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豆豆喷水_校长尿了女同学一身尿

第七十三章 即使日子炸了锅,终究会恢复平静。
现在的我谁都不想见,同时也是没有时间。梁语帆与范梓楉的消失引起校方的轩然大波,尤其是梁语帆,她将成为国手的重要时刻,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训育组长说,这是梁语帆的梦想,那么既然是她努力已久的梦想好不容易触手可及,她怎么就这样放弃了……
学校分成两小组,我与训育组长一组,负责追蹤范梓楉,而生教他们负责梁语帆。
这点正合我意,不是我不关心梁语帆,而是我必须知道范家的事,更是关于我母亲的事。
我承认,对于前辈的话我已经不再相信了,因为如此我正要亲自询问范梓楉,也许这又不过是前辈挑拨离间的手段罢了,所以我信,但没有全信。
当真的往深入查时,我才知道,范梓楉给学校的所有资料通通都是作假。没有这地址、没有这号码。
应该说,有,但是都不是范家真正的联络资料。就好像范梓楉一样,似真似假,已经摸不透了。
放学了,我待在保健室内,看着那孩子给我的拼图,说好的要一起拼完的……最后却只剩下我了。
我不擅长玩拼图,也没想过自己会想玩拼图,但我却像是着魔似的一块块拼凑全貌。
而偏偏梁语帆的这拼图数量多,没有拼完根本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我又从抽屉中拿出那曾被范梓楉撕碎的书籤,是我从垃圾桶中挖出来,一块块碎片慢慢地用胶带贴回去。
那时范梓楉曾问我,那书籤背后的英文字母排列是什么意思?我说我不知道,此刻,我懂了。
从上至下的英文单字排列分别是:Heart、Heaven、Island、Proportion、scheme,我一直纠结在那毫无逻辑可言的中翻,然而当我看到学生写在週记上的藏头诗时,我立刻顿悟。
这是梁语帆给我的求救讯号,然而当时的我没有察觉到。
前四个英文单字分别取第一、二、三、四个单字,以及最后一个的后两个单字,组合起来便是『Help me』。这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推理,只是当时我怎么想得到她递给我这张书籤时,那笑容背后原来是这样沉重的心情。
是我眼中从来没有她,所以才忽视那些该死的细节,若我能多用心一点、多问一句『为什么』,也许一切终将不同。
现在,我只希望她与范梓楉平安回来,这一次,我会将我的心意告诉她,还有与范梓楉坦白——无论她希不希望,我都是她的姊姊。
倘若前辈说的都是真的的话……
我想起了当初还在医院作护理师的那段日子,在我近乎崩溃前,是前辈建议我考学校护理师。
身在那样庞大压力下的我,前辈当时的那一席话简直是道曙光,将我拉出了黑暗之中。
然而,她只是把我推向更深的地狱而已。
「榆枫。」
我抬起头,一见到雪君有些惊讶地睁大眼,「雪君?妳怎么会来?」她风风火火地走近,站在办公桌前,我抬起头见她神色慌张,想必是为了范梓楉而来,然而,她的问句却出乎我的预料。
「梁语帆没有留下什么吗?」
我被她的问句问得茫然。
见状,她懊恼地扶额,立刻冲到我的办公桌,严格说起来也曾是她的办公桌东翻西找,而我只能闪到一旁,什么都帮不了。
最后,她翻出了那张被我贴回去的书籤,怔怔地看着。
「那个……妳知道什么吗?感觉妳好像不意外她俩的消失。」我怯弱地说。
「我当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雪君将书籤放回桌上,回头看我一眼——那一眼,几乎使我僵住。
那样的眼神,我曾在前辈身上见过,那名为两个字:失望。
『唰』的一声帘子被掀开了,我藏在后方置物柜上的拼图公诸于世。我咽了咽,不明所以地看着雪君彷彿走火入魔,拿着那拼图陷入沉默。
最后,她问:「梁语帆送拼图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我摇头,「没有,只说希望我陪她一起拼完。」然后我便听到雪君沉沉地叹口气,颓然地坐到后方床上,单手支脸。
