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高级俱乐部 小说_秘密熟俱乐部阅读2

「还在等信?」

1950年,于珍每天早晨以及傍晚时分都会在家门前等着顾一翔的回信。

「已经第一百封信了,妳每週这样寄信、等信,就是没有翔的信,妳还要继续等吗?」风度翩翩的顾一正总是会来找于珍,他知道顾一翔的离开,一定会让她伤心欲绝,所以他愿意陪伴她。

好几次的告白,于珍都婉拒他,因为于珍一直在等着奇蹟。

她记得顾一翔曾经跟她说过的话:他会回来,要她等他……

已经是顾一翔离开的第一个秋天,枫树茂盛如橘色天空在这小村的街上,十分动人又烂漫。

「于珍……」顾一正看着于珍日渐憔悴的神情,十分担忧。

「天凉了,别等了,该进屋了。」

于珍没有回应顾一正,她只期待有这幺一天,邮差骑着破烂脚踏车,发出那生鏽铁鍊摩擦很刺耳的声音,停在她家门前,将从台湾偷偷寄来的那封信交到自己手上。

她就是这样期待那一天地到来……

终于,邮差如她所愿,停在她面前,从一叠信件中抽出一封信交到于珍手中。

性高级俱乐部 小说_秘密熟俱乐部阅读2

「是于珍姑娘吗?」邮差想确认是否为本人,好奇问着。

「是,我是。」于珍一脸期待,似乎等得够久了,眼泪不知觉得竟落下。

「这是妳的信。」

于珍接过信,但是她看不懂字,只能开心地叫着守候着她的顾一正帮忙她读信。

2009年。

顾晓岚望着紧紧牵着她手的顾晗,两人就像弥补了于珍与顾一翔的爱情一样,紧紧依偎着彼此。

但是,十年后的顾晗,已经不存在了……

顾政霆的手机响起,他拭泪并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立即传出一个老女人很兇地叫骂声:「姊夫呢?你们把姊夫的罈子放去那了?!」

「姨……姨妈?妳怎幺会来?」

「不能来呀?大过年的,我来看看我那死去的老姊和我姊夫,难道不行吗?」

「是没有不行,只是妳人不是在高雄,既然来台北,怎幺不通知一声,我就和天琴去接妳。」顾政霆对于这位姨妈似乎有些害怕。

性高级俱乐部 小说_秘密熟俱乐部阅读2

正在他们家的顾姨妈似乎很不开心,站在一旁的胡天琴面有难色,平时可以大吼小叫的她见到这位长辈,她也只能忍气吞声,因为顾政霆一出生,顾奶奶身体就一直不好。顾政霆不到五岁,顾奶奶就过世,而顾姨妈对他更加疼爱,毕竟流产两次,至今嫁人都没有孩子,就把顾政霆这位外甥当自己孩子看待,反而对他严苛又仔细。

「不需要!」顾姨妈性格有些暴躁,也许是因为看到顾一翔的骨灰罈不在屋里的关係,「我身体强壮得很!倒是你,现在立马回家!给我好好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顾政霆十分为难,看着前方枫树底下的姥姥,又看下一旁的顾南,觉得事情大条了……

果真如顾政霆所想,事情真的很大条。

「你说他们是姊夫在大陆的亲人?」

顾南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位陌生的老女人,再看向一旁的姥姥,她坐在椅子上捻着从眷村带回家的枫叶,一脸忧愁。

「所以……」顾姨妈一脸诧异,往坐在椅子上的姥姥看去,神情有些愧歉与心虚,「她就是姊夫日日思念的女人吗?」

「对……姥姥是爸的情人。」

听到顾政霆这幺一说,顾姨妈似乎腿软了一下,还要一旁的胡天琴搀扶。

「姨妈!妳没事吧?」

「没、没事……」顾姨妈双眼发愣地看着姥姥,「原来是妳……」

性高级俱乐部 小说_秘密熟俱乐部阅读2

众人一脸纳闷顾姨妈的反应,顾晗更是不解,感到困惑,「为什幺妳知道一翔叔公日日思念的女人,是我姥姥?」

当顾晗这幺一问时,大家也才惊觉顾姨妈的反应似乎很诡异。

「是、是啊……姨妈,妳怎幺知道爸日日思念的女人是于珍姥姥?」

顾政霆好奇地看着顾姨妈,顾姨妈红着眼眶轻轻移开胡天琴搀扶的手,缓步往姥姥眼前走去。

姥姥抬眼看着走在她眼前的顾姨妈,顾姨妈压抑着害怕与难过,再次确认,「妳……妳真的是……是于珍吗?」

姥姥没有说话,默默地点头。

此时,顾姨妈竟然双膝下跪,众人大惊。

「对不起……」

顾姨妈低头双手紧握着于珍的手,「对不起……」

「姨妈,妳这是怎幺了?为什幺一直喊对不起?」顾政霆关心问道。

「是我……」顾姨妈哭红着眼,啜泣地说着,「是我让妳和姊夫分开这幺多年,都是我害的……」

性高级俱乐部 小说_秘密熟俱乐部阅读2

顾晓岚听到后,相当震惊,到底是怎幺回事?为什幺顾姨妈会说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1950年。

顾一正看着于珍请他读的信,他打开看着那一行行黑字,再看向眼前满心期待的于珍,试探性的问道:「妳确定要我读?」

「当然!你快点!一翔是不是说了甚幺?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吃好?」

看着于珍一脸兴奋又欢欣的模样,顾一正十分心疼并摇摇头,「一翔他……他结婚了。」

于珍原本的笑脸僵在脸上,那位原本承诺他要回来的男人,过去了台湾,竟然就简单留下几句话:于珍,当妳收到这封信,我已经结婚了。我很抱歉无法时见我答应妳的事,望我哥可以好好待妳,勿念我,我在台湾一切安康,谢谢关心。顾一翔笔

「你骗我……」于珍还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顾一正却没有说话,不想再多说。

「顾一正!」于珍红着眼瞪着顾一正,「你骗我!你骗我!」于珍不停捶打着顾一正,顾一正却立正站好,让于珍不停发洩情绪,直到哭倒在他怀中。

顾一翔结婚是不是事实,顾一正并没有说,因为他很清楚明白,这封信的字迹并不是顾一翔的字迹。

2009年。

性高级俱乐部 小说_秘密熟俱乐部阅读2

顾姨妈哭着向姥姥道歉。

「是我害的……是我害的……」

姥姥不解地看着顾姨妈,顾姨妈哽咽坦承事情所有真相,「……姊夫他来台湾后在巴士上遇见我姊,我姊很喜欢这挺拔的军人,不停邀约他出去看电影……吃饭……想要与他有进一步的关係。」

「但是,顾一翔却说他有喜欢的人,并拒绝我姊……我和我姊姊俩感情好,她难过告诉我这件事,我那时候因为刚没了孩子,老公外遇又跑走,我为了不让我姊姊跟我一样孤苦无依,我假装……」顾姨妈说到这,不敢继续说下去,眼泪不停落下。

顾政霆也红了眼眶,很不谅解地看着顾姨妈,「姨妈……是妳、妳假装爸的字迹,然后骗姥姥他们,说爸和妈结婚了……是这样吗?」

顾姨妈不停哭泣着,悔恨地狂点头。

「妳怎幺能做这种事?!」顾政霆紧握拳,十分愤怒。

顾晓岚看着姥姥以及顾姨妈,再看向站在一旁的顾晗。

顾晗的眼神充满着不满与难过,对于过去……似乎没有人可以过得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351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