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乳奶牛sm_校长揉捏着

第八十一章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这一走便不会再回去的错觉。我招了辆计程车,司机大哥看我一眼:「怎么了?妳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惨白成这样。」
我嚥了嚥,摇头,心跳得很快、很快。他问我要去哪,我才发现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我向后靠着柔软的椅背,最后报了我家地址。
我的重要物品都放在家里,至少提款卡那些我得先带着……我不知道我这情况能不能继续到学校上班,但我不去学校上班又能去哪里。
现在的我,到底还能去哪?程沂桦叫我走,却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我走,又,她跟前辈到底……我的思绪好乱,也好累。
车停下,我掏出包里的大钞递给司机大哥,听到广播里这么说:「今年第一波冷气团将在下週报到,请民众多添衣物御寒……」我才恍惚地意识到,竟是要入冬了。
秋天短得眨眼即逝,我是一点也没察觉到要入冬了。
「来,这是找妳的钱。」从大哥手中接过零钱后我道谢,开了车门走下车,拂面而来的风有些凉,我打个哆嗦。
我从口袋里掏出梁语帆送我的髮圈替自己绑上,款步走向公寓,远远地,那楼梯上似乎坐了个人。我停下脚步,看了看,是两个人。
再走近些,我惊得睁大眼。
两个男人似乎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双双抬头一看,见到我一个咧嘴一笑,另一个抿抿唇,欲言又止地看着我。我大步迈向他们,先向骆克祈点点头,再转向梁靖轩。
「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要在东部吗?」
「她要转院了,我先回来处理。」梁靖轩回。
他俩站起身,我指了指公寓:「上来吧,有什么事进来说。」于是我就领着他们进门,替他们泡了杯温茶。我坐到他俩对面,双手交叠于大腿上,等着他俩开口。
他们面面相觑,于是我说:「你们需要分开说吗?」他们同时点点头,我叹口气,看着骆克祈说:「好吧,那你先跟我进来吧。」于是又转移阵地到房里。
关上门后,骆克祈似乎有些按捺不住立刻说:「我联络不到程沂桦。」
「她在前辈家喝酒聊天,我刚从那离开。」我是不太意外骆克祈会因为程沂桦的事情来找我,我坐到床上,盯着他有些憔悴的脸色,竟隐隐生出一种痛快。
但很快地,这种想法就被我抹去了。说起来,他也没做错、说错什么,我不管他跟程沂桦究竟谈过什么、约定什么,其实都跟我无关了不是吗?
骆克祈低下眼,嘶哑说:「我……很抱歉。我想,在我离开前还是要跟妳道歉……」
我安静几秒,轻问:「你要去哪?」
「北京,公司派我去常驻管理,某种程度上是升迁了。」骆克祈乾笑几声,我不知道该回什么,于是说:「恭喜你,祝福你一切顺遂。」
骆克祈抬眸朝我一笑,「嗯,我会的。」我直视他的双眼,问:「那,孟杰呢?」骆克祈摇摇头,哑着说:「他有他自己的人生,他的未来,本就没有我。」
年纪越大,越知道「相爱」与「结果」本就是两回事。本来就不是因为有结果才喜欢对方的,而是不管有没有结果,还是忍不住喜欢。
爱一个人,不就是这样吗。
「你什么时候走?」
「最慢年底,大抵是能在北京遇上第一场初雪。」
「那真的很快……」我闭上眼,想起了与骆克祈从初识到分离的此刻,是从繁花盛处的时节,再到万花落尽的此刻,要跟他说再见了。
我睁开眼,问:「你真的……没有喜欢过程沂桦吗?一秒也好、错觉也罢,真的没有动摇过吗?一点点就好。」
他看着我,眉眼温柔。
他单手抚上我的脸颊,轻道:「榆枫,我们都别哭了。」
我知道,这是他给我最后的安慰。
「都不要再伤心难过了。」他双手捧住我的脸颊,指腹抹去我的眼泪。「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只会更好的。」
直到最后,他还是没有告诉我答案,又或许,这就是他的答案。
而我没有告诉他,我一直陷在永无止尽的悲伤里。
也是没有机会告诉他了……他这趟来,穿着我熟悉的褐色大衣,手上拿着一杯热咖啡,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是我最熟悉的骆克祈,最初是这样,最后也是。
「离开后,捎个讯息给我。」门前,我这么叮嘱他,他低笑,点头应了。我想问他,他是带着遗憾地走了,还是坦蕩蕩的走向他乡。
但我问不出口,因为我知道,门一关上,我们便彼此的过客。偶遇彼此的人生,蕩漾圈圈涟漪,也就这样了。
「那,保重。」
骆克祈的大掌摸摸我的髮,「有机会再见。」纵然我们在彼此眼中都看见了最后的最后,但谁也不想说破。我点头,挥挥手:「嗯,多穿点,听说那很冷。」
