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网道具鸡蛋h_杨立青之父

第八章-有狐(5) 车上的气氛有些沉闷,殷离莫安静的开着车,端正俊美的脸庞上读不出情绪,但是薛景却隐约可以察觉三不五时扫向自己的视线。
他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正在发呆的模样,看似无意识的摩挲着手里的小碟子,脑中思绪却是乱纷纷,简直要打成无数个死结了。
他没有忘记自己在坠楼的那一瞬间想到的是谁的脸。
活了三十四个年头,就算已经堂堂迈入魔法师的关卡,但是薛景也是交过几个女朋友的,浮现在心底的异样情绪并不会让他错认为友情或亲情。
他的确对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明明对方有的部位自己都有,身材看起来也硬邦邦的,不香不软不绵,可是那张脸、那双眼……
草尼马的,上辈子没有被死狐狸掰弯,今生却是自己先掰弯自己!
薛景面色纠结,百感交集,越是分析他与殷离莫的相处过程,越是心惊。原来早在那时候,他就已经被殷离莫的微笑眩花了眼。
暧昧不明的情感如同一颗小小的种子,偷偷的滋生着,却没有让他意识到,直至今日才一口气爆发出来。
薛景多希望自己可以再迟钝一点,没有察觉到就不会烦恼了,可是……
他忍不住叹了好大一口气,别过头,想藉由车窗外的景象转移注意力,结果却让倒映在窗子上的悽惨样子吓了一跳。
虽然泪水早已停住,但是先前哭得乱七八糟眼睛又红又肿,如果回去不热敷一下,估计明天就会肿得像核桃了。
薛景摸摸脸,明媚而忧伤的再次叹息一声,决定将这个难解的感情题收进抽屉里,等碟仙事件完全告一段落再来处理。
必须要联络燕纷纷,将碟子交给她,希望那张锺馗符有用……对了,还有燕晓晓……
薛景试着思考一些杂七杂八的琐事,好让自己的眼角余光不会不受控制的往殷离莫身上溜去。
在离开学校前,薛景因为担心仍留在勤学楼里的燕晓晓,特地让殷离莫开车绕到校门前,确认警卫是否外出巡逻。
幸运的是,负责值班的警卫显然没有察觉校园内的异状,正低头滑着手机,一时半会应该不会离开警卫室了。
不过预防万一,薛景还是传了LINE通知燕晓晓,要她儘快离开。
直到现在,与燕晓晓共用的对话框上还未显示「已读」两字,这让薛景不由得担心起麦利的人身安危。
是不是该请殷离莫再将车子开回去,他自己潜入学校确认一下呢?
薛景正琢磨着,搁在掌中的手机忽然震动一下,他忙不迭点开LINE主页,如释重负的发现果然是燕晓晓传来了讯息。
「麦利回去了,我也已经离开学校,不用担心我会上报纸社会版。」
「那就好。老大,明天我再去找妳跟燕纷纷,不快点处理掉这碟子,实在让人不安心。」
「嗯。」
薛景本以为对话到这边就会结束了,正準备收起手机,没想到燕晓晓的下一句话又传送过来。
「薛同学,你真应该早点告诉我,你的监护人就是有狐。」
「老大,妳在说什么冷笑话?这个身体的监护人明明就是……」
薛景没有将对话框里的句子送出去,在数秒钟的空白之后,他猛然想起一件事。
出版社里唯一见过有狐真面目的有两人,主编与总编,也就是说……
监护人,有狐。
薛景瞪着这两个应该八竿子打不着的名词,然后慢慢的、慢慢的转过头,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优雅的侧面如同造物者的偏心杰作,线条精緻又不失力道。
薛景想起自己在芙拉蜜儿蛋糕店留下的电话号码与签名。
想起殷离莫温柔似水的微笑、一双更胜春光滥漫的美丽眼睛。
以及,那些初听不会在意、细想却会发现像是在与熟稔之人对谈的句子。
「欢迎你回来」
「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
「你还是一样不会安慰人。」
「你不会。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卧槽……薛景狠狠倒抽一口气,所有线索在这瞬间全都连接起来了。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觉得不舒服?」注意到薛景的小动静,殷离莫趁着红灯的时候转过头,深邃如蜂蜜般浓稠的琥珀色眼瞳里是毫不掩饰的忧心。
「你、你……」薛景嘴巴张了又合,彷彿缺了氧的金鱼在垂死挣扎。过度的惊吓让他甚至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高中生薛景,嘶着气的从牙关挤出尖锐到甚至有些分岔的声音,「死狐狸——!」
殷离莫怔住了,他甚至不敢置信的看着薛景,但很快的,强烈的喜悦从眼里扩散开来,先前抿着的薄唇也跟着挑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真开心,你终于发现我是谁了。」
悦耳低沉的声音擦过薛景的耳朵,他都能感受到殷离莫温热的气息了。还没有回过神来之时,落在嘴唇上的触感更是让他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猛地瞪大眼、弓起背,却已经无路可退。
即使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触碰,然而殷离莫的吻是柔软甘美的,微凉的温度却熨得薛景心口发烫
他瞠圆了眼睛,语言机制如同被剥夺似的,脑中千迴百书包网网道具鸡蛋h_杨立青之父转,最后变成一个念头。
是了,难怪他当初听到殷离莫三个字时会有丝异样感,他居然忘记了,那是死狐狸的本名啊!
