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口口的视频不带如奶罩_校花的贴身高手笔趣阁

第二十五章 「我要一份火腿蛋饼。」
我倚在早餐店的角落,静静望着人来人往的骑楼,有些人脚步匆忙,抓了三明治就赶紧离开,有些人悠哉地坐在店内享用早餐,也有些人跟我一样站在外头等着餐点。
早上要开会啊….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昨晚整夜不眠,弄得我现在身心疲惫。
忽然间,T中的学生从眼前过,我不禁伸长脖子,望着T中学生的背影。
没想到这时间会碰上学妹啊….

T中与C中两隔壁,我以前心不甘情不愿地考进T中,对那时的我而言,在公车上看到C中制服是种感慨与不甘。
回首一望,我竟成了C中的校护,曾经最感到不甘与痛恨自己无能之处,却成了我的归宿。
「日日。」
闻声,我猛然回头,那抹清冷的身影站定在我面前,淡然地笑。
「妳怎么在这?」我愣愣。
「买早餐啊,不然呢?」范梓楉理所当然地答,我才惊觉这问题还真是发蠢。
店内人潮渐渐多了,范梓楉往我身旁凑近些,无意间,菸草的味道随之而来,我有些愕然地对上她的眼,「妳身上有烟味。」
范梓楉勾起嘴角,人群的嘈杂丝毫无法掩盖她清冷的嗓音,如此空灵,「不是我抽的哦,是同学,味道不小心沾到身上而已。」
这不是单纯的二手菸味道,是在製菸厂火烤菸草后才会有的菸草味,我几乎敢断言……
「这并不是二手菸的味道。」
范梓楉的目光依然平静,如死湖般,经不起一丝涟漪。
……她在说谎。
「妳怎么知道?」范梓楉笑意渐深,「我第一次碰到除了林臻以外的人,可以辨认出其中的不同。」
即使被戳破了谎言,她却依然泰然自若,好似一次都在掌控之中,不,依她的神情判断,她是乐在其中的。
「林臻?」我边问边向老闆娘拿早餐,「她是谁?妳的那个学姐?」虽然我想说的是劈腿对象。
「日日,我能不能搭妳车?」范梓楉不着边际地开口,「比较方便。」
我白了她一眼。
清晨的曙光才刚唤醒城市,范梓楉静静坐在副驾驶座,密闭的小空气充斥着她身上淡淡的菸草味。车停在红路灯前,我望着前方开口问道,「要说了吗?」
「林臻学姐是梁语帆田径队的直属学姐。」范梓楉淡然地道,「妳见过她两次了。」
我深呼吸口气,紧抓着方向盘,死死瞪着红灯上的秒数,压抑胸口的怒火。
「如妳所说的一样,这并不是二手菸的味道,一般人是很难分辨的。林臻学姐家是製菸厂,这样…..」
我偏过头,与她对望。
「妳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她嘴角噙着的笑意,透过光,忽然被阴影掩盖了。
我踩下油门,敛下眼,「……妳在耍梁语帆吗?」
街上的车潮渐渐涌入C区,过弯后,看见了不远处的C中。菸草味很淡、很轻,像是范梓楉的低笑声,不轻易被察觉。
可是,一直都在。
「梁语帆她一直都知道。」
车开进了地下室,我停在离入口处最近的车位,范梓楉动手解开安全带,我伸手拉住她。
「什么意思?」
我终于在她眼里看到一丝波动。
她皱眉,甩开我的手,「妳不知道吧?梁语帆是被我掰弯的。」
我愣住,退回身子。
「她没有办法接受跟我有亲密行为,无论是亲吻还是做爱她都非常排斥。」范梓楉沉下脸,嗓音低哑,「梁语帆是个同情心氾滥的好人,对谁都公平的温柔。然而,这样的梁语帆,我知道有一天我会失去。」
「妳……」
「我只不过,跟林臻学姐各取所需。」
我僵住。
范梓楉倾身凑近我的脸,目光平静,「我爱梁语帆,而那份爱里不足的地方,我从学姐身上拿取,这样砲友的关係,梁语帆也同意,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
「……妳知道妳自己在说什么?」
范梓楉噗哧一笑,收回身子,「妳讨厌我了吗?日日。」
我抬眸,猛然看向她收起微笑的神情,那样怅然。
明明行为举止轻浮玩世,为什么却有股哀伤轻泻而出?逼得我不得不正视。
「那为什么妳不希望我告诉梁语帆这件事?」
范梓楉没有回话,只是转身打开车门,却在关上车门前的那一刻,站在车外、弯腰与我平视。
「梁语帆,没有妳想像中的单纯。」
我微愣。
「学校见了,日日。」范梓楉勾起嘴角,对我挥手道别。
而我,坐在驾驶座上,久久无法回神…..

