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獠牙在战场上砍人之狠,被誉为灵魂之刃难得一见的战斗高手”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23.捡来的

三个小时后。

孔雀怪草原已经空蕩蕩的没有任何人了。

刑歌坐在附近一块大石头,单手撑着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眼神呆滞,目空一切。

她还算是好一点的了,血雾佣兵团其余四人各自站在某个大树前,抬头望天,双膝着地,手指大张扒着树干,从远远的看,像是受了什么强烈刺激无处发洩,充满怨念的用指甲刮着树皮,藉此磨掉心中那股火。

是的,实实是天生的「战斗白癡」,教导了三个多小时,格斗技巧依旧半点精长也没有,佣兵们都想把武器扔在一旁,抱头崩溃大喊着「拜託大爷你认真打怪,你开外挂故意这么弱吧?」

对佣兵们来说,打怪这挡事很简单,拿着刀上去挥两下,能瞄準怪物脖子、头部或心脏等等弱点打出爆击,那就万事OK了,只要能掌握切入弱点的时机,就能成为一个高手。

对高手与非高手之间的差别,大概就是「打不打的到怪物弱点」,这个简单的定义,佣兵们答应帮实实练功,一致认为带人是一件很简单的差事。

可惜,佣兵们太小看实实了,实实的层次已经是更远大的存在。

对于实战,实实的概念是「刀跟剑用起来没差别吧」、「我常拿光碟当飞镖射哦」、「技能『雪花乱舞』?会有雪飘出来吗?听起来很好吃。」,「地图上下左右在哪里啊」等等。

显然,高手与新手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他们的练功课程像鬼打墙一样的进行着,双方的沟通没有交集。

以往对自己的身手怀着自信的佣兵们,纷纷没辙了,他们很擅长战斗,脑内藏有无数知识,却是不专业的导师,遇到像实实这类天真无邪很认真学习,却怎么也教不会的学徒,简直是挑战他们暴躁脾气的底线。

雇主是万万打不得的,所以面色狰狞积郁已久的佣兵们,纷纷去角落用指甲刮着树干去冷静一下。

把佣兵们变成一群疯子的罪魁祸首实实,正茫然歪着头,看着佣兵们抱头崩溃样,困惑的说:「好有趣,你们的反应跟表哥一样呢。」

从实实那边听闻,烈火獠牙也曾试图教导战斗技巧,因为是自己的小表弟,此人更有耐心了,除了自己亲自指导外,还请了狂徒公会十多个经验丰富的高等训练师轮番上阵,操的实实叫苦连天,但这孩子的实力摆在那的,不会人多一些瞬间突飞猛进,耗费无数人力的训练始终未果,训练结果是,实实茫然的站在原地,老师们跪在地上佩服的五体投地,烈火獠牙在旁边按着脑袋崩溃,那个恨铁不成钢啊。

烈火獠牙在战场上砍人之狠,被誉为灵魂之刃难得一见的战斗高手,却没想到表弟实实没有遗传到血缘基因,出现如此极致的反差。

「原来烈火獠牙这么轻易把实实交给我们照顾,有一层用意。」刑歌摸着下巴说。

「这小朋友跟烈火燎牙真的有血缘关係吗?我越看越不像。」千曜忍不住提道。

「说不定是基因突变?」席维斯特推论。

「外面抱来的?」白渊说。

9152

隐形猫撇撇嘴,说道:「别瞎扯了,有时间在聊些有的没有,还不如实际一点想想其他方法教导实实!」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