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全文免费阅读全文_极品网

Chapter04-都是我的错(1)。 阎书宇无奈地望着她,「柏小姐可以不要这么现实吗?」他用中文讲,克莉丝汀疑惑地盯着他。
耸耸肩,「吉娜已经被我气跑了啊,还装假情侣干嘛?」她似笑非笑的同样以中文回应。
「这样的人要当我秘书我还真是可怜。」他没好气地说。
「有我这种秘书是你的荣幸,相信我,等你见到我的工作能力之后。」她笑着说。
「喂!用什么中文说悄悄话啊!」克莉丝汀瞪着他俩,好看的唇高高噘起,柏安笑大笑:「莉丝,我们没有再说悄悄话啊。」
「拜託体谅我吧,说英文--」克莉丝汀俏皮地唱着歌,随着音乐舞动自乱小说录目全文免费阅读全文_极品网己。
两人大笑了起来,也随着音乐开始跳舞。
毕竟今晚之后我就要去台湾了……就放开玩吧!安菲心想。
看着尽情热舞的她,阎书宇开口:「妳似乎在这里比在曼哈顿放得开?」
「当然,我不是那种只会参加上流宴会的娇娇女,比起那种地方这里自在多了!」她大笑,眼眸里闪动着光彩。
「Zona去参加上流宴会?别让我笑了,她应该只会对那些做作的女人不屑一顾吧?」克莉斯汀大笑。
「说的也是,哈!」阎书宇竟然跟着搭话!她扯了扯嘴角,「我要先去化妆间。」说完随即朝着角落走去。
「嘿,Zona是怎样的人?」趁着柏安菲去化妆间,阎书宇迅速地问。
「你不是她童年朋友吗?还问我?」克莉丝汀夸张地挑眉,这问题也太蠢了。
「拜託,我们都多久没见了,天知道她变多少?」
「好吧,」克莉丝汀点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
柏安菲走向化妆间的路上被一名高瘦的金髮男子挡下,「Zona。」他低沉的嗓音在她头上响起。
「柏恩?」她诧异地看着他,不解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们还回得去吗?」他望着她,眼神里似乎含着沉痛。
顿了顿,「你为什么还认为我们回得去?」她不悦地开口,当初是谁先提分手的!凭什么来问她复合!
「我们的爱就那么令妳失望?」他靠近她一步,有些遗憾地问。
「你在说笑话吗?谁先提出分开的!」柏安菲瞪着他,语气锋利。
「Zona,那是我一时的错误,相信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宝贝?」柏恩诚恳地牵起她的手,放到唇边一啄。
抽回手,她冷冷地说:「不用重新开始了,我不再需要你。」
见到她这么不领情,柏恩也开始不高兴了,「Zona,我都这么好声好气了,妳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冷淡?」
冷笑一声,「错的人是你不是我,你现在还有脸跟我说话我就很讶异了,还希望我不要这么冷淡?好吧,坦白告诉你,做不到!」她怒气腾腾地说,最后那一句简直是怒吼。
一把抓住她的手,柏恩也大声了起来:「我在这边好好跟妳说妳不领情,妳是要我来硬的吗!?」
「放手、放手!你要我摔你是不是!」柏安菲挣扎着,他如果再不放手她真的会摔他!
听见柏安菲大叫着,阎书宇想都不想就冲了过去!
克莉丝汀也追了上去,不会吧?柏恩?
「Zona,这是妳逼我的!我这么爱妳妳却不接受!」柏恩狂乱地大吼。
「我逼你什么!」柏安菲也吼回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柏恩怒眉一扬,拉近她就想狠狠地吻上她的唇,告诉她她是他的。
柏安菲一个侧身,正想摔他--
下一秒他却被来人狠狠推倒在地,她惊愕地望着他。
阎书宇挡在她身前,「你在搞什么!」他怒吼着,愤怒的样子连安菲见了都害怕。
「你是谁!」柏恩爬起,「我在对我女朋友说话你插什么嘴!」
「我才不是你女朋友。」柏安菲冷酷地说出,「我跟你根本不认识。」
阎书宇牵住她颤抖的小手,「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不是你的。」他冷眼望着柏恩,语气里充满狠劲。
「有了新男人就忘了我啊?哈哈!」柏恩狠戾地瞪着两人,扭着手腕。
一旁克莉丝汀不悦地开口:「柏恩,你早就跟Zona分手了。还是你先提分开的,你现在是在吵什么?」
「闭嘴!我爱Zona!我根本不想离开她!」他大吼,先前的温文优雅全然丧失,让安菲失望地摇了摇头,「给我放开她!」
阎书宇看不下去了,转身低声对着安菲开口:「妳等一下到克莉斯汀身边去,嗯?」
她像是受怕的小猫,颤抖着点了头,「嗯。」
随后阎书宇一拳便挥向柏恩!
