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朋友夫妇的快乐完成版_校花的堕落公园流浪汉

Chapter 5. 划过天际的流星(9) 没有意义……
「你是说──」
「开始了。」学长的食指抵在唇前,示意我应该保持安静。
或者,不要问。
剧情进行了大半,男女主角上演着生离死别,我跟不上他们的悲伤,满脑子的思绪还留在开场之前,交错的思考让我变得有些侷促,我没那么迟钝还问学长为什么没有意义,不用想都知道他所谓的意义是和谁有关──
甄真学姐,当然。
如果邵宇学长为了甄真学姐放弃他所爱的音乐,我记忆中那名曾经背着吉他到处跑的大男孩是不是也将不复存在?看过他付出的努力,明白他对音乐的热情不只是说说而已,我想,甄真学姐在他心中也是如此……
我应该早点说的。
什么该不该、用什么角色去插手……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应该早点告诉学长他和学姐之间的犹豫和误会才对啊……
茫然地望着眼前的大萤幕,无心了解的剧情使得时间过得异常的慢,直想离开座位呼吸新鲜空气,可是,却又不想它这么快结束,我还在担心电影结束后,要怎么对学长开口。
懊恼地皱起眉,伸手探入背包摸索手机,虽然不符合观影礼仪,可仗着布料遮光,我偷偷地点亮萤幕打算查看时间──
没想到这一看,心跳差点停止。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是现在?
我──
来不及了吗?
我站起身,拉了身旁的学长就往外走。
「学、学妹?」
无暇理会邵宇学长的叫唤,肾上腺素让我顾不得其他,只能一个劲地往前走,空白的脑袋只剩下一个念头在打转──
我必须带邵宇学长去见甄真学姐,现在。
电影院外冰冷的空气没让我发热的脑袋冷静下来,反而加速冲动的运行,正当我準备叫计程车的同时,学长反手压制住我欲高举的手。
「怎么了?」他问。
我瞪着他,过度紧张而产生的怒气积压在胸口害我说不出话。
「发生什么事了吗?」
虽然是非假日的晚上,但这里毕竟是闹区,我们的举动多少引起路人的注意,有些人甚至停下脚步窃窃私语,看好戏的笑容站到几百公尺远我都看得见。
可恶。
顺口气,我一手将手机凑近他的眼前,控制住音量,「你知道对不对?」
「什……」
他先是瞠大眼,接着沉默。
「走啊!」看他这样,我气得跳脚,不懂他为什么到现在还选择逃避!
「……去哪?」
「当然是机场不然呢!学姐再过不久就要──」
「我们已经分手了。」邵宇学长说着,要不是他抓着我的手还在颤抖,我真的会被他的平静给骗去,「而且,就算现在……」
「她还爱你!她以为你不爱她了所以才选择放手──」我急着打断学长的话,只见他的惊愕浮上脸庞,「所以我不是叫你要谈吗!」
要不是你们拖拖拉拉的,这些话还轮得到我说吗?我大力一甩,甩开学长失去力道的手,跑到马路边上叫了部计程车。
「要不要去?」
邵宇学长愣在原地,我差点冲过去把他打昏、直接扛上车。
幸好,在我失去理智之前,他总算做了决定。
「司机,桃园机场第二航厦。」我跟在学长后面进入车内,同一时间紧握在手上的手机又传来震动,来不及接听就断了讯,「麻烦开快一点。」
车子沉稳地驶入快速的车流,陷入寂静的空间只剩下激烈跳动的心跳在鼓譟,抚上侧额,就连手指都隐隐发烫──
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
许久,心跳呼吸回到正常频率,我终于有心思检查刚才的来电,猜想大概是于珊或是沛芸打来要我买消夜回去……
结果,是陆以南。
有点犹豫地看了右上方的时间显示,这时间他应该正在打工才是,好一段时间没联络,我猜不到他这时候打来干嘛……
『学姐?』
「陆、呃,你找我?」没料到他会接起,我居然没骨气地结巴。
那端的他一滞,短短几秒的沉默让人坐立难安,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我到底在紧张什么?