纵使到了四季如春的地方,若心是冷了,也不过是如临北地之寒。
关上门后,我转身走回客厅,坐到了梁靖轩对面。茶几上的茶早已冷了,味道便酸了。他不急着开口,我自然也不催。
我们就这么无声对视,就在我按捺不住想开口时,梁靖轩忽然沉沉道:「妳爱她吗?」
我愣住。
他像是看着我,又像是穿过了我,看向我看不到的远方那般怅然:「第一次见到林慕瑾,是在急诊室见到她条理分明的俐落,满是鲜血的病患推进急诊间,她一点也不慌,反倒是妳,脸色苍白。」
「你是说骆克祈吗?」
他点点头:「我是没想到林慕瑾会与那个病患继续联络,也没想到她会将这个男人介绍给自己的朋友……我以为,她们是朋友的,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
「与林慕瑾在一起后,有次我去她老家吃饭,与她母亲相谈甚欢,气氛很好、也很自在,用完餐后她让我进她房拿笔记,她去洗碗,我不知道她的笔记放哪,东翻西找下,妳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着他,心口砰砰跳着。
「她的抽屉里,放着程沂桦的裸照。」
我一僵。
「很显然的,那不是被偷拍,是被拍者心甘情愿被拍。我开始怀疑她俩究竟是什么关係,女生之间感情再好,再怎么样都不可能会拍裸照吧?」
交叠于大腿上的手微微握紧,我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些。
「时间轴往前拉,拉到我跟林慕瑾告白的那晚好了……」
他忽然笑了,笑得凄凉。


第八十二章 「要人不喜欢林慕瑾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梁靖轩微微垂头,十指相扣。「如我也是如此,她是那样美丽强大又漂亮,我很快地被她吸引了,且我毫不掩饰对她的好感,聪明如她当然是察觉到了。」
他告诉我,他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邀请前辈来自己家作客,他炒了好几道菜,把自己弄得满头大汗,忐忑地坐到前辈对面,聊着与告白无关紧要的琐事。
嚐过一遍,他问:「林医生,这些菜合妳胃口吗?」这时的她抬起头,像是看见了什么,视线忽然定格,他跟着往后看,竟是梁语帆揹着书包走进店里。
梁语帆身上穿着C中的制服,似乎感觉到了前辈的视线因此朝他们点头致意。一直到她穿起围裙捲起袖子时,前辈这才收回视线。
梁靖轩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却没想到前辈会将话题绕到梁语帆身上打转,不过那时他与梁语帆的关係生疏,为了给前辈好印象,他硬着头皮邀自家妹妹一同桌吃饭。
那是梁语帆高一下学期的事。
我考进C中当校护是二年级下学期,换句话说,前辈比我早一年认识梁家兄妹,而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梁靖轩说,那晚林慕瑾频繁地向梁语帆搭话,她一边怯怯地看着梁靖轩越渐僵硬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回答林慕瑾。
她问得很琐碎,小至班级大至兴趣,林慕瑾无一不问,而梁语帆也是知无不言。
在旁有些被冷落的梁靖轩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当这个人是林慕瑾时,他不好说什么,于是沉默地吃着饭。饭后,林慕瑾总算主动一回:「能陪我去散步吗?」
梁靖轩欣喜地看着她,欣然点头。
「谢谢招待,那些菜非常好吃。」两人并肩走在公园中,听见前辈这么说他的心情顿时舒畅,踌躇半晌,他停下脚步。
「林医生。」他鼓足了勇气,準备与她表明心意时,前辈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意,抢在他之前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于是他就这么止了声,觉得自己约是没戏唱了……谁知一向果断的前辈却给了他一个模稜两可的答案:「我希望我们先当朋友,更进一步的事,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四个字,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其实对彼此是有好感的,只是她不想太快进入一段关係里。听到这,梁靖轩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情,我忍不住为前辈说句话:「前辈被伤害过,当下会迟疑也是很正常的。」
「什么意思?」
「大学时她有个稳定交往的男朋友,但是对方劈腿,把她伤得很深。」