柏安菲马上跑向克莉丝汀。
阎书宇狠狠打他,没学过什么武术柏恩马上被压倒在地。
「该死!」阎书宇的腰侧被他狠狠踢了一下,他立刻还他两拳。「Zona不是你的,没有人属于你,懂吗?」他在柏恩耳边说着,给他最后两拳之后起身,拉过柏安菲的手离开。

Chapter04-都是我的错(2)。 上了柏安菲的LEXUS上之后阎书宇坐在副驾驶座大口喘着气,该死,刚刚被踢到的地方还隐隐作痛!
柏安菲小声地开口:「莉丝会解决后面的事,所以我们不用担心……可是谢谢你。」她难受地看着阎书宇。
他一手抚上她的脸颊,「我没事,我们回家吧。」
「你哪有没事?你受伤了……都是因为我……」
「没关係,妳没事就好。」他耸耸肩,「那是妳前男友?」
点点头,「对。你想知道事情的话要先跟我回家,等我处理好你的伤口之后再告诉你。」柏安菲深吸了口气,内心坚强的部份告诉自己不许哭,启动引擎往家的方向驶去。
到家,柏安菲拿出药盒替他擦着嘴角的伤口。
她抿着唇,一言不发。
「嘿,这么严肃干嘛?笑一个嘛。」阎书宇故做轻鬆地笑着说。
不准哭,他就是因为妳而受伤的,妳凭什么哭?柏安菲告诉自己,内心强硬地逼着自己开口:「我在想要怎么跟你解释。」她将其他伤口一併迅速地处理好。
「妳要告诉我了吗?」他撑起上半身。
收起药盒,她别开眼,「他大我一岁,是我直系学长,我们在我毕业前三星期分手,他提的。但我不知道他为甚么又出现……还这么不理智,但他其实不是这样的人的。」
想到刚才的事,她的手微微颤抖。
如果阎书宇出了什么事,都是她的错。
看到她的自责,他伸手握住她紧握的粉拳,「我没事,所以,放轻鬆好吗?」
她没抽回手,良久,「我去收行李。」起身回房,留下他一人。
她开着车,两人来到机场,停好爱车之后她走进戴起墨镜,隔绝行人的注目礼。
见到她这举动,阎书宇低声笑了起来,也是,自从他们一进机场,大家的目光不自觉地就放在这位金髮美女身上。
她的金髮用电棒烫了个迷人的波浪捲,穿着天蓝色的牛仔外套,里面则是夏天的冰沙色。脚上穿着Prada的高跟鞋,拉着LV的行李箱,戴着Dior的墨镜……引人注目的说不定是她的打扮吧,因为那副墨镜遮去了她的容貌。
「喂,妳没有低调一点的东西吗?」阎书宇同样戴着墨镜,调侃地说道。
「我以前有在一家时尚杂誌当模特儿,衣服配件都是他们送的。」她耸耸肩,虽然自己不是买不起这些奢侈品,只是有人送就不必买了,省钱也是很重要的。
阎书宇朗声笑了起来,许多外国女人的目光都停滞在他身上。
「你明明也是个活动发电机。」柏安菲悄声说着。
「抱歉,妳说什么?」阎书宇没听清楚。
「没事。告诉我一些秘书该知道的事情。」她在头等舱的位置坐定,他坐在她旁边。
「嗯,就是帮我安排会议,还有连络厂商,细节的地方安秘书会告诉妳,另外公司只规定礼拜一到四穿套装,星期五便服。」他拿出笔电开始工作。
「嗯。」她通通都记下来了,拿出笔电她开始上网,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
其实阎书宇正在脸书上跟克莉丝汀聊天,继续那天在PUB未完的话题。
『Zona喜欢旅行、摄影,噢,她的摄影技术超棒的!她有个摄影师朋友,另外她常在放假时背上行李就出国自助旅行,嗯,小流浪。』
『嗯,请继续。』原来她是这么不受拘束的人。
『她最喜欢鹅黄色,基本上是亮色系都可以,没什么讨厌的颜色。』难怪她那么多亮色的衣服。
『她讨厌喝牛奶,讨厌吃茄子,最喜欢酷圣石的薄荷巧克力冰淇淋。』可是她不胖、皮肤也很白啊。
『她喜欢诚实大方尊重她兴趣的人,讨厌自私小气又不诚实的人。』
阎书宇微笑,原来她变了这么多。
也注意到她已经收起笔电,望着準备起飞的窗外。
「Good bye,Calif.」她咬住下唇,哽咽地说。
他轻轻拥住柏安菲,两人没说什么,飞机起飞。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