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女友之别墅狂欢(1)小说_校花女友沦为胯下玩物

Chapter 3. 醒不来的梦(6) 去哪?
我本来想这么问,可是一回神,就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前往高雄的长途客运上,而我的右手边,则是坐着早已呼呼大睡的陆以南。
二十分钟前,陆以南不顾他的机车还停在简餐店,拉着我搭上捷运,抵达台北车站,穿梭在大包小包的旅客之间,更显得我们两手空空的突兀,没有思考、没有目的地,我们就这样随便买了最近一班发车的车票,冲上楼、跳上车、前往高雄,一气呵成。
他把靠窗的座位让给我,没多久就睡着了,我想,他一定累坏了吧?明明清晨五点才下班,被我一通电话约出来、还听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我侧过头看着他平稳起伏的胸膛,轻缓的鼻息无声述说眼前人的熟眠。
老实说,我并不期望陆以南陪我到这种地步。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陆以南居然会陪我做到这种地步,这趟单程五小时的车程,不只是他一句『我们翘课吧』这么简单的事。
陆以南,你到底在想什么?
忽然的震动打断我的注视,我慌张地从外套口袋拿出手机接听。按下通话键,我下意识往陆以南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他没被我的动作惊动。
「喂?」掩住话筒,深怕吵醒身边的他。
于珊先是打了个呵欠,『妳在哪?买早餐喔?』
我猛地愣住,这才想到被我遗忘在台北的她们,听见背景传来沛芸胡乱点餐的声音,我尴尬地不晓得该怎么解释现在的状况。
『喂?蜻蜓、听得到吗?』
完了。
「啊、呃……」我差点咬到舌头,「于珊──」
抬头看了看客运的电子钟,这时间她们才刚起床,我几乎能看见他们三个穿着睡衣在房间、客厅、浴室来回走动的画面,我弯着腰、半个身子趴在膝盖上,拿着手机,脑袋一片混乱。
『妳在麦味登还是美芝城?我想吃……许沛芸闭嘴!』
怎么办、怎么办……
我手足无措地摀住额头,对着话筒低声说道,「于珊,妳听我说──」
『等等、等一下啦!』于珊终于止住沛芸的大叫,她的声音再次靠近听筒,『喂,蜻蜓?妳要说什么?』
深吸一口气,準备坦白。
「那个,我不在早餐店。」
『吭?不然咧、妳在学……』
我连忙打断她,「我也不在学校。」
那端传来无言的沉默,我在猜她一定在想:早上七点,这个时间点难道还有百货公司可以逛吗?不在早餐店、不在学校,不然我还能去哪?
『……OK,妳有点吓到我了,」于珊的声音蒙上一层疑惑,我能想像她蹙眉的神情,『妳现在到底在哪?』
「我在……」我嚥嚥堵在喉头的犹豫,「回高雄的车上。」
回高雄,没错,『回』。
『……高雄?』于珊缓慢地重複,彷彿第一次听到高雄这个地名,『妳说,高雄?』
「嗯,高雄。」
闭上眼,我知道下一秒迎接我的会是──
『高雄!』于珊不可置信地大叫,连珠炮似地质问朝我轰来,『妳知道今天星期几吗?妳不上课回高雄干嘛?又没放假妳干嘛回高雄?妳自己一个人吗?妳干嘛突然回高雄?吭?为什么要回高雄──她说她、要、回、高、雄、啦!』
最后一句不是说给我听的,可于珊忘记掩住话筒,尖锐高亢的声音穿过手机、大声到出现分岔,我吓得把手机拿得远远的,保护我脆弱的耳膜。
手机那端传来兵荒马乱的讨论声,大部分是沛芸和于珊的声音,偶尔能听见家榕要她们安静一点会吵到邻居的制止,我不好意思地咬唇,等待她们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展开。
终于,嘈杂声渐止,回到平静。
于珊清清喉咙,『蜻蜓?』
我应声,不知为何,我觉得我好像又把事情搞砸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突然要回高雄?』
她不能理解,在她的认知里,除非必要,我一学期回家不会超过两次,怎么可能一声不吭地就跑回高雄?这一切对她来说太莫名。我难受地贴着手机,于珊的声音听起来好温柔,好像怕我会因为她的问句而碎掉似的。
「没事啦……」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鼻酸,「只是,突然、有点想回家……」
于珊没有说话,只有她轻微的呼吸声告诉我她还在。
「于珊……?」
『我知道了,』她再次叹息,语气里充满无奈,『难得回去,记得好好休息。』
握着手机,明知她看不见,我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她们一定很困惑,可是她们选择让我独自安静,『回来再说』是于珊结束通话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回来。
