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扶着她的腰疯狂冲刺_梵悠扬全文阅读

野蛮初恋 [34] 一进教室就看到柳怡真整个春风满面的看着自己的手机,瞧,笑得跟白癡一样。
我故意走到她座位那,「咳咳。」
她一发现是我,赶紧把她的手机放进抽屉哩,然后手不自在的捲着头髮,「有事吗?」
「有啊。」我点点头。
「真难得妳会找我,是有什么事?」
我冷冷的看着她。
「讲啊?本姑娘可是很忙的呢。」
「是啊,忙着跟某人热线是吧?只可惜那某人似乎是不想跟妳聊,我没说错吧?」
她瞪了我一眼,「我不懂妳在说什么。」
「妳懂,妳怎么可能会不懂呢。」
「妳……」
「妳真的是很厉害,怎么弄到那人的手机啊?」
「我、我不懂妳在说什么。」
「柳怡真,再装就不像了,前天的体育课只有妳因为身体不舒服而留在教室。」
「留在教室又怎样?妳能证明我偷看过妳的手机吗?」
听到这句话,我微笑着:「我有说过妳偷看我的手机吗?」这叫做不打自招啊。
「我……」她词穷了。
我微笑得更深了,「妳怎么知道我手机里有叶耀亭的手机号码呢?」
「呃,」她愣住,然后连忙说,「我、我胡扯的。」
「那妳还真是厉害,连胡扯都给妳扯到。」我冷冷地道说。「要不要调调走廊外的那监视器?从那角度照过来,刚好能照到我的座位呢。」
她不讲话了,整个人眼睛睁大,脸也不禁胀红了起来。
「所以,真的是妳翻我的书包、偷看我手机啰?」我下了这个结论。
「是我又怎样?哼,之前跟妳要妳还说没有,一副装死样,看了就倒人胃口。」
我面无表情的说:「妳妆化成这样也足够倒人胃口了,我还跟妳差一大截呢。」讲着,我离开了她的座位。
「等等。」她拉住了我,「妳……妳要去秉告老师?」
「妳觉得咧?」说着,我拿起我的手机出来,「刚刚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妳觉得咧?」
「我……」她整了脸又胀得更红了。
「这件事就算了,就拿慈音的那巴掌来扯平吧。」我叹了一口气,「但是,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宽容妳。」
她眼睛垂了下来,「我……我知道了。」
我哼了一声,才回到我的座位上。
事情总算水落石出了,果真如我想得一样,是柳怡真那疯女人逕自翻了我的东西,还真是可恶的家伙……
我传了一封简讯给叶耀亭,简短的讲出了事情的经过,至于他会不会看,我随便他,反正这件事我没有错,更何况我还去求证了呢!
传完简讯后我把手机关机,然后专心的準备下一节课的东西。
「什么啊?叶耀亭还骂妳啊?」慈音听了我说的故事后,为我打抱不平。
我撇撇嘴,「随便啦,如果我是他,可能也会误认为是我做的啊。」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这样兇妳,我觉得他应该要给妳一个道歉才对。」
「道不道歉无所谓,反正事情的真相已经出来啦!」我鬆了一口气。
「话说那柳怡真怎么这样子乱翻人家东西啊?静芸妳怎么不去跟老师秉告?」
我微愣了一下,因为我并没有说出柳怡真常常用慈音闪得那一巴掌来威胁我,「没关係啦,我东西又没有被她偷。」
「但是,偷翻人家东西就是不对啊。」
「我没那么在意啦……」
「但是……」
「好了,别在但是了,当事人我都不在意了,妳是在在意什么啊?」
「唔……」
「对了,那姜文浩最近还有再传简讯给妳吗?」我转开话题,不想再讲柳怡真的事。
「喔,他最近又问我说能不能跟他出去……」
「去哪?」
「看人体展。」
「……」
姜文浩这家伙真的是……让我完全无话可说。
我叫他不要约女生去看动物跳舞,要嘛就去一些展览,可是人体展……也不能说人体展不好还是怎样,只是大多数的女生应该是不敢看吧,至于慈音,我是不知道啦!我说奇怪欸,明明建议他说可以去一些展……唉,算了算了,随他去算了。
「那妳怎么回?」
「我说我不敢看。」慈音回答说。
「嗯。」

野蛮初恋 [35] 「静芸啊,妳手机今天怎么都打不通啊?」姐姐一回到家,就到我房间敲门问。
她这讲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已经关机了一整天了。
「怎么了?打给我有什么事吗?」我问。
「今天我们公司在团购南部一家很有名的麵包,想问妳要订几份,之前妳同学不是也要叫妳帮她买吗?所以我想说问妳看看,可是,我都不知道打了几百通的电话,妳就一直关机中!」
我一脸歉意的表情,「对不起啦,所以还能订吗?」