『我有话想跟妳说。』
「喔……」
再次安静。
『喂?学姐?』
我皱起眉,没好气地回问,「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呃,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当面说。』
不早说……莫名的尴尬害我浑身燥热,明知他看不见还是红了脸,赶紧随口换了问句。
「……你在打工?」
『嗯,』他应声,很快地接下话题,『学姐在家吗?妳那边好安静。』
糟糕。
我不晓得该怎么回答。
「我、嗯……我不在家,我……」
快速瞥了眼一旁望着窗外发呆的学长,我没办法在当事人面前和陆以南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偏偏我又说不出谎话──
「我现在要去机场。」
『机场?桃园机场?为什么……』
「你不要问那么多啦!」我做贼心虚地往学长的方向看去,深怕被他发现,「……反、反正就是这样,我先挂了,拜。」
『学──』
按下断话键的瞬间,还能听见陆以南惊讶的声音尚未落下,对此,我只能在心里对他说声抱歉,想着回台北之后再跟他解释。

Chapter 5. 划过天际的流星(10) 计程车很快地就上了高速公路,司机可能是看车内的气氛十分紧绷,好心安慰我们从台北到机场很快,不用一个小时就到了,他会尽量开快一点、要我们不用担心。
窗外,灿烂华美的台北市逐渐被抛在后头,透过车窗的反射,我悄悄地观察另一边的学长,他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安静地看着车流快速流逝。
我轻声唤了他一声,为刚才差劲的态度道歉。
学长愣了下,只是摇头。
「没关係,我本来就欠骂。」浅笑,他终究是温柔的他。
昏暗的车内混着安静行驶了好一段时间,不知道是谁先起了头,高中回忆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话题之中,与先前不同的是,学长这次不再谈我和他,而是聊起了甄真学姐。
高一同班的他们、被同学陷害当干部的他们、为了运动会忙碌的他们、午休偷跑到操场聊天的他们……还有很多很多、我曾经逃避去了解的他们,随着邵宇学长的嗓音拼凑出一段又一段美好的记忆。
没人能够介入的美好。
当回忆渐歇,趁着沉默还没入侵,我大致整理了思绪,将那日与学姐见面的情况缓缓道出,竭尽所能地表达她心中真正的想法。
儘管我们都没看向对方,却能感受到他略为激动的情绪。
我想,我能明白的。
「……妳一定觉得我很傻吧。」他问。
或许吧。
可是,有谁不傻?
毕竟,我们都会害怕。
怕改变、怕误解、怕对方不懂自己、也怕彼此的心意不再……没有谁能够真正懂得谁的心,于是我们小心翼翼地试探、揣测,深怕自己无心的举动或话语,造就无法弥补的错误。
但,往往我们所做最大的错误就是什么也不做……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就像──我悄悄望向邵宇学长,感觉心里揪着的结逐渐鬆开……
Enough.
到此为止,就好。
高速公路边上的晕黄路灯盏盏流逝,许多画面在眼前闪过,不论快乐、伤心,抑或是那些不愿回想的苦涩……或许有一天,我也能笑着和他人说起吧?
再也没有任何躲藏。
宁静之中,司机提醒我们已经进入机场支线,再过不久就要抵达机场,原先平静的气氛又渐渐紧张,交叠在膝上的手忍不住扭紧,每经过一秒就更为加速的心跳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我紧盯着窗外,看着远处机场的灯光越来越靠近。
「学长。」
「……嗯。」光是单音,我就能听见他的紧张更甚。
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没人在意,就连我也不在乎,感觉要是不开口换气就会溺死在陆地上,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充斥在我们之间。
半晌,第二航厦完整地进入眼帘。
「学长,如果学姐……」如果她已经离开了怎么办?随着目的地的接近,我还是忍不住担心。
还没等到学长的回答,计程车已经驶入航站前道路,旅客的身影取代了空无一物的路景,车速渐缓,我们终于停靠。
「学妹,如果她已经离开了,那──」
并肩站在机场入口,好像在做最后一秒的準备,邵宇学长望着亮如白昼的大厅说着,眼神不知何时换上坚定,没有任何疑惑。
「我会追过去。」
讶然,却也不意外。
「可是……」
「别担心,我早就做好準备,」他扬唇一笑,专注地看向前方,「不然妳以为我哪来交换朋友夫妇的快乐完成版_校花的堕落公园流浪汉的钱请妳吃饭?」
咦?
我来不及反应,就听见他抛来一句。
「我走了。」
「学长!」
被我这么一喊,他倏地停在几步之遥。
这几步的距离,不远,却是我永远也触及不到的他。
他回身,看着我。
我……
「……帮我告诉学姐,」不管是以前或是现在,甚至是未来……只有她,才能占据他心中的位置──深吸口气,我笑了,没有半点逞强,「我没她想的那么好。」
他走了。
望着学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的人群中,不知为何,我想起了学长给我的那把钥匙,它是什么模样呢?我好像没有把握能想得起来。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旅客们各自推着行李,有的归国、有的正要离开,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我一个人静静地猜想、静静地沉澱。
这次,我终于感觉梦醒了。
没有做噩梦似的大汗淋漓,也没有美梦般地只想继续沉睡……睁开眼,我只觉得轻鬆。
放下所有沉重,我漫步走出机场,隔音门一开,迎面而来的是脚踏实地的现实感,梦里似的虚浮总算消失在我的脚下。
然而,又在一瞬间陷入──
「那边那位小姐。」
我一僵,蓦地转身,只为了那不可能出现在这的嗓音。
「需要搭便车吗?」
他笑容下缘的梨涡浅浅地张扬。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3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