繁花第一部分的剧情快结束了~

第二十六章
『下班后,来载我。』
放在桌面隅角手机忽然震动,我放下社团资料,拿起手机滑开萤幕,简讯通知跳入眼里。
婚礼吗…..
『现在的妳,能带我走吗?』
我轻叹口气,犹豫半晌后,才徐缓地打字,直到送出简讯时,我仍是犹豫不决的。
『前辈,我想跟妳谈谈,在婚礼前。』
我以为前辈会搁置着手机,却没想到她立刻回覆我,『在跟我谈之前,想清楚。』
前辈了解我,很透彻。
我再次放下手机,下课钟声正巧响起。左手撑着脸颊、思绪一时懵了,是因为稍晚的婚礼?还是稍早的范梓楉?我已经没有头绪了。
「姐姐。」
我微愣,抬眸对上一双泛着明亮浅光的黑眸,暖人心脾的笑意蕴含在那温柔的幽暗黑瞳,彷彿能接受所有的恶意与任性,成了最温柔的目光。
这样的梁语帆……
「姐亲口口的视频不带如奶罩_校花的贴身高手笔趣阁姐、姐姐!」梁语帆蹦蹦跳跳地凑近柜台,趴在柜台上与我平视,「今天星期六补课妳也来学校了啊?」
春末夏初的徐风很慵懒,拂起女孩的髮丝,也扬起她的笑容,那么真诚。
「妳……怎么没穿体育服?」我还是把话吞回肚里。
梁语帆的上半身穿着酒红色的无袖背心,不像篮球衣般宽鬆,但也不像是自己的便服,总觉得很眼熟……
「这是田径队的队衣啊!」梁语帆吐舌一笑,不好意思地搔着头,「刚刚练完田径,想都没想就跑过来找妳了,我现在肯定是满身的汗臭味吧?」
我摇头失笑。
不,并不会的,不管如何妳都是梁语帆,并不会让人感到厌恶掩鼻离开。
只有我才会…..
「姐姐,我们下星期要去高雄比赛哦。」梁语帆偏头一笑,神情雀跃,「听教练说,这次比赛比较盛大,每校需要一名护理师随团,妳会来看我比赛吗?」
我愣愣,微蹙眉,「…..目前没听说这件事呢,如果是真的,很有可能是我吧?」
话落,门口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对方看向我时也是浑身一颤,偏头躲开我投以的视线。
「林臻学姐,妳怎么会来学务处啊?」梁语帆的头上像是多了两个毛茸茸的耳朵,正开心地打招呼,「刚刚练习妳实在太帅了啊!身为直属学妹的我,真的很崇拜学姐妳耶!」
闻言,我的胸口不禁一紧,看向梁语帆的侧脸,如此明媚,更让我感到沉闷。
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到底为什么可以如此轻易接受这样错综複杂的感情关係?
『梁语帆,没有妳想像中的单纯。』
那声清冷的话语,自耳旁幽然响起,好似远处看不见的獠爪,朝着我张牙舞爪地揪住我,天罗地网般的阴影遮掩了阳光,无处可逃。
「姐姐,我跟妳介绍哦,这是我田径队的直属学姐,林臻。」梁语帆扳着林臻的肩膀,露齿一笑,「学姐真的很厉害。」
林臻垂眸一笑,像是挣扎了半晌,才微抬眸直直地勾望我的眼。
「……妳好。」
那阵风再次扬起,那股淡淡的烟草味蓦然萦绕思绪,我呆愣。
──跟范梓楉身上的味道,是如出一辙的
此时此刻,梁语帆依然笑得甜腻,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是,察觉到什么不该发现的真相。
眼前的梁语帆,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林臻走了,梁语帆满足一叹,再次旋身趴在柜台上,睁着一双明亮的圆滚大眼。
长扇羽睫下,藏着一湖波光粼粼的天蓝云。
「梁语帆……」我低声问:「对妳而言,林臻跟范梓楉是什么样的存在?」
「啊?」梁语帆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我暗自深呼吸口气,感觉自己正在朝着核心之处迈进,拨开层层迷雾,离核心就不远了…..
「范梓楉跟林臻,妳觉得她们怎么样?」
梁语帆收起了一些笑容,眼底闪过一丝我来不及看清的情绪。
「嗯…..我想想……」梁语帆眉头轻凝,「她们应该只是认识彼此,但是也没有多熟啊?」
我怔住。
梁语帆看似相当苦恼,像是要从脑海里极力寻出蛛丝马迹,却还是颓然摇头,「她们不熟。」
「妳说……她们不熟?」
梁语帆的神情没有一丝动摇,理所当然地笑,「是啊?一个是我女友,一个是我的直属,再怎么样……也不会牵扯出什么关係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梁语帆的疑问。
所有我坚定不移的话语,在此刻全都崩塌毁坏,碎裂成一道道锐刃,成了千刀万剐的利器。
「姐姐。」梁语帆担忧地低声唤我,那双暖人胸口的手忽然覆上我的手背,「妳怎么了?我很担心。」
我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垂眸凝眄,那双小麦色的手,比我的手小了些,却有阳光的感觉。
……可是,有一个人在说谎。
她们两个人,有一个人在说谎,是谁?又是为了什么?

我几乎无所适从。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4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