我的家不只在高雄,还有那个属于我们的小窝。

Chapter 3. 醒不来的梦(7) 我凝视着暗下萤幕的手机许久,才默默地收回口袋。
「原来学姐住高雄?」陆以南不知何时醒来,他半瞇着眼笑问,看起来仍旧睡意浓厚。
我不好意思地蹙起眉,「抱歉,吵醒你了吗?」
他摇摇头,又闭上眼睛,「真好,我还担心要是到高雄不晓得有什么好吃的该怎么办呢……」声音渐歇,陆以南说着说着竟然又睡着了。
我半是好笑、半是歉疚地看着他迅速入睡的侧脸。
大概是早班车的缘故,交通状况一切良好,南下的路程顺畅、没有塞车,一夜没睡的疲惫终于袭上眼皮,我不知不觉也跟着睡着,等我醒来,客运刚过楠梓不久,很快地就要抵达高雄总站。
通常这时候我会开始检查身边的行李、準备下车,可是这次……我看着连包包都没有、拿着手机钱包就搭上车的我们,那种像是在梦里的感觉又出现了。
跟陆以南在一起,我老是有这种感觉。
陆以南在客运驶下陆桥的时候醒来,他坐起身舒展身子,我甚至听见他扭转肩膀脖子时的喀喀声,不小心笑出来还被他发现,换得他一眼装可怜的眼神。
早秋的高雄艳阳依旧高挂,时已中午,我们决定在车站附近的速食店休息、填饱肚子之后,再讨论待会要去哪。
「你很饿喔?」
陆以南抓着汉堡,疑惑地回望,「还好啊。」
我看着他桌上一份汉堡餐、一份炸鸡餐,额外单点小鸡块和苹果派,原来这叫还好?他偏头不解,还在等我继续话题,我啃着薯条摇头,不打算继续追究。
我只是没告诉他,他在我心底已经多了个大胃王的称号。
「你有想去哪玩吗?」吃完薯条,我拿起纸巾擦净沾满盐巴的手。
他停下动作思索,「海边怎么样?」
我没意见,他说去哪就去哪,毕竟身为在地人实在很难想得出好玩的景点,倒不如由外地人自己提供意见要来得好。
或许是没吃早餐的关係,我们很快地解决眼前的食物,陆以南的两份餐点跟我差不多时间吃完,没想到这家伙不仅吃得多、还吃得很快,而且,似乎不怎么长肉。
站在捷运车厢内,我第一次仔细端详陆以南。
他的确长得很好看,大概就是高中会疯传照片给外校同学炫耀的那种好看。恰到好处的双眼皮、高挺的鼻子,还有据说很薄情的薄唇,认真说的话,他的五官并不算深邃,但就是很协调、一切,刚刚好。
陆以南一直给我一种印象,他笑的时候很亲和,小小的梨涡增添几许调皮,可是不笑的时候──我看着倚靠着背板、望向车窗外发呆的他──似乎,有点兇,就像我之前说的,有种反派角色的感觉。
那种、没办法真心讨厌他的反派角色。
要是这样跟他说,他一定又会露出困惑的表情了吧?想起他皱眉努力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像坏人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
奇怪的是,陆以南竟然也悄悄勾起嘴角。
他笑什么?
我转头看向窗外,想从快速掠过的景色找出他的笑点,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移回视线,对面的他似乎发现我的疑问,曲起手指敲敲车窗──
玻璃投射的倒影,一模一样的陆以南正对着我笑。
「妳盯我也盯得太久了吧?」玻璃上的他挑眉,不怀好意地笑问,「还满意吗?」
……如果地上有洞,我一定马上钻进去,然后继续挖到地心,永远不回头……
「学姐?」
「……嗯。」快到下一站了,眼角余光发现陆以南仍维持着讨厌的笑容看着我,我瞬也不瞬地死盯着窗外看,假装自己在看风景,不自然地交换了站姿。
「妳脸又红了。」
关你屁事。
我真的很希望我有足够的潇洒能转头跟他这么说,可是我没有。
「……你看错了。」僵硬地拨顺头髮,期待它能遮掩出卖我的热烫。
他压低的笑声在我们之间迴荡。
我始终无法转头看向真正的他,藉着倒影,他倚着背板的姿态很轻鬆,就像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游刃有余、从容不迫,他拥有一种谁也学不来的自信,是天生的吗?我不知道。
可是,那让人觉得……很安心。
列车靠站,瞥见门外站着一群背着登山背包的旅客,我正想往内移动、让出足够的空间,没想到慢了一步,车门很快地往两侧滑开。
抬眸的瞬间,背包客们鱼贯涌入,视线全被庞大的背包给佔满,推挤的人潮根本连站也站不稳,只能被逼得胡乱找地方站,就在我好不容易摸索到中央的铁桿,列车启动的力道又将我抛向另外一个方向──
糗了。交换女友之别墅狂欢(1)小说_校花女友沦为胯下玩物
我无力地闭上眼,等待此生最糗的时刻──
「Safe. 」
陆以南带笑的嗓音在我头上响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3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