【碟仙篇-完】
———————————————————-
釉子酒:
第一次尝试边写边连载的长篇故事,虽然中间有休耕几次,但是真的很感谢大家的鼓励与支持,你们的留言就是我最大的动力U////U
碟仙篇到此告一段落,殷先生跟薛同学也终于捅破那层窗户纸了,真是可喜可贺。
身分曝光的两人会如何相处,老大的死亡之谜以及另一半的出现,还有三名编辑的重聚……这些都是我想写的,不过需要时间来好好架构下一篇的剧情,所以〈亲爱的,我把你掰弯了〉先连载到这边,等新篇章设定完之后,薛同学就会再次与大家见面的。
最后想说的一句话,还是感谢大家!

亲爱的……(1) 男人从出版社那边获得责任编辑的死讯时,他本以为自己会情绪崩溃,但是没有,他看着电脑萤幕上反射出的脸,面无表情。
他沉默的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沉默的结束通话,眼睛很乾,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手机被搁在一边,他重新打开WORD页面,手指在键盘上穿梭,简单的几行字却被他删了又改,改了又删。
时钟的秒针不断移动,滴滴答答、滴滴答答……细微的声音落在静谧的空间里,彷彿被放大无数倍,挠得人心烦。
工作效率没有想像中的好,男人习惯性的双击滑鼠右键两下,叫出了Skype,通讯录上的一排联络人头像有暗有亮,而他想找的那个人的图示却黯淡无光,显示离线中。
他看着圆形的头像发呆数分钟,才恍恍惚惚的意识到一件事。
是了,他的编辑死了,就算送出视讯通话的邀请,也不会有人回应。总是被对方身影填满的视窗,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只会一片漆黑。
男人关掉程式、关掉电脑,不经意间看到放置在桌子角落的狐狸面具,手指悬在半空中停顿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拿起面具戴上,仅露出一双狭长微勾的眼睛。
琥珀般的色泽。
男人还记得他的编辑对于戴面具视讯颇不以为然,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毫不掩饰脸上的鄙视。
但是男人知道,即使那个人嘴里叨叨唸唸,但仍旧会纵容他所提出的奇特要求,不管是随时视讯或是唱歌给他听。
甚至面对他得寸进尺的提出想看看房间时,他的编辑也只是翻了翻白眼,然后,满足他的愿望。
在面具遮覆下,男人的嘴角微不可察的弯了一下,像是在笑,但很快的,这抹弧度就趋于无。
似乎是觉得继续空坐在电脑桌前于事无补,男人摘下面具,离开书房,踩着缓慢的步伐来到一楼的浴室。
他觉得他需要好好泡一下澡。
在等待放水的这段时间里,他打了通电话给出版社,相比起话筒另一端的主编,他的语气是出忽意料的平静,平静得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当男人回到浴室后,里头的热水已经放得差不多了。
他缓缓的将身体沉进水里,再把脸也埋进去,隔绝声音,隔绝外界的一切纷扰。
水很温暖,也让人很安心,不想离开,直到肺部因为无法获得新鲜空气而不断抗议,就连大脑都开始变得晕沉沉,男人才抬起头来。
滴滴答答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他茫茫然的看着前方,更像是看着遥远的、永远无法碰触到的另一端。
然后,男人慢慢的蜷缩着身子,肩膀无法自制的颤抖起来,连手指都跟着哆嗦。
原来不是对那个人的死无动于衷,而是——
哀莫大于心死。
——————————————-
殷先生视角的小短篇,时间不定,可能是现在或者过去发生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