取笑着说。
「谁翘家啦?我只是有事来到这附近而已。」我白了他一眼,怎么每次来这附近都会看到他?
「我知道啊,刚刚看到高裕宸在那,不知道在等谁。」说着,他开始跟小孩玩起猜拳游戏。
明明是句无心的话,却让我心里不禁一惊。
「怎么了?妳拒绝他喔?这样看来明天我们篮球队的可要安慰他了。」他开玩笑的说着。
「话说我怎么每次都会在这附近遇到你啊?」我皱眉的问着。
「之前不就跟妳讲过我家在这附近?我放学没事做都会往这或是隔壁的公园跑啊……可恶!妳一直吵我害我输掉了。」虽然他这样说着,但是脸依旧笑着,笑的很灿烂。
「哥哥,这位姐姐是谁啊?」一位小女孩睁大着眼睛看着我。
「喔,她是一位翘家的姐姐,以后不可以跟她一样喔,翘家是不好的事。」他竟然一脸正经的开始说道。
「喂,我没有翘家好吗?」我好笑的说着。
「翘家是什么啊?」那位小女孩天真的问。
「翘家是不好的事,就跟杀人放火一样不好,是会被抓去关的喔。」他讲完后,原本站在我旁边的小女孩连忙跑到叶耀亭身边那,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白了他一眼,「叶耀亭,你不要给我乱讲话!」
「哈哈哈……」他笑了起来,连忙跟那小女孩说他是开玩笑的。
「不要乱教坏小孩子。」我说着,却不知道莫名的想笑。
感觉刚刚那低沉的心情,已经不见而散了,看到小孩子们的笑容,顿时觉得好轻鬆。
「高裕宸那家伙没事吧?」
「呃……」
「喔,我不该问的,被喜欢的人拒绝怎么可能会没事嘛。」
我无言的看着他。
「妳怎么还不赶快回家?再不回家天就要黑了喔。」
「我……」说不出口,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回家。
回到家虽然有姐姐,但是气氛却很平淡,不是说我跟姐姐的感情不好,而是长久以来,我已经习惯有烦恼就往自己的心里吞,不会跟她分享什么心事。刚刚虽然拒绝了高裕宸,但脑中却莫名的浮现他上星期跟我告白的那眼神、那表情。种种的影像,好像我浅意识的在责怪自己不应该对他这么的无情。
脑子好乱、好乱……
「要不要玩花绳?」叶耀亭问,我回过神来看看他手中绕着一条花绳。
「姐姐,一起玩嘛。」旁边的小孩子附和着,他才讲完一句,另一个小孩也叫我一起玩。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书包放在一旁,「好啊。」
「果真是翘家的小孩。」
「你少废话。」我轻敲了他的脑袋,然后坐在他旁边。
「开始玩吧。」讲着,他开始绕起花绳来,旁边的小孩又兴奋又高兴的叫道。「安静点,太吵的话把你们丢进水池里面餵鱼。」
「大哥哥,喷水池那没有鱼啊。」一位小孩笑着说。
「我会先把你丢进去,然后去水族店买一只鲨鱼来咬你。」叶耀亭撇撇嘴,语气不带点玩笑,我听了不自觉的微笑了起来,因为这句话很显然的就是在说笑,但那些单纯的小孩却乖乖闭上了嘴,以为他是认真的。
可真是天真啊……
「换妳了。」他把绕着花绳的手递到我前面来,我看了看,然后手指穿越那些绳子,又做了一个新花样。
「姐姐好厉害喔。」被一位小孩称讚时,我对他笑了笑。
「再厉害也没有我厉害啦。」叶耀亭说着,脸上却充满着笑容。
「哼,连这你也要争。」
我们就这样玩到了天黑,玩到了这群小孩的爸妈来找他们,之后,只剩我和叶耀亭坐在喷水池那,喷水池的水声不断传来,但我们彼此间都没有讲话。
「翘家的小孩,还不打算回去吗?」他打破沉默。
「你呢?你不回去啊?」我看向他。
他站起来,「要啊,我现在就要回去了。」
我眨了眨眼,他又对我说,「走啊,难不成妳真的要翘家啊?」
「……喔。」我这才拿起书包,然后跟着他离开这片广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5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