「好家在还可以,不能妳就再等三个月吧。」姐姐拨弄她那长到肩的秀髮,一脸无奈的口气说。
「嘻嘻,不要这样子嘛。」
隔天在公车上。
「早啊,眼镜妹。」姜文浩穿越人群一脸嘻笑的向我走来。
「不要叫我眼镜妹。」我冷冷的道说。
「我发现妳真的很容易发脾气耶……」讲着,他打了个哈欠。
我瞪了他一眼,「要你管啊,话说,你有没有帮我传话给叶耀亭?」
「喔,有啊。」他点了一下头。
「那他有说什么吗?」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哼了一声。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如果是误会的话,那得赶快解开才行。」
「已经解开啦。」我说着。
「是喔,那太好了。」他又打了个哈欠。
其实我很想问,叶耀亭到底有没有看到我传的那封简讯啊……从后面扶着她的腰疯狂冲刺_梵悠扬全文阅读
「叶耀亭他都没有跟你讲什么吗?」我问。
「讲什么?」
「……算了,没事。」
那简讯他应该是会看到才对……
怎知再隔一天,姜文浩却对我说:「叶耀亭最近的脾气可真让人不敢接近。」
「怎么了啊?」我问。
「不知道欸……他好像还在怪那个擅自把他电话给别人的那个人。」
我听到整个睁大眼睛,那家伙没看到我的简讯吗?
「妳也还没回答我说,那个人是不是指妳啊?」
我不理会他的问题,逕自的问:「他没看手机吗?」
「看什么手机啊?」姜文浩他一脸纳闷的样子,「有个疯子一直打来闹,他当然都关机啊。」
「……」
搞了半天,原来他还没看到我的那封简讯啊!关机……关机怎么看得到!
「都这么多天了,妳也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姜文浩这样问我。
「你叫他把手机开机。」我面无表情的说。
「开机?」
「对,你叫他把手机开机就是了。」我再说了一次。
「为什么啊?」
「反正,你叫他把手机开机就是了。」
丢下这句话,我走下车去。
而心里也莫名其妙的感到有点愤怒。
又隔天。
「喂,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啊?问耀亭他不讲,问妳妳也不讲,到底是怎样啊?」
我不理会他的问题,问说:「他看手机了吗?」
他摇了摇头,「这位大姐,我可是都有把妳说的话给带到喔,至于他要怎样行动那是他的事,我也帮不了妳。」
意思也就是说,叶耀亭那家伙依旧没有开机,也依旧没有看到我那封简讯。
……
……算了!
还真给他算了,他要误会就给他误会好了,我已经不想管了!
「哼!」我哼了一声。
「讲啦,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啊?」
「没─事──」
「没事才有鬼啊。」他不耐烦得搔了搔头,「你们斗嘴像情侣,吵架也像情侣,乾脆在一起算了。」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抬起脚来狠狠的踩他一脚。
「哇啊!」突来的尖叫声使得附近的乘客都往他那看。
「大姐妳好暴力……」
「不要叫我大姐。」
「那眼镜妹……」
「不要叫我眼镜妹!」欠扁,这家伙真是欠扁!「还有,你帮我传最后一次的话给叶耀亭,说随便他了。」
「啊?」
「我已经随便他要怎样误会我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误会,只是被误会真的很不爽就是了,听到没?跟他讲我已经随便他了!哼。」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没有说话,又哼了哼。
「你就讲嘛!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啊,不然我这几天也已经快受不了耀亭那臭脸了。」
「你帮不了的。」
「妳讲讲看啊,还没帮就说人家帮不了……」
「算了啦,我已经随便了、已经看开了!」丢下这句话,我下了公车去。
什么都给他随便啦!他要误会就给他误会,反正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哼!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5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