梁靖轩看着我,然后说:「妳怎么知道对方劈腿?林慕瑾告诉妳的?还是,妳亲眼看到的?」
我失笑:「当然是前辈告诉我的,当时她不过是我的直属学姊,关于她的事,自然都是听学姐说的。」
「可是,我听到的版本,提分手的是林慕瑾。」
我惊得睁大眼。
「很巧的,我刚好知道妳说的人是谁,」梁靖轩摘下自己的黑框眼镜擦拭:「那个人是苏远,对吧?」我哑然点点头。
「嗯,林慕瑾的大学前男友正是我学长。」他咧嘴一笑,然而笑意却不达眼底:「林慕瑾告诉妳她是被劈腿?不事实上,是程沂桦在人家面前下马威,说她俩是一对,要他别再缠着林慕瑾了,我学长觉得很难堪才分手的。」
我瞪大眼,对于自己听到的事不敢置信。
「所以,见到妳的第一眼,我当时不知道妳的名字,我以为……妳就是那个程沂桦,所以看妳不顺眼,只因为林慕瑾看妳的眼神与其他人不同。」
「那你们怎么在一起的?」我揉着发疼的太阳穴边问,而他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那时不过是跟她一起吃中餐,她就这么提了……」
她说,医院的伙食似乎没有你的手艺好,梁靖轩露齿一笑,顺势说哪天再来吃啊……林慕瑾看着他,深深的。
「我希望能一直吃到你做的料理。」
梁靖轩呆呆地看着前辈,回过神来,拼命点头。其实,两人也没说明是不是在一起了,人乳奶牛sm_校长揉捏着直到那天晚上我送红豆汤道医院时,其实梁靖轩也是在那当下才确定两人是真在一起了。
……哪里不太对劲。绝对不是我太敏感,但我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就是觉得怪。当然,好几年前我问前辈这件事时,她轻描淡写的说对方劈腿,我自然是信的,且为她抱不平。
如果梁靖轩说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前辈要在那当下选择说谎?她大可可以跟我说两人对未来的规划不一样,但是她偏偏用一个对自己有利的说法,且是对我这么一点关係都没有的局外人说谎。
为什么?她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好吧,暂且把这件事搁在一旁,至少我能确认程沂桦与前辈的确有切不开的关係,那么,这跟他今天来找我有什么关联?
「所以,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
他摇头:「我来,是想知道,妳对梁语帆到底怎么想的。」我呼吸一滞,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一开始说的「她」原来是指梁语帆。
「她……」
「妳喜欢她吗?」梁靖轩直视我的双眼,问:「妳愿意,纵使她现在变成这样,妳会继续喜欢她吗?」
「我……」
「如果妳做不到,」他的声音沉了下来,「那么,希望妳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了,好吗?」
我知道梁靖轩绝对有资格这么要求我,也知道他顾虑些什么,但,我也知道再也见不到那女孩,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事。
「妳能一心一意的跟她在一起吗?现在的妳真的做得到吗?」
我摇头。
「那么,我只能请妳不要再出现了。」
「我拒绝。」我看着他,唯独这点我无法让步。「我的确需要时间,她也是;我不会放弃她,就算要我放弃,我也要亲耳听见她说不喜欢我了,我才愿意。」
四目相交的剎那,我见到他眉眼细微的变化,我想,我的坚定是传达给他了,要不他也不会露出一个苦笑。
「『得到,是失去的开始』……希望妳不会让这句话成真。」他站起身,从口袋中掏出一只纸递给我:「关于林慕瑾的事情,如果我有知道什么再通知你吧。」
我接过纸条的同时喊住他:「等等,那你怎么知道这几年我之所以无法跟程沂桦有结果是因为前辈?」
他的背影冷峻,因我的话停下脚步,他微微侧过脸说:「其实,妳也感觉到了吧?那两人不太对劲。妳只是不愿相信而已,要知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过去』堆叠而成的。」
「要知道现在,就要往回查。怎么往回查,妳作为她俩过去的同学,多的是门路。」他轻吁口气:「榆枫,妳只是不上心而已。」
我是怎么也没想到梁靖轩会这样的单刀直入,他……说得对。我其实一直都知道,我如果真的要问她们的过去,我有许多办法可以用,然而我没有,只是因为潜意识里我仍不愿意去相信。
我摊开手,有些愣住,随即笑了。
『姐姐,我等妳带我回家。』
好。


这几天浏览数不错,所以加更一章XD下次更新是下週一嘿。感谢没有弃文,年中前会努力写完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4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