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级别的干部叫高干_梦见未婚女儿生了孩子

野蛮初恋 [4] 天啊……画集什么时候从我手上溜走的?
我明明不是有拿好吗?
我把思绪倒回在公车的那段记忆里,当我跌到的时候,那画集好像就离开了我的手。
所以刚刚那男生来追我是因为……
我铁着脸。
因为我想起了他手上拿的东西,虽然没有看清楚,但好像就是我那本画集。
所以他是要拿来还我的啰?
怎么会这样子啦!?
我想没多想,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
「静芸,怎么了?」慈音依旧一头雾水。
「我有事情要找教官,等等再回来教妳。」丢下这句话,我拔腿就往教官室那跑去。
希望画集平安无事才好,我今天才刚拿到欸……拜託拜託……
「报告。」
一进教官室,就看到刚刚站在校门口的那教官正坐在坐位上休闲的看报纸,我走到他身边,唤了他一声,「教官。」
他转头看我,「有什么事吗?」
「刚刚那个在校门口……」
「喔,妳说毅胜中学的那男生喔?放心,被我赶跑了,他不会再来骚扰妳了。」
我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毕竟他根本就没有骚扰我啊……
只是眼镜妹眼镜妹的叫,叫到我有点不爽就是了,不过重点不是这个。
「教官。」我又叫了他,「他手上有没有拿什么东西?」
「有啊!好像是一本故事书。」我听到随之惊喜,但教官又继续的说:「现在的年轻人脑袋不知道在装什么……要搭讪也不是拿一本童话故事书来吧?」他笑了笑。
「那不是童话故事书……」我小声的说着。
「嗯?妳刚说什么?」
「就……那本故事书,我刚刚进教室才发现那是我的。」我缓缓的说。
教官没有说话,只是有点愣。
「所以……现在那本书还在他那里?」
「呃,我不知道那是妳的东西,我以为他在说谎,所以把他给赶跑了。」
「……」
「但是他的态度坚决,让我不小心用了点暴力……」
「……」教官他刚刚……说什么?
「所以他是被我打跑的。」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则无言,又是无言。
「不好意思,教官不知道那是妳的东西。」
我缓缓的走出了教官室,却在门关上的那一剎那心中狂叫。
天啊天啊天啊天啊!
那男生会不会因为被教官打,而对我那本书即出气啊?
毕竟他只是好心想要拿给我,但我却不理会他,甚至还让他被教官给拦住、被打。
怎么办……?
我今天早上刚拿到的画集,会不会被他毁了?
我手摀着头,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几米……
「静芸,妳刚刚找教官干嘛啊?」一回到教室,慈因依旧在我座位上那等着让我教她功课。
「喔,那个不重要啦……小事而已。」
什么不重要?什么小事?
此时我的心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要命,内心也不断的祈祷着:拜託,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什么东西不要有事?当然是画集。
至于那男生……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教官可是学校出了名的笑面虎,表面上温和笑笑的什么级别的干部叫高干_梦见未婚女儿生了孩子,一旦动手起来却毫不留情的。
但是基于外校的,应该是还好,会有收敛一下。
但是是毅胜中学的……风评不是说很好,教官会不会因为这样所以……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总之,拜託画集不要有事才好。
「对了,静芸。」在教完慈音她正要离开时,「刚刚妳离开的时候,佳妤来找我。」
「嗯?然后呢?」
「她说今晚有联谊,问我们要不要参加去凑凑人数。」
她说到这,我抬起头看她,她则眨了眨她那双无辜的眼睛。
「尹慈音。」我叫着她的全名,「刚刚不知道是谁说因为隔壁班的吴秉原要考圣阳高中,所以自己也要跟着努力才行?」
「呃……」
「然后现在又跟我讲说要去联谊?」我摆起脸来看她,「妳的决心这么小吗?」
「唉呦……只是联谊而已嘛……跟别的男生吃一顿饭就可以回家了。」
我瞪了她一眼,然后看了看我桌上的作业本。
「静芸,妳也要去喔,我也帮妳报了。」
「什么?」我惊讶的看着她,愣了一会儿才说:「妳怎么可以自作主张而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又没关係,嘻嘻……」
「什么没关係,我又没有要去。」我皱眉。
「走啦……妳就陪我去嘛。」
「不要,要去自己去。」
「毅胜中学的男生都很帅,就去看一眼嘛。」
「妳去联谊只是为了看帅哥喔?那妳的吴秉原……」讲到这我停顿了下来,「妳刚刚说要跟谁联谊?」我不禁站起来。
「毅胜中学啊。」她眨眨眼睛。
毅胜中学……
这么说我有机会遇到那男生吗?看他屌儿啷噹的样子,应该是会参加联谊的人。
等等等等,我摇摇头消除了这愚蠢的想法,这世界怎么可能会这么小嘛?
