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衣女王lucy_栀子花开的季节歌词

CH1-2 脸红心跳 「唉唷~一个女孩子家的,自己的经期乳胶衣女王lucy_栀子花开的季节歌词都掌握不好,到底在干什么,那么丢人……」我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听着老妈近半小时的不停碎碎念。
昨天带了染血的小礼服回来后,原本打算自己默默洗乾净,谁知道厕所门没锁而老妈根本都没在敲门的就给我闯进来,看到我礼服的惨状后,面无表情的问一句:「金骂喜安ㄗㄨㄚˋ。」我只好一五一时的把一切都说给她听,我妈气到一个爆炸,不知道她是气我没在注意自己身体,还是气我又给韩世禹惹麻烦,但其实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毁了这件价值五千元台币的纯白小礼服。
「吼,妈咪,妳也知道我都没有一次準时来的啊。」我嘟嘟嘴,我也很无奈好吗?
我妈用鼻孔喷气以表示气愤:「所以呢?就毁了一件这么贵的小礼服了。」她碎碎念着说以后不给我买这么贵的衣服了。
我就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去对面叫小禹过来一起吃午餐。」
「我早餐都还没吃欸!而且干嘛叫他过来?」
「早餐不用吃了啦,起床都已经十点半的人吃午餐就好了,啊小禹他爸妈今天出国啊,说要去欧洲行三个月,所以这三个月我们都一起吃饭喔。」
我撇撇嘴,「那我打电话给他。」
「打什么电话啦,浪费电话费,住对面而已直接去叫他。」我妈说完直接把我这亲女儿给轰了出去。
我瞪着眼前还贪睡在床上的男人,有点无言,他睡得好幸福喔,抱着抱枕嘴角还微微上扬,不知道是梦到什么好梦连在睡觉都能微笑。
「韩世禹起床了。」我叫了第一声,床上的人一点也没有要动的意思。
「起床了。」第二声,提高了点音量,床上的人只是将头埋入他的抱枕中,喃喃的道我要抱抱。
哇靠,还要抱抱,他是梦到什么春梦是不是?
「抱你妈啦,给我起床。」我摇了摇他的肩膀,却听他道了一声妳好吵,然后手就被人给抓住,接着不知怎地被拉到床上,在要扑进他怀里前的那一秒,我用我强大的力量制止了,导致我现在呈现跪在他床上,双手分别伸直在他肩膀两侧的姿势。
好个脸红心跳。
我正呆呆的跪在那里脸红心跳时,某男将头从抱枕中探出来了,用那还未完全清醒的眼睛看着我大概一分钟后,挑眉道:「一大早就这么刺激不好吧。」
妈啦,是谁紧抓着我的手不放的,是谁害我一直脑袋僵硬到无法动作,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一、点、也、不、早!快给我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我的肚子快饿死了。」我站了起来,双手插腰充满威严的看着躺在床上伸懒腰的男人。
「小禹啊,你爸妈不在的这三个月有什么问题就来找阿姨知道吗?」妈妈一个劲的夹菜给韩世禹。
「知道。」韩世禹含着一大口菜模糊不清的道。
看了有点好笑,韩世禹的从开饭到现在始终维持着小山的状态,你知道我妈是存心想把你养胖的吗?
几分钟后,某男对着我不停的扎眼睛,我诡异的看着他:「你眼睛抽筋吗?」
他对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看看他的小山在看看我,喔~我了了,他这是在向我发求救信号呢。
我笑笑的看着他,我就知道他会吃不完,所以我只吃了一点点,还有胃可以接收他的食物:「妈,妳给人家夹太多了啦。」
「男孩子就要多吃点呀。」妈妈一脸理所当然。
「他又不是大胃王。」我挖了他一半的饭菜来吃。
「你到底什么时候要回家?」我无言的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舒适的韩世禹大爷,正翘着二郎腿看NBA,他已经霸占电视超久了。
「不急,我家都没人很无聊欸。」他眼睛一秒也没离开过电视,直勾勾的看着入神。
「那电视该换我了吧。」我坐到他旁边想要拿他手上的遥控器,他却将遥控器握得更紧,害我拿都拿不走。
「等我看完这个。」
「谁管你啊。」
「妳很烦欸,我就快看完了啦。」
「可是我要看的已经演了,给我给我啦,你回家看你的电视。」
他被我弄到不耐烦,把遥控器往他的衣服塞:「有种妳就来拿。」
我看着衣服突出一块遥控器的形状,多大的人了还做这么幼稚的事,我冷哼了一声,你当我不敢吗?