她手上拿着一块拼图捻于两指,我安静地走近,正欲开口问下去时,雪君忽地将它亮在我眼前,那是一个字,让我极为熟悉的字……
……『爱』。
那是笔触极轻的铅笔痕迹,若不是雪君,我压根不会注意到每一片拼图背后都写着一个字。
我立刻将其余拼图通通翻倒转到后方一一审视,心顿时凉了……
原来这拼图的重点一直不在于会拼出什么样的风景,而是藏在那幅风景画背后的浅写,才是梁语帆真正想让我知道的。
从书籤到拼图,她究竟一直对我怀抱怎样的心意……此刻,我似乎全明白了。
「当组长通知我她们两个不见后,我立刻想到妳,所以就来学校找妳了。」雪君站起身,叹口气,「最后一次见到梁语帆,是她在挑礼物。」
「礼物?」
「嗯,给妳的礼物。」雪君清澈的双眼直视我,一字一句缓慢地说:「妳正在绑着的那个髮圈,其实我知道是谁送的。」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
「而,这件事其实与我有关……」雪君别开眼,像是想起什么而轻轻道:「我还在这所学校时,有次运动会老师们也被抓去比赛,而我上场前找不到髮圈,她就把自己的拨下来给我,我那时不以为意,我笑着跟她说……」
雪君看着我,道:「我告诉她,等妳有了真正喜欢的人,就送给她髮圈吧,因为妳的髮圈曾给我好运,那么未来被妳喜欢上的幸运儿也值得拥有。」
早在那时,她心里就认了我。
但我直至今日,心里对她仍是保有那么一点不愿面对,而雪君的出现,不过是打破我的自欺欺人。
她是旁观者,清清楚楚的第三人。
于她,我再也说不出否认之语。
/
书籤在第三十章出现过;髮圈在第四十六章提及过。我想应该很多人都忘惹,所以提醒下XD

第七十四章 放学后,我与雪君跟着组长他们一同到梁语帆的家拜访,只是梁母始终不肯亲豆豆喷水_校长尿了女同学一身尿出来见我们,当组长气急败坏地说那叫梁父出来,我赶紧拉他。
我依在他耳边道:「梁语帆的爸爸已经不在了。」组长这才错愕地看着我,彷彿噎到似的那般脸色难看。
学生失蹤之事可大可小,社会局已经介入了、警方也协助调查,总之,能动用的资源我们无所不用其极。
已经接受了这般爆炸性的事实,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剖析,还有不断、不断思索究竟两个没有经济能力的未成年少女,究竟能去哪里。
我们合理怀疑她们这对小情侣跑到外县市了,因为除了外县市外,我们想不到她们能去哪,直到在火车站的监视器调阅到两人身影时,才真正地确证了。
在录影画面中,我看到两个不安徬徨的孩子如雏鸟依偎对方,双手紧握,刷卡进月台,消失在那尽头……
组长在旁庆幸这是乡下,火车站虽然不到简陋但真的非常小巧集中,连带着要找那两人跟着变得容易,但我却听不进任何一句话。
只是不断、不断地往回反覆播放……
牵着范梓楉走进月台时,梁语帆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又在刷卡準备下楼梯走上月台时,那回眸一望,是在等谁呢……
她们北上了,这是唯一的线索。
我们一筹莫展且手足无措。校刊社暂由副社长接手,至于那些想要提拔梁语帆的国家教练团也暂时搁下计画,他们表达相当遗憾,组长只能惋惜。
校园传得沸沸扬扬,学生中八卦流窜的速度远超乎我所想。而那封邮件我也不忌讳地给了雪君看,我有些踌躇不安,然而她只是手握着滑鼠,静静地看着萤幕,最后叹口气。
她熟稔地操作校用系统,最后她查到了发信位置是从图书馆电脑传出的,再调阅使用电脑纪录,那天,从那台电脑借阅纪录来看,只有一个人使用。
那就是范梓楉。
雪君无奈摇头删除信件,我倒也没怪她,只是在她转头无声询问我时,我答不出话而已。
半晌,她才压低声音柔语:「这不是妳的错,不,没有人有错,所以妳不要挂怀。」
感觉这种东西,真的能说放就放吗?真的能因为别人一句「想开点」或是「不要放在心上啊」而能假装不曾放在心上吗?