一天之内,怎么会遇到同样的人两次呢?
想了想,我说:「我还是决定不去。」


野蛮初恋 [5] 「静芸~~」
「停──停停停!妳不要黏过来!」我往后退一步。
慈音不死心,往我身上靠过来,「走啦走啦,妳就陪我去嘛……」
「我不想。」我拿出英文课本準备一下等一下的考试。
「拜託~~」
可恶,这么吵我怎么看得下书?
「这样好了。」我看着英文单字那页,「等等英文考试妳如果考一百分,我放学就陪妳去联谊,住意,是一百分喔!」
「呃……」慈音呆在那。
我则不理会她,继续複习我的单字。
过没多久,头上传来一声,「好。」
我抬起头,怎么她还在这啊?
其实我也是故意在刁难她的,因为英文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个头痛科目,所以她根本不可能会考一百分,意思也就是说我去联谊的机会渺茫。
只见慈音一脸信心的样子,「我等等英文如果考一百分,静芸妳就要跟我去联谊喔?」
「那也要妳考一百分再说。」
「那就说好啰?」慈音拿起我的手,逕自地在那边用小指勾手。
「好好好,如果妳考一百我就陪妳去。」我敷衍着她,心想这根本就是个不会实现的愿望。
只是没想到……
这天英文老师不知道是佛心来了还是怎样,考卷竟然出了两百分,理所当然的班上除了一些没有念书的人,其他人都轻而易举的拿到了一百分以上。
我看着慈音满怀笑脸拿着她那刚好一百分的考卷站在我面前,我真的不知道是该校还是该哭,总之就是很无奈。
「说好的联谊?」她微笑的说。
我摸了那有点开始在抽痛的头,「妳真的是狗屎运,这么刚好的老师竟然出了两百分……」
「所以,说好的联谊?」她依旧微笑着。
「好啦!」我瞪了她一眼,无奈的回答着。
「耶!」慈音高兴的手舞足蹈,然后跑到佳妤那边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真的觉得有异性没人性这句话很适合用在她身上,想想看,这次竟然为了要我陪她去联谊看帅哥而用功的读英文。
再度叹了一口气,我把桌上那张满分的英文考卷给收进了抽屉里。
把考卷放进抽屉里后,我又望着桌上那只几米娃娃的笔发呆了起来……
放学,班上一堆女生在女厕那化着妆,说是一堆,除了我和慈音外,也只有四个人。
我拿着书包和慈音站在厕所外等着她们,而里头的女生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说静芸啊!妳要不要戴个隐形眼镜?」佳妤的声音从厕所里头传来。
「喔,不用了。」我淡淡的说。
「妳这样会显得妳是书呆子欸。」
听佳妤讲这句话时我不禁皱眉。
「对啊,静芸没戴眼镜时最漂亮了。」慈音竟也附和着。
「我不会戴隐形眼镜……」我缓缓的说。
「我可以帮妳戴,要不要现在就去买一副?反正时间还早。」佳妤走了出来,我看到她脸上明显的淡妆。
「不用了,我不喜欢麻烦。」我拒绝。
「可是……」
「反正我也只是去凑人数的,不是吗?竟然如此,干麻这么大费周章?」毫无表情的,我讲出了这句话。
「呃……」佳妤因为我说的话而不知道该回什么。
「没关係啦佳妤,这样才能凸显我们跟她的不同啊,书呆子就是书呆子,就算走到了北京还是书呆子。」另外三位女同学也走了出来,厚厚的妆底像是要去演歌仔戏一样。
待在里面这么久原来是在画这个,倒不如直接撞麵粉比较快。我心想。
佳妤看了皱了眉,「妳们……也化太浓了吧?」
其中一位女同学甩甩她的长髮,「还好吧,我没戴假睫毛就不错了。」
「是啊,我也觉得还好。」
「慈音,要不要也帮妳化个妆?」
「不用了,谢谢。」慈音婉拒。
我在旁边看了眉毛快要打成中国结了。
「联谊地点约在哪?」慈音问。
「喔,在学校对面那巷子里头,还蛮近的。」佳妤回答着。
我看了看时间,「妳们是约几点啊?」
「六点整啊。」
「可是现在已经六点十几分了欸。」
「真的吗?哈哈哈……没关係啦,男生本来就该等女生啊!」其中一位女同学说着。
我无言,看看慈音,她则一脸纳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5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