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輪中文字幕在线观看_林芬王二柱小说免费阅读

Chapter15-唯一的(1)。 柏安菲站在海关面前,正在等他检查完她的护照。
「妳可以过去了。」将护照递还给她,海关人员摆摆手。
她点头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份酸涩……,多了份离开的酸涩。
「别走。」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柏安菲的细脕同时被来人拉住。
「呀!」她低呼一声,会是他吗?这个声音……缓缓地回头一望,深邃的眼眸透露着熟悉,真的是他,阎书宇。
头髮有些混乱,应该是被风吹的;衬衫有些汗水的印子,他用跑的来追她?
「你……。」她吃惊地说不出话,才想甩开手,下一秒却被拥进他宽广的怀里!
「听完我的解释,如果届时妳还是坚持要回美国,我会让妳走,但在妳离开之前,我想让妳知道一切乱輪中文字幕在线观看_林芬王二柱小说免费阅读。」他紧拥着她,直到海关尴尬地请他们先离开,后面还有其他旅客。
这种情况她要怎么拒绝?叹口气,柏安菲只好点头,被他牵着手,上了车,往市区直驶而去。
咖啡厅内,一双男女面对而坐。
男人英俊有如模特儿,女人是混血儿,一头闪亮金髮令人侧目。
只是气氛有点凝重,没人说话。
「我跟安向语,并不是夫妻,更不是男女朋友,」深吸了口气,他开口,率先打破沉默,「怀孕也是子虚乌有的事,只是假性的。」
「是吗?又与我何干?我说过,要你离她远一点的。」柏安菲直视着他,眼神里不见一丝信任,「可是你却让我在妇产科遇见你们。」
「我以为是她父亲有事找我,才答应与她去吃饭的,没想到是我大意,才会被她下药,不过她说因为那天我完全昏迷,所以她只是把我的衬衫脱去而已,我们并没有发生关係,」他认真地想解释清楚。
「她说?哼,你就这么相信她说的?」她冷漠地别过头,神情傲然。
大掌覆上她的,他诚恳地看着她,「听我说吧,如果听完妳仍然坚持回美国……我会让妳走。」
深吸口气,柏安菲点了头,阎书宇开始述说一切的来龙去脉。
『我、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才会这么做……呜呜……』那一天下午,安向语号啕大哭,并说出了一切。
『虽然、虽然我脱去你的衣服,但其实我们只有盖着棉被睡觉而已……怀孕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一直都知道……。』她抹着流不尽似的眼泪,哭着。
『对不起,但我真的只是因为爱你……。』
『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的……。』
当他沉着声说完,对面的女人早已哭成泪人儿,「呜呜……她真的很过份……!」柏安菲大哭着,一点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我还以为你不爱我了……。」
阎书宇仍不住温柔地道歉,「对不起,我已经解雇她了,以后也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所以,原谅我好吗?」并坐到她身边将她搂进怀里,充满宠溺、歉意地安慰,「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我保证。」
柏安菲抓着他的衬衫,「你说的,你保证的……。」她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衣服。
「我保证。」
他低首擦拭她的眼泪,轻柔地在脸颊上落下一吻,「没有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所以,别走。」
「我、我原本想回美国接管柏氏然后打败你……现在也走不了了……呜呜……都是你的错,害我爸以为我真的要接手了还很高兴地说他终于要退休了!现在怎么跟他交代!」柏安菲即使是大哭也不愿意示弱,边哭边骂。
「我们的婚纱还没拍、喜帖还没印、喜饼也还没决定好,我的新娘怎么能落跑呢?柏叔叔那边我相信他会谅解的,对吧?」他轻笑,抚着她的髮丝,「妳愿意留下来吗?」
吸了吸鼻子,柏安菲漾出一抹笑容,抬起下巴,吻上他的唇,「我愿意。」

Chapter15-唯一的(2)。 隔天柏安菲起了一个大早,因为他俩今天要去挑喜饼。
换上雪白的长衬衫跟鹅黄色的长裤,她坐在梳妆台前边化妆边唤醒还在赖床的男人。「你说今天要去挑喜饼的啊,还不起床?」她瞪着他,已经叫了十分钟,她的耐性快要瓦解了!
「唔嗯……。」他瞇着眼,赖床的坏习惯改不掉。
「我叫你叫了十分钟了!快起床!」柏安菲锁上眼线液笔的盖子,爬上床摇着,殊不知他倏地睁开双眼,大手一勾就把她揽在胸前,「早安,老婆。」刚睡醒还略带慵懒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还带着点笑意。
没想到柏安菲没好气地挣脱他的怀抱,双手抱胸,假装生气地睨着他,「今天要去挑喜饼,你再不起床我们就别去了。」她很想对他爱赖床这件事生气,可此时她只想憋笑,因为他没睡醒的样子真的好可爱,令他捨不得发火。
抓抓因睡觉而乱翘的头髮,阎书宇无辜的说:「妳就不会想到我们一起在回加州的飞机上的回忆喔……。」
闻言,柏安菲笑了起来,「我记得啊,你那时是因为想要我摔你才那样说的吗?」
「我记得我那时就爱上妳了,小猫咪。」他慵懒一笑,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偷吻了一下,后者的脸庞立刻浮上红云!
「你吃我豆腐!」她嘟起嘴,报复似地回亲了好几下,两人就在床上打打闹闹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换衣服出门,还差点迟到,唉。
「你觉得要有几种口味?」托着下巴,柏安菲觉得她的味觉快要失灵了……他们已经试吃喜饼一个小时了,虽然每个都只嚐一小口,但吃了一个小时也是会饱的……。
「我觉得都不错啊,嗯,妳还想吃吗?」他自然地说。
「不要,我饱了,吃这么多,乾脆我们先不要结婚,然后每天来这里试吃喜饼……又不用钱还吃得饱!」不知道是吃太饱血糖太高还是怎么了,柏安菲竟然异想天开地说出这种话。
「嗯,这么说好像也可以……妳是白痴啊!当然不行!」他微笑了一秒,立刻伸出长指弹了弹她的额头。
「好痛!你竟敢弹我!想死了啊!」她捂着额头,怒气腾腾地瞪着正在笑的他。「还笑!」
阎书宇闻言立刻状似心疼地摸摸她,「对不起嘛,谁叫某人好傻好天真说什么不要结婚的话啊…。」
扁扁嘴,柏安菲真的觉得他的笑容好可怕!
阎书宇宠溺地摸摸她的头,「这么难决定的话就全包起来。」
全、全包!?柏安菲的嘴巴张成O字型,太多了啦!
一旁的服务人员笑容可掬地立刻结帐,这个月的业绩就靠他们了!Yes!
看着价格有些惊人的帐单,她也只能叹口不情愿的气,「要送人的买那么多干嘛…。」
「我只为了妳。」他浅笑,牵起她的手,往外走去,跟摄影师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今天拍婚纱的场景决定在森林里。
闻言,柏安菲也只能笑了笑。
「我爱你。」在他掠过她身前替她拉安全带时,她轻声地在他耳畔说。
他愉快地轻勾唇角,吻上了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2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