伸出我的纤纤玉指,往他衣服里摸去,他惊吓的隔着上衣握住我的手:「变态、色狼。」
我用另一支没被抓住的手继续摸:「哟~身材不错嘛。」我摆出一个色瞇瞇的表情,话说这小子的身材还真的挺好的,摸来摸去都没摸到一丝赘肉,好结实啊。
「妳是摸上瘾了是不是?」
说到猥琐下流这档事我一般都挺拿手的,但一旦遇到像韩世禹这样接收到我的变态行径后还看起来挺开心,露出闪亮亮表情的人,我反而就尴尬了。愣了愣:「不看了不看了。」便快速奔回房间。

CH1-3 纯友谊? 经过半个月,我已经渐渐习惯学校生活并拥有两个好姐妹,一位名叫司徒瑶,她是一个很喜欢笑的女孩,这点跟我挺像,她长的很清纯,笑起来嘴角边还会有两颗小小的梨涡,很是可爱。
另一个是陆星琪,不认识她的人很容易第一印象认为她是个冷漠寡言的人,因为长的挺高冷,但只要认识她都晓得她其实是很活泼的一个女生。
「等等篮球比赛是五班对一班对吧?」陆星琪问道。
「对啊,我要去帮我家宝贝加油。」司徒瑶双手合掌放在脸边兴奋道。
「妳家宝贝,亏妳还讲得出口,噁不噁啊妳?」我嫌恶的看着司徒瑶。
她摆摆手:「本来就是我家宝贝。啊对,妳的世禹不是跟宥翔同班吗?」
「哈哈哈对欸,妳们两个的男人联手就强大到可以把一班给干掉了!」陆星琪笑道。
「他才不是我的男人勒。」我澄清。
前方两个女人只是当着我的面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整个就是「妳再辩啊」的脸。
「韩世禹,加油!程宥翔,加油!」
「韩世禹,加油!程宥翔,加油!」
「韩世禹,加油!程宥翔,加油!」
看着眼前整整一排的花痴后援队,我整个傻眼了,我是听说过韩世禹在学校很红之类的,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真的那么有人气。
「我没看错吧。」我愣愣的指着对面的后援队问道。
陆星琪看了一下,平淡的道:「那个喔,粉丝团啊。」
「那么有人气?」我真的很惊讶,当年挂着鼻涕哭着抱着我找妈妈的那个画面至今仍然记忆深刻。
陆星琪笑:「超、级!亲爱的,妳都还没意识到吗?韩世禹他们就是展拓的校草。」
校草!?
想像不到,以前的鼻涕小鬼居然变身校草,这世界太不可思议了。
「哎呀,我们快去为他们加油啦,没有我的加油声,我宝贝都要输了。」司徒瑶一手推一人,把我们两个推入观看比赛的最前线。
五班对一班。
三十比四。
拜託,这怎么叫快输了,我看他们慢慢打都能赢吧。
「程宥翔,加油!」司徒瑶大叫,程宥翔听到回头时还不忘送飞吻。
我看着韩世禹那游刃有余的动作,说实话是挺帅气的没错。
「韩世禹,加油!」我也大叫,韩世禹回头对我露出一个灿烂无比足以迷倒整个粉丝团的笑容。
韩世禹,我的青梅竹马。
我们可以说打从娘胎就认识了吧,因为我们两个的妈妈在怀孕时是同一间妇产科的,两人一遇见不知怎地,有股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她们从此变成很要好的朋友,时常一起聊天,而待在她们肚子里的我们,或许也时常以某种特殊频率沟通,说实话挺鸟的,但我就是觉得「我们打从娘胎就认识了」。
他从小就特别爱哭,因为个性有点羞涩胆小,时常成为男孩子们欺负的对象,每次被欺负都闷不吭声的自己难过去,但不晓得为什么,我就是特别了解他,他一个表情我就能知道他的不对劲,我就是这么神。所以啦,从小到大都是我在为他「处理」那些欺负他的小混蛋,搞到后来人人都叫我「大姐」,我也是很出名的,至少小学时候。
我们从小住对面,有事没事就去对方家玩,小学上同一所,国中也上同一所,直到国三因为爸爸工作的关係,我必须搬离开台北到高雄,那时我「教育」了他一翻,告诉他「待人处事」的道理,告诉他"人家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他",但其实他上国中后就没这种被欺负的问题了,因为长相太天菜,导致追求者一堆,朋友一堆。
我们的关係并没有因为搬家而淡掉,有时放寒暑假,他会来我家住,或者我会去他家住,一直到现在高二,我搬回台北,重新住回他对面,和他上同一所高中。
我们的关係就是这么奇妙奇妙奇妙。
「水。」
中场休息时间,韩世禹穿过一个个粉丝向我走来,略微喘气的向我讨水。
我转开瓶盖后递给他,只见众多女生眼神恨恨的盯着我。
「她们的眼神好可怕。」我低声的向韩世禹道。
韩世禹瞄了一下那群粉丝,我从来没看过有人变脸可以变这么快的,原本一副含恨的眼神,瞬间变柔情似水。
「怎样?」他似乎一点也没发觉关于变脸。
「你一看她们就不一样了啦!」我瞪大眼睛道。
韩世禹笑着摸摸我的头,我觉得他根本就是故意把我的头髮搞乱:「乖,她们不会欺负妳。」
我督见那些女生用更加愤恨的眼神看着我后,把他的手挥掉:「快上场啦!」
「乐乐,为我加油。」
「知道了、知道了。」我看着他跑上球场的身影大声道。
「你们两个也太好了吧。」陆星琪看着我道,一旁的司徒瑶点头如捣蒜。
我耸肩,示意这没什么大不了,我小时候还跟他泡过澡、睡过觉呢。
司徒瑶暧昧的对我笑着,「什么时候要在一起啊?」
我巴了她的头一下,「白痴啊,我们纯友谊。」
「男人跟女人之间根本不会有纯友谊这事。」陆星琪一脸肯定的对着我点点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2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