我拉住她,仰头问:「妳有听说过她的家人吗?」雪君因为我的问句陷入沉默,状似深思,点头又摇头。
「我是听她说过还有个姊姊没错。」雪君摊手,「但是可信度多高我不能保证,毕竟我从没当真过。」
我的心脏像是被人捏住,喘不过气。
「毕竟户口名簿上根本没有这个人,可能是在外偷生的吧……可是就算是这样,范梓楉又是怎么知道?所以我从未认真看待过。」
我能理解雪君将这番话作为无稽之谈的心态,若换作是我也是如此,可当那个人极有可能是我时,我便无法轻鬆以待。
原来……也许范梓楉早就知道了,是吗?但是她却避而不谈,给我一点线索也好,连那么一点点也不愿意施捨给我吗?
我找不到答案,但我愿意等。
我这人没什么优点,也没有什么擅长的兴趣,我唯一可取的,就是很有耐心。
我想我就像株杂草吧,怎么也踩不烂,而且渺小不起眼。我开不出灿烂的花,也长不出甜美的果实,我就是一株杂草静静长在路边,就这样而已。
阳光之于我,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的其一,所以我不懂,也无法明白梁语帆到底喜欢我什么。
喜欢,一个令我战慄的词。
被前辈强夺侵略的那晚,恐怕是我第一次尝到什么是强暴。是的,我用『强暴』二字不为过——没有爱的性,不过是野兽交媾。
除了她俩以外,我仍想到一个人——那就是梁语帆的直属学姊,林臻。我想她也是知情者,所以动用了一点学务处的关係,把她找来保健室。
林臻很清楚我为何找她,但她给不了我答案。
「我不知道。」她站在我面前,神色闪躲。「我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我轻吁口气,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吧。
「我相信妳跟我一样担心。」这一次我软下语气,恳求她:「现在,我只能问妳、仰赖妳,妳能帮我吗?」
我明显见到她神情的鬆动,趁胜追击:「我很担心梁语帆,更担心范梓楉,我希望……她们可以平安回来,妳一定也是吧?」
再铜墙铁壁的心,终究装在一个孩子体内。
她深吸口气,眼眶忽然蕴满泪水,双掌摀脸崩溃大哭——我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行为吓着了。
我对她的印象是倔强的、自负的,跑道上她与梁语帆是竞争对手,也是最好的伙伴,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这样的她,竟然会无法自己的崩溃大哭吗?
「我、我……」她哭得一抽一抽。「我不确定……跟我没有关係!我只是随口胡诌过……」
我猛地站起身,放轻脚步走近她,轻轻揽着她的肩膀,柔声引导她全说出来。
「没关係,我保证不会有人伤害妳,妳都可以说,没有关係。」
话落,她转头看着我,那一双哭红的双眼不知为何让我想起范梓楉哀戚的笑容,与梁语帆若有似无的悲伤。
我到底介入了什么、又有怎么漩涡在等我踏入万劫不复呢?
「有一次,范梓楉突然问我国内哪里比较好玩?我说东部啊,会让人想一去再去……她那时忽然很认真地盯着我,又问,会让人想一直待下去吗?」她抹了下眼眶,又道。
「对,那裏会想让人抛下一切一直待在那……」
我抓住她的手臂,急问:「她是什么时候问妳的?」林臻脸色惨白地看着我,颤颤道:「两个星期前吧……」
我颓然鬆开手,那剎那间,我明白了范梓楉这次的离开,非一时冲动。
而是计画已久的挣逃。
能抛下一切的地方,就是范梓楉心里所嚮往的地方,也是她与梁语帆最好的归宿。
后来我立刻告诉组长,他脸色大变,立刻通知相关单位往这追查……然而,事情远远超出我们所想。
比警方更快的追查,是远方医院捎来的通报。
她们,被找到了。
/
第五十四章有提及那封匿名邮件,这边帮大